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

饶毅,博士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学术副所长,美国西北大学神经内科学Elsa Swanson讲席教授、Feinberg临床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主任。2011年8月宣布永远不再参选中科院院士。

饶毅 - 简介

博士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 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学术副所长,美国西北大学神经内科学Elsa Swanson讲席教授、Feinberg临床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主任,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

饶毅 - 简介

1985至1991年在旧金山加州大学读研究生,1986年起随美国科学院士Y. N. Jan和L. Y. Jan教授做博士论文研究,用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手段,研究果蝇神经发育的分子机理。

1991至1994年在哈佛大学的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系作博士后, 随美国科学院士D. A. Melton教授,研究脊椎动物神经诱导的分子机理。

1994至2004年任教于华盛顿大学解剖和神经生物学系。

2004年起任西北大学医学院神经科教授、西北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实验室研究方向是高等动物发育的分子信号。

任国际刊物的编委: 美国的Journal of Neuroscience《神经科学杂志》、日本的Neuroscience Research 《神经科学研究》、瑞士出版香港科技大学主编的NeuroSignals《神经信号》、荷兰出版美国主编的Developmental Brain Research 《发育脑研究》、中国的《科学通报》(Chinese Science Bulletin) 、英国的生命科学网络评论刊物Faculty of 1000 《千位教授》。主持过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等支持的Gordon国际会议。为三十多种国际杂志审稿、经常正式应邀为学术机构演讲(包括斯坦福大学、洛克菲勒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多个校区、日本东京大学、德国马普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台湾中央研究院等)。   

饶毅 - 教育经历

  1978-1983 江西医学院学士MB, Jiangxi Medical College, China
  1983-1985 上海第一医学院硕士学位研究生, MS Student, Shanghai Medical University
  1985-1991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神经科学博士 Ph. D. in Neuroscienc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Francisco, USA
  1991-1994 哈佛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系博士后 Postdoctoral Fellow, Department of Biochemistry and Molecular Biology, Harvard University
  工作经历 Professional Experience:
  2007-present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院长 Dean of School of Life Sciences, Peking University, China
  2006-present 西北大学神经内科学Elsa Swanson讲席教授
  2006-present 美国西北大学Feinberg医学院Feinberg临床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主任(Director of Research,Feinberg Clinical Neuroscience Research Institute)
  2004-present 中国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学术副所长 National Institute of Biological Sciences, Beijing, China
  2004-present美国西北大学神经内科学教授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Feinberg School of Medicine, Chicago, IL, USA
  2004-2006 美国西北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1994-2004 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医学院解剖学与神经生物学系 Department of Anatomy and Neurobiology at 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in St. Louis, Missouri, USA
  2001-2006 Journal of Neuroscience(美国)《神经科学杂志》编委
  2006-present Developmental Biology (美国)《发育生物学》编委
  2002-2005 Developmental Brain Research (美国)《发育脑研究》编委
  2006-present Brain Research (美国)《脑研究》编委
  2000-present Neuroscience Research (日本)《神经科学研究》编委
  2006-present PLoS One (美国)《科学公共图书杂志》编委
  2001-2006 Faculty of 1000 (英国)《千位教授》 成员
  2001-2008 NeuroSignals (瑞士和香港)《神经信号》编委
  2003-2005 Chinese Science Bulletin (中国) 《科学通报》编委
  2006-present Cell Research (中国)《细胞研究》编委
  2005-present Neuroscience Bulletin《中国神经科学杂志》编委
  1999-present 《二十一世纪》 (香港) 编委
  2004-present 《科学文化评论》(中国) 编委
  2004-present《科技中国》 (中国) 编委
  1998 Gordon分子和细胞神经生物学会议 副主席
  2000 Gordon分子和细胞神经生物学会议 主席
  2003 主席,国际脑研究组织皮层发育和进化会议Chair,IBRO Symposium on Development and Evolution of Cortical Specification
  1999-2001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 发育神经生物学评审委员会 委员Panelist, Developmental Neuroscience Panel, NSF
  1998-2000 杰出青年基金B类 (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
  2004-present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兼职博士生导师
  2006- present 中国科技大学兼职教授
  2002-2005 中国科学院上海交叉学科研究中心共同主任
  2002-present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兼职博士生导师
  1999-present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理事会成员
  1999-present 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1996-1999 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1995-1996 讲课: 发育神经生物学 华盛顿大学
  1996-1999 主持: 分子 华盛顿大学
  1997-1999 主持: 神经发育原理 华盛顿大学
  1999-2004 讲课: 细胞神经生物学 华盛顿大学
  1997 主持: 分子发育神经生物学 中国科学院
  1998 讲课: 发育遗传学 北京大学
  2000-2002 主持: 分子和细胞生物学 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
  2003-2004 讲课: 分子和细胞生物学 中国科学院 北京大学 清华大学
  2001-2003 讲课: 神经生物学 中国科学院 神经科学研究所
  2002-2003 讲课: 分子和细胞神经生物学 香港科技大学
  2005-2006 主持: 发育神经生物学 美国西北大学  

饶毅 - 研究领域

 细胞迁移的分子机理、及其在控制肿瘤转移的应用。

饶毅 - 论文

       论文发表于 《自然》、《科学》和《细胞》等杂志。
  科学文化和科学史文章(部分)
  饶毅(1996).纪念世界著名神经生物学家冯德培.《二十一世纪》1996年4月号,102-107页.
  饶毅 (1996). 《中国生理学杂志》-一个优秀的研究期刊.《二十一世纪》1996年12月号,103页.
  饶毅 (1996).果蝇研究对发育生物机制的启示.《二十一世纪》1996年6月号总第35期98-99页)
  饶毅 (1996).居里夫人:光荣背后的辛酸.《二十一世纪》1996年8月号总第36期106-109页).
  饶毅 (1998).寻求新颖、幸福感与基因.《二十一世纪》1998年2月号总第45期70-74页).
  饶毅 (1999).慕拉德:巅峰与谷底之间.《二十一世纪》1999年6月号总第53期72页).
  饶毅(1999).邹冈:在艰难中作出杰出研究的科学家.《华夏文摘》1999年3月19日.
  饶毅(1999).神经科学:脑研究的综合学科.《二十一世纪》1999年4月号,101-108页.
  饶毅(2001).几被遗忘的中国生命科学之父:林可胜.《世纪中国》2001年第一期.
  饶毅(2001).沙皇罗曼洛夫家族命运的分子生物学结论.《南方周末》.
  饶毅 (2002) 中国科学的发展和挑战──以生命科学论文在国际期刊上的发表为例.《二十一世纪》2002年2月号,83-93页.
  饶毅 (2002) 令人钦佩的、直率而客观的中国科学家(邹承鲁-郝柏林).《南方周末》.
  饶毅 (2002) 学习记忆的研究和华裔科学家的一些贡献.《南方周末》.
  饶毅 (2003)中国在重要科学领域缺席所反映的科技体制和文化问题――2002年诺贝尔奖引起的思考.《南方周末》.
  饶毅 (2003) 三位有趣的生物学家:2002年诺贝尔奖获得者.
  饶毅 (2003) 科学环境:一个诞生了DNA模型和12个诺贝尔奖的实验室.《南方周末》.
  饶毅 (2003) 居里一家与法国科学院。《南方周末》.
  生命科学论文(部分)
  Rao Y, Wong K, Ward M, Jurgensen C, and Wu JY (2002). Neuronal migration and molecular conservation with leukocyte chemotaxis. Genes and Development 16:2973-2984.
  Wong K, Ren X-R, Huang Y-Z, Xie Y, Liu G, Saito H, Tang H, Wen L, Brady-Kalnay SM, Mei L, Wu JY, Xiong W-C, and Rao Y (2001). Signal Transduction in Neuronal Migration: Roles of GTPase Activating Proteins and the Small GTPase Cdc42 in the Slit-Robo Pathway. Cell 107:209-221.
  Wu JY, Feng L, Park H-T, Havlioglu N, Wen L, Tang H, Bacon KB, Jiang Z, Zhang X-C, and Rao Y (2001). Slit, a molecule known to guide axon projection and neuronal migration, inhibits leukocyte chemotaxis induced by chemotactic factors. Nature 410:948-952.
  Wu W, Wong K, Chen JH, Jiang ZH, Dupuis S, Wu JY, and Rao Y (1999). Directional guidance of neuronal migration in the olfactory system by the protein Slit. Nature (article) 400:331-336.
  Li HS, Chen JH, Wu W, Fagaly T, Yuan WL, Zhou L, Dupuis S, Jiang Z, Nash W, Gick C, Ornitz D, Wu JY, and Rao Y (1999). Vertebrate Slit, a secreted ligand for the transmembrane protein Roundabout, is a repellent for olfactory bulb axons. Cell 96, 807-818.
  Li HS, Tierney C, Wen L, Wu JY and Rao Y (1997). A single morphogenetic field gives rise to two retina primordia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prechordal mesoderm. Development 124:603-615.
  Wu JY, Wen L, Zhang, WJ and Rao Y (1996). The secreted product of Xenopus gene lunatic fringe, a vertebrate signaling molecule. Science 273:355-358.
  Rao Y, Jan LY, and Jan YN (1990). Similarity of the product of the Drosophila neurogenic gene big brain to transmembrane channel proteins. Nature 345:163-167.

饶毅 - 中国梦

我希望,本世纪的华人能创造一个“中国梦”:全体华人,不分地域、国籍,集体努力建设一个群体幸福的中国,以中国的实践为世界提供新的模式。

在这个前提下,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回国:失去的是以个人成功为标准的“美国梦”,获得的是以个人与群体共同幸福为自豪的“中国梦”。

在这个前提下,我也希望归国者和国内的人成为同志:摒弃以关系为导向的旧习性,建立以事业为导向的新文化,携手并肩共同探索新道路。

如果大家携手并肩,有可能以中国为基点推动人类进步。

我记得,文革末期,我生活的江西南昌连蔬菜都要定量,肉类已经极其缺乏多年,中秋月饼也要定量,每年春节才有按家庭人口供应的所谓“年货”,不过是目前的常见食品腐竹、香菇、木耳、冰糖等。通过中国人民30多年的努力,中国不仅远离经济崩溃的边缘,而且能取得举世瞩目的经济起飞。我相信,中国还能在其他方面取得了不起的成就。

中国的进步并非无可挑剔,应该欢迎继续批评。中国有时还有退步。比如,我回国后才知道现在有的大学的政治课所要求的科目比文革时期还多,十分令人不解。显然,中国大学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培养从政者,政治课更不能比文革时期还多。中国的缺点当然不止这一点。但是,正因为中国的进步有限、不如意处还很多,所以才需要吸引更多的人、需要支持和鼓励更多的人做好各方面工作。

毋庸讳言,许多人出国的一个原因是以为美国代表人类发展的理想。这样的想法,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出国的华人中大概不是少数。而如果纵观世界历史、依据客观事实进行深刻的思考,我们可以提出这样一个可能:中国诸子百家的文化基础、包容传统,结合中西的理性思维,为人类发展提供了一个可能不同于受宗教极大影响的西方模式,也许优于西方的模式。

中国的缺点众目睽睽,好像从来不乏国内外的批评。中国的优点,有些却没有得到冷静的挖掘。有位尚未回国的学者说:如果中国可以自由买卖枪支,将比美国乱很多。我想说:如果美国没有宗教,腐败和道德问题可能比目前中国还多。一个不依赖宗教而建立了道德体系的文化,是世界上非常突出的成就。

很多海外华人批评中国的问题,有些非常中肯。但是,与其在国外批评、抱怨,不如在国内批评、在国内扎扎实实做工作。在国外批评勇气不需要很多,而且起的作用不大。在国内,目前还没有人能像梁漱溟、马寅初那样有脊梁。在国外不是不能为中国做事,但不如在国内做的多。目前,还没有人能赶上“两弹一星”时期科学家,在那样艰难的环境下却为中国做出很重要的贡献。

中国肯定应该改进缺点。但是,批评中国的华人,也不妨想想西方是否有些根本性质的问题没有解决。宗教问题就是一个例子。宗教对美国的影响,远大于一般华人能理解和接受的程度。迄今为止、以及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没有一个美国总统是不信基督教的(而且除了一个天主教徒外,其他都是新教徒)。华人批评中国有些事情过分政治化,不无道理。但是,同样的华人,有几个要求自己的子女不屈服于公众压力而拒绝在中小学经常宣誓(pledge of allegiance)、拒绝用带有“上帝以下的国度”(one nation, under God)的誓词?

这样的说法有些华人为美国开脱成不重要的表面文章,其实是表明宗教势力强大。我曾在芝加哥参加过一个上千人的中学生科学竞赛,开场竟然也要用同样的宣誓,我坐下来拒绝宣誓,成为全场的异数,而其他人无论是否信上帝,都没坐下。这样的宗教影响,对个人还有很多潜移默化的作用,对国家长期的副作用,也常常有例子。美国宗教势力不懈地压制生物课讲进化论,不断创造名目不同的神创论名词塞进正规教育体系。美国对非犹太基督教国家的态度,没有脱离宗教的潜台词。

毋庸赘言,如果和西方相比,中国在许多方面还落后、甚至很落后。但是,如果我们努力,中国不仅可以解决很多问题,而且也可能在多方面超越西方,包括政治、经济、文化、道德诸方面。在科学技术和教育方面,中国也将在学习、吸收的基础上,探索超出西方的模式。

中国还有很大的问题没有解决。尚未通过艰难的坎,既有勇气问题,也有具体怎么过的问题,但是,中国已经从近代最严重的外忧内患(日本入侵、文化大革命)中走出。中国还有人权问题,但是中国近年只有进步没有退步。而布什当任总统期间美国的人权退步到践踏几十年前签订的《日内瓦公约》。奥巴马也慑于国内压力,并没有向伊拉克人民、向世界道歉当年美国国家对联合国撒谎、对国际公约的肆意曲解。

我认为,中国诸子百家的文化根本是优点。中国不热心侵略是优点。中国不依赖宗教来约束人民是优点。中国的文化传统在根本上优于西方经宗教深刻改变后的传统。中国的诸子百家,是民主、平等、和平、理性的探讨。没有宗教的吓唬人,没有强求他人信自己才能得救,没有故意以谎言、欺骗为基础。在美国的生活告诉我,宗教在西方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影响,消失将相当缓慢。宗教的负面影响去除的过程,会慢于中国现有的主要问题和各种大毛病改变,而且会慢很多。海外华人并不能影响美国宗教副作用是否消失、多快消失,而回国来参与工作,却可以推动中国社会进步。

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曾说:“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but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我们今天可以说:“不仅要问中国还有什么问题,而且要问你可以为中国解决什么问题” (ask not only what problems China has, but also what problems you can solve for China)。

饶毅 - 对中国教育科技的建议

2007年,时年45岁的饶毅从美国西北大学归国,他曾任该校讲席教授、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在2008年回国时年届不惑,已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讲席教授,并获得了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授予的1000万美元研究经费。两人的回国在当时都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并被认为是中国科技界吸引力增强的标志之一。

饶毅在全职回国前,就多次对中国的教育科技问题提出直言不讳的批评,在国内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在施一公回国后,两人开始联合发表文章,直陈中国教育科技领域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诸多建议。

在今年1月6日的一篇发表于《科学网》的博客文章中,饶毅就谈到了科研经费管理问题,并失望地表示,“经费分配这个问题,可以说近年丝毫没有解决”。

他说,他和鲁白、邹承鲁发表于2004年的文章,没有过时。

“在目前,不走后门正常申请经费,会屡遭闷棍。而搞拉帮结派得到后台支持的、科学记录并不很好的人,却不难得到支持。”目前的问题不是好科学家没有经费,而是差的科研人员,如果会拉关系,也能得到很多经费。

在一次经费申请过程中,饶毅被刷了下来:“一个组的间接反馈是说我没有联系他们,不尊重他们”。

在这次经历中饶毅还发现,在国内成长起来的科研人员比海归科学家更按国际标准行事。在支持他的组里面,有几个专家是国内成长起来的。不支持他的两个组里的专家,基本都是海归。“评审的和被评审事先联系、事后一道吃饭,这明显违规,不符国际惯例。但在中国却成了标准,而且奉行这样标准的多数是海归”。

所以他们在社论中写道:“无须陈述科学研究和经费管理中的伦理规章,因为绝大多数中国研究界的权势人物都在工业化国家接受过教育。”“这种潜规则文化甚至渗透到那些刚从海外回国学者的意识中:他们很快适应局部环境,并传承和发扬不健康的文化。”所以,在饶毅看来,如果目前状况没有改变,越来越多的留学生回国后会努力争取改善我国科技体制的猜想是不成立的。

饶毅 - 永不再参选中科院院士

2011年8月17日,2011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对外公布。同日,一篇“从今以后不候选中国科学院院士”的博客文章,再度引发公众对院士话题的热议。博客作者是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在中科院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名单中出现过,但在中国科学院昨天公布的初步候选人名单中落选。昨晚,饶毅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早就预计到了这个结果”,“任何学生物的人都会知道原因”。

第一轮就被刷纯属侮辱


作为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的饶毅,引发公众关注并不是第一次。2007年,45岁的饶毅从美国西北大学归国。他和现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的施一公回国在当时都引起不小的反响。

在回国前,饶毅就曾对中国教育科技问题提出过直言不讳的批评。去年年底,两人还在美国《科学》杂志刊出社论,认为中国现行的科研基金分配,更多的是靠关系而非学术水平高低,“浪费资源、腐蚀精神、阻碍创新”。一些网友对饶毅落选深表惋惜。有网友称,饶毅落选是中国院士的悲哀,他放弃了美国国籍,为人坦荡,学术贡献大过很多中科院院士。方舟子对此也评论说:“我觉得饶毅居然第一轮就被刷下来,纯属侮辱人。连肖传国当年都进入了院士选举第二轮。”

落选并非学术原因

2011年8月21日,饶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落选,不可能是学术上的原因,特别是生命科学界,都知道问题在哪里。“有些人可能会说,落选是因为我多说话,有一点这个因素,但不是绝对的因素。”饶毅说,首当其冲,是一些人对我们这一群人回来感到不安、不自在。

饶毅经常在媒体上发声,曝一些科学界的内幕。包括对科学界浮躁、中国科研基金的分配体制、学术不端、片面追求论文数量等,由此在中国科学界引起争议。针对这些问题,饶毅再次进行了阐述。他说,国内很多人对科学无兴趣,只是希望做科研而获得院士。“应该让年轻学生看到,不做院士,科研还可以做得更好。”

TAGS: 中国科学家 人物 教授 生物学家 科学 科学家
上一页: 史久泰 下一页: 阮寿康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