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焯


郑文焯(1856-1918年),字叔问,号小坡,晚号大鹤山人,汉军(一作广东南海)人。生于清文宗咸丰六年,卒于民国七年,年六十三岁。少工词。南游十年,所学益进。时湘中王闿运以词称雄,及见文焯作,遂敛手谢不及。程颂万、易顺鼎等咸俯首请益。官内阁中书。清亡。侨居吴下,与朱祖谋唱酬无间。丈焯词有瘦碧、冷红、比竹余音、苕雅诸稿,晚年合订为《樵风乐府》,与《词源斟律》等,并传于世。

郑文焯 - 人物简介

郑文焯,近代词人。正黄旗汉军籍。奉天铁岭(今属辽宁)人。尝自称山东人。如词集《瘦碧词》自署“高密郑文焯”,词集《比竹余音》自署“北海郑文焯”。龙榆生以为“其自称高密郑氏者,诡托于康成之后也”。

出生于世代仕宦之家,青少年时期曾随其父宦游山西和陕西一带,享受过富贵公子的生活。大约在其20岁前后经历了由富贵到贫穷的急剧转变。其《己卯重九》云:“十载繁华一梦收,及时行乐且勾留。半瓶白酒消闲恨,满目青山忆旧游。翠袖空沾知己泪,黄花须抽少年头。一年一度逢佳节,忍赋新诗断送秋”。

光绪元年(1875)中举,曾任内阁中书。因多次会试不中,遂绝意进取,弃官南游,旅居苏州。曾为江苏巡抚之幕宾。喜与文人名士交游。喜鹤,人见之,常一琴一书,一鹤舞于其间。人民国,以清朝遗老自居,先后谢绝过清史馆和北京大学之聘,而以行医卖画自给。

郑文焯工诗词,通音律,擅书画,懂医道,而以词人著称于世,人称晚清四大词人之一。俞樾曾对其词给予颇高评价。著有《大鹤山人诗集》及词集《瘦碧词》、《冷红词》、《比竹余音》、《笤雅余集》和词论《词源斟律》等。其大部分著作曾合刊为《大鹤山人全书》。

郑文焯 - 详细介绍

郑文焯(公元一八五六年至一九一八年),晚号大鹤山人,汉军(一作广东南海)人。生于清文宗咸丰六年,卒于民国七年,年六十三岁。少工词。南游十年,所学益进。时湘中王闿运以词称雄,及见文焯作,遂敛手谢不及。程颂万、易顺鼎等咸俯首请益。官内阁中书。清亡。侨居吴下,与朱祖谋唱酬无间。丈焯词有瘦碧、冷红、比竹余音、苕雅诸稿,晚年合订为《樵风乐府》,与《词源斟律》等,并传于世。

清末医学家。字俊臣,号小坡,又号叔问,别呈瘦碧。原籍山东高密,后寓居江苏吴县。光绪元年(1875年)举人。为晚清著名词人,兼善书画金石,通医理。与樊樊山,朱疆邨,况周颐称四大家。曾入江苏巡抚幕府,为官十余年,往来于苏沪间。清亡后居沪,以行医、鬻书画自给。有感于医善治疫者少,乃溯经方之原旨,辨其要义,评述唐以前医籍,并取经籍传注所记杂家言,为之疏证,按治经学之义例,著《医诂》(一作《医故》)两卷(1890年)。书中医史资料颇多,且观点鲜明,切中时弊。另著《千金方辑古经方疏证》八卷、《妇人婴儿方义》两卷,未见传世。  
  
郑文焯,别号大鹤山人,受号冷红词客,生于1856年(清咸丰六年),清代奉天(辽宁)铁岭人。隶属汉军正白旗。郑文焯自称高密卷氏,是诡托卷康成后代。

咸丰六年(1856年)生。父郑瑛棨,字兰坡,同治初(1862年)任陕西巡抚,一门鼎盛。史弟10人。

光绪乙亥(1875年)他在乡试中举,任内阁中书。后来喜爱吴中湖山风月胜景,旅居苏州,为巡抚幕僚40余年。工尺牍,兼长书画。又精于音律。

到民国年间,居住上海,专精医学,行医于汉口路福利公栈,兼卖书画以自给。北京大学函聘郑文焯为文史教授,郑文焯却谢绝。曾在除夕画一老梅枝上数萼,忽生横枝,悬大红爆竹,是未经人画之景,题为“春色春声”。某军长见而喜爱,愿以巨资购买,请题双款,郑文焯也不答应。

郑文焯于62岁时死于吴门(苏州)。1918年春卜葬于光福邓尉。郑逝世后五个月,朱古微、梁任公(启超)、叶玉虎等八人上书内务总长钱能训,致函江苏省长转吴县知县,请他们保护郑墓,可见影响之大。
  
郑文焯的文学作品以词为特长。词集有《瘦碧》、《冷红》、《比竹余音》、《苕雅余集》等。其后删存诸词集为《樵风乐府》九卷。仁和(杭州)吴昌绶并收集其生平著述,如《说文引经考故书》、《扬雄说故》、《高丽好太王碑》、《释文纂考》、《医故》、《词源斠律》、《冷红词》、《樵风乐府》、《比竹余音》、《苕雅余集》、《绝妙好词校释》、《瘦碧词》、合刊为《大鹤山房全集》中医书有《医故》一书。

收入经方中精要近夏天者,辨其本末;又取经籍传注所记杂家言,疏通证明。然它持论怀疑《灵枢》、贬低张机的方,未为至当,但能追溯方术源流辨别古籍真伪,还是医林仅见之作。
  
北海郑文焯为近代词学大家,医术只是郑文焯的余技。然而《医故》一书,虽然篇幅不大,但见地殊属不凡。郑文焯的考据功夫,可与黄元同、冯梦香相比。

郑文焯 - 篆刻艺术

先生於印,少即游心漠制,近人唯郑撝叔一人风致近同。虽不常作,然嗜之至老不倦。缶翁与之同寓吴中,闲谈亦往往及此。

『铁尊者』一印,乃先生六十一岁时所刻,附边跋云:『忆昔壶园隣柳巷,过门呼酒相从。苍寒云壑满奇胸,高怀长伴鹤,妙手本雕龙。而今偕隐淞滨老,故庐都付秋蓬,书师樗散两心同。不逢青眼答,还对黑头翁。调寄临江仙。断此以博缶翁道兄坩掌一笑。』可见两人交谊之深。

先生论印,每有胜义,如云:汉兴有缪篆,为刻印之独体。盖谓意存心手之间,绸缪经营,别构一格,形与势合,追琢成章。神妙萦於方寸,然後砉然迎刃而解,一代文制,资以印信,岂日雕虫小技哉!近世目为文房一□,弗考其制度精义之所在,朝学奏

刀,暮已以印人自命;或规规许书,以为汉篆之遗,合是靡所取则;不知汶长为正当时书体之异撰,於刻印义例不能强合也。

今南北博古家所珍庋汉人公私印记,其结撰之精微二早法之奇妙,洵有不可思议者。』又曰:『治印之难,合天资、学力、精神、兴会又须博之以篆文,驯之以腕力,然後触锋廉断,随势曲赴,尽其一臂之敏,兼有众技之长。《郑文公下碑》,以石好而呈能;锤子京绝技,既工书而善刻,斯道不綦难欤?』复曰:『陶南邨云:古人刻印於密白处偶用疏法,所以见印泥之色妙也,汉印往往於此得流露其精神,然着迹不得,故白文视朱文难工,』诸说并见《王冰铁印存序言》及题记。

郑文焯 - 作品介绍

郑文焯《谒金门》三首

行不得!黦地衰杨愁折。霜裂马声寒特特,雁飞关月黑。
目断浮云西北,不忍思君颜色。昨日主人今日客,青山非故国。

留不得!肠断故宫秋色。瑶殿琼楼波影直,夕阳人独立。
虽说长安如奕,不忍问君踪迹。水驿山邮都未识,梦回何处觅。

归不得!一夜林乌头白。落月关山何处笛?马嘶还向北。
鱼雁沉沉江国,不忍闻君消息。恨不奋飞生六翼,乱云愁似幂。

TAGS: 中国书法家 中国国画家 中国画 书法家 人物 医学名家 文化人物 篆刻名家
上一页: 郑板桥 下一页: 赵穆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