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顗

周顗(269年~322年),字伯仁,晋安城(今河南省汝南县东南)人。渡江后,任荆州刺史,官至尚书左仆射。永昌元年(322年)王敦于荆州举兵,以诛刘隗为名进攻建康,王导诣台待罪,刘隗劝元帝诛灭王家,周顗为王导仗义执言,而王导不知此事。王敦入石头城后,放纵士卒劫掠,王敦问王导周顗何如?王导没回答,遂为王敦所杀。事后王导看见周顗申救之表,大哭说:“我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

周顗 - 生平事迹

周顗年方弱冠便入朝为官,宦海之中沉浮数次。先领荆州刺史,与敌军交战,大败。后为吏部尚书,终日醉酒不醒,人称“三日仆射”,被有司弹劾。又有门生持刀伤人,因此连坐罢官。至太兴初年,再被起用,复礼部尚书之职。

庾亮曾对周顗说:“大家都拿乐广跟你相比呢。”周顗很不高兴,说:“奈何刻画无盐,唐突西施也。”意思是说这不是以丑比美吗?乐光怎么能跟我相提并论?一次晋元帝大宴群臣,正是酒酣歌热之际,元帝高兴得说:“众位爱卿,今日名臣共聚一堂,纵使是尧舜之时也不过如此吧?”忽有一人在堂下朗声答道:“如今的世道怎么能跟尧舜盛世相比呢?”此人正是周顗。元帝大怒,下诏书将周顗下狱,不日处死。若干天后元帝愤怒平息,才将周顗放出,大家都前去探望,周顗却说:“我就知道我死不了,没犯死罪嘛。”当时的宰辅王导非常器重周顗,曾经躺在周顗的腿上指着他的大肚子说:“这里面有什么呢?”周顗回答说:“此种空洞无物,但是像你这样的人,能装他个几百个。”王导也不以为忤。后来王敦举兵,刘隗劝元帝将王氏一族满门抄斩,司空王导入朝请罪,恰好遇见正要进宫的周顗,王导叫住周顗说:“伯仁,我们家这几百口性命就全靠你了!”周顗连看都没看他一下,径自去了。周顗入宫后向元帝进言,备言王导之忠君爱国,决不可错杀忠良。元帝采纳了他的建议,他一高兴,又喝多了酒才出来。此时王导还跪在宫门口谢罪,看见周顗出来,又喊周顗的名字,周顗依旧不搭理他,只对左右说:“如今杀了这帮贼子,便可换个大官作作。”出宫之后,周顗又上书朝廷,坚持说王导不可杀。而王导却不知道周顗曾经救过自己,因而非常恨他。

后来王敦兵入建康,王氏一族重又得志。王敦问王导:“周顗、戴若思是人望所在,应当位列三司,这是肯定的了。”王导没吱声。王敦又说:“就算不列三司,也得作个仆射吧?”王导依旧不答。王敦说:“如果不能用他们,就只能杀了他们了。”王导还是不说话。不久,周顗和戴若思果然都被逮捕,路过太庙,周顗大声说到:“天地先帝之灵;贼臣王敦倾覆社稷,枉杀忠臣,陵虐天下,神只有灵,当速杀敦,无令纵毒,以倾王室。”话音未落,左右差役便用戟戳其口,血流满地而周顗面不改色,神情自若,遂被杀,时年五十四岁。

王导重新掌权之后,浏览以前的宫中奏折,看到了周顗营救自己的折子,其中言辞恳切,殷勤备至。王导拿着这封奏折,痛哭流涕,悲不自胜。回来之后他对他的儿子们说:“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幽冥之中,负此良友!”

周顗 - 古文新解

1. 司空王导率领堂弟王邃、左卫将军王廙、侍中王侃、王彬以及各宗族子弟二十多人,每天清晨到朝廷等候定罪。周顗将要入朝,王导呼唤他说:“周顗,我把王氏宗族一百多人的性命托付给您!” 周顗连头也不回,直入朝廷。等到见了元帝,周顗阐说王导忠诚不二,极力为他辩白,元帝听从了他的意见。周顗心中欢喜,以致喝醉了酒。

周顗走出宫门,王导还在门外等候,又呼唤了周顗,周顗不与他交谈,环顾左右说:“今年杀掉一干乱臣贼子后,能得到斗大的金印,系挂在臂肘之后。”出来以后,上表章,辨明王导无罪,言辞十分妥贴和有力。王导不知道这些事,对周顗深为怨恨。

做了好事但说话却不好听,给人的感觉好象是别人欠你的很多,但自己却什么要求也没有,只是不愿意让别人感激自己。可是你帮的人却不这么想,因为一句不中听的话反而恨着你,费力而不的好,还不如不帮不管。

2. 说话是稀松平常的事,他和走路一样谁都会。因此,常不引人重视。其实,说话是很重要的,话说得好可以造福消灾,说得不好会惹祸上身。傅玄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胡达源说:“一言而造无穷之福,一言而去无穷之害。”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周顗是东晋时期出名的美男子,他风度潇洒,性情率直,在朝廷任仆射。有一天,明帝在西堂与群臣饮酒。喝到半醉时,明帝问:“现在名臣共聚一堂,与尧舜时相比怎么样?”群臣无语,周顗却大声回答说:“尽管现在同样是人主,但又怎么能和尧舜的圣明之治相提并论呢!”明帝龙颜大怒,回到宫中,亲手写了满满一张昭书,立刻交给廷尉,命令逮捕周顗,打算杀掉他。好在明帝不是昏庸之君,过了几天,气消了,又下诏释放了他。

周顗无端惹祸上身,差点送掉小命,只因说话不看对象不分场合。古人云:“伴君如伴虎”,多少大臣小心翼翼的侍奉还唯恐皇上不开心,他却在君臣其乐融融的时候说出大煞风景的话,一点不给明帝面子,真是不想活了。人们往往喜欢直率之人,因为他不会阴险。但直率不是不看对象讲话。尤其是对上级,一定要尊重他给他面子,即使要讲出反面意见,也宜在私下交流。可是周顗不明这个理,当大臣们去看望他时,他还说:“这几天我就知道不应当被处死,我的罪还不至于此。”真够迂腐,天子动怒伏尸百万,管你有没有罪。周顗如此冥顽不化,囹圄之苦日后怕还有的吃。

周顗 - 逸闻趣事

1. 周顗“火攻下策”
周顗天性宽厚仁爱,他的弟弟周嵩曾经有一次因为喝醉了酒拿蜡烛掷打他并说:“你的才气比不上我,为什么竟然出人意外地获得了崇高的声望?”周顗脸上的表情依然如平常一样,并且语气平缓地说:“周嵩你实施火攻,这本来是使出了一个下策呀。”周顗并不因这件事而认为他的弟弟对他不敬。

2. 周顗少时就有贤名,为世人所重。广陵戴若思,也是当时才俊,素募周顗之名,登门拜访,一探究竟。枯坐一番而出,别人问他为什么不说话,他说当着周顗的面,哪儿还敢炫耀自己的那点雕虫小技。大将军王敦,从小就与周顗相识,却总是有点怕他。每次遇见周顗,都面热耳赤,即使是在寒冬腊月,也要用手作扇,扇风不止。

周顗 - 成语考证

1.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伯仁由我”)

东晋王导(公元276-339年),字茂宏,琅琊临沂人,司空、司徒王衍之族弟,官拜东阁祭酒,迁秘书郎、太子舍人,参东海王司马越军事。曾因帮助元帝即位,而获元帝倚重,官至宰辅,总揽元帝、明帝、成帝三朝国政。

公元322年,王导之兄王敦叛乱,祸及王导及其家族。为请罪,王导带领家人跪于皇宫前,等待皇帝裁决。恰好周顗路过,准备进宫,王导便请求周顗替他在皇帝面前说些好话,表明自己没有叛国之心,便小声对他说:“伯仁(周顗字),我全家100多口的性命,全靠你维系了!”周顗对他的央求没有回应,径直走进宫去。然而在皇帝面前,周顗极力为王导说好话,力陈王导对王室的忠诚。皇帝请他在宫里喝酒,他喝得醉醺醺地才出来,王导跟他打招呼,问道:“我拜托您的事,您有帮我去办了吗?”周顗还是不理睬他,一边走还一边说:“今年杀个叛贼,可取得一个斗大的今印。”王导于是对他怀恨在心。

后王室被王敦打败,占领了南京皇城,逼皇帝给他加官晋爵,于是他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他开始对不服自己和忠义之士大开杀戒。在准备杀周顗时,自己的族弟王彬跪在他面前,以泪洗面,只求王敦刀下留情。王敦知道周顗是当时的两大才子之一,也欲赐其爵位。将此事询问王导。王导因为周顗没有为他说情一事,耿耿于怀,也就默不做声。王敦生气道:“既然不能封官,不如杀了算了,免得以后别人重用他,成为我的心腹大患!”于是最终杀掉了周顗。

后来,王导在整理中书省的文件时,意外发现了周顗极力维护自己为自己辩白的奏章,又听说那天自己跪在宫门时,周顗一进宫就激烈地维护王家全家,只不过没有在自己面前表示出来而已。联想到自己能救他的时候却没有伸手相救,一股强烈的负罪感涌上心头,回家就痛哭流涕,对子孙们说:“我虽然没有杀伯仁,但是伯仁却是因为我才死的啊!幽冥之中,我辜负了这样一位好朋友啊!”

此后,该句子也在历史上因此频繁出现,并衍生出后来的成语“伯仁由我”。

2. “空洞无物”

东晋丞相王导爱结交朋友,周围人都对他赞美有加,却毫无实际内容。一天,王导到名士周顗家作客。两人小酌以后,带着凉席到树下纳凉闲聊。王导说到兴头上,竞忘乎所以,伏下身去,干脆把头枕在周顗的腿上。王导指着周顗的肚子,问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周顗回答:“这里面空空洞洞的,不过像你这样的人足可容纳数百个。”说罢二人大笑不止。

周顗 - 相关文章

魏晉風骨 人物之 周顗

最早見周侯文字是那段著名的新亭對話. 過江諸人,每至美日,輒相邀新亭,藉卉飲宴。 周侯中坐而歎曰:“ 風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異!”皆相視流淚。唯王丞相愀然變色曰:“當共戮力王室,克復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對? 眾收淚振然。少時讀到此段。對周侯有稍許輕視之意思。想來也對,少年讀書,多一知半解。後年歲虛長才慢慢明白過來當時之可笑爾!

周顗字伯仁,汝南安城人,揚州刺史周浚長子也。 ” 顗三兄弟。次嵩 ,字仲智。也是信佛的傢夥。據說該君殺人行刑的時候還念佛經不止。但性格卻甚暴躁狼抗。有一次兩兄弟喝酒。嵩喝得醺醺大醉用燭拋兄。還氣凶凶的說道:你的才幹還不如我,而橫得重名!哈哈,大大的不忿啊!小弟周謨性格溫和。嵩有次對母親說:唯阿奴(謨)碌碌,當在阿母目下耳!一家人都是很有意思的主。還是再說說周侯罷。 顗,風流才氣,少知名,神采秀徹。正體嶷然,儕輩不敢媟也,以德望稱之當時。大將軍王敦素憚之,見輒面熱,雖複臘月,亦扇面不休,其憚如此。 後,大將軍反,六軍敗績,至石頭,周伯仁往見之。謂周曰:“卿何以相負?”對曰:“公,戎車犯正,下官忝率六軍,而王師不振,以此負公。”餘嘉錫在世說中如是品論:伯仁臨難不屈,義正詞嚴,可謂正色立朝,有孔父之節者矣。世說方正篇之目,惟伯仁、鐘雅數公可以無愧焉。當年元帝與群臣宴與廟堂。會諸公飲酒,未大醉,帝問:“今名臣共集,何如堯、舜?”時周伯仁為僕射,因厲聲曰:“今雖同人主,複那得等於聖治!”帝大怒,還內,作手詔滿一黃紙,遂付廷尉令收,因欲殺之。後數日,詔出周,群臣往省之。周曰:“知當不死,罪不足至此。”方正如此大有魏征的味道啊!

但時風如此,周侯也大有荒唐的事。公好飲,過江多年後,恒大飲酒。嘗經三日不醒,時人譏之“三日僕射”。屢以酒失。晉書列傳三十九記有一事,說公偶遇當年舊友,欣然取酒二石共飲,各大醉。及醒,見客已經死去多時,一歎。更有甚者,公在當時名士尚書紀瞻家中宴樂觀伎。瞻有愛一妾,能為新聲,美容可人。顗於眾中欲通其妾,竟然脫掉衣服想與強姦人家,被眾人苦苦拉住。而自己顏無怍色。庾亮曰:‘周侯末年,可謂鳳德之衰也。’”而候則自嘲曰:吾若萬裏長江,何能不千里一曲。魏、晉當時,蔑棄禮法,放蕩無檢,這樣的人多多。世說德行篇中記:“王平子、胡毋彥國諸人皆以任放為達,或有裸體者。”。又有阮籍嗜酒荒放,露頭散發,裸袒箕踞。脫衣服,露醜惡,同禽獸無異也。伯仁與瞻等同時,不免名士習氣,故其舉動相同。習俗移人,賢者不免。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先生是“磕藥”昏醉,什麼醜事都有可能做出?餘嘉錫如此說道:不可以一眚掩其大德,亦不必曲為之辯。 甚是甚是。

接下來說說,候與王丞相的一段故事罷。時大將軍反的消息傳到。王導惶恐不安。帥其諸宗族二十餘人,每天到廟堂,詣台待罪。而元帝不見。這時周顗將入見帝,王導忙大呼:“伯仁兄啊,我王家百口的性命。全靠兄了啊!”顗直入不顧。見帝,言導忠眨昃壬踔粒坏奂{其言。顗喜飲酒,見事情辦成,一高興又喝了幾盅。出門時已有醉意。這時,王導率眾還在門外,見公出。又大呼。“周大哥啊,皇帝怎麼說啊?有什麼意見沒有啊?”但顗不與言,醉眼微斜,顧左右曰:“今年啊! 我要殺盡諸倥∫粋

TAGS: 南北朝军事人物 隋唐军事人物 魏晋南北朝军事人物 魏晋南北朝文化 魏晋南北朝时期人物
上一页: 祖逖 下一页: 宇文泰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