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弗雷多·帕累托


维弗雷多·帕累托(1848年7月15日-1923年8月19日),意大利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对经济学,社会学和伦理学做出了很多重要的贡献,特别是在收入分配的研究和个人选择的分析中。 他提出了帕累托最优的概念,并用无异曲线来帮助发展了個體经济学领域。他的理论影响了墨索里尼和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发展。

维弗雷多·帕累托(1848年7月15日-1923年8月19日),意大利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对经济学,社会学和伦理学做出了很多重要的贡献,特别是在收入分配的研究和个人选择的分析中。 他提出了帕累托最优的概念,并用无异曲线来帮助发展了個體经济学领域。他的理论影响了墨索里尼和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发展。

维弗雷多·帕累托 - 简介

帕累托在流亡中出生,重要工作大多在瑞士完成,并且在思想放逐中辞世。生命结束时,他已远离他前半生乐观、理性主义的自由主义。帕累托的父亲因为被萨伏依(Savoy)的统治家庭视为危险的激进分子,被放逐离开热那亚。小帕累托1848年在巴黎出生,一家人1858年才获准返回意大利。

帕累托早年受过扎实教育,对数学流露相当兴趣,进入杜林工艺学院(Polytechnic Institute in Turin),主修工程。他以工程师为业逾20年(1870-1892),并且主持两家铁路公司。那是焦利蒂主政意大利的年代,做个实证主义者,也就是斯宾塞传统的进步自由主义者,意思是希望意大利有一套像样的铁路与电报网系统,作为意大利真正统一的开端,以及借此将意大利南部统合于较为进步的北部。

帕累托可以说是偶然成为社会科学家的。他博读群书,结识当世一些主要经济学家,其中瓦尔拉(Leon Walras)对他印象深刻,认为他数学修养充足,看得出现代经济分析的未来走向。1893年,帕累托继承瓦尔拉在洛桑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职位,时年45。5年后,他继承一笔财产而富有。他在瑞士深居简出,在半息交绝游之中写出成名之作。他那部社会学巨著1916年以意大利文,法文本1917年-1919年问世。英译本心灵与社会:社会学通论(Mind and Society---A T reatise on General Society)1963年才出现,是英语世界之耻。

世纪之交,帕累托出现转变。他抛弃早年的、祖传的自由主义,开始怀疑自由主义极度强调的理性与社会的实际运作有何关系。“非逻辑”的观念与影响才是真正决定人类行为的因素,然后才是以合理化开工出现的理性,为人反正都会做下的行动作事后的圆说。帕累托以此洞 见为其社会学基础,他虽然隐居瑞士,却成为世纪末心理学、政治学与社会学非理性主义潮流的一支。帕累托与索雷尔(Sorel)不同之处,是帕累托的非理性主义有大量社会科学研究为根据。相形之下,索雷尔是媚俗的敲边鼓。

帕累托非理性主义的气质,如同索雷尔强调神话振奋人心的作用,以及勒邦(Le Bon)的群众心理学,与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义甚为合辙。帕累托1932年去世前,墨索里尼让他当上参议员。

维弗雷多·帕累托 - 主要学术思想

1.逻辑行为与非逻辑行为帕累托把与目的逻辑地联系在一起的行为称为“逻辑行为”。他把人类活动分为逻辑性行动和非逻辑性行动,前者指在主观和客观上将手段与目的合理联系在一起的行为,反之即非逻辑性行为;后者是社会学研究的出发点,因为大多数人们的活动是不自觉的非逻辑行为。非逻辑行为可以分为四类,包括“无----无”类行为、“无----有”类行为、“有----无”类行为和“有----有”类行为。

2.剩余物和派生物剩余物是人们没有直接认识或也不能间接认识的情感与表现和行为之间的中介物,主要是能导致推理的那些人的本能;派生物指的是意识形态、信仰和理论一类的东西,是剩余物的证明物,是相对易变的成分。六种剩余物是:组合的本能、组合体的持久性、行动的本能、社会性、个人的完整性、性本能;四类派生物是:简单肯定、权威论据、原则、口头论据。

3.精英理论任何社会中都存在占统治地位的少数人与被统治的广大群众之分,即精英与群众,这是认识和说明社会的前提;狭义的精英指处于统治地位的少数人,广义的指在人类活动各个领域里取得突出成绩的人;政治变化的形式就是一种类型的精英取代另一种类型的精英的循环(精英循环论)。社会是一个由相互依赖的因素构成的系统,影响系统任何部分的事情都会对系统整体产生影响;社会运行是由三个子系统同步循环和相互影响的结果——社会情绪的循环、经济生产的循环、政治组织的循环,它们之间发生连锁反应而展开,促成社会总体形式变化和运动;社会系统总是倾向于由不平衡走向平衡。

维弗雷多·帕累托 - 学术成就

帕累托的父亲、热那亚人马尔凯塞·拉斐尔·帕累托是19世纪上半叶意大利复兴运动的典型产物,马志尼(②马志尼(GiuseppeMazzini,1805—1872)意大利民族解放运动(复兴运动)中民主共和派的领袖。曾加入烧炭党,后被捕,被驱逐出国。1831年在法国马赛创立青年意大利党。参加1848年意大利革命,为1849年罗马共和国三头政治的领导人之一。1860年支持加里波第对西西里和那不勒斯的远征,提出建立共和国的主张,未果。19世纪60年代,宣传在“劳资合作”和“生产合作社”的基础上解决工人问题。——编辑注)的热情拥护者——或许较多地由于国家原因而不是由于社会原因——他是“阻碍意大利走向全国统一的一切政府”的毫不妥协的敌人,而且是在这一意义上而不是在其他意义上的一位革命家。因此他流亡国外,逃到巴黎,娶了一位法国妻子。本文的主人公在那里出生了。如果加雷尼将军曾经把自己描述为“法国人但也是意大利人”,那么维尔弗雷多·帕累托也可以把自己说成是“意大利人但也是法国人”。他于1858年被带回意大利受学校教育,1869年获得了工程学博士学位。他立即从事工程学和工业管理工作,并在几次调换工作以后升任意大利钢铁公司的总经理——应该是“董事长”——直到1893年,他才到洛桑大学,并被任命为瓦尔拉的继承人,虽然几年前他就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专职的经济学家了。这样,他主要从事经济学研究的时间大约是1892-1912年,后来他的全部工作实际上都是社会学性质的。1906年,他辞去教授职务,退休回到位于日内瓦湖畔的乡村的家里。在充满旺盛精力和富有成果的老年阶段,他成为“塞利尼的孤独思想家”。

上述事实没有一样能全面地说明帕累托的社会和政治观点,或者说明他对那个时代和意大利的实际问题的态度。我绝不相信他的个性能像极易被抽干的池塘一样轻易地被人了解。但是,贵族出身对他的影响多于对一般人的影响,相信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会同意这一点,特别是这一背景使他不能与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在精神上成为兄弟,不能成为在各种团体中完全被接受的成员。它也阻碍了他同那些资产阶级思想的产物建立感情联系,例如被称作“民主”和“资本主义”的孪生兄弟。这一背景的作用是,使他有足够维持生活的经济收入——起初勉强够用,后来变得相当富裕了(①这是由于继承了一份遗产,而不是由于早年担任总经理所致。)——使得他更加离群索居,因为这为帕累托提供了把自己孤立起来的条件。

在这样的背景下,他的古典学识按同样的方式起着作用。所说的不是他与同时代受过教育的每个人共享的那部分古典学识,而是他通过不懈地研究希腊与罗马的古典作品,经历许多不眠之夜后形成的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古典理论。古代世界是一座博物馆,而不是一间应用科学的实验室。他太相信那里面所积累的智慧,结果必然会远离生活于1890年或1920年的任何人群。参加本国的政策和政治辩论使得他完全孤立,以至于在接受洛桑大学邀请之前,他就已决定移居瑞士。孤立对他的暴躁脾气有影响——只是在晚年,第二次结婚所带来的家庭和睦才使他脾气好些——而暴躁脾气实质上是不能容忍孤独的。

但他为什么怀着极其愤怒的心情离开了自己的祖国?他从内心深处热爱她,祖国的新生不但是他所渴望的,而且是他亲眼看见了的。公正的观察家很可能提出这一问题,因为在这样的观察家看来,似乎在帕氏离开祖国以前的30年里,这个新的民族国家的情形不算太糟。除了以相当快的速度促进经济增长和从财政混乱中解脱出来以外——得向的凯恩斯主义者们表示歉意——这个国家首先采取的措施是进行社会立法,并成功地把意大利建成当时所谓的列强之一。从这一角度来看问题,观察家们将会对阿戈斯蒂诺·德普雷蒂这样的政权表示极大的尊敬。而且考虑到新的民族国家在初创阶段容易遇到的困难,观察家们会原谅那些不太令人高兴的情景。但是帕累托没有任何原谅的表示。他所看到的只是无能与腐败。他怀着公正的愤怒与走马灯似的政府进行战斗,于是那时他就成了公认的极端自由主义者——在19世纪其涵义就是自由放任主义的毫不妥协的鼓吹者——而且在那个时期的德国新政者们中间,他帮助造成这样的印象,即边际效用只是被用来反对改革者的邪恶诡计。(①因此,德国的批评家接受了他的《政治经济学讲义》 。事实上书中很少含有可作不同解释的内容。但是它包含有这样的观点:在这里所断言的纯粹的竞争的优点对实际经济过程不起任何作用,因为纯粹的竞争实际上没有普遍盛行。)关于帕累托对经济政策问题的态度以及1900年以前他在科学著作中所留下的深刻痕迹,这可能就是全部的内容了。但是即使在那时,在他的那种极端自由主义的思想中仍然有些东西是直接反对官方自由主义的教条和口号的。他确实是一位反国家干预主义者,但这是出于政治理由,而不是出于纯粹经济的理由:与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不同,他不反对政府活动本身,但是反对议会民主制的政府,反对英国古典经济学家热烈拥护的那种议会民主制的政府。从这一点来看,他这种类型的自由放任主义有了引申意义,与英国式的自由放任主义完全不同。只要们认识到这一点,其他的就容易理解了。

他把这些年间的一切动乱都归因于颓废的资产阶级政治制度的软弱性。这位罗马史学者可能想到罗马共和国元老院使用过的一个方案,即:为了应付紧急局面,元老院常常命令执政官们任命一位实际上具有无限权力——虽然是临时权力——的官员,即独裁者。执政官应该注意不使国家利益受到损害。但是在意大利宪法里没有这一条款,而且即使有了这一条款,也不会有任何好处。因此,独裁者必须自己任命自己。帕累托决不曾超越这一界限,也不曾超越只赞成墨索里尼恢复秩序所取得的成就这一界限。墨索里尼为了标榜自己,向这位始终宣传温和主义、始终主张新闻自由和学术自由的人授予参议员职位。(①参阅《维尔弗雷多·帕累托的生平和著作》)第182-194页相关叙述。)但直到去世前,帕累托都拒绝信奉这种“主义”,就像他拒绝信奉任何其他主义一样。从英美世界的传统观点来看,没有任何必要去裁判他的行为——他的任何行为或情绪。

维弗雷多·帕累托 - 帕累托最优

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也称为帕累托效率,是经济学中的重要概念,并且在博弈论、 工程学和社会科学中有着广泛的应用。 与其密切相关的另一个概念是帕累托改善。

帕累托最优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如果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这就是帕累托改善。帕累托最优的状态就是不可能再有更多的帕累托改善的状态;换句话说,不可能再改善某些人的境况,而不使任何其他人受损。

需要指出的是,帕累托最优只是各种理想态标准中的最低标准。也就是说,一种状态如果尚未达到帕累托最优,那么它一定是不理想的,因为还存在改进的余地,可以在不损害任何人的前提下使某一些人的福利得到提高。但是一种达到了帕累托最优的状态并不一定真的很理想。比如说,假设一个社会里只有一个百万富翁和一个快饿死的乞丐,如果这个百万富翁拿出自己财富的万分之一,就可以使后者免于死亡。但是因为这样无偿的财富转移损害了富翁的福利(假设这个乞丐没有什么可以用于回报富翁的资源或服务),所以进行这种财富转移并不是帕累托改进,而这个只有一个百万富翁和一个饿死乞丐的社会可以被认为是帕累托最优的。(这里可以与古典功利主义的标准做一比较。按功利主义的标准,理想的状态是使人们的福利的总和最大化的状态。如果一个富翁损失很少的福利,却能够极大地增加乞丐的福利,使其免于死亡,那么社会的福利总和就增加了,所以从功利主义的角度看,这样的财富转移是一种改善,而最初的极端不平等状态则是不理想的,因为它的福利总和较低。可以看到,帕累托改进要求在提高某些人福利的时候不能减少任何一个人的福利,而功利主义则允许为了提高福利总和而减少一些人的福利。)

经济学理论认为,如果市场是完备的和充分竞争的,市场交换的结果一定是帕累托最优的,并且会同时满足以下3个条件:

交换最优:即使再交易,个人也不能从中得到更大的利益。此时对任意两个消费者,任意两种商品的边际替代率是相同的,且两个消费者的效用同时得到最大化。
生产最优:这个经济体必须在自己的生产可能性边界上。此时对任意两个生产不同产品的生产者,需要投入的两种生产要素的边际技术替代率是相同的,且两个消费者的产量同时得到最大化。
产品混合最优:经济体产出产品的组合必须反映消费者的偏好。此时任意两种商品之间的边际替代率必须与任何生产者在这两种商品之间的边际产品转换率相同。

维弗雷多·帕累托 - 相关词条

凡尔赛和约

意大利

帕累托最优

无异曲线

理性主义

数学

自由主义

墨索里尼


 

维弗雷多·帕累托 - 参考资料

1、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8%95%E7%B4%AF%E6%89%98%E6%9C%80%E4%BC%98

TAGS: 人物 外国社会学家 学术 文化 社会学家 社会科学人物
上一页: 许仕廉 下一页: 乔治·齐美尔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