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时进

1900年生于今重庆市垫江县,1920年代初,赴美留学,获康奈尔大学农业经济学博士学位,1925年回国。著有《农业经济学》、《农民与国家》、《国防与农业》、《农村合作社》、《粮食与人口》、《农人日记》等。历任国立北平大学农学院教授、主任、院长,国立北京农业大学教授、主任,国立北京大学、燕京大学、交通大学、国立北平大学法学院教授,国民党政府国防设计委员会委员、江西省农业院院长等。
 

董时进 - 生平概述

1900年生于今重庆市垫江县,1920年代初,赴美留学,获康奈尔大学农业经济学博士学位,1925年回国。著有《农业经济学》、《农民与国家》、《国防与农业》、《农村合作社》、《粮食与人口》、《农人日记》等。历任国立北平大学农学院教授、主任、院长,国立北京农业大学教授、主任,国立北京大学、燕京大学、交通大学、国立北平大学法学院教授,国民党政府国防设计委员会委员、江西省农业院院长等。
1945年10月任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1947年创建中国农民党,任主席。两年后,由于反对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中国农民党被迫解散。董时进的观点也遭到各界批判。
1950年赴美定居,执教于加利福尼亚大学,又任美国国务院农业顾问,其间著有小说《两户人家》。1984年在美辞世。

董时进 - 基本学术观点

1949年12月,董时进曾诚恳上书毛泽东,劝阻土改。今天看,六十年前他对中国土地经济和农村社会另辟蹊径的分析和精准概括的结论,竟在神奇地经过几十年的折腾之后,被今天的中国政府——重新认可。
董时进的观点,简单明了:中国的土地不是分配不均,而是人口太多,土地太少,农村劳力大量剩余。故中国农村之改革,应节制生育、优生优育,同时发展其他产业,将农村劳动力转移出去。如果实施土改,平分不多的土地,就会将农村大批剩余劳力束缚在土地之上,这不仅阻碍中国工业化进程,且平分土地后,土地细化,绝难推行机械化。且农民在小块土地上没有致富的可能,对土地的长远投资势必缺乏热忱,耕地势将退化。再者,土地改革后,由于失却了地主、富农的累进赋税,将给国家税收带来困难。
他认为,解放前夕中共多数农村文件和党政领导的讲话,都引用了莫须有的调查数据,即:错误认定不到乡村人口10%的地主富农,占有约70%至80%的土地。且这一错误数据,经多次重复而变成虚幻谎言,甚至被许多人认为是真实的……这令董时进愤愤不已。
董指出,根据民国政府“土地委员会”在16省,163个县,175万多户农户中举行的调查结果,35.6%的农户拥有五亩以下耕地,24%农户拥有五至十亩,13%农户拥有十至十五亩土地,一千亩以上的大地主只占全国农村人口的0.02%。
董时进据此向毛泽东主席写信指出:在中国,封地或土地世袭的封建制度,多年前就结束了。土地可以自由买卖,租赁基于双方自愿,土地拥有者中的绝大多数是靠勤劳和善于经营起家的,如百姓所言,“富不过三代”。地主不是一个阶级,中国文化中“有恒产”的传统,势必令工农兵学商个阶层的人在富裕起来之后,去农村购买土地出租。这和存款,买股票是同样道理。拥有土地不是犯罪,极少数人用不法手段夺取土地才是犯罪。
基于此,董在给毛主席的上书中,甚至举了进城女佣和黄包车夫,也会蓄钱到老家去置地的例子。董借此向毛泽东指出,拥有小块土地的农户,宁愿租出土地,而自己有劳力和经营能力的农户,也会另外向地主租土地耕作。自耕农刻苦勤奋,其奋斗目标恰好是想要成为富农或地主。
董还预见说:中国实施土改后,分到土地者高涨的情绪,过上一段时期就会低落,因为他们的耕种所得,大部都要上缴国家,缺少了发家致富成为富农、地主的可能,如此,则农民种地的积极性就会衰退。董时进主张用技术手段改进农业,例如推广良种,兴修水利,放干冬水田,提高复种指数,推广美国式的农场,实现机械化、化学化。
董还坚持认为,地主、富农是农村的先进生产力,必须爱护而非打倒;他们的财产和土地不可侵犯,他们应当受到尊重,而不是被羞辱,被残酷地斗争。中国共产党内的优秀人才,也有许多是来自地富家庭的。董承认,地主中有为富不仁的,但只是少数(这一观念,对海外读者是常识;然而在国内,地主就是黄世仁那样的大坏蛋,至今仍是从小学开始灌输的观念)。

董时进 - 学术观点被今日政府接受

1945年10月,董时进出席在重庆召开的民盟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委员。会议提出“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实行土地国有”作为民盟政纲之一。 董时进则在会上发言,称中国农村经济问题不是土地所有制问题,而是改良生产技术问题。会后他写信给张澜主席,表示不同意该主张,遂退出民盟。
1947年5月12日,董时进在上海成立中国农民党,任主席。他在成立宣言中说道:“中国之所以闹到目前这样糟的局面,病根是因为农民不能做国家的主人,只做了别人的武器和牺牲品。……欲使中国成为一个太平富强的民主国家,非培养农民的政治能力,并将他们团结起来,使能行使公民的职权不可。 只有这样,才能使中国成为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
解放后,董时进的学术观点遭到大规模批判。但六十年后的今天,董时进的主要见解已基本被我党中央汲取和采纳。令人惊叹的是,董时进曾经预言过的中国农村的大起大落,几乎全部兑现。遥想当年,他说他知道中国土改的大局已定,他为此悲哀地预言:政权巩固之后,这个政党就会在某一天将农民的土地收回,像苏联那样建立集体农庄,让农民把粮食大量交给政府,农民被整体奴役,然后会出现许多问题,甚至会饿死人……但这位乐观善良的预言家也断言说:相信“他们还是会放弃,回到正确的路上来”。
历史证明了他的许多预言都是正确的。
TAGS: 人物 农学家
上一页: 方锋学 下一页: 陈仁天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