刘豫

刘豫 刘豫(1073—1146),南宋叛臣,金傀儡政权伪齐皇帝,字彦游,景州阜城(今属河北)人。北宋时历任殿中侍御使、河北提刑等职。

刘豫 - 人物简介

刘豫(1073年-1146年),宋朝人,曾经被金朝册封为“齐皇帝”。字彦游,景州阜城人(今属河北)。宋哲宗元符年间进士。宋徽宗时召拜殿中侍御史,多次上奏涉及礼制局的事务,出为河北西路提刑;金军南下即弃官躲避在仪征,之后宋高宗起用其为济南府知府,金兵进攻济南时,刘豫杀害守将关胜降金。1129年,刘豫被金朝封为东平知府,充京东、京西、淮南等路安抚使。

1130年,金朝册封刘豫为大齐皇帝,将黄河以南归其统治,以大名府为首都,改年号为阜昌。1132年迁都至开封。刘豫骄奢淫欲,挥霍无度,横征暴敛之余还大肆挖掘坟墓,非但掘开北宋诸先帝陵寝连一般民众的祖坟也不放过,引起南宋军民和伪齐统治下人民的极大愤慨。虽然刘豫屡次南攻南宋,但是仍然出师不利,也没有办法和黄河流域的抗金军民斗争。1137年,金朝废刘豫为蜀王并且废除齐国,将刘豫一家迁至临潢府,1142年改封曹国公,1146年过世。

刘豫建立的齐国,被持正统史观者称为“伪齐”,一般人则称“刘齐”,存在共八年。

刘豫 - 生平经历

 刘豫(1073~1146),景州阜城(今属河北)人,字彦游,元符进士。1112年拜殿中侍御史,但被言事者揭发他早年有偷盗行为,宋徽宗赵佶没有予以追究。但不久他又多次上奏涉及礼制局的事务,引起赵佶的不满,被降职。1124年出任河北提刑。金军大举入侵时,他弃官逃走。1128年,由熟人枢密使张悫推荐出任济南知府。当时山东到处都是抗金武装和盗贼,局势很不稳定,他要求改到江南任职,被朝廷拒绝。他不得已只得上任,但是已经怀恨在心。不久金军攻济南,济南城中有猛将关胜,善用大刀(不知道是不是水浒中大刀关胜的原型),多次出战击退金军。刘豫竟受了金军利诱,杀害了关胜,出城投降。金军大为满意,封他为京东东、西、淮南安抚使。1129年,完颜宗弼又封刘豫为东平知府兼诸路马步军都总管,节制河外诸军,封其子刘麟为济南知府,实际上已经将金军控制下的黄河以南所有地盘都交给了他,金将完颜挞懒则屯兵要地,进行监视和支援。

此前,金朝廷立的傀儡皇帝张邦昌已经把玉玺还给康王赵构,赵构于1127年五月一日在南京应天府即位(即宋高宗),南宋建立。不久他就违背了自己对张邦昌既往不咎的诺言,将其贬官赐死。张邦昌虽然投降侵略者,大节有亏,但是并没有做什么反党反人民的坏事。做傀儡皇帝期间,一直不立年号,不坐殿,不受群臣朝贺,不用皇帝的礼仪,并努力寻访宋朝宗室,对赵构还可说有恩,和《说岳全传》里脸谱化的奸臣颇有不同。金朝廷此时觉得没有做好统治华北的准备,准备继续将这片土地作为缓冲区,并物色一个傀儡进行统治。1130年三月,完颜宗弼完成了对南宋小朝廷的追击,但回军时遭到韩世忠和岳飞的痛击,大败于黄天荡,损失惨重。宗弼回军后,金朝廷开始商议立傀儡的事宜。当时比较合适的人选就是折可求和刘豫二人,刘豫自己也有意于此。完颜挞懒为刘豫保奏,九月,刘豫被册立为大齐皇帝,定都大名府(今河北大名),乐滋滋地当上了傀儡皇帝。金齐以黄河故道为界,齐以父事金。刘豫封张孝纯等为宰相,其弟刘益为北京留守,其子麟为尚书左丞相、诸路兵马大总管。宋朝廷对齐颇为畏惧,居然以敌国之礼相待,在国书称刘豫为大齐皇帝。刘豫的宰相张孝纯等人的家人都在宋,宋朝廷也以礼相待。1132年,刘豫迁都于汴京(今开封),金朝廷又把刚刚攻占的陕西地区交给刘豫。  

 刘豫对金封自己为傀儡感激涕零,所以他和张邦昌不同,一称帝就公开与宋为敌,大肆搜捕宋宗室,收编了许多流寇和宋廷叛将,不断引诱金军南侵。1133年正月,宋襄阳镇抚使李横率军北攻伪齐,攻占颍昌府,直逼汴京。刘豫向金求救,完颜宗弼亲自率军支援,金齐联军开始反击。宋朝廷对义军出身的李横并不信任,刘光世和韩世忠也只是扬言要支援,却按兵不动。李横孤立无援,一路败退到洪州(今江西南昌)。齐军乘势收复旧地,还顺手占领了襄阳府等六郡之地。伪齐此时达到了自己势力的顶峰,即可以西向攻巴蜀,又可以顺流而下取吴越,对南宋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刘豫又配合金军向华北各地迁移屯田军,在各地征乡兵十余万作为“皇子府十三军”,金齐军无恶不作,发掘坟墓,征收重税,使得民不聊生。

刘豫

1134年五月,赵构命岳飞出师收复襄汉,还在行前恬不知耻地命令岳飞只许收复李横的旧地,如果越界到伪齐领地就“虽立奇功,必加尔罚”。岳飞不到三个月就连败金齐联军,收复六郡。不久岳飞就被封为清远军节度使,年仅三十二岁就成为了南宋第五个建节的武将。刘豫深知对抗南宋是自己唯一的存在价值,九月,他再次南侵,金将讹里朵和挞懒率5万金军支援。赵构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张俊和刘光世也畏敌不前,只有韩世忠在大仪设伏大败金军。金军转向淮西,又被岳飞大败,年底,金太宗完颜晟病危,金军北归,刘豫也孤掌难鸣,也只得退兵。1136年十月,刘豫又征发大军30万进攻两淮,刘麟统领中路军,刘豫之侄刘猊统领东路军,孔彦舟统领西路军,结果被韩世忠、杨沂中击败,仓皇逃走。

刘豫在华北的统治引起了人民的强烈反抗,抗暴起义此起彼伏,加上对南宋的战争屡战屡败,不但没有起到对金的缓冲屏障作用,反而成为了金的一个累赘包袱,金朝廷基本上对他已经丧失了耐心,而且齐的存在还对金朝廷的集权统治形成了障碍,于是金朝廷起了废刘豫之心。刘豫也嗅到了这股味道,于是就立儿子刘麟为储嗣之事上书试探金朝廷的意思,金熙宗完颜亶冷冰冰地说:“朕会派人咨询河南百姓来决定。”刘豫看到自己被废已经在所难免,向南投宋廷,又怕得到张邦昌一样的下场,只好苟且偷生,听天由命。1137年,金熙宗完颜亶除掉了完颜宗翰和高庆裔,刘豫失去了自己在金朝廷中的靠山,金朝廷指责刘豫“论其德不足以感人,言其威不足以服众”,十一月,下诏废其为蜀王,在汴京设立尚书台,直接对华北进行统治,然后将刘豫一家安置在临潢府。1141年,赐刘豫钱一万贯、田五十顷、牛五十头。1142年,又改封他为曹王,1146年死于流放地。刘豫的儿子刘麟字元瑞,在遭流放后不久又被启用,官至兴平军节度使、上京路转运使、开府仪同三司,封韩国公。

刘豫 - 历史考证

性格考证

刘豫,字彦游,景州阜城人。“世业农,至豫始举进士,元符中登第” ,同时,据宋史记载,“豫少无行,尝盗同舍生白金盂,纱衣。”,可见其年少时,品行已不端。

刘豫在南宋做官时,有过两次的“避弃”行为:第一次是宣和元年,任河北提刑时,逢金人南侵,豫弃官避乱于真州。还有一次是建炎二年正月,除知济南府时,因群盗起山东,“豫不愿行,请易东南一郡”,统治者当然没有遂了他的愿,“豫忿而去”。从这两件事多少可以看出刘豫的一些性格特征,那就是胆小怕事,贪生怕死,自私自利,越礼不恭,同时,这也体现了南宋此时君权的微弱和礼崩乐坏的混乱局面。

金人册帝

刘豫的这些表现自然令金人“眼前一亮”,自谓找到了接替张邦昌的合适人选,当然从金人南侵到立刘豫建伪齐的过程中,刘豫自己的表现也是非常的卖力:建炎二年冬,金人攻济南,刘豫一开始还能自保,后来,金人以利益相诱,刘豫就再也坐不住了,不但杀了手下大将关胜,而且当百姓都不愿意投降金人时,“豫缒城纳款”,其寡廉鲜耻可见一斑。后来,为了求“僭号”,刘豫又派儿子刘麟持重金贿赂完颜昌,刘豫的这一切所作所为,将他的无耻嘴脸展示再世人的面前,然而金人需要的就是这种肯忠心为他们效力的奴才、走狗,于是金人决定了:“四年七月丁卯,金人册豫为皇帝,国号大齐,都大名府。”

南宋曾争取刘豫

其一是,绍兴二年二月,襄阳镇抚使桑仲上疏,请求给刘豫治罪,这除了是向刘豫发出挑衅的信号外,多少还表明南宋想以礼来约束刘豫的行为,作为正统的礼仪之邦的代言者,南宋再向金人做出一点最后的抗争,可惜到后来连这种风骨也荡然无存了。

其二是,绍兴三年五月,南宋派韩肖胄、胡松年出使伪齐,豫欲以臣礼见,肖胄无以应,松年曰:“均为宋臣。”遂长揖不拜,豫不能屈,因问主上如何,松年曰:“圣主万寿。”复问帝意所向,松年曰:“必欲复故疆耳”豫有惭色。

这是一种十分传神的刻画,三人之间的身份很尴尬,以前的同僚,现在却是君主与使臣。显然南宋对刘豫还抱有一丝希望,这次出使可以看作是试探性的,看看刘豫对金的依赖有多大,结果却令他们很失望,刘豫已完全沦为金人的帮凶,同时,南宋还想保持点大国的威严,这诚然是一种气节,却也是一种迂腐,一点盲目与自大。

被废原因

今人对外宣称是刘豫连连战败,已无用处。

宋人则认为刘豫是废于“宋金和议”的一场政治交易之中,显然这两种说法都有失偏颇,前者固然是一原因,却不是主要原因,假设刘豫是因为无能而被废,那他之后金人为何不再另立新君?后者则显然夸大了王伦出使的作用,金人是出于自身的利益而废刘豫的,并不会因为帝国使者的话而断然下决定。

吉林大学历史院教授赵永春认为刘豫是“废于金朝内部的派系斗争”。原来刘豫掌握政权实得力于宗翰,刘亦对他感恩戴德,这当然引起另一派的完颜昌的不满,后来,宗翰插手皇位继承问题的斗争,刘豫又得罪了宗磐,宗翰在皇位斗争中失势后,刘豫即被废了。此观点较之以上两种都要成熟,应当说是切中了事件的关键。 

伪齐政权

伪齐自建立到灭亡,与宋战争无数,原因是多方面的:

从南宋政权来看,它无法容忍一个叛臣政权时常威胁它的边疆,与其被伪齐隔绝于金朝之外,南宋显然更愿意与金朝走得更近一些,绍兴七年,王伦出使金时,就曾提出要金废除伪齐而修和的建议。南宋不断与伪齐战争的目的只有一个:取而代之。这虽然不是主战派的愿望,却是苟且偷安的统治者的最大的心愿。

从伪齐来看,它显然要在新的主子面前显示自身的价值,刘豫自然清楚,伪齐要想长期存在就必须打破现有的对峙局面,它必须扩张,必须缴纳更多的赋税,而解决这一切最好的办法就是战争。从金来看,它当然想扩大它的版图,然而由于现实的疆域已经远远超过它的控制能力,它也不想让伪齐变得强大,那将不利于其自身的统治。所以宋齐连绵的战争一部分也是由于金的纵容。

刘豫 - 人物评价

刘豫背叛南宋,当了不到8年的儿皇帝,一度对南宋形成了巨大威胁,但是自己没有过人才能,只是依靠背叛登上高位,人以群分,其下属也多为李成、孔彦舟那样的鼠窃狗偷之辈,结果只能是在失去利用价值后被主子一脚踢开,惨淡收场,成为日后汉奸的典型之一而已。总观刘豫的一生和伪齐的历史,伪齐一直为宋人所痛恨:监广州盐税吴伸上书请讨豫,谓:“金人虽强,实不足虑,贼豫虽微,实为可忧。”另一方面,伪齐又一直为金人利用和堤防,刘豫一心为其卖命,最后只落得客死他乡的悲惨结局。

刘豫的一生是可耻的,它不仅把君臣之礼糟蹋得一塌糊涂,还被别人践踏的一文不值,作为一个人拥有的最起码的人格,他失去了,出卖了。刘豫的一生是可悲的,他的作用只能是工具,在政治的漩涡中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但他的一生却不是可悯的,是他选择了叛敌投国,是他选择了自己所有的路,离道义渐行渐远,他应为此付出一生的代价。同他一样,伪齐政权就像没人要的孤儿,在斗争中游离,在漩涡中挣扎,它就像刘豫的影子一样,飘荡在风中,被世人嘲笑、唾弃。当历史又翻过一页时,他们就被永久的封存了,他们逐渐被世人淡忘,最后消失在滚滚的历史车轮之中。

TAGS: 历史 政治人物 皇帝
上一页: 刘承祐 下一页: 李势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