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开国上将]

王平 王平 (1907-1998),原名王惟允,曾用名王明,生于湖北省阳新县三溪口镇大湖地村一贫苦家庭,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1930年5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杰出的政治工作领导者,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8年2月8日在北京逝世,终年91岁。

王平[开国上将] - 概述

王平,(1907-1998),原名王惟允,曾用名王明,生于湖北省阳新县三溪口镇大湖地村一贫苦家庭,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杰出的政治工作领导者,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2年12月,《王平回忆录》出版发行。1998年2月8日在北京逝世,终年91岁。

王平[开国上将] - 主要任职

1926年在本乡参加组织农民协会。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团第三师教导大队政治委员、第六师十六团政治处主任,第四师十一团政治委员,陕甘支队第二纵队十一大队政治委员,红一军团第四师政治部副主任,红二十七军政治委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政治部组织部组织科科长,晋察冀省委军事部部长兼阜平县动委会主任、县长,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解放战争时期,任北岳军区第二政治委员兼第一纵队政治委员,北岳军区、察哈尔军区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华北军区副参谋长兼干部部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动员部部长,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兵团政治委员,志愿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政治委员,炮兵政治委员,武汉军区第一政治委员,总后勤部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第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二、三、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在中国共产党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

王平[开国上将] - 人物经历

1926年
在本乡参加组织农民协会
1930年
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2年
任红三师教导大队政委、红九团教导员。
1933年
任红十六团政治处主任、红十一团政委。
1936年
东征任红一军团第四师政治部副主任兼组织部部长。同年6月,入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学习,12月任红二十七军政委。
1937年7月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政治部组织部科长、中共晋察冀临时省委军事部部长,后任战地动员委员会主任和阜平县县长等职。
1947年
任晋察冀野战军第一纵队政委兼北岳军区第二政委,率部参加保北、察南绥东等战役。
1948年
任北岳军区司令员、察哈尔军区司令员。
1950年
兼任察哈尔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和公安厅厅长。
1951年
任华北军区副参谋长兼干部部部长。
1953年
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兵团政委,与司令员杨勇指挥金城反击战。
1953年5月
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兵团政治委员、志愿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委员
1955年
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动员部部长,同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1957年
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政委。曾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
1958年
回国,任军事学院政委
1966年
“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诬陷迫害。
1975年
任炮兵政委,武汉军区政委、第一政委,总后勤部政委,中共中央军委委员。
1980年
任中共中央军委常委。曾被选为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1982年
和1987年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是第二、第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
1988年7月
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8年2月8日
16时42分在北京逝世,终年91岁。

王平[开国上将] - 讨要军饷

王平在1937年时任红二十七军政委。一次部队调防要在国民党统治区里走三天,当时全军只有100元钱,根本不够买粮吃饭。王平只好给毛主席打电话,请求给3000元,没有3000给2000,没有2000给1000也行。毛主席说:“没有,我一块钱也没有。” “没有怎么办呀?”王平又问。毛主席说:“那就想办法嘛。一个人想不到两个人想,两个人想不到三个人想,还想不到就先睡觉,睡起来再想。”

毛主席有令,只好苦苦地想吧!他们驻地有个豪绅,部队有时外出要过他家的吊桥,由于部队没交过桥费,他就鸣枪警告。这下办法有了,正好向他问罪:“我们是抗日军队,你打枪就是汉奸,就是帮助日本人打我们,该当何罪?”王平问这位豪绅,他急得直说认罚。最后,由县长担保,罚他500担粮和5000元钱。这一下问题全解决了,王平打电话报告毛主席。毛主席哈哈笑了,接着说:“钱你们不能全带走,你原来不是说1000元也行嘛,剩下4000元给延安送来,我们这里也没有钱啦!粮食你能带多少就带多少,剩下的全给中央,我派人来接收。好不好?”王平一听,赶忙说:“主席呀,这可不行,我们只留1000元太少了,解决不了当前的困难。”毛主席说:“好吧你们留2000元吧!”结果上交了3000元,因为当时党中央经费也确实困难。

王平[开国上将] - 告别朝鲜

1958年10月,正是瓜果飘香的金秋时节,中国人民志愿军最后一批撤军工作也已接近尾声。几天来,志愿军总部驻地周围的每一条山谷,每一户住宅,每一个广场都洋溢着依依惜别的友情。志愿军上自司令员下至士兵挨家逐户告别朝鲜房东和居民,文工团日夜为居民进行告别演出;当地朝鲜人民一次又一次地邀请志愿军官兵联欢,把各种珍贵的礼物送到营房里。

1958年10月18日下午,十几个朝鲜少年喜洋洋地跑进杨勇和王平的办公室,送别将军叔叔。孩子们把自己的红领中系在杨勇和王平的脖子上,把校徽、少年团团徽赠给将军们。11岁的男孩子李淳泽悲愤地向将军们诉说了美军杀害他父亲的经过。他说,志愿军叔叔打败了美军,给我报了仇,我永远也忘不了志愿军叔叔。杨勇亲吻了他,拉着小淳泽的手,亲切他说:“好孩子,叔叔也忘不了你们。你们要努力学习,长大了好好地建设自己的祖国。” 刚刚送走小朋友,又见驻地附近的韩致沁等几位老人匆匆走来,杨勇立即迎了上去:“大爷,你有事吗?” ,“听说你们快走了,心里惦记着,就来看看你们。”,“谢谢您,大爷。请到屋里坐吧。”

杨勇和王平爽快地答应了。黄昏时分,杨勇、王平在夕阳的余辉中向农家走去。几十位朝鲜乡亲早已站在门口等着,见到志愿军首长,他们一下拥上来。进屋后,杨勇、王平和老人、妇女一起围坐在热炕上,一边饮酒一边畅谈,比一家人还亲。61岁的韩致沁对将军们说:“司令员政治委员来到我们家里作客,我们感到无尚光荣。”杨勇放声大笑说:“你们请我们到你们家里来作客,这是给我们的很大的荣誉。”王平接着说:“我们今天这样在一起吃饭,正是中朝如一家的表现。”杨勇、王平等在告辞时,亲手给主人们胸前挂上了“和平万岁”纪念章,永志中朝人民的友谊和这个难忘的夜晚。1958年10月18日上午8时40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杨勇、政治委员王平等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向朝鲜人民告别信上签了名。至此,志愿军全体官兵都在这封信上签了名。这封告别信已经装订成册。首页有志愿军前司令员彭德怀的亲笔题字——“中国人民志愿军向朝鲜人民告别信”。

王平[开国上将] - 戴黑纱

1976年1月8日,周总理去世的噩耗从电波中传来,使王平心痛欲裂。为了悼念周总理, 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区礼堂设置了灵堂,军区几十万官兵一律带上黑纱为总理志哀。正当人们沉浸在无限哀痛中,北京紧急追发的文件到了武汉。文件对周总理的悼念活动设置了重重障碍,不准这,不准那,条条清规,层层戒律,妄图以强制的高压手段扼制人民对总理的怀念。

王平看过文件,又气又火,但他所处的地位不允许他像普通人那样尽情发泄。他和司令员杨得志商量,两个人达成一致的意见:文件精神内部掌握,不下传。灵堂照设,黑纱照戴,悼念活动照搞,只是两位一把手暗自约定,凡公开场合,决不露面。这样即使上面真有人发难,也抓不到军区的把柄。直到周总理追悼会开过之后,有人请示王平:“黑纱戴到什么时候?要不要限定个日子统一摘掉?”王平的答复还是:“愿意戴到什么时候就戴到什么时候。”

王平

TAGS: 人物 军事学家 军事家 开国上将 政治人物
上一页: 魏益三 下一页: 伍瑞卿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