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浚

拓跋浚 - 概述

谥号:文成皇帝
庙号:高宗
帝名:拓跋浚
辈份:第五代
在位:452——465(13年)
生卒:440——465(25岁)
皇考:太武帝嫡子拓跋晃嫡子
生母:闾氏
年号:兴安(452——454)兴光(454——455)太安(455——459)和平(460——465)
陵墓:云中金陵(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县)

拓跋浚 - 简介

北魏文成帝拓跋浚(440年-465年)字乌雷直勤,北魏太武帝(即世祖拓跋焘)的孙子,拓跋晃长子,千古名帝——北魏孝文帝的爷爷。452年,宗爱暗杀太武帝,立南安王拓跋余,再弑之,殿中尚书源贺等拥立拓跋浚即位为文成帝,杀宗爱。 

拓跋浚 - 人物事迹

北魏文成帝拓跋浚,虽然知名度不高,在北魏历史上却是位相当重要的皇帝。南北朝北强南弱的局面的最终形成,正是在拓跋浚时期。他在位期间对外用兵的次数非常之少,对南朝宋国勉强算有三次小规模的边境接触战,对柔然用过一次兵,其他都是些小打小闹的平叛活动。 

不久,他又暗中诛杀了两个叔叔拓跋谭和拓跋建。关于这一点,《魏书》里语焉不详,只说这两位王爷薨于同日,不过有线索表明这两人可能也参与了废立活动,为了防患于未然,拓跋浚先下了手,行迹还算机密,没有波及其他人员.第二年,长安的征西大将军、永昌王拓跋仁等人又造反,失败后自杀。拓跋仁是拓跋焘的侄子,拓跋焘末年挥师南征时,拓跋仁的军队经过寿春,抢了当地一名李姓美女。此女即陪拓跋浚同葬盛乐金陵的元皇后。 

拓跋浚的正妻,是被吕思勉称为“北魏一朝极有关系之人物”的传奇女性——文明皇后冯氏。冯氏的祖父是北燕的最后一代君主冯弘。冯弘的几个儿子冯崇、冯朗、冯邈因遭到嫉恨,在北燕还没灭亡时就投降了北魏。其中次子冯朗被北魏皇帝拓跋焘内迁到关中,担任秦、雍两州的刺史。他的子女都在长安诞生。冯氏才几岁的时候,冯朗就因为谋反之事受到牵连,被诛杀。儿子冯熙由魏氏携至熙氐羌部落中避难。冯氏作为罪臣家属,押至平城。幸好她的姑母是拓跋焘的左昭仪,冯氏总算都得以免死。拓跋浚十三岁时,纳十一岁的冯氏为贵人,四年后又立冯氏为皇后。 

拓跋浚和冯氏两个人,说起来也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惜拓跋浚对这位发小兴趣不大。拓跋仁谋反自杀,拓跋仁的家人被押送至平城。拓跋浚在人群中见到李氏,惊为天人,问左右侍从道:“这个妇人漂亮吧?”左右都赞同说:“是啊是啊。” 

冯氏对这个忽然杀出来的情敌束手无措。好在她手上有一张好牌。北魏宫廷除了立子杀母制度之外,还有一项保母制度。皇子出生后,并不由生母抚养,而由保母代劳。拓跋浚的乳母常太后,辽西人。辽西本来就是北燕的地盘,常太后也是在北魏对北燕之战中被掳至平城。或许是因为有这一层关系,常太后对冯氏十分照顾。拓跋浚在常太后的干涉之下,不能按正规途径亲近李氏。不过既然拓跋浚看中了李氏,总得要想方设法得到手。最后,拓跋浚在仓库里临幸了李氏,李氏怀孕。常太后知道后大为震怒,召李氏严加盘问。这时候拓跋浚正在外巡视,他闻讯后赶回皇宫,将李氏带至阴山行宫。李氏生子后的第二天,拓跋浚即册李氏为贵人。随即他又大赦天下,向世人宣布皇长子出生的喜讯。 

太安二年,拓跋浚立为李氏之子拓跋弘为皇太子。按照北魏宫廷陈制,李氏被赐死.又过了一个月,冯氏成为拓跋浚的皇后。这到底是拓跋浚本人的意思,还是常太后的授意,不得而知。 

和平六年(公元465年)的夏天,二十六岁的拓跋浚去逝。大丧时宫中燃起大火,焚烧皇帝生前的用品,百官和嫔妃尽皆到场临泣。冯氏悲叫着跳入火堆,左右慌忙上前将她拖出,半天才苏醒过来。这一跳不乏作秀的成份,而冯氏的内心深处,难怪不悲痛欲绝吗?我看不见得.毕竟她十一岁就嫁给拓跋浚。在此之前的懵懂岁月里,她的生活或多或少都和拓跋浚关连。 

拓跋浚死后,冯氏帮助嫡子拓跋弘平定乙浑叛乱。数年后,她毒死拓跋弘,扶持拓跋弘年幼的儿子拓跋宏。北魏进入文明冯太后的时代。 

后话:冯氏在政治翻云覆雨,感情生活上却败得一塌涂地。丈夫拓跋浚不喜欢她,嫡子拓跋弘讨厌她,孙子拓跋宏和她合作,开创造了太和时代繁荣的局面。成年后的拓跋宏,不愿继续活在祖母干政的阴影下。太和十七年,他带着三十万鲜卑兵,浩浩荡荡从平城出走。  落花有意逐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另:南齐书一云冯氏本江都人,佛狸元嘉二十七年南侵,略得冯氏,浚以为妾,独得全焉。这个记载里面的冯氏,应该为李氏。   

拓跋浚 - 人物功绩

对于各地官员,拓跋浚的措施是对治理的成果进行考核,强调赏罚分明;对于平民百姓,他也很愿意搞“形象工程”,每年都要下到地方上去观察了解风土人情,多次下诏减轻免除不必要的赋税和徭役。就这些举动而言,他几乎不像是出生于戎马大漠的鲜卑部族,倒更像一名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汉人皇帝。

太安元年(公元455年),他派遣尚书穆伏真等人巡行各地州郡,下诏明确指出巡查的目的:

“农不垦殖,田亩多荒,则徭役不时,废于力也;耆老饭蔬食,少壮无衣褐,则聚敛烦数,匮于财也;闾里空虚,民多流散,则绥导无方,疏于恩也;盗贼公行,劫夺不息,则威禁不设,失于刑也;众谤并兴,大小嗟怨,善人隐伏,佞邪当途,则为法混淆,昏于政也。”

不管是地方上出现哪种问题,归根到底都是当地官员的渎职与疏忽,需要惩罚、罢黜,甚至处死;各方面都符合标准的,执政优异,予以褒奖。同时地方上有冤屈的,有罪行的,可以向巡查申诉;如果巡查收受贿赂,断察不平,则可以上诉到皇帝这里来,严厉杜绝官官相护的现象。巡查的效果不错,扫除了不少地方上的积弊。

北魏在拓跋浚 的治理下从起初的一片萧条渐渐转向兴旺。最明显的一点变化,是头几年各地零星的叛乱活动,到其统治后期几乎绝迹了。为了进一步缓和矛盾,安抚广大人民群众,拓跋浚 恢复了被拓跋焘取缔的佛教,信佛的人当然是开心得不得了了。(佛教在中国历史上经历的破坏算是最多的,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每次倒下之后的重建,反而比以前更加兴旺发达,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文化现象。)

复佛后的第二年,拓跋浚 骑马出巡,忽然一头撞上一名和尚。和尚害怕,连呼“罪过”。拓跋浚 喝退上去抓人的左右侍从,对他笑道:“此乃吾马识善人,哈哈!”他认定这是上天要他结识的牛和尚,便把和尚迎入宫中,奉以师礼。

这名和尚的确是个高僧,他法名昙曜,因为听说皇帝开禁,所以就恢复身份,从中山赶往京城。拓跋浚 喜欢听讲佛法,常召昙曜入宫详谈,说到激动处,自然动了心。在昙曜的鼓动下,他仿效敦煌的莫高窟,在平城西面的武州塞(今山西左云至大同西)凿山开窟,一共五窟,分别镌建一尊佛像,这便是今日大同云岗石窟的前身——昙曜五窟。自此以后北朝佛教日益兴盛,成为名副其实的佛教国家。

拓跋浚 在位十四年,是北魏一朝正中间的十四年。北魏没有中宗,若把这个庙号授予给拓跋浚 也不过分(他本人的庙号是高宗)。在他去世的时候,北魏制度完善和全面汉化的条件已经基本成熟。他的皇后冯氏与长孙元宏日后的作为,实际上正是完成了他生前所未竟之事。

TAGS: 君主 少数民族皇帝
上一页: 唐懿宗 下一页: 拓跋珪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