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阿娇


陈氏,大汉孝武陈皇后,是汉朝孝武帝刘彻的原配妻子,血统上也是汉武帝的嫡亲姑表姐。陈氏小名阿娇,世人称之为陈阿娇。陈皇后出身陈皇后出身并非特别显贵,其父只是汉朝1800户的一个小侯。但自幼荣宠至极,难免娇骄率真;且有恩于武帝,不肯逢迎屈就;与汉武帝渐渐产生裂痕。剥夺皇后名分外,废后在衣食用度上皇后级别待遇不变,并且余生居住于别宫长门宫,而不是宫廷诏狱,最后得以寿终正寝。

陈阿娇 - 概述

陈氏,大汉孝武陈皇后,是汉朝孝武帝刘彻的原配妻子,血统上也是汉武帝的嫡亲姑表姐。 陈氏小名阿娇,世人称之为陈阿娇。父亲是堂邑侯陈午,堂邑侯府是汉朝开国功勋贵族之家。但是在陈阿娇的哥哥陈须和弟弟争财后被汉武帝废侯。母亲是汉景帝刘启的唯一的同母姐姐馆陶长公主刘嫖,是当时朝廷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陈阿娇自幼就深得其外祖母——汉景帝之母窦太后的宠爱。

刘彻即位后,陈阿娇成为皇后。初期,汉武帝因为政见上和祖母窦太皇太后有分歧,几乎失位。
也是因为妻子陈阿娇作为窦太皇太后唯一的外孙女极受宠爱,加上陈家以及馆陶长公主的全力支持,才有惊无险保住帝位。祖母窦太皇太后去世后,汉武帝亲政,终于得以大权独揽。陈皇后出身显贵,自幼荣宠至极,难免娇骄率真;且有恩于武帝,不肯逢迎屈就;与汉武帝渐渐产生裂痕。兼岁月流逝,却无生育;武帝喜新厌旧,爱弛。

刘彻二十七岁时候,以‘巫蛊’的罪名颁下废后诏书:“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从此,汉武帝把陈皇后幽禁于别宫长门宫内,衣食用度上依旧是皇后级别待遇不变。陈皇后数年后病逝,最后以翁主之礼与其母馆陶大长公主刘嫖一起葬于窦太后陵墓侧,即陪葬于汉文帝的霸陵。

陈阿娇 - 个人生平

武帝出生于公元前156年,父亲就是汉景帝刘启,碰巧这年又是景帝登基之年。等他出生时就已经是皇子了。武帝的母亲是王美人,美人是嫔妃的一种等级。后来传说在武帝母亲怀孕时梦见了太阳钻入怀中,汉景帝听说了,很高兴,认为是个吉利的梦,预示著小孩子将来会有大作为。在武帝四岁时,景帝封他为胶东王,做太子的是他的哥哥刘荣。后来,刘彻的的命运转折靠了景帝的姐姐、刘彻的姑姑长公主的帮助。长公主有个女儿叫陈阿娇,开始长公主是想把自己的女儿许给太子刘荣,将来太子一即位,女儿就是皇后了。但是太子的母亲栗姬却不领情,并为此得罪了长公主,长公主怀恨在心从此与栗姬作对。这使武帝成了获利的"渔翁"。

长公主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想把自己的女儿阿娇嫁给刘彻,但她的弟弟景帝不太支持。长公主便想办法促成了此事:有一次,她在景帝的面前故意问武帝愿不愿意要阿娇做他的妻子?武帝也很喜欢阿娇,见姑姑问,便很大方地说?以后如果能娶阿娇做妻子,我就要亲自建造一栋金屋子送给她。"父亲景帝见武帝和阿娇也很般配,便同意了这门亲事。这就是金屋藏娇的由来。陈皇后阿娇,堂邑侯陈午之女,母为汉景帝之姊馆陶长公主刘嫖。陈皇后年幼时,景帝在位,已立栗姬子刘荣为皇太子。馆陶长公主本想把阿娇嫁予皇太子为妃,以保日后荣华富贵,岂料栗姬却因长公主曾送美人予景帝而怀恨在心,又以为儿子刘荣当了皇太子,自己势必被立为皇后,便不把长公主放在眼内,一口拒绝了长公主的要求。

当时景帝宫中有一王姬,生子名刘彻,被封为胶东王。长公主见栗姬那儿求婚不成,便转而打刘彻的主意。一次长公主把小刘彻放在膝上,问道:
「彻儿,给你娶个媳妇儿好吗?」小刘彻点点头。长公主又把阿娇唤来,然后问刘彻:「把阿娇给你作媳妇儿好吗?」「好。」刘彻笑著回答说,「如果得到阿娇作媳妇,我一定会建一间金屋让她居住。」这句话逗得长公主十分高兴,王姬看在眼里,也同意了这门婚事。自此长公主不断在景帝面前称赞王姬的贤淑与刘彻的聪慧,却有意无意地诋毁栗姬和太子刘荣。

景帝六年,景帝废掉了薄皇后,又因长公主的谗言废掉了栗姬所生刘荣的皇太子之位,改封临江王。同年,立王姬为后,以王姬子刘彻为皇太子。后来太子娶陈阿娇为妃,婚后恩爱非常。

景帝于四十八岁病逝,太子刘彻即位,是为汉武帝。阿娇此时亦被立为皇后,实在是娇贵无比。可惜的是,阿娇自嫁予武帝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能怀孕。馆陶长公主十分著急,千方百计寻名医要让阿娇怀上武帝的孩子,却是无济於事,致使武帝逐渐疏远陈皇后。此时,武帝的新宠卫子夫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刘据。这位卫子夫原是平阳公主家的歌女,入宫后连生三个女儿。这次生子,令卫子夫在宫中的地位获得空前的巩固。武帝到卫子夫处留宿的时间多了,让陈皇后独守空房的时候也相对地增加。陈皇后又怨又气,怪责那卫子夫夺去了君王的爱宠,却又对武帝移情别恋束手无策。思前想后,陈皇后竟想到求助巫蛊。她找来了巫女楚服,又根据楚服提供的方法做了几个小布人,代表卫子夫和其他几个得宠的嫔妃,然后日夜以针刺小布人以诅咒她们。只是这事却瞒不过其他宫人,有陈皇后宫中的侍女向武帝密报皇后行巫蛊一事,武帝得悉后大怒,立刻处死了巫女楚服,牵连三百餘人。而对罪魁陈皇后,武帝一点也不念旧情,把皇后废黜,出居长门宫。

陈阿娇 - 《长门赋》

阿娇遭逢此祸,由昔日娇贵的皇后贬作废居长门的宫人,感到异常落寞。但她并不甘于终老冷宫,她想起武帝曾对司马相如的赋赞不绝口,于是以百金请司马相如写下一赋,以图打动武帝回心转意。

这便是著名的《长门赋》,其文如下: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踰跌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居。言我朝往而暮来兮,饮食乐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亲。伊予志之漫愚兮,怀真愨之懽心。愿赐问而自进兮,得尚君之玉音。奉虚言而望诚兮,期城南之离宫。修薄具而自设兮,君曾不肯乎幸临。
廓独潜而专精兮,天飘飘而疾风。登兰臺而遥望兮,神怳怳而外淫。浮云鬱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昼阴。雷殷殷而响起兮,声象君之车音。飘风迴而赴闰兮,举帷幄之襜襜。桂树交而相纷兮,芳酷烈之誾誾。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猿啸而长吟。翡翠胁翼而来萃兮,鸞凤翔而北南。

心凭噫而不舒兮,邪气壮而攻中。下兰臺而周览兮,步从容于深宫。正殿块以造天兮,鬱并起而穹崇。间徙倚于东厢兮,观夫靡靡而无穷。挤玉户以撼金铺兮,声噌吰而似鐘音。刻木兰以为榱兮,饰文杏以为梁。罗丰茸之游树兮,离楼梧而相撑。施瑰木之欂櫨兮,委参差以糠梁。时彷彿以物类兮,象积石之将将。五色炫以相曜兮,烂燿燿而成光。緻错石之瓴甓兮,象毒瑁之文章。张罗綺之幔帷兮,垂楚组之连纲。
抚柱媚以从容兮,览曲臺之央央。白鹤噭以哀号兮,孤雌跱于枯杨。日黄昏而望绝兮,悵独託于空堂。悬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于洞房。援雅琴以变调兮,奏愁思之不可长。案流徵以却转兮,声幼妙而復扬。贯歷览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卬。

左右悲而垂泪兮,涕流离而从横。舒息悒而增欷兮,蹝履起而彷徨。揄长袂以自翳兮,数昔日之愆殃。无面目之可显兮,遂颓思而就床。摶芬若以为枕兮,席荃兰而茞香。忽寑寐而梦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觉而无见兮,魂迋迋若有亡。眾鸡鸣而愁予兮,起视月之精光。观眾星之行列兮,毕昴出于东方。望中庭之蔼蔼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岁兮,怀鬱鬱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復明。妾人窃自悲兮,究年岁而不敢忘。

陈阿娇令宫女背熟,希望汉武帝听后能回心转意,可惜的是,武帝在看过司马相如的《长门赋》后,虽称赞此赋为上乘之作,却从没想到把阿娇复位。于是顾影自怜的陈皇后只能在凄清的冷宫中了此残生。 几年后,陈阿娇在悲愤中离开人世,埋在她祖父汉文帝的霸陵附近。

陈阿娇 - 不同论述

陈后被废后,并非皇后级别待遇不变,按《资治通鉴》卷十八载:皇后所为不轨于大义,不得不废。主当信道以自慰,勿受妄言以生嫌惧。后虽废,供奉如法,长门无异上宫也, 是指陈后将按照废后礼法供奉,并非皇后待遇。
陈后深得窦太后宠爱一说,在《史记》《汉书》《资治通鉴》《汉武故事》《西京杂记》等里均无记载,窦太后最宠爱乃是少子梁王刘武。
陈后与刘彻的婚姻并不般配。刘彻的五哥江都王刘非年长刘彻十二岁,皇长子刘荣年长刘彻至少十五岁,陈后原本是配给刘荣的,因此其年岁与刘彻相差较大,因此这场政治联姻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其悲剧性。
建元元年的新政,刘彻并没有到险些失去地位那么危险的地步,从中斡旋的乃是刘彻之母王太后,在刘彻新政遭挫期间,历史上没有陈后给丈夫任何帮助的记载。
陈后在《史记》《汉书》里并以上所说一样“率性”,而是“骄横”“妒忌”,并且是中国有史所载的第一位女同性恋皇后。
陈后元光五年被废黜,当时卫子夫还没有生下皇长子,是在陈后被被废两年后,卫子夫才产下刘彻的皇长子。 以上所述,出《史记》《汉书》《资治通鉴》为证,

陈阿娇 - 家世渊源

陈氏,大汉孝武陈皇后,是中国汉朝孝武帝刘彻的原配妻子,血缘上也是 武帝的嫡亲姑表姐。陈氏名阿娇,世人多称之为‘陈阿娇’。陈氏是西汉帝室贵胄:汉文帝是她外公,汉孝文皇后窦氏是她外婆,汉景帝是她舅舅,汉武帝是她表弟兼丈夫。陈阿娇的父亲是世袭堂邑侯陈午,乃汉朝开国功勋贵族之家;母亲是汉景帝刘启的唯一的同母姐姐馆陶长公主刘嫖,是当时朝廷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陈白家讲坛中的陈阿娇皇后阿娇自幼就深得其外祖母——汉景帝之母窦太后的宠爱。

陈阿娇 - 金屋藏娇

景帝的薄皇后无出。由于没有嫡子,景帝最初遵照‘立长’的传统立自己的庶长子刘荣为 太子。 刘嫖希望自己的女儿陈阿娇能成为汉朝皇后,就想把女儿许给太子刘荣 。不料遭刘荣生母栗姬无礼拒绝。馆陶长公主震怒,遂起废太子之心。   

是时,胶东王刘彻的生母王娡只是景帝后宫里一个地位普通的‘美人’。然而王美人聪敏世故,一发现有机可乘立刻屈意迎合,百般讨好馆陶长公主,为自己的儿子谋夺太子之位。   

一日,馆陶长公主抱着刘彻问:“彻儿长大了要讨媳妇吗?”胶东王刘彻说:“要啊。”长公主于是指着左右宫女侍女百多人问刘彻想要哪个,刘彻都说不要。最后长公主指着自己的女儿陈阿娇问:“那阿娇好不好呢?”刘彻于是就笑着回答说:“好啊!如果能娶阿娇做妻子,我会造一个金屋子给她住。”这就是成语金屋藏娇的由来。   此典故载于 汉·班固《汉武故事》:“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生于猗兰殿。年四岁,立为胶东王。数岁,长公主嫖抱置膝上,问曰:‘儿欲得妇不?’胶东王曰:‘欲得妇。’长主指左右长御百余人,皆云不用。末指其女问曰:‘阿娇好不?’于是乃笑对曰:‘好!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也。’”   

长公主刘嫖见阿娇和刘彻年纪相当,从小相处和睦、感情融洽,就同意给陈阿娇和刘彻这对姑表姐弟亲上加亲订立婚约。两人成年后更是举行大婚,结发成夫妻。“金屋藏娇”是一个传诵千年的婚姻传奇,是一个男子对自己的原配正妻许下的结发誓言和婚姻承诺。   

“金屋藏娇”婚约是当时汉朝政治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女儿的定婚,刘嫖转而全面支持刘彻,朝廷局势为之大变。经长公主一番经营,景帝废太子刘荣为临江王,贬栗姬入冷宫忧死。不久,皇帝正式册封王娡为皇后,立刘彻为太子。

中国的继承传统一直是“立嫡立长”。就是说:正妻有儿子的,立正妻的儿子;正妻没有儿子的,在所有庶出的儿子中立最年长的那个。刘彻是嫔妃生的十皇子,既不是“嫡”、又不是“长”;他是凭借着妻子娘家的势力才得以青云直上,从夺取太子之位直到登基称帝。   

汉景帝去世后,刘彻即皇帝位,立原配嫡妻陈氏为皇后。  

初期,刘彻在政见上与祖母窦太皇太后发生分歧,建元新政更是触犯了当权派的既得利益,引起强烈反弹。有赖于皇后陈阿娇作为唯一的外孙女极受窦太皇太后宠爱,加上陈家以及长公主的全力支持,汉武帝有惊无险保住了帝位。此时,“金屋藏娇”就象当年人们希望的那样是一个令人津津乐道、羡慕不已的婚姻传奇——年轻的皇帝夫妻琴瑟和谐、患难与共。

陈阿娇 - 恩情中道绝

祖母窦太皇太后去世后,汉武帝亲政,终于得以大权独揽。可叹的是:“苦尽”后未有“甘来”,能“同患难”的夫妻却不能“共富贵”。  

陈皇后出身显贵,自幼荣宠至极,难免娇骄率真;且有恩于武帝,不肯逢迎屈就;与汉武帝渐渐产生裂痕。兼岁月流逝,却无生育;武帝喜新厌旧,爱弛。   

汉武帝喜好女色,多内宠,后宫无数。后宫中,汉武帝同母姐平阳公主进献的女奴卫子夫最先为武帝生育三女一子。

此时,汉宫里发生一件真相莫测的“巫蛊”案,矛头直指被汉武帝冷落已久的陈皇后。汉武帝命酷吏张汤查案。   巫蛊,“巫鬼之术”或“巫诅(咒)之术”,具体包括诅咒、射偶人(偶人厌胜)和毒蛊等,是源于远古的信仰民俗,用以加害仇敌。当时人认为:让巫师、祭司等人把桐木偶人埋于地下,再诅咒所怨者,被诅咒者就会灾难。由于古人迷信,对巫蛊的威力深信不疑。后代又有许许多多的冤屈后宫嫔妃以巫蛊罪名被杀害。   

“巫蛊”自古是宫廷大忌;又因为操作简便,说不清道不明,被怀疑者根本无法自辩,一直是栽赃陷害对手的绝好伎俩。综观中国数千年的历史,无数后妃、重臣、皇子和公主冤死在这两个字上。   

元光五年,二十七岁的刘彻以‘巫蛊’罪名颁下诏书:“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从此,武帝把陈后幽禁于长门宫内;衣食用度上依旧是皇后级别待遇不变。   

至此,金屋崩塌,“恩”“情”皆负。   

陈皇后数年后病逝,最后以翁主之礼与其母馆陶大长公主刘嫖一起葬于窦太后陵墓侧,即陪葬于汉文帝的霸陵。天可怜见,陈阿娇最后是和真正疼爱自己的母亲、外婆和外公埋葬在一起,而不是屈辱地和其他嫔妃一起埋在‘妃园’。

‘金屋藏娇’的故事彻底落幕。留给人们的是长长的叹息,留给历史的是无尽的遗憾和悠远的回响。   

‘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的诗句随着‘金屋藏娇’的故事流传至今,寄托后世无数俊杰对这位美丽高贵皇后的充分理解和无限同情。

陈阿娇 - 巫蛊迷雾

陈皇后之失位,明面的罪名是‘巫蛊’。但陈后‘巫蛊’一说,后

世多认为推敲起来破绽百出,总体上匪夷所思。 

有一种说法认为:武帝废后的真正原因是‘防患外戚’。在汉朝的整个政治架构中,外戚一直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外戚中人,居内宫近宠之利,或辗转于朝堂,或周旋于军旅;集聚庞大的财富、人脉和权势。君主强势时,外戚是皇帝的左膀右臂;但只要稍有不慎,外戚势力就会侵蚀皇权,成江山易主之险。   

仅西汉,初期就有诸吕乱政之祸,末期干脆直接覆灭在外戚王莽的手里。所以,任何一个头脑还算清楚的皇帝,都会对外戚有所防备。   

另,即使就个人而言,‘外戚’也始终是萦绕于刘彻心中无法消退的阴霾。   

只要仔细了解一下刘彻,就会发现这位皇帝终身都在和外戚势力做斡旋和缠斗。刘彻得帝位是因为外戚(姑母馆陶长公主和堂邑侯陈府),险失帝位也是因为外戚(祖母窦太皇太后和窦家);最终保住皇位还是因为外戚势力的手下留情。   

对于一个志向高远,心性激烈的年轻帝王来说,这样的经历绝对是刻骨铭心的耻辱。   

武帝一生,对外戚的利用和绞杀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制衡、打压、嫁祸、分化、剪除等等手段更是轮番使用,百无禁忌。   

执政前期,武帝雌伏于外戚权势(祖母窦太皇太后和窦氏集团);中期,离间和对抗外戚干政(主要是其母王太后和舅舅田蚡,窦氏家族);后期,打压、分化和平衡外戚军权(卫子夫卫青家族集团,霍去病集团,李夫人李广利家族);至 晚期,为了避免外戚母后对下一任皇帝的干扰,竟开‘立子杀母’之先例——直接冤杀昭帝的生母钩弋夫人。   

这个从后宫朝廷争斗中一路胜出的汉家帝王深刻了解外戚势力的难缠和厉害。所以,当刘彻掌握实权后,陈家的财势立刻从陈皇后的优点变成了她不可宽待的错误。为了皇权能独霸天下,为了避免陈家成为继窦家之后又一个权倾朝野的势力,汉武帝剥夺陈皇后的后位以打击陈氏是完全符合逻辑的。汉武帝后宫中其他生有孩子的嫔妃:凡是给刘彻生过孩子的后宫女人,都被汉武帝‘遣死’——在宫中处决。   

其中,最无辜最可怜的是那些生女孩的嫔妃:公主没有皇位继承权,可即使这样公主的生母也不免横死,实在冤枉。 如此决绝惨烈,透露出武帝对外戚势力根深蒂固的防范意识。为幼帝不受钳制,别说“亲生母亲”就是“可能的养母”也不留,所有外戚隐患都铲除干净!  

甚至他最宠爱的昭帝弗陵的母亲钩弋夫人,也在昭帝八岁时被赐死,又是因那防外戚干政。刘彻的女人,得到“善终”的仅陈后(废居长门,待遇如昔,死时不明)、李夫人(更因为产后失调以至大病,后死。帝以文思)二人,但其中真由,也随滚滚历史长烟而逝。很难说刘彻是真心喜爱他们的,毕竟一个是青梅竹马,一个宠爱有加却早逝。若如陈阿娇被废后不思悔改(后悔看错了人)百般纠缠,怕是不止“久居长门”这么简单;至于李夫人,在受宠之时,正好怀孕,产后大病,无救。汉武帝曾在李夫人生病只时探望。李夫人却用锦被蒙住头脸,在锦被中说道:“身为妇人,容貌不修,装饰不整,不足以见君父,如今蓬头垢面,实在不敢与陛下见面。望陛下理解。” 汉武帝相劝:“夫人若能见我,朕净赐给夫人黄金千金,并且人夫人的兄弟加官进爵。”李夫人却始终不肯露出脸来,说:能否给兄弟加官,权力在陛下,并在在乎是否一见。“并翻身背对武帝,哭了起来。武帝无可奈何,十分不悦的离开。但却因此李夫人保住了她在汉武帝心中完美的形象。反观卫子夫,呵!就算没有巫蛊之事,刘彻也不会让她的后位安稳如初吧!

陈阿娇 - 万艳同悲

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最出色的皇帝之一,但也是一个对女人狠绝的

男人。比较而言,武帝对原配陈皇后还是手下留情、非常优容的;除剥夺皇后名分外,衣食用度上皇后级别待遇不变,且居于别宫‘长门宫’而不是宫廷监狱,最后得以善终。刘彻其他的女人们就不同了,除了有幸早死(如:李夫人)下场都很惨。 赵婕妤:作为汉昭帝刘弗陵的生母,赵婕妤(别号钩弋夫人)是被汉武帝蓄意杀害的,只因为担心因“主少母壮”重蹈吕后覆辙——开中国政治传统中‘立子杀母’的先河。   

卫子夫:所有武帝的女人中,遭遇最悲惨的一个。   

子夫其人很值得玩味,在她身上至少有两个中国历史上的‘第一’。第一个‘第一’:卫子夫是中国史上出身最卑贱的皇后,一个出身‘贱民’的‘父不详’私生女。‘贱民’是帝制时代里社会最底层,中国习惯法和后世明文法里都有‘良贱不通婚’的规定。不过刘彻在这方面肆无忌惮,其嫔妃中甚至有娼妓。 中国皇后不一定要求出身高贵,但至少得是家世清白的自由民:刘彻祖母窦皇后就是个家徒四壁的‘良家子’。中国皇后也不一定要求初婚,但必须合法合理;比如汉武帝的曾祖母薄太后是寡妇改嫁,母亲王皇后则是离婚再嫁。卫子夫则大不同,她非但出身‘贱民’而其家庭荒淫肮脏。其生母卫媪风骚无耻,和很多男人淫乱生三男三女;除卫青外其他子女之父竟然一律不知;可见其淫贱。更甚者‘私通好淫’似为卫家家风,甥去病亦私生子,还好尚知生父是谁。   

卫女以女奴贱民之身进位为汉武帝的侍妾,又从小妾爬上了皇后卫之位,窜起之快简直就是奇迹,为后世无数野心勃勃姬妾的夺嫡树立了一个榜样,不亏是‘未央宫神话’。可惜,未央宫‘神话’破灭起来比‘金屋藏娇童话’更彻底更酷烈。卫子夫是活着的时候被武帝下诏废黜皇后的,然后畏罪上吊,死后尸骨无存。岂能称之为神话。她死前眼睁睁看自己所有的子女、孙辈和近亲一家家地灭在刘彻手上而无能为力;其心中的绝望和痛苦可以想见。]卫女共生三女一子,子女及亲属结局概况如下:长女当利公主:丈夫曹襄早逝。被武帝迫嫁神棍栾大,后栾大被武帝烧死。当利公主独子曹宗,于“巫蛊之祸”中遇害。   

次女阳石公主:征和二年(前91年)的‘巫蛊’案中,被汉武帝处死,死后抛尸野外。三女诸邑公主:征和二年(前91年)的‘巫蛊’案中,被汉武帝处死,死后抛尸野外。独子刘据:谥号‘戾’。刘据怕受巫蛊案牵连失去储位,伙同卫子夫策划发动兵变以谋夺皇位。这对母子勾结外族,凭借皇后和太子卫队在中国首都与政府军展开五日血战——长安城血流成河,士民死伤数万。 后来刘据逃到湖县(今河南灵宝西)一户贫家,新安(今河南渑池东)县令李寿得知他的下落,就带领人马来捉拿他。刘据上吊自杀。他的两个儿子和那一家的主人,也被李寿手下的张富昌等人杀死,至此,刘据的妻子儿女全部遇害,只留下一位孙子刘病已,即刘询,也就是后来的汉宣帝。   

卫青家族:灭族。公孙家族:灭族。公孙贺娶卫子夫之长姊君孺为妻,是卫青好友。公孙敖,卫青好友,坐妻为巫蛊,腰斩。陈氏家族:灭族。这个陈家是陈平的曾孙陈掌的家族,陈掌娶卫子夫之二姊君少儿(霍去病生母)为妻。

第二个‘第一’则是‘卫子夫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策划和实施军事叛乱的皇后’。作为妻子,她谋害丈夫;作为皇后,她反叛皇帝、颠覆国家。在这点上,即使是后世中国唯一女帝武则天也只能自叹不如:武则天好歹也是等到皇帝丈夫李治病故后才开始篡位行动的;并且只是宫廷和平政变,没有伤害到平民大众。卫子夫成也‘巫蛊’败也‘巫蛊’,可谓现世报应。征和二年的‘巫蛊’案牵连众多,卫子夫担心儿子失去储君之位,就乘汉武帝不在长安之机和太子刘据策划发动兵变夺位。这场叛逆虽然最后被平定,但其性质和后果都极其严重:   

卫子夫母子为扩充兵源,赦免放出监狱囚徒,更开武库发兵器武装这些罪犯

。这造成长安治安迅即崩溃,引起大骚乱;尤其可恨的是,刘据母子还吃里爬外勾结外族,行汉奸之实——竟欲利用‘长水’‘宣曲’胡族骑兵入长安参战。太子系军队与丞相刘屈髦带领的政府军在京城长安血战的五日,长安民众不明所以、无所适从,可怜在两军夹缝里躲无可躲,数万长安士民罹难——只为了她母子两人能长保富贵,无数中国平民家庭家破人亡,横尸街头。   

卫子夫的幸运在于曾孙(刘据之孙)刘病已漏网没被杀。汉昭帝早逝且无嗣,此曾孙乘虚而入成了汉宣帝。汉宣帝为证明自己作为叛逆之后却继承皇位的合法性,利用皇帝实权给曾祖母洗脱罪名、粉饰贴金,追谥她为‘思皇后’并建空墓。如无宣帝,绝无史书卫女所谓‘贤’名。勾结外族谋反的事实罪名俱在,数万长安民众冤魂在天,‘贤’在哪里[

汉武帝后宫中其他生有孩子的嫔妃:凡是给刘彻生过孩子的后宫女人,都被汉武帝‘遣死’——在宫中处决。其中,最无辜最可怜的是那些生女孩的嫔妃:公主没有皇位继承权,可即使这样公主的生母也不免横死,实在冤枉。   

如此决绝惨烈,透露出武帝对外戚势力根深蒂固的防范意识。为幼帝不受钳制,别说“亲生母亲”就是“可能的养母”也不留,所有外戚隐患都铲除干净!刘彻的女人,得到“善终”的仅陈后(废居长门,待遇如昔,死时不明)、李夫人(更因为产后失调以至大病,后死。帝以文思)二人,但其中真由,也随滚滚历史长烟而逝。很难说刘彻是真心喜爱他们的,毕竟一个是青梅竹马,一个宠爱有加却早逝。若如陈阿娇被废后不思悔改(后悔看错了人)百般纠缠,怕是不止“久居长门”这么简单;至于李夫人,在受宠之时,正好怀孕,产后大病,无救。汉武帝曾在李夫人生病只时探望。李夫人却用锦被蒙住头脸,在锦被中说道:“身为妇人,容貌不修,装饰不整,不足以见君父,如今蓬头垢面,实在不敢与陛下见面。望陛下理解。” 汉武帝相劝:“夫人若能见我,朕净赐给夫人黄金千金,并且人夫人的兄弟加官进爵。”李夫人却始终不肯露出脸来,说:能否给兄弟加官,权力在陛下,并在在乎是否一见。“并翻身背对武帝,哭了起来。武帝无可奈何,十分不悦的离开。但却因此李夫人保住了她在汉武帝心中完美的形象。反观卫子夫,呵!就算没有巫蛊之事,刘彻也不会让她的后位安稳如初吧!   

汉武帝后宫中其他生有孩子的嫔妃:凡是给刘彻生过孩子的后宫女人,都被汉武帝‘遣死’——在宫中处决。如此决绝惨烈,透露出武帝对外戚势力根深蒂固的防范意识。为幼帝不受钳制,别说“亲生母亲”就是“可能的养母”也不留,所有外戚隐患都铲除干净!   

甚至他最宠爱的昭帝弗陵的母亲钩弋夫人,也在昭帝八岁时被赐死,又是因那防外戚干政。

陈阿娇 - 相关诗词

长门怨 ——李白
天回北斗挂西楼,金屋无人萤火流。   

月光欲到长门殿,别作深宫一段愁。   

桂殿长愁不记春,黄金四屋起秋尘。   

夜悬明镜青天上,独照长门宫里人
妾薄命 ——李白 
汉帝重阿娇 贮之黄金屋   

咳唾落九天 随风生珠玉陈阿娇  

宠极爱还歇 妒深情却疏   

长门一步地 不肯暂回车   

雨落不上天 水覆难再收   

君情与妾意 各自东西流   

昔日芙蓉花 今成断根草   

以色事他人 能得几时好

TAGS: 各时代历史人物 皇后
上一页: 杜康 下一页: 陈轸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