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振儒

汪振儒汪振儒(1908-2008),树木生理学家、林业教育家,我国树木生理学的奠基者。他一直从事高等院校的教学与科研工作,编写了中国第一部林业专业适用的《植物生理学讲义》,翻译了多种有影响的植物生理学方面论著,培养出了中国第一名林学博士;长期担任几种林业科技刊物的主编和副主编。

汪振儒 - 生平概况

汪振儒,曾用名汪燕杰,笔名丁乙,祖籍广西桂林。1908年5月8日出生于北京一个研究新学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汪鸾翔,精于自然科学的一些学科,长期从事动、植物学教科书的审定工作,30年代曾任溥仪的家庭教师。汪振儒从小耳濡目染,对动植物感兴趣。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读书时,在生物课教师指导下,为校园中的树木花草编制了植物名录,并协助任课教师绘制了一些生理卫生课的教学挂图,受到师生们的好评。1925年中学毕业后,考取清华大学生物系。1927年因慕植物学家钱崇澍、钟心煊和动物学家秉志之名而转入厦门大学生物系学习。1928年又回到清华大学生物系,1929年8月毕业,获理学士学位。毕业后先后在南京中国科学社、清华大学生物系和广西大学任职,1935年考取广西省的林学公费留学生,从此与林业结下了不解之缘。1935年9月他进入美国康奈尔大学林业系,在JN斯佩思(Spaeth)教授指导下,他仅用了不足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1935年采收树木种子发芽检定的一些成果》论文,获得了理科硕士学位。继而,转入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杜克大学林学院从事森林生态学的研究,1939年6月以《某些立地因子与幼龄火炬松人工林之间相互影响的研究》论文,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汪振儒的这项研究是早期应用生物统计(多元回归)方法分析环境因子作用的尝试之一,颇受导师的赞扬。

汪振儒怀着一颗报国的赤子之心,于1939年7月回国,在广西大学任教。先后任森林系教授、系主任,农学院院长等职。1945年因揭发校长压制民主的卑劣行为,被解除了农学院院长职务,1946年到北京大学农学院任森林系教授兼系主任。

1949年底他到北京农业大学森林系任教授兼系主任;1952年全国高等院校进行院系调整,他被分配到新成立的北京林学院(1985年改称北京林业大学),参加建院筹备工作,先后任林业系主任、绿化系主任、科研部主任、图书馆长、学术委员会主任等职,为北京林业大学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汪振儒曾任北京市政协第五、第六届常委。他于1956年10月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1976年当选为农工民主党八届中央候补委员,1983年当选为九届中央委员,1988年任中央咨监委员,1985年、1989年相继任中央科教文工作委员、顾问。

汪振儒 - 林学专业第一位博士生导师

汪振儒大学毕业后,到南京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任研究助理,进行水生植物群落的研究工作。1930年到清华大学生物系,任李继侗教授主讲植物生态学课的助教。此外,他还开设植物生理学及植物形态学实验课,并从事淡水藻类的研究。1935年他被广西大学理学院聘为讲师,讲授植物学、植物形态学及植物分类学等课程,并为农学院开设过植物生理学课。除了进行教学以外,他在科研上也取得了较大成绩,先后写了《广西植物名录》、《研究广西植物刍议》、《藻类研究的历史》等多篇论文。并跋涉大瑶山区,采集了大量的植物标本,为以后的学习、教学与科研打下了初步基础。1939年7月回国后,被马君武先生聘为国立广西大学农学院森林系教授,并兼任广西大学植物研究所主任。继而出任森林系主任,并于1943年担任广西大学农学院院长。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里,汪振儒克服了教学、科研与生活中的种种困难和压力,坚持工作,对广西大学植物研究所历年所采集的植物标本进行了整理与鉴定,撰写了《广西种子植物名录》。抗战胜利后,汪振儒被聘为北京大学农学院教授兼森林系主任。他在教学的同时进行了一些科研工作。曾在北大农学院校址周围,进行土壤等立地条件调查。1947年当胡先骕、郑万钧在中国发现活化石水杉的论文发表后,汪振儒从北平静生生物调查所胡先骕处得到水杉树种子,在董世仁协助下作了水杉种子发育的试验,并撰写了《水杉种子及幼苗发育观察》的论文,对进一步了解水杉的造林性质作出了贡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汪振儒被调到北京农业大学森林系任教。1951年,他到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学习了一年。1952年全国高等院校进行院系调整,汪振儒被调到北京林学院工作。

汪振儒在北京林学院,除了肩负着繁重的行政工作外,还亲自讲授植物生理学课程,并编写了我国第一部林业专业适用的《植物生理学讲义》。在此基础上逐步增添新的内容,正式出版了《植物生理学》教材,为全国林业院校所采用,影响深远。50年代末汪振儒与他人合作发表了《缺乏不同矿质元素对油松、侧柏、樗及白蜡四种树苗生长的影响》论文,并且组织教师翻译出版了《树木生理学》(1963)和《木本植物生理学》(1985)两本巨著。他讲课认真,对学生要求严格;对青年教师和研究生更是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他们。汪振儒带出了一批中、青年教师,今天多成为活跃在树木生理学教学、科研第一线的骨干力量,有的已成为教授、副教授。北京林业大学的树木生理学科目,在全国林业高校中所处的领先地位是与汪振儒辛勤耕耘分不开的。

汪振儒早在60年代就培养了几名研究生,“文化大革命”后恢复研究生制度,他又招收了硕士研究生,以后又成为全国林学专业第一个可授予博士学位的博士生导师,为我国自己培养出了第一个林学博士。近年来,他虽然年事已高,但仍然对研究生的工作学习不放松,亲自抓外语、抓基础、开设高级专业课程。他于1981—1985年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农科评议组成员。

汪振儒掌握多种外语,除了熟谙英语外,还懂德、日、俄几种文字。他一向认为,要搞科学,就要进行学术交流,就要学习外国的先进知识,所以几十年来他从未放松过外语学习。有位同志搞科研,急需阅读一篇法文文献,但又不精通法语,汪得知后,主动为之翻译,解决了燃眉之急。这种例子还有很多。为了林业科技工作者学习外语的方便,他几十年来编译了几本辞书,为社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汪振儒 - 重视期刊、词典的编辑工作

50多年来,汪振儒为传播科学知识,倾注了大量精力从事期刊辞典的编辑工作。1949年7月14日,中国植物学会恢复活动,决定复刊《中国植物学杂志》,由汪振儒出任主编。1952年该刊与《中国动物学杂志》合并改称《生物学通报》,汪振儒继续担任主编,一直到1988年改任名誉主编。这个刊物对宣传生物科学在国民经济建设中的作用,普及生物学知识,交流中学生物教师教学经验等作出了贡献。

1979年,《北京林学院学报》(1985年改称《北京林业大学学报》创刊以来,汪振儒就担任主编,1986年以后任编委会顾问。汪任主编时期,对每期预发的稿件都要亲自过目,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对每一个汉字、每一个外文字母、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严格得近乎挑剔,表现了极端认真的精神。《北京林业大学学报》于1989年被国家教委等单位评为全国高校自然科学学报编辑质量一等奖,是与汪振儒从创刊时就打下的良好基础分不开的。

1981年,中国林学会创办林业科普刊物《森林与人类》,汪振儒任主编。每期发稿前,编委会常委要集中开会决定稿件取舍,他都亲自参加审定。他的辛勤工作,使《森林与人类》成为普及林业知识很有影响的刊物。

中国林学会主办的学术刊物《林业科学》是林学界最高的学术刊物,在1979年召开第三届编委会时,汪振儒当选为该刊副主编,任职到1982年编委会换届为止。

汪振儒为编译外文辞典做了大量工作,早在50年代就参加中国科学院对植物学名词的审定工作;1958年与人合译并校审了《德汉林业名词》;1981年与他人合译了《FAO英汉林业科技词典》;1983年又补译了《FAO英汉林业科技词典》的修订本。1989年参加全国自然科学名词审定委员会公布的《林学名词》(科学出版社,1989年)终审定稿会,是受钱三强主任委员委托的三位专家之一。此外,汪振儒还参加了《日汉林业科技词典》的译校工作。

汪振儒 - 热心学会工作

30年代初,汪振儒在清华大学任助教时,看到了日本植物学会的会刊,就写信给胡步曾教授建议,中国也应组织学会、办会刊,以便促进植物学的研究与发展。1933年中国植物学会成立后,汪振儒是早期的会员之一,随后参加了1935年在南宁召开的中国植物学会第二届年会和1947—1948年在平、津举行的两次学术年会及1949年7月在北京大学召开的第五届学术年会;在1963年举行的中国植物学会年会上被选为第七届常务理事;1978年又当选为中国植物学会第八届副理事长兼秘书长;1983年起任中国植物学会第九届理事会顾问。1978年6月起还担任北京植物学会理事兼学术组副组长。近年来汪振儒还从事中国植物学史的研究工作,他所承担的近代史部分,即将付梓。他发表的《关于“植物学”一词的来源问题》论文,考证了“植物学”一词实际起源于我国数学家李善兰节译的英国J林德雷(Lind1ey)所著ElementsofBotany(1847)一书,于1857年题名《植物学》,由上海墨海书馆印行,是这一名词的首次出现。用事实否定了“植物学”一词是日本江户时期已存在并在以后传人中国的错误,使历史事实得到澄清。

1978年10月—1986年11月,他任中国植物生理学会理事,并担任北京市植物生理学会第一、二届理事。

汪振儒早在40年代就参加过中华林学会的学术活动。他是中国林学会第二、四届理事,第六、七届理事会顾问。1979年11月当选为中国林学会森林生态专业委员会副主任。1984年担任了中国林学会树木生理专业委员会主任。1979年当选为中国林学会第四届科普委员会常委。

汪振儒几十年来,参加各种学会的领导工作和学术活动,为林业科技学术发展广揽群英,进行学术交流、普及林业知识、提携后生付出了辛勤的劳动。除此而外,还参加大量的社会活动,为团结广大知识界也作出了巨大贡献。

汪振儒 - 刚直不阿,老而弥坚

“文化大革命”期间,“四害”肆虐,汪振儒虽怀拳拳报国之忱,却无英雄用武之地,被迫退休,回到广西桂林家乡。不久,“四人帮”被打倒,北京林学院从云南省迁回北京,汪振儒又恢复了工作。他为培养研究生、办刊物、带领中青年教师译书、写作以及参加农工民主党、政协、各种学会等社会活动和学术活动,几乎无一天休息。用他自己的话说“辛苦总比苦恼好!”

汪振儒虽年逾古稀,壮志不减当年,为继续探索自然界的奥秘,振兴中国林业,经常到国内外实地考察和进行其他业务活动,仅择其要者:1977年69岁登庐山;1979年71岁先登山东省崂山,再上广东省鼎湖山;1980年4月随中国林业考察团赴美国考察,归国后发表了《美国林业教育的一些特点》和《美国林业教育管窥》两文;接着又受当时国家农委副主任何康之托,为改变老革命根据地的贫困状况,走上了井冈山;1981年又以饱满的热忱参加了学术界的“林水之争”的讨论,查文献、找资料、写文章、做报告,热情地宣传林业作用,与他人合写了《确切地认识森林的作用》,公开发表后引起了强烈反响;1983年75岁又攀上了东岳泰山;接着9月又到内蒙毛乌素沙漠考察沙地的绿化造林;1984年76岁登浙江天目山;1985年77岁又上四川峨嵋山和福建武夷山;1986年78岁深入内蒙腹地包头市考察城市绿化工作;接着又到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考察黄土高原小流域综合治理工作……。他还利用参加各种会议、各样活动的机会为林业界培养人才而奔走呼吁,先后发表了《森林作用与中国农业现代化》、《林业振兴靠人才》等文章。提出了“对基层工作人员的艰苦生活,要给予极大关注,创造较好的生活及工作环境,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性,鼓励他们安心于岗位工作”;“林业盛衰关系到国家命运的兴败和子孙生活的安定,影响深远,不能轻视”;“振兴我国林业的重任全部落在我国林业工作者的身上,……必须团结一致同心协力来做好这一工作,……并努力促其实现,并以此作为纪念……教师节誓言。”

汪振儒为人刚直不阿,追求真理。富于正义感。1926年3月18日,他参加了在李大钊领导下的北京学生集会,强烈谴责帝国主义炮击大沽口的罪行,要求北洋政府废除不平等条约。但段棋瑞执政府竟然开枪镇压学生,当场打死47人,打伤150余人,制造了历史上有名的“三·一八”惨案。汪振儒亦当场中弹受伤。1986年,他作为幸存的耆宿之一,参加共青团中央、全国学联举办的“三·一八”惨案60周年纪念会,受到人们的尊敬。1945年4,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做了题为《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当时广西大学校园内贴出了拥护报告的传单。国民党当局极为恐慌,要追查传单。校长李运华为了邀功请赏,盗用全体教授名义,发出了反共声明。汪振儒认为这是强奸民意,便贴出声明,揭露李运华违背民意的卑鄙伎俩。在汪的带动下,其他教授也纷纷贴出内容相似的声明,全校哗然,校方异常狼狈。为此汪振儒被解除了农学院院长职务。抗日战争胜利后,汪振儒对国民政府打内战的倒行逆施更为不满,与许德珩等教授加入了民主运动行列,积极参加“反饥饿、反内战”的学生爱国运动。北平解放前夕,他在北京大学教授会上痛斥校长胡适弃校潜逃行为。1949年初,他和进步教授一起,箪食壶浆,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北平,热情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

汪振儒勤奋好学,品格高尚,知识渊博,为振兴中国林业,为培育林业建设人才,奋斗了几十年,是位既树木又树人的学者。

汪振儒 - 简历

1908年5月8日, 出生于北京。
2925年9月 考入清华大学生物系学习。
1927年 转入厦门大学生物系学习。
1928年 回清华大学生物系学习。
1929年8月 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获理学士学位。
1929年9月—1930年8月 任南京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研究助理。
1930年9月—1933年8月 任清华大学生物系助教。
1933年9月—1935年8月 任梧州广西大学理学院生物系讲师。
1935年9月—1936年6月 在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学习,获理学硕士学位。
1935年7月—1939年6月 在美国杜克大学林学院研究生院学习,获哲学博士学位。
1939年9月—1946年8月 任桂林广西大学农学院教授、森林系主任、植物研究所主任、院长。
1946年9月—1949年8月 任北京大学农学院森林系教授、系主任。
1949年9月—1952年8月 任北京农业大学森林系教授(其间1951年在北京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学习)。
1952年9月—1989年9月 任北京林学院(1985年改称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兼林业系主任等职务。
1989年10月离休。
2008年6月24日在北京逝世。

汪振儒 - 主要论著

1 汪燕杰.南京玄武湖植物群落之观察.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论文集,1931,Vl(6):39-58.(Yen—chiehWang.ContribitionsfromtheBiol.Lab.oftheSci.Soc.ofChina.1931,Vl(6):39—58.)
2 汪燕杰.北京及其附近淡水藻类初报.清华周刊——自然科学专号,1932,38(10—11):111—142(Yen—chiehWang.APreliminaryListoftheFrestWaterAlgaeKnownfromPeipinganditsSuroundings.Tsing HuaWeekly.1932,38(10—11):111—142.)
3 汪振儒.读了“今日的中国生物学界”以后.独立评论,1932,13:10—15.
4 汪振儒.藻类研究的历史.中国植物学杂志,1936,3(2):1013—1025
5 Yen—chiehWang.1935年采收树木种子发芽检定的一些成果(英文).硕士学位论文,未刊行,1936.
6 Yen-chiehWang.某些立地因子与幼龄火炬松人工林之间相互影响的研究(英文).博士学位论文,未刊行,1939.
7 汪振儒.广西种子植物名录(l).广西农业,1940,1(1):68—7
8 汪振儒等.广西种子植物名录(Ⅱ—Ⅶ).广西农业,1941,2(2—6)
9 汪振儒等.广西种子植物名录(Ⅷ—Ⅸ).广西农业,1942,3(1):57—124.
10 汪振儒等.水杉种子萌发及幼苗发育的观察(英文).ChineseJourofAgr(中国农业学报),1949,1(1):81—92.
11 汪振儒.季米里亚席夫对光合作用研究的贡献.生物学通报,1954(11):1—3
12 丁乙(译自英文).创造性达尔文主义是森林抚育的科学基础.林业译丛(第一辑),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54.
13 汪振儒.杂草种子检索表.检疫杂草简易图说附录一.上海:财经出版社,1957:130—140.
14 汪振儒等.德汉林业名词.北京:科学出版社,1958.
15 丁乙译.德国北部冲积区土壤改良的方法.国外林业施肥经验.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59:20—24.
16 汪振儒等译.植物学夏季野外实习.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59
17 汪振儒等译.树木生理学.北京:农业出版社,1963.
18 汪振儒等译.用气体交换技术研究陆地生态系统的代谢活动核物.生态学译丛(第一辑).北京:科学出版社,1974.
19汪振儒译.研究植物生长用的太阳辐射记录仪.植物生态学译丛(第二辑).北京:科学出版社,1978.
20 汪振儒译.在天然条件下研究光合作用而进行的辐射测定.植物生态学译丛(第三辑).北京:科学出版社,1978.
21 汪振儒.生物教学和我国林业的发展.生物学通报,1981(2):1—2
22 汪振儒.美国林业教育的一些特点.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林业考察纪要.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81:50—54
23 汪振儒.美国林业教育管窥.北京林学院学报,1981,3(4):47—60  24 汪振儒等.确切地认识森林的作用——与黄秉维先生商榷.地理知识,1981(8):1-3,6.
25 汪振儒等译.FAO英汉林业科技辞典.北京:科学出版社,1981.
26 汪振儒等译.克累默尔(P.J.Kramer)树木生理专题演集.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82.
27 汪振儒.森林的作用与农业现代化.生物学通报,1982(4):4—5
28 汪振儒等译.FAO英汉林业科技辞典.(再版附补遗).北京:科学出版社,1983.
29 汪振儒校订.数值分类学科学出版社,1984
30 汪振儒等译.木本植物生理学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85
31 汪振儒.林业振兴靠人才.林业月报,1988(4):1.
32 汪振儒.关于植物学一词的来源问题.生物学通报,1987(7):1—2
33 汪振儒.树木生理学(PhysiologyofTrees).中国农业百科全书林业卷(下册).北京:农业出版社,1989:620—621.

汪振儒 -  

TAGS: 中国科学家 中国著名科学家 农学家 科学 科学家 科学领域人物 自然科学家
上一页: 王云森 下一页: 汪德耀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