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炽

司马炽 司马炽(284年—313年),字丰度,是西晋的第三代皇帝(晋怀帝),为司马炎的第二十五子。晋怀帝司马炽,初封豫章王,惠帝在位期间,被立为皇太弟。司马越于公元306年11月毒死惠帝后,扶持他为帝,第二年改年号为“永嘉

司马炽 - 个人简介

司马炽(284年—313年),字丰度,西晋的第三代皇帝(晋怀帝),为司马炎的第二十五子。晋怀帝司马炽,初封豫章王,惠帝在位期间,被立为皇太弟。司马越于公元306年11月毒死惠帝后,扶持他为帝,第二年改年号为“永嘉”。

 

司马炽 - 政治生涯

(1)290年司马炽被封为豫章王,在晋惠帝在位期间爆发的八王之乱中,司马炽并未加入乱事;但司马炽本人并无雄才大略。

(2)最早司马炽担任散骑常侍,301年赵王司马伦废晋惠帝时,司马炽的散骑常侍也被罢黜;晋惠帝复位後改任射声校尉。

(3)304年出任镇北大将军,同年被立为皇太弟。但是立司马炽为皇太弟,是由于成都王司马颖和河间王司马颙对立之下的结果,因为司马炽本人并没有权力的野心。

司马炽

(4)306年晋惠帝死後,司马炽即位改元永嘉,但是政局为东海王司马越把持;而这段期间,匈奴等少数民族也开始建立独立的政权,其中刘渊已经自称汉帝。但是晋朝内部的权力斗争也日渐严重。

(5)311年,晋怀帝与荀晞密谋杀害司马越,并且发出诏书讨伐;但是司马越却在311年3月过世。而司马越的军队在护送司马越的灵柩回到东海封国时,与石勒的军队于苦县作战大败,十万人全被歼灭,西晋的最後一个可作战的战力也被消灭,西晋已经没有可战之兵。

(6)311年前赵的军队攻入洛阳,晋怀帝被俘,史称永嘉之祸。之後晋怀帝被送往平阳,封为会稽公,并被囚禁。313年一月,晋怀帝在正月的朝会上被命令为斟酒的仆人,不久便遇害。

司马炽 - 称帝背景

晋怀帝在位七年,晋朝政治并无新起色,天下百姓饥馁,人相食,流民遍野,百官也大半流亡。朝政混乱和国力羸弱为周边兄弟民族的首领们长驱直入提供了可乘之机。观晋怀帝司马炽的人生,很是不如意。这不如意,归根结底,有一小半来自他的白痴大哥——晋惠帝司马衷;另有一多半,来自他的大嫂贾南风。

(1)皇后贾南风杀婆婆

贾南风是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长得又黑又胖,又矮又丑。可还真应了“丑人多作怪”这句话,丑陋的贾南风,把丑陋转化为奋进的动力,硬是把西晋王朝祸乱成了一锅粥!在贾南风的指挥下,“八王之乱”铿锵上演,司马炽的个人荣辱,沦落于众人股掌之上,成了一种微不足道的调味品。

贾南风先向自己的婆婆杨太后开了火。杨太后是晋惠帝司马衷的“名义辅佐人”,晋武帝死后,她与父亲杨骏执掌大权,是贾南风的头号敌人。按说,杨太后待贾南风不薄。贾南风还是个太子妃的时候,曾因弑杀宫女引起了司马炎的不满,差点被赶出宫。是杨太后替她求情,这才保住了她的地位。可惜这个杨太后心眼太实,她替贾南风说好话,是背着人;她教训贾南风好好做人,是当着人,这就引起了贾南风的不满,为自己招来了横祸。

(2)皇后贾南风杀王爷

公元291年,贾南风拉拢了楚王司马玮,借助他手下禁兵,杀了杨太后父女及其亲属、党羽数千人。杨太后死了,大权却没落到贾南风手中:被推举出来辅佐傻瓜皇帝的,不是傻瓜皇帝的妻子贾南风,而是年高望重的汝南王司马亮。贾南风当然不甘心他人分享自己的“劳动果实”,于是,又巧施诡计,她先唆使楚王司马玮杀掉司马亮,然后一个回马枪,说司马玮矫旨杀人,图谋不轨,把司马玮也给杀了。

(3)王爷反皇后贾南风

一个丑皇后竟害死了两个王爷!其他王爷不答应了。公元300年,赵王司马伦起兵包围皇宫,杀死了恶毒的贾南风。皇后死了,皇帝是白痴,大家又不服司马伦掌权,接下来的事就比较混乱了:齐王司马冏、河间王司马颙、成都王司马颖、长沙王司马乂、东海王司马越相继粉墨登场,同室操戈。他们把战火烧到了京都洛阳,烧到了全国各地,“烧”死了万千士兵,“烧”死了无数百姓,“烧”得西晋皇朝一厥不起,徒有其形。直到公元306年,八个王爷中,有七个死去,这场历时十六年的“八王之乱”,才落下帷幕。

(4)司马越让位司马炽

唯一幸存那唯一幸存下来的王爷,就是东海王司马越。正是这个司马越,把司马炽送上了皇位,给了他无上荣耀,也给了他无边的耻辱。司马越在“八王之乱”中胜出之后,实际上已经成了晋国的最高统治者。他挟天子以令诸侯,而晋惠帝司马衷,此时呆傻如旧,当了傀儡也不知,还以为人家是在为自己分忧。面对疾言厉色的司马越,他常露出莫名其妙的傻笑。

司马衷的表现令司马越非常生气,于是端来几张毒饼,毒死了这个白痴。可司马越又不敢明目张胆地当皇帝,考虑再三,从晋武帝司马炎的子嗣中挑选出司马炽,把司马炽扶上了龙椅。次年改元永嘉。以司马越为太傅辅政。除三族刑,分荆州、江州八郡设立湘州。

司马炽 - 被俘经过

刘渊建“汉”攻洛阳

“八王之乱”毁了西晋,成就了少数民族政权。早在公元308年,匈奴贵族刘渊就趁着天下大乱,自立为帝,建立了国号为“汉”的割据政权。刘渊把都城设在平阳(今山西临汾),但他心中的都城,却是洛阳。为了到洛阳当皇帝,他带领他的儿子刘聪,数次向洛阳发起进攻,可是司马越率军顽抗,每次都让他们的部队止步于洛阳城门外。“苍天有眼”,司马越果真病死了,然而刘渊欢喜过头,也死了。留下的刘聪,决心继承父亲的遗志,继续向洛阳进军。

洛阳失守

晋永嘉五年(公元311年)夏天,刘聪派大将王弥、石勒等人,分兵数路攻打晋国。王弥、石勒都身经百战,养在温室中的司马炽,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匈奴人长驱直入,很快杀进洛阳城。他们高声呐喊着扑向皇宫,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见嫔妃就上,直把西晋皇宫闹得鸡犬不宁,哭声震天。

司马炽被俘

司马炽见文武百官逃的逃,躲的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这时候,抱怨又有何用?司马炽不得不自寻活路。他让手下搜集船只,准备走水路逃命。不料,那匈奴兵不仅野蛮,还很精明,他们点起一把大火,把司马炽好不容易才弄来的船只烧了个精光。司马炽慌忙改变线路,带着太子等人逃到后花园,准备沿小路逃奔长安。合该他命背,那小路上竟然也有匈奴兵!于是乎,司马炽被俘虏了。

司马炽之俘虏生活

匈奴兵将司马炽押回了平阳。刘聪见了这个战利品,非常得意。他想看司马炽俯首称臣的丑态,不但没有杀司马炽,还封他当了平阿公。司马炽才离狼窝,又入虎口,心中懊恼万分,可为了保全性命,他不敢公然与刘聪作对,只得窝窝囊囊地接受了封号。次年进封为会稽郡公。不成想,那刘聪竟连一丝尊严也不给司马炽留。他把戏弄司马炽当作最有趣的娱乐之事,整天变着法子欺负他。

司马炽 - 受辱经历

做仆人的司马炽

晋永嘉七年(公元313年)的一天,刘聪请文武百官喝酒,晋朝降官也在被邀请之列。大家喝到兴处,刘聪忽然大声说:“今天,我有件特殊的礼物要送给你们——有个大人物要来给你们斟酒。你们可得给人家一点儿面子,不许不喝,听见了吗?”大家齐声叫好。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男人踯躅而进。他身穿奴仆样式的青色衣服,提着一把银酒壶,脚步轻飘飘的。这“仆人”走上前来,一声不吭,依序给官员们斟酒。有那眼尖的仔细一瞧:哟!这不是晋国皇帝司马炽吗?怎么跑这儿来行酒了?更有那尖酸刻薄的故意嚷嚷着说:“看不出皇帝老儿还挺会干这种活儿啊!”一时间满堂哄笑,司马炽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TAGS: 中华典故 中国历史 中国皇帝 人物 传记 分子生物学 君主 天体物理学 政治人物 海洋学 西晋皇帝 魏晋南北朝文化
上一页: 宋恭宗 下一页: 司马奕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