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文金

沙文金

沙文金 - 概述

沙文金,《岳飞传》小说里的人物。

沙文金 - 记载

马上坐着一个黑大汉,只见他发髻散乱,征袍上扯了个大口子,脸上汗水泥水血水混在一块儿,本来面目都看不清了。这个人是谁呀?岳飞手下的大将名叫牛皋。这次,岳飞奉旨收复失地,抵抗金兵,牛皋为先锋官,他带三千军卒给大队人马开道,在前边碰上金兀术的兵将,两下一交战,牛皋被金兀术一斧子把头盔砍掉了,还削掉了一块头皮,牛皋败下来,给岳飞送信,一口气跑了五十里地来到爱华山。岳元帅的大队人马正在这安营扎寨,牛皋一直到了营门口,甩镫下马,想要进帐送信,又止住了脚步,心想:我今天私自交战违犯军规,又打了败仗,元帅非杀我不可,咳,这可怎么办呢?他蹲在营门口不敢进去。

正在这时,就听有人小声说:“牛将军,还不进帐回话,元帅都生气啦!”“啊,元帅知道我回来了?”“探马早回来报信了。”牛皋没法,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平日牛皋每回进帐都是摇头晃脑,腆胸叠肚,说话嗓门也大,咳嗽都带二踢脚的,呵打!今天傻了,低着头猫着腰,说话舌头也短了半截儿:“末将参见元帅!”岳飞见他这个样又生气又心疼:“牛皋,没本帅的将令,为何私自交兵?”“元帅,我也是好心,我领人正往前开道,遇上金兀术兵马,铺天盖地而来,为了探听他们的虚实,我领人从小路绕到金营附近。正巧,金兀术出来观看地势。我一想这是到嘴的肥肉怎能不吃?所以,我才过去抓金兀术。我这一马双锏不含糊啊,哪知道金兀术的大斧子太厉害了。没打上三个回合,他一斧子把我的头盔扒拉掉了。幸亏我躲得快,慢一点就再也见不着大伙了!”“你打了败仗,有何脸面见我?”“我想死来的,又一核计,好死不如赖活着,又怕我死了没人给你送信,我就回来了。”

岳飞心想,金兀术离此处不远,正是交兵的好机会。说道:“牛皋,按军规,你私自交兵犯死罪,念你素日有功,今天记你一过,你要戴罪立功!本帅命你去把金兀术引至这爱华山。金兀术要来了,免去死罪,金兀术不到,你休来见我!”“元帅,不行啊,刚才,我把金兀术的祖宗都掘出来了,若再回去,他非把我宰了不可。”“你敢抗令不遵?”“末将不敢。”“速去速归,下去吧!”“是!”

牛皋出了大帐,飞身上马,直奔金营。五十里地,转眼就到了!见金营马号挨马号,帐篷挨帐篷,扎出去十几里远,一眼望不到边。牛皋暗想,这么大一片,我上哪去找金兀术啊?不把他引到爱华山,我也没脸回去呀,怎么办呢?哎,有了。还得用我的老办法,骂他!想到这,冲金营高喊:“哎,里边有喘气的没有?轱辘出来一个!二爷我又回来了!”金兵早看见了:“姓牛的,你刚才拣条命,又回来干什么?”“找金兀术算账来了。叫他给我赔头发,快往里送信,叫金兀术悬灯结彩,放几声礼炮,到营外接我,跪在我的马前认罪;来早了,将他饶过,来晚了,二爷要杀进营盘,杀你个鸡犬不留,鹅鸭不剩,耗子窟窿掏三把!”

金兵往里边一送信,可把金兀术气坏了,带领将官来到营外:“牛皋小儿,你敢戏耍孤王,来人,把他抓起来!”“扎!”都督、平章们一拥齐上。牛皋说:“我是来送信的。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你怎么连礼节都不懂?”“你不是找我算账,叫我赔头发吗?”“我不那么说,你能出来吗?”“你送什么信?”“我们元帅在爱华山扎兵,叫你到那里去开仗,你敢去不敢去吧?说!”金兀术一听岳飞二字,眼睛都红了,虽然没见过面,耳朵里早灌满了。八盘山一战,我两员大将——金牙忽、银牙忽全死在他手;青龙山他八百人破我十万兵,活捉我的先锋官,吓病我王兄粘罕,我正要找他报仇,他却送上门来。“牛皋,你先行一步,我随后就到。”“你说话可算数?”“决不食言!”“你要不去你就不是人!”说完牛皋走了。

金兀术传令:“拔营起寨,兵奔爱华山!”军师哈密蚩急忙拦阻:“郎主,去不得呀,别中了他们的计策。”“不要紧,岳飞是个二十几岁的娃娃,他会什么?”“郎主,听说那岳飞文武双全,善于用兵,不可小瞧。还是不去为妙。”“耳听是虚,眼见为实,传言不可信。孤自从兵进中原,势如破竹,所向无敌。宗泽、张所怎么样?韩世忠、梁红玉如何?陆登是有名的小诸葛……皆是我手下败将。小小的岳飞,惧他何来?”哈密蚩说:“那青龙山一战又怎么讲呢?”“啊,那是我大哥一时疏忽!”“郎主,千万不可轻敌,骄兵必败。”“冲你这话,我也非去会一会岳飞不可!”“君子斗志不斗气。”“我答应牛皋随后就到,不能失信。起兵!”哈密蚩摇摇头,暗自生气。

将令一下,金营一阵忙乱,兵奔爱华山,“得,哦嗬架!”“吁”,到了!

金兀术催马来到队前,登上小山坡,往远处眺望。爱华山峰峦起伏,绵延数十里,形成个弧形,山上古树参天,怪石堆垒,当中是一马平川的草地。金兀术看罢点了点头。这里是打仗的好地方,深山可以藏兵,平川可以开仗。怪不得岳飞叫我上这来。再往远处看,在爱华山南面山坳里隐隐约约有大旗飘摆,是大宋的营盘,心想,那岳飞读过兵书,营盘扎在依山傍水地带,进可攻,退可守,把空地方给我留出来了,孤可不上当。扎营讲究高防困守,低防水淹,芦苇防火,这是有数的。中间地势平坦,不好防范,“来呀,响炮安营,兵扎爱华山外北面山坡上。”随后,金国兵将在山北坡上安营扎寨。

这边岳飞早就得信了,眼看日落西山,天色将晚,急忙传令:“今天天晚,不能交战,明日出征,打他个措手不及!”

到了第二天,岳飞点齐一万人马,响炮出兵,八百雁翎队跑在最前边,岳飞率领牛皋、汤怀、张显、王贵、施全、赵义、周青、吉青等大队人马,直奔疆场,一字长蛇排开队伍。岳飞传令:“军兵,讨敌要阵!”一百多人,个子矮、脖根粗、嗓门大的,站成一排:“一、二!哎,金兵金将听着,我家岳副元帅亲自出征,叫金兀术速来送死!”喊完,跑回队内。

霎时间,就听金营里号炮连天,金兀术带领三川六国九沟十八寨的大将、兵丁出战,一色是马队,前边是弓箭手,后边是长枪手。跑在前边的是大王粘罕、二王喇罕、三王答罕、五王泽利、军师哈密蚩、左丞相哈里刚、右丞相哈里强、参谋勿迷西,元帅乌里布、瓦里波、贺必达、斗必利,猛将阿里托铜、阿里托铁、金古都、银古都、铜古都、铁古都、金眼大魔、银眼大魔、哈铁龙、哈铁虎等大小头目和众位平章,来到平川地带,亮开队伍。

金兀术来到队前,勒住战马,留神观看岳飞的阵势,只见对面,征尘滚滚杀气腾腾:征尘滚滚,直冲霄汉;杀气腾腾,贯入斗牛。队伍列摆三里地长,二里地宽,一层层,一排排,一行行,一列列,步兵在前,马兵在后。步兵个个都八尺高,青布包头,身穿青号坎儿,绣白边儿,前后白月光,前写宋,后写兵,青布裤子,花里布裹腿,鱼鳞大洒鞋。每人手拿鞭、锏、锤、槊、双手带,二人夺,全是短兵刃。瞧后边的马队,个个都是身高九尺。马大丈二,青布包头,青衣白边,内衬软甲,腰扎战裙,足登薄底靴子,手使长兵刃,有刀、枪、叉、戟、棍、镰、铖、镗之类。前军队旗号是红,后军队旗号是黑,左军队旗号是白,右军队旗号是蓝,中央旗号是黄,前后左右中分为五色旗,在空中飘扬,行舒就卷。在后边有一杆座〓旗,上书斗大个岳字。旗角下一匹白龙驹,马前是黑脸大汉,手擎镔铁齐眉棍;马后站着一个紫脸大汉,手拿红铜棍。这俩人是岳飞的马童,一个是马前张保,一个是马后王横。再看马上之人,正是征北副元帅岳飞岳鹏举,年纪在二十几岁,跳下马平顶身高八尺有余,细腰乍背,双肩抱拢,面白如玉,两道剑眉斜入天苍额角,一双虎目皂白分明,准头端正,四字海口,牙排似玉,两耳有轮,眼角眉梢带着杀气,头戴帅字银盔,黄金抹额,搂海带钉满银钉,卡得紧绷绷,背插八杆护背旗,护心镜亮如秋水,绊甲丝绦九股拧成,吞口兽面吊铜环,鱼踏尾三叠倒挂,左右扎征裙,走金边绣金线,挡护膝遮马面,大红中衣,足蹬虎头战靴,背后鹿皮囊斜插四棱银装锏,手中一杆沥泉枪。骑下马,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丈二有余,前裆窄,后裆宽,大蹄碗儿,细蹄穗儿,刀螂脖儿,水桶的脑袋瓜儿,两个竹签小耳朵,浑身上下亮如银,白如雪,半根杂毛也没有。马挂双提胸,脖子上挂着生铜掺金打造的十三颗铃当,鞍韂嚼环,一概俱新。此马登山渡水如走平地,日行一千不黑,夜走八百不明,两头一较劲儿,八百多里地。此马名叫千里骕骦驹。连人带马,有百步威风,千丈杀气。谁见过当年伍员,哪见过子都,如同长板坡赵云重生。身后是十几员战将,一个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金兀术看罢倒吸一口凉气,心想,岳飞果然是气度不凡,与众不同。

此时,岳飞马到疆场,高喊:“金兵,叫你家郎主过来答话!”话音刚落,一骑战马飞奔而来。此人,年纪在四十左右,身高顶丈,虎背熊腰,面如赤火,两道浓眉,一双金睛,狮子鼻,火盆口,连鬓络腮胡须亚赛钢针一样。耳戴金环,头戴象鼻子宝盔,斗大的簪缨飘洒脑后。身穿驼龙铠,肩头狐狸尾,脑后雉鸡翎。鲨鱼带盛宝雕弓,走兽壶插雕翎箭。肋下佩戴绿库弯弯刀,上拴杏黄绸子条。胯下赤炭火龙驹,手擎金雀开山斧,亚赛金刚降世,又如天神临凡。“来者可是金国四郎主?”

“正是俺完颜兀术。你可是岳元帅吗?”

“不错,我乃岳飞是也。”

“岳元帅,孤久闻你的大名,武科场枪挑小梁王,八盘山大获全胜,青龙山八百破十万,连伤我十几员战将,用兵如神,武艺超群;可惜没用到正地方,保了小昏君赵构。你们宋朝两个皇帝被押在我国,赵构昏庸无道,不久就要灭亡,大厦将倾,一木难支。你纵有通天本领,也救了不了这破碎的江山。常言道:大将保明主,俊鸟登高枝。不如投我大金,也不失你封侯之位。”岳飞闻听一阵冷笑:“兀术,我乃大宋子民,岂能投你大金?你们好不该兴兵犯境,抢我城池,夺我土地。依我良言相劝,速速退兵,各守疆土,永结盟好,方为正理。如不听劝,你休想出这爱华山!”金兀术说道:“天下非一人天下。有德居之,无德失之。赵构不能治国安民,我们帮你们来理国政有何不好?”“说得好听,你们进兵以来,一路上烧、杀、抢、掠、无所不为,抓我百姓,充当奴隶,人人切齿,怨声载道。至今,道君父子,被掠金国,阶下为囚,受尽凌辱,这国耻家仇,怎能不报?有志男儿,岂容尔等牧马中原?有我岳飞在,就不能让你们横行霸道!”“岳飞,你好不识抬举,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领。”说完,催马要战。

就在这时,金兀术身后有人高喊:“郎主,杀鸡何用宰牛刀,有事末将负其劳。待我擒拿岳飞!”金兀术回头一看,来的是四猛将的老三阿里托铜,高举大棍冲到岳飞马前:“姓岳的,我要给我死去的哥哥报仇!”岳飞说:“等等,你哥哥是在哪死的?”“死在你们八盘山。”“着啊!你哥哥不在你们自己国土上,耕种锄刨、牧马放羊,无故跟随金兀术打进中原,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我们多少大将丧在你们手;有多少百姓作了屈死鬼。你还找我报的什么仇?”阿里托铜被岳飞问得张口结舌,催马抡棍就打。岳飞不慌不忙,棍到顶梁,两脚点镫,身子离开马鞍子,站起来了,双手擎枪,用力往外一搪,“当!”阿里托铜的大棍被崩飞了。岳飞的力气也大点,阿里托铜的棍份量也轻点,大棍起到空中三天没掉下来。怎么?落在树叉上啦!

阿里托铜一吐舌头,暗想,这白脸将军好大的力气,拨马要跑。岳飞催马冲过去,把枪挂好,一伸手,啪!抓住了阿里托铜的绊甲丝绦,轻舒猿臂,往怀里一带,当时把阿里托铜走马活擒,横担在马背上,刚想拨马送回队前绑上,就听有人高喊:“岳飞,快把我哥哥放下!”喊话的正是阿里托铜的兄弟阿里托铁。他像疯了一样,催马抡棍冲过来。岳飞为难了,手里这个人往哪放呢?扔在地下他非跑了不可,送回去绑上,来不及,给他吧,岳飞双膀一较力,把阿里托铜举起来,脑袋朝前,双脚冲后,喊道:“把人给你,接住!”嗖!扔过去了。阿里托铁吓傻了,眼看哥哥奔自己脑袋来了。想用手接,手里还拿着大棍呢,非把哥哥伤了不可;若不接,掉到地上准摔死。他这一犹豫,阿里托铜到了,俩脑袋就碰在一块了,“噗!”的一声,两人掉下马来,都死了!这叫碰死阿里托铜,撞死阿里托铁。

这一下子,金兵队伍乱了:“岳飞太厉害了!”

牛皋在队前乐得嘴咧到耳丫子上了:“来呀,给元帅击鼓助威!”宋兵阵前有十面驼皮鼓,兵丁拿着鼓槌儿,把胳膊抡圆了,咚咚咚,鼓响如雷。

正在这时,金兵队伍里冲出一匹乌龙驹。马上战将手使五股烈焰叉。岳飞用枪点指:“来将通名。”“吾乃沙文金,看叉!”哗楞楞,钢叉直奔岳飞扎来,岳飞左脚一带镫,镫带崩镫绳,闪身躲过钢叉,拧枪便刺。二人战在一处,打了三四个回合,岳飞枪急马快,弄得沙文金眼花缭乱。他正在心神不定,岳元帅啪啪啪锁喉三枪。沙文金光顾上边,大枪直奔沙文金小腹,就听噗哧一声,扎进肚子,沙文金自行车放炮——气搁外头了!接着,岳飞阴阳把一合,将死尸挑在马下。

这时,沙文银冲上来,高举大铁刀,奔着岳飞搂头盖顶往下就劈。岳飞用枪往外一拨,抖手奔前心扎去。沙文银抽刀磕枪,二马一错镫,镫韂相磨,人擦马背。岳飞伸手在鹿皮囊中抽出四棱银装锏,枪里加锏,倒打紫金冠奔沙文银后脑勺砸去。沙文银往前一挺身,脑袋躲过去了,银装锏正砸在沙文银后背上。“啪!”沙文银五脏六腑翻了个个儿,只觉得嗓子眼儿发咸,一张嘴,哇!连血带烤羊肉全出去了,一头摔到马下!

岳元帅连赢四阵,金兀术大惊,岳飞枪马纯熟,足智多谋,非凡人可比。别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我去会他,想到这高喊:“岳飞别走,孤到了!”催马来到岳飞面前:“岳元帅,别看你连赢四阵,也难取胜。你阵前才几员战将,都是些乌合之众、草包饭桶,全仗你自己,浑身是铁能捻几个钉儿?你杀了我们将官,孤不怪,下马投降吧!”岳飞说,“你不用白费唇舌,动手吧!”说完,二马冲锋,金兀术举起金雀开山斧,奔岳飞斜肩带臂劈了下来。岳飞想:听说金兀术力大无穷,在北国举铁龙,威震三川,我到底试试他有多大力气。反正我这宝枪不怕刀劈斧剁,想到这把大枪两头一握,用力往上一迎。“当啷啷!”声音在山谷里回荡,大斧子被磕开了,两匹马被震得倒退几步。岳飞只觉得两胁发胀,心说金兀术好神力!金兀术也觉得膀子发麻,听声音不对,大概是我的斧子把他枪剁坏了,暗暗高兴:敢跟我碰兵刃是自找苦吃!

这可不是金兀术吹牛,他的金雀开山斧钢口可好了,据说是日本北海道进口的锰钢!

金兀术洋洋得意看看斧子,呀!傻眼了。怎么?斧子上崩掉一个小豁儿,“啊!”金兀术吃惊地看看岳飞,一看岳飞手擎沥泉枪稳如泰山。“啊,他使的真是宝枪?”岳飞的枪是在沥泉山上山洞里得的,是战国时期打造的。我国冶炼技术有悠久的历史,虽然是土造,东西可过得硬。

岳飞见大枪完好无缺,振奋精神,挺枪跃马冲上来,跟金兀术战在一起。两边将士都盯着自己主帅,输赢胜败,在此一举。助阵鼓响,如同爆豆,直杀得日无光辉,尘土飞扬,二人战到五十个回合,分不出高低上下。眼看天色将晚,金兀术火往上冒,哇哇暴叫,忽然想起,我们金国善骑善射,我是有名的神箭手,我何不用箭伤他。这时候,二马一错镫,一东一西,金兀术在得胜钩上挂好金雀开山斧,摘弓抽箭,认扣添弦,马打盘旋,二马一对面,弓开弦响,连发三支箭,嗖嗖嗖,三寸无情铁,直奔岳元帅射去。头支箭奔岳元帅的颈嗓咽喉,二支箭射前胸,三支箭射小腹。

牛皋在队前高喊:“大哥,小心啦!”众将也都替岳飞捏把汗。再看岳元帅不慌不忙,见头支箭射来,一歪脑袋,箭走空了;第二支箭到了,岳飞一个金刚铁板桥躺在马背上,狼牙箭擦着脸上的制高点飞过去,鼻子上汗毛碰倒三根半!岳飞刚坐起来,第三支箭到了,岳元帅一拧身子,让过箭头,伸手抓住箭杆,然后,把箭举起:“金兀术,你除了一马三箭,还有什么本领?”金兀术吓了一跳,自己是有名的神箭手,今天三箭全叫岳飞给破了。“姓岳的,把箭还我!”“你的箭,我不要。”嗄叭!折断,扔到地下。各自催马又战在一起。一杆宝枪,一把大斧,上下翻飞,左右飞腾。

金兀术拚命了,大斧子抡开,一招比一招快,一招比一招猛,一招比一招紧,一招比一招凶。如同疾风暴雨,恰似车轮飞转。

岳飞渐渐不敌,汗下来了,光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因为岳飞连战四阵了,这是第五阵,有些疲劳啦。岳飞心想:坏了,今天我要胜不了他啦!真若败在他手,必然是旗倒兵散,失地千里,国破家亡,山河沦陷!怎对得起朝廷的信赖呢?怎对得起母亲的教诲?怎对得起妻子的嘱托?我不能败,一定战胜金兀术,雪国耻报家仇,迎请二帝还朝;拯救黎民出水火!想到此,浑身上下,热血沸腾,抖擞精神,把大枪使开了:

一扎眉头二扎口,三扎面门四扎肘,

五扎金鸡乱点头,六扎怪蟒空裆走,

七扎两腿八扎马,九龙摆尾冲天吼!

九九八十一招六合枪使开了,真是枪林相仿,闪电一般。

两边的将士心中称赞,这才叫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后来,鼓也不响了,号也不吹了,一个个伸着长脖子都看直眼了。有的舌头伸出多长,回不去了,现拿手往回揉。

岳飞很佩服金兀术,真是一员猛将,一身好武艺,就这样打到何时能分出胜败?还是用我的绝招赢他,主意拿定,枪招见缓。两匹马错蹬,一南一北分开。猛然,金兀术听身后扑通一声,回头一看,岳飞战马马失前蹄,趴在地上,险些把岳飞扔到马下。金兀术一见大喜,哈哈大笑,天助我成功!急忙圈马赶到岳飞背后,举起金雀开山斧就劈,斧子刚一落,岳飞的战马,突然站起,马一打横,岳飞在马上一回身,大枪一拧,直奔金兀术的颈嗓咽喉扎去。金兀术吓得魂儿全飞了,想拨马来不及了,一歪脑袋,就听“呛啷”一声,枪头挑在金兀术的左耳金环上,耳垂儿挑破了,血下来了。金环已套在枪尖上,金兀术战马跳出多远,用手一摸耳朵,暴叫如雷:“姓岳的,你敢伤孤王,气死我也,喳……哇呀呀……”冲兵丁们一挥手:“撤!”金兵往下就败。

牛皋一看乐了:“追呀,杀呀!”岳飞把大枪往空中一举:“金兀术休走,还我河山!”

 

TAGS: 人物 历史人物 社会科学人物
上一页: 沙文银 下一页: 沈佺期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