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帝

汉文帝刘恒,汉族,汉朝第5位皇帝,汉高祖刘邦四子,惠帝刘盈弟,母薄姬,在位期间,继续执行与民休息和轻徭薄赋的政策,使汉朝从国家初定走向繁荣昌盛的过渡时期。后世将这一时期与其子景帝执政的时期统称为“文景之治”。

汉文帝 - 生平简历

汉文帝刘恒(公元前202年——公元前157年)
在位时间:公元前180年~公元前157年
曾用年号:无
谥号:孝文帝
庙号:太宗
安葬地:霸陵
公元前202年,刘恒出生。
公元前195年,刘恒被封为代王。
公元前180年,刘恒被拥立为帝,是为汉文帝。
公元前157年,刘恒辞世。

汉文帝 - 统治功绩

文景之治
汉文帝十分重视农业生产,他即位后多次下诏劝课农桑,按户口比例设置三老、孝悌、力田若干员,经常给予他们赏赐,以鼓励农民发展生产。同时还注意减轻人民负担,文帝二年(前178年)和十二年,曾两次“除田租税之半”,即租率减为三十税一,十三年还全部免去田租。自后,三十税一遂成为汉代定制。文帝时,算赋也由每人每年一百二十钱减至四十钱,徭役则减至每三年服役一次。景帝二年(前155年),又把秦时十七岁傅籍给公家徭役的制度改为二十岁始傅,而著于汉律的傅籍年龄则为二十三岁。文帝还下诏“弛山泽之禁”,即开放原来归国家所有的山林川泽,从而促进了农民的副业生产和与国计民生有重大关系的盐铁生产事业的发展。文帝十二年又废除了过关用传制度,这有利于商品流通和各地区间的经济联系,对于农业生产的发展也有一定促进作用。

汉文帝对秦代以来的刑法也作了重大改革。①秦代大多数罪人,即被判处为隶臣妾以及比隶臣妾更重的罪人,都没有刑期,终生服劳役。文帝诏令重新制定法律,根据犯罪情节轻重,规定服刑期限;罪人服刑期满,免为庶人。②秦代法律规定,罪人的父母、兄弟、姊妹、妻子和子女都要连坐,重的处死,轻的没入为官奴婢,称为“收孥相坐律令”。文帝明令废止。③秦代有黥、劓、刖、宫四种肉刑(见云梦秦律)。汉文帝下诏废除黥、劓、刖,改用笞刑代替,景帝又减轻了笞刑。改革的后两项在当时和以后虽没有认真执行,但文帝时许多官吏能够断狱从轻,持政务在宽厚,不事苛求,因此狱事简省,人民所受的压迫比秦时有显著的减轻。

西汉初年,大侯封国不过万家,小的五六百户;到了文景之世,流民还归田园,户口迅速繁息。列侯封国大者至三四万户,小的也户口倍增,而且比过去富实得多。农业的发展使粮价大大降低,文帝初年,粟每石十余钱至数十钱。据《汉书·食货志》记载,汉初至武帝即位的七十年间,由于国内政治安定,只要不遇水旱之灾,百姓总是人给家足,郡国的仓廪堆满了粮食。太仓里的粮食由于陈陈相因,致腐烂而不可食,政府的库房有余财,京师的钱财有千百万,连串钱的绳子都朽断了。这是对文景之治十分形象的描述。

但是,文景时期的“与民休息”政策的目的是为了稳定和加强对农民的控制,进一步巩固封建统治,一些看来对农民有利的措施,实则对地主、商人更为有利。例如,文景减免田赋,地主获利最大,入粟拜爵,也有助于商人政治地位的提高。同时,文帝为求得政治上的安定,对同姓诸侯王的权势虽曾有所限制,但未能采取果断措施消除其动乱隐患;景帝三年(前154年)吴楚七国合谋叛乱,与此当有一定的关系。

法制改革
文帝废除的首先是连坐法,当时叫做首孥连坐法。当时的大臣陈平和周勃开始不同意,但在文帝的坚持下,只好按照文帝的意思起草了诏书,终于将连坐法废除了。其次是对肉刑的废除,改为处以笞刑和杖刑,因为次数太多,有的三百,有的五百,还是太重,经常把人打死,于是又减轻次数,最终达到了减轻刑罚的目的。

还有“诽谤妖言罪”也在文帝时废除了。对于皇帝不能随便议论,更不能有所怨恨,如果触犯,就是犯了“诽谤妖言罪”。百姓不高兴时因为常诅咒天地,这又和“天子”有了联系,百姓因此就犯了“民诅上罪”。文帝将这些罪名予以废除,说这些罪名使大臣们不敢说真话,在上的皇帝也就不能知道自己的过失,这对国家政事是很不利的,无法招贤人纳良才。

重农罢兵
文帝对农业非常重视,认为农业是天下的根本,为了劝农耕种,文帝还亲自耕作,以作表率,后来,他还采纳了晁错的建议,允许以粮食换爵位,或者用粮食来赎罪。重农最典型的措施还是减轻农民的赋税,在公元前167年,即文帝十三年,文帝宣布免除了农民的租税。

为了给重农创造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使国家集中精力进行生产,文帝采取措施解决了南粤赵陀的独立问题,消除了战争。

赵陀原是秦始皇时的南海郡的郡尉,即郡的军事属官。秦始皇平定南方的领土后,曾设置了三个郡,即南海郡(官府所在地是现在的广州市)、桂林郡(官府所在地是现在的广西桂平)和象郡(官府所在地是现在的广西崇左),在秦朝末年,赵陀趁农民战争混乱之机兼并了其他两个郡,还自立为南粤武王。西汉初期,刘邦还没有力量征讨,就采取了缓兵之计,封赵陀为南粤王,让他治理当地粤族各部。在吕后当政时,觉得南粤是蛮夷之地,就限制对南粤的贸易,如不向南粤输出铁器,卖给他们的马、牛、羊都是公的,没有母的,就是不让他们得到的牲畜自己繁殖。赵陀见吕后如此对待,就干脆独立,自称为南武帝,还攻打长沙郡。吕后派兵镇压,却被赵陀打败。赵陀的老家在真定(即现在河北石家庄市东北部,现存有赵陀墓),在听说祖先的坟墓被毁,家族兄弟被杀后,发誓要替祖先和兄弟报仇。文帝命令修好赵陀的祖先墓,又派人抚慰其家族的人。最后派使者带着诏书和礼品出使南粤,告诉赵陀只要他取消帝号,就恢复他南粤王的称号,照旧管理南粤地区。赵陀最后又归顺了汉朝。

对于北面的匈奴,文帝用和亲和积极防御相结合的措施,同时将内地的人迁到边疆,充实当地的经济力量,这也为边疆的兵力补充提供了保证。文帝上述的重农和罢兵措施使汉朝的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

虚心纳谏
通过纳谏,文帝纠正了自己错判的将军魏尚一案。魏尚原是云中郡的太守,他爱护将士,多次击败匈奴,使匈奴一直不敢轻易南下。但后来因为在上交的敌人首级时比原来报告的少了六个,文帝一气之下就罢免了他的官职,还判了刑。文帝在一次和郎署长官冯唐聊天时,得知冯唐祖先是赵国人,父亲住在代郡,文帝曾经做过代王,于是二人便很投机地谈起来。自然谈到了赵国有名的将军廉颇。文帝便很高兴地说,如果他能得到向廉颇那样的将军,就不怕匈奴入侵骚扰了。冯唐听了很不以为然,很不客气地说,如果陛下能得到廉颇那样的将军,恐怕也不能很好地重用。文帝听了很生气,就问为什么。冯唐说,廉颇之所以能经常打胜仗,是因为赵王信任他。但现在将军魏尚仅仅因为上交的首级比报告的少了六个,就落得个罢官入狱的结局。所以由此知道就是得到了廉颇那样的将军也不能很好地使用。

文帝听了,转怒为喜,同一天就派使者释放了魏尚,恢复了他原来的官职,对于敢直言的冯唐也给予了奖赏:提升他做了车骑都尉。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和铁面无私的法官张释之之间的事。张释之以正直、敢于和文帝争辩出名,文帝让他做了廷尉,即最高司法官。一次,文帝出巡路过中渭桥,结果拉车的马被一个行人惊吓,这在当时叫做犯跸,即触犯了皇帝的行动。张释之经过审理得知,犯法的行人原来听到了行车的声音,因为来不及躲闪,就躲到了桥下边。一会儿后,他觉得车马应该走远了,就从桥下出来,结果却恰好撞上了文帝的车驾。惊慌得拔腿就跑,就这样使马受惊。张释之依照法律规定,罚金四两。文帝听说了很不高兴,嫌他判轻了,张释之据理力争:“国法应该是天子和天下百姓一起遵守,如果违背律条,轻易重判或者轻判,就会使法律失去信用。既然陛下让臣来处理,就要按照国法办事,如果我带头任意行事,那岂不是给天下的法官们起了坏作用吗?”文帝听他说的有理,就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不再追究了。

汉文帝 - 故事·传说

河上公与汉文帝
河上公这个人的真实姓名无人知晓,只因为汉文帝时,他在河边结草为庐,人们就送给他这么个雅号。

汉文帝对老子的《道德经》推崇备至,不仅自己熟读它,还要求王公大臣们都得诵读。尽管汉文帝在《道德经》上下了不少功夫,可还是有些地方难以弄明白,也没有高人可给予指点。他常常四处寻访,希望遇到指点迷津的人。后来,文帝听人们都说河上公精通《道德经》的精髓,就派人前去拜访请教自己不明白的地方。河上公对文帝派的使者说:“道尊德贵,这么严肃的事情怎么能通过别人来代问呢?”于是文帝驾临河上公的河边小茅屋,亲自向河上公请教。尽管如此,文帝仍心有不甘,就对河上公说:“《诗经》上讲过,普天之下哪一片土地不是我君王的,四海之内谁人不是我的臣民。老子也说过:‘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君王属於这‘四大’之一。你即使有道行,可还不是我的子民吗?为何这么自高自大,将君王不放在眼里呢?”河上公听完文帝的质问,就拍着掌坐著,一下子腾空而起,稳稳地悬在空中,离地有几丈之高。河上公俯身向仰视他的汉文帝说:“我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中又不为人所累,怎么能算是你的臣民呢?”听罢河上公的话,文帝心知已遇到高人,马上下车向河上公跪拜说:“我实在是无德无才,承蒙祖上福荫,才继承了帝业,我才疏学浅,深忧难堪重任。虽然我忙于治理世事,可我一心向道,由於我的愚钝无知,难以明了经书的真义,祈望您能给予我教诲。”河上公见文帝一片诚心,就将两卷经书授与文帝,并对文帝说:“回去后,好好研读这两卷经书,你所有的疑问都会迎刃而解。这两卷注解道经的著作,只传了三个人,你现在是第四个,切记,万不可显示与他人。”说罢,河上公就在原地消失了。须臾之间,云雾迷茫,天地一片昏暗。文帝心晓今日遇见了神人,异常珍惜这两卷经书,从此更是手不释卷,精心钻研《道德经》。

有人评论说,上天见文帝真心向道,世上又无人能指点他,故遣派神人下凡来传授他《道德经》的真义。又恐怕文帝不信河上公所要传的经书,就向他显示神跡。可见圣人事事都是替百姓著想,為百姓所急啊。

亲尝汤药

汉文帝刘恒,以仁孝之名,闻于天下,侍奉母亲从不懈怠。母亲卧病三年,他常常目不交睫,衣不解带;母亲所服的汤药,他亲口尝过后才放心让母亲服用。

汉文帝与元宵节
农历正月十五是元宵节。又称上元节、元夜、灯节。相传,汉文帝(前179—前157年)为庆祝周勃于正月十五勘平诸吕之乱,每逢此夜,必出宫游玩,与民同乐,在古代,夜同宵,正月又称元月,汉文帝就将正月十五定为元宵节,这一夜就叫元宵。司马迁创建《太初历》,将元宵节列为重大节日。隋、唐、宋以来,更是盛极一时。《隋书·音乐志》日:“每当正月,万国来朝,留至十五日于端门外建国门内,绵亘八里,列戏为戏场”,参加歌舞者足达数万,从昏达旦,至晦而罢。当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变迁,元宵节的风俗习惯早已有了较大的变化,但至今仍是中国民间传统节日。

汉文帝 - 史书记载

《史记 孝文本纪》附注释

孝文皇帝,高祖中子也①。高祖十一年春,已破陈豨军,定代地,立为代王,都中都②。太后薄氏子。即位十七年,高后八年七月,高后崩③。九月,诸吕吕产等欲为乱,以危刘氏,大臣共诛之,谋召立代王,事在《吕后》语中④。
【注解】①中子:排行居中的儿子。刘邦有八个儿子,刘恒居第四。②“都中都”的前一个“都”是定都、建都的意思。③崩:古代帝王或王后死称崩。④吕后语:指《吕太后本纪》。
丞相陈平、太尉周勃等使人迎代王。代王问左右郎中令张武等。张武等议曰:“汉大臣皆故高帝时大将,习兵,多谋诈,此其属意非止此也①,特畏高帝、吕太后威耳②。今已诛诸吕,新啑血京师③,此以迎大王为名,实不可信。愿大王称疾毋往,以观其变。”中尉宋昌进曰④:“群臣之议皆非也,夫秦失其政,诸侯豪杰并起,人人自以为得之者以万数⑤,然卒践天子之位者⑥,刘氏也,天下绝望⑦,一矣。高帝封王子弟⑧,地犬牙相制,此所谓盘石之宗也⑨,天下服其强,二矣。汉兴,除秦苟政,约法令⑩,施德惠,人人自安,难动摇,三矣。夫以吕太后之严,立诸吕为三王(11),擅权专制,然而太尉以一节入北军(12),一呼士皆左袒(13),为刘氏,叛诸吕,卒以灭之。此乃天授,非人力也。今大臣虽欲为变,百姓弗为使,其党宁能专一邪(14)?方今内有朱虚、东牟之亲外畏吴、楚、淮南、琅邪、齐、代之强。方今高帝子独淮南王与大王,大王又长,贤圣仁孝,闻于天下,故大臣因天下之心而欲迎立大王,大王勿疑也。”代王报太后计之,犹与未定(15)。卜之龟(16),卦兆得大横(17)。占曰(18):“大横庚庚(19),余为天王,夏启以光(20)。”代王曰:“寡人固己为王矣,又何王?”卜人曰:“所谓天王者乃天子。”于是代王乃遣太后弟薄昭往见绛侯,绛侯等具为昭言所以迎立王意。薄昭还报曰:“信矣,毋可疑者(21)。”代王乃笑谓宋昌曰:“果如公言。”乃命宋昌参乘(22),张武等六人乘传诣长安(23)。至高陵休止,而使宋昌先驰之长安观变。
①属意:用意。②特:只,仅。③啑(dié,迭)血京师:指吕后死后,陈平、周勃等诛灭诸吕之事。啑血,形容激战而血流遍地。啑,通“蹀”,踏。④进:指进言。⑤以万数:用万来计算。即数以万计的意思。⑥卒:最终。践:踏,登上。⑦绝望:指失去了做皇帝的希望。⑧封王子弟:封子弟为王。⑨盘石:巨大的石头。盘,同“磐”。⑩约法令:《高祖本纪》:高祖进入关中后,“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余悉除去秦法。”(11)三王:指梁王吕产、赵王吕禄,燕王吕通。(12)节:符节。古代朝廷用做信物的凭证。北军:西汉时高祖所建保卫两宫的卫队之一。长乐宫在东,为北军;未央宫在西,为南军。(参用《会注考证》引俞正燮说)(13)左袒:袒露左臂。此事详见《吕太后本纪》。(14)宁:岂,难道。专一:同一,一致。(15)犹与:同“犹豫”。(16)卜之龟:用龟甲占卜这件事。古人用火烧灼龟甲,根据龟甲的纵横裂纹推测吉凶。(17)大横:指龟甲被烧灼后出现的大的横向裂纹。(18)占:本指占卜时视兆以判断吉凶,这里指卜辞。(19)庚庚:变更,更替。《索隐》:“庚庚犹‘更更’,言以诸侯更帝位也。”(20)夏启以光:象夏启那样发扬光大夏禹的帝业。夏启是夏禹之子。参见《夏本纪》。(21)毋:同“无”。(22)参乘:站在车右边陪乘,担任护卫。(23)传:驿车。诣:到……去。
昌至渭桥,丞相以下皆迎。宋昌还报。代王驰至渭桥,群臣拜谒称臣。代王下车拜。太尉勃进曰:“愿请间言①。”宋昌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不受私。”太尉乃跪上天子玺符②。代王谢曰③:“至代邸而议之④。”遂驰入代邸。群臣从至。丞相陈平、太尉周勃、大将军陈武、御史大夫张苍、宗正刘郢、朱虚侯刘章、东牟侯刘兴居、典客刘揭皆再拜言曰:“子弘等皆非孝惠帝子,不当奉宗庙⑤。臣谨请(与)阴安侯列侯顷王后与琅邪王、宗室、大臣、列侯、吏二千石议曰⑥:‘大王高帝长子⑦,宜为高帝嗣。’愿大王即天子位。”代王曰:“奉高帝宗庙,重事也。寡人不佞⑧,不足以称宗庙⑨。愿请楚王计宜者⑩,寡人不敢当。”群臣皆伏固请。代王西乡让者三(11),南乡让者再。丞相平等皆曰:“臣伏计之(12),大王奉高帝宗庙最宜称,虽天下诸侯万民以为宜。臣等为宗庙社稷计(13),不敢忽。愿大王幸听臣等。臣谨奉天子玺符再拜上。”代王曰:“宗室将相王列侯以为莫宜寡人(14),寡人不敢辞。”遂即天子位。
①间言:指私下进言。②玺:皇帝的印。符:古代朝廷传达命令或征调兵将用的凭证,双方各执一半,以验真假。③谢:推辞,辞谢。④代邸:代王在京城的官邸。⑤宗庙:古代帝王或诸侯供奉和祭祀祖宗的场所,后来也用作王室、国家的代称。⑥二千石:指年俸二千石的官员。汉代内自九卿郎将,外至郡守尉的俸禄等级,都是年俸二千石。⑦高帝长子:高帝当时还活着的儿子有代王刘恒和淮南王刘长,刘恒居长。⑧不佞:没有才能。自谦之词。⑨称宗庙:意思是能胜任祭祀宗庙。称,相称,适合,配得上。⑩楚王:刘邦之弟刘交。在当时皇族中刘交辈份最高,所以刘恒要请他考虑。(11)“代王西乡(xiàng,向)”二句:《会注考证》引胡三省曰:“盖代王入代邸,而汉廷群臣继至,王以宾主礼接之,故西乡。群臣劝进,王凡三让;群臣遂扶王正南面之位,王又让者再。”译文参用此说。(12)伏计:伏地考虑。这是臣对君陈述自己意见时所用的敬词。“伏”,指身体前倾,面向下。可以不译。(13)社稷:本指土神和谷神,古代帝王都祭祀社稷,立社稷坛,后来社稷就成了国家的代称。(14)莫宜寡人:等于说“莫宜于寡人”,没有人比我适宜。
群臣以礼次侍。乃使太仆婴与东牟侯兴居清宫①,奉天子法驾②,迎于代邸。皇帝即日夕入未央宫③。乃夜拜宋昌为卫将军,镇抚南北军。以张武为郎中令,行殿中④。还坐前殿。于是夜下诏书曰:“间者诸吕用事擅权⑤,谋为大逆,欲以危刘氏宗庙,赖将相列侯宗室大臣诛之,皆伏其辜⑥。朕初即位,其赦天下⑦。赐民爵一级⑧,女子百户牛酒⑨,酺五日⑩。
①清宫:清理皇宫。这里指将吕氏的残余势力从宫室中清除出去。②法驾:天子举行典礼时所乘坐的车驾,也叫金银车。③未央宫:汉宫名。当时常作为群臣朝见皇帝的场所。④行:巡行,巡视。⑤间者:近来。用事:执政,当权。⑥伏:得到(应有的惩罚)。辜:罪。⑦其:表示祈使、命令。可以不译出。⑧赐民爵一级:《会注考证》引颜师古曰:“赐爵者,谓一家之长得之也。”⑨百户牛酒:《索隐》引《封禅书》云:“百户牛一头,酒十石。”又引乐产云:“妇人无夫或无子不沾爵,故赐之也。”⑩酺(pú,蒲):命令特许的大聚饮。秦汉时,三人以上无故相聚饮酒,要罚金四两。这里为庆祝皇帝登基,特许百姓聚饮五天。
孝文皇帝元年十月庚戍,徒立故琅邪王泽为燕王①。
辛亥,皇帝即阼②,谒高庙③。右丞相平徒为左丞相,太尉勃为右丞相,大将军灌婴为太尉。诸吕所夺齐楚故地,皆复与之。
①徒:调职,调往。这里是改封的意思。 ②即阼(zuò,作):即位,登位。阼,帝王即位或主持祭祀时所登的台阶。③谒:禀告,这里指举行典礼,禀告即位登基。高庙:汉高祖刘邦之庙。古代皇帝登基时,要到祖庙去举行典礼,行祭祀、朝拜之礼。
壬子,遣车骑将军薄昭迎皇太后于代。皇帝曰:“吕产自置为相国,吕禄为上将军,擅矫遣灌将军婴将兵击齐①,欲代刘氏,婴留荥阳弗击,与诸侯合谋以诛吕氏。吕产欲为不善,丞相陈平与太尉周勃谋夺吕产等军。朱虚侯刘章首先捕吕产等。太尉身率襄平侯通持节承诏入北军。典客刘揭身夺赵王吕禄印。益封太尉勃万户②,赐金五千斤。丞相陈平、灌将军婴邑各三千户,金二千斤。朱虚侯刘章、襄平侯通、东牟侯刘兴居邑各二千户,金千斤。封典客揭为阳信侯,赐金千斤。”
①矫:假托君命,假传命令。 ②益:加。
十二月,上曰:“法者,治之正也①,所以禁暴而率善人也②。今犯法已论③,而使毋罪之父母妻子同产坐之④,及为收帑⑤,朕甚不取。其议之。”有司皆曰⑥:“民不能自治,故为法以禁之。相坐坐收⑦,所以累其心⑧,使重犯法⑨,所从来远矣。如故便⑩。”上曰:“朕闻法正则民悫(11),罪当则民从(12)。且夫牧民而导之善者(13),吏也。其既不能导,又以不正之法罪之,是反害于民为暴者也(14)。何以禁之?朕未见其便,其孰计之(15)。”有司皆曰:“陛下加大惠,德甚盛,非臣等所及也。请奉诏书,除收帑诸相坐律令。”
①正:通“证”,凭证、依据。 ②率:率领。这里是引导的意思。③论:判罪,论处。④同产:指同胞的兄弟姐妹。坐之:因之而定罪。坐,指定罪。⑤收帑(nú,奴):把罪犯的妻子儿女抓来,收为官府奴婢。帑,通“孥”,妻子儿女。⑥有司:官吏。古代设官分职,事各有专司,故称有司。⑦相坐:即连坐。一人犯法,株连他人同时治罪。坐收:因犯罪而被逮捕。⑧累:牵累,牵制。⑨重:以为重大,感到严重。⑩便:便利,适宜。(11)悫(què,确):忠厚,谨慎。(12)罪:判罪,惩处。当:得当。(13)牧民:即统治人民。《逸周书?命训》中有“古之明王”“牧万民”的说法。(14)为暴:干凶恶残暴的事。(15)孰计:仔细考虑。孰,同“熟”。
正月,有司言曰:“蚤建太子①,所以尊宗庙。请立太子。”上曰:“朕既不德,上帝神明未歆享②,天下人民未有嗛志③。今纵不能博求天下贤圣有德之人而禅天下焉④,而曰豫建太子⑤,是重吾不德也。谓天下何?其安之⑥。”有司曰:“豫建太子,所以重宗庙社稷,不忘天下也。”上曰:“楚王,季父也⑦,春秋高⑧,阅天下之义理多矣⑨,明于国家之大体。吴王于朕,兄也,惠仁以好德。淮南王,弟也,秉德以陪朕⑩。岂为不豫哉(11)!诸侯王宗室昆弟有功臣,多贤及有德义者,若举有德以陪朕之不能终,是社稷之灵,天下之福也。今不选举焉(12),而曰必子,人其以朕为忘贤有德者而专于子,非所以忧天下也。朕甚不取也。”有司皆固请曰:“古者殷周有国,治安皆千余岁,古之有天下者莫长焉,用此道也(13)。立嗣必子,所从来远矣。高帝亲率士大夫(14),始平天下,建诸侯,为帝者太祖。诸侯王及列侯始受国者皆亦为其国祖。子孙继嗣,世世弗绝,天下之大义也,故高帝设之以抚海内。今释宜建而更选于诸侯及宗室(15),非高帝之志也。更议不宜。子某最长(16),纯厚慈仁,请建以为太子。”上乃许之。因赐天下民当代父后者爵各一级(17)。封将军薄昭为轵侯。
①蚤:通“早”。②歆享:祭祀时神灵享受祭品的香气。歆,《说文》:“神食气也。”③嗛(qiè,怯):通“慊”,满足。④禅:禅让。把帝位让给别人。⑤豫:同“预”,预先。⑥安:徐缓,慢。⑦季父:最小的叔父。⑧春秋高:指年纪大。⑨阅:经历。⑩秉:持。陪:辅佐。(11)“岂为”句:难道是不预先安排吗?(12)选举:挑选、举荐。焉:相当于“之”,指有德的人。(13)用:因,由于。此道:指早建太子的办法。(14)士大夫:将帅的下属。柯维骐《史记考要》:“《周礼》师帅皆中大夫,旅帅皆下大夫,卒长皆上士,两司马皆中士,两皆统于军将,故曰士大夫。”(15)释:放弃,抛弃。更:改变。(16)子某:指文帝的长子启,即后来的景帝。史官为了避讳,用“某”字代替“启”。《汉书?文帝记》作“启”。按:刘启本为文帝中子,因兄长皆死,此时他最长。(17)代父后者:意思是做父亲的继承人。
三月,有司请立皇后。薄太后曰:“诸侯皆同姓①,立太子母为皇后。”皇后姓窦氏②。上为立后故,赐天下鳏寡孤独穷困及年八十已上孤儿九岁已下布帛米肉各有数③。上从代来,初继位,施德惠天下,填抚诸侯四夷皆洽欢④,乃循从代来功臣⑤。上曰:“方大臣之诛诸吕迎朕,朕狐疑,皆止朕,唯中尉宋昌劝朕,朕以得保奉宗庙。已尊昌为卫将军,其封昌为壮武侯。诸从朕六人,官皆至九卿。”
①“诸侯皆同姓”二句:《索隐》:“谓帝之子为诸侯王,皆同姓。姓,生也,言皆同母生,故立太子母也。”②窦氏:本是文帝之妾,此时文帝正妻已死。③鳏寡孤独:老而无妻叫作“鳏”,老而无夫叫作“寡”,幼而无父叫作“孤”,老而无子叫作“独”。这里“鳏寡孤独”是泛指失去依靠,需要照顾的人。已:通“以”。④填抚:镇抚,安抚。填,通“镇”,安定。四夷:古代对中原地区以外四方少数民族的总称。⑤循:安抚,慰问。
上曰:“列侯从高帝入蜀、汉中者六十八人皆益封各三百户,故吏二千石以上从高帝颍川守尊等十人食邑六百户,淮阳守申徒嘉等十人五百户,卫尉定等十人四百户。封淮南王舅父赵兼为周阳侯,齐王舅父驷钧为清郭侯。”秋,封故常山丞相蔡兼为樊侯。
人或说右丞相曰:“君本诛诸吕,迎代王,今又矜其功①,受上赏,处尊位,祸且及身②。”右丞相勃乃谢病免罢③,左丞相平专为丞相。
①矜:自我夸耀。②且:将要。③谢病:称病辞职。
二年十月,丞相平卒,复以绛侯勃为丞相。上曰:“朕闻古者诸侯建国千余(岁),各守其地,以时入贡,民不劳苦,上下欢欣,靡有遗德①。今列侯多居长安,邑远②,吏卒给输费苦,而列侯亦无由教驯其民③。其令列侯之国,为吏及诏所止者,遣太子。”
①靡:无,没有。遗德:失德,不道德。《汉书?文帝纪》“遗”作“违”。②邑远:指列侯的封邑离长安远。③无由:无法,无从。驯:同“训”,教导。
十一月晦①,日有食之。十二月望②,日又食③。上曰:“朕闻之,天生蒸民④,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人主不德,布政不均⑤,则天示之以灾,以诫不治。乃十一月晦,日有食之,适见于天⑥,灾孰大焉!朕获保宗庙,以微眇之身讬于兆民君王之上⑦,天下治乱,在朕一人,唯二三执政犹吾股肱也⑧。朕下不能理育群生,上以累三光之明⑨,其不德大矣。令至,其悉思朕之过失,及知见思之所不及,匄以告朕⑩。及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11),以匡朕之不逮(12)。因各饬其任职(13),务省繇费以便民。朕既不能远德(14),故然念外人之有非(15),是以设备未息(16)。今纵不能罢边屯戍(17),而又饬兵厚卫(18),其罢卫将军军。太仆见马遗财足(19),余皆以给传置(20)。”
①晦:阴历每月的最后一天。②望:阴历每月的十五日。③日又食:据焦竑、张文虎考证,“日食”当作“月食”。(见《会注考证》引)又:梁玉绳《史记志疑》认为“十二月望日又食”七字当是衍文。④蒸:通“烝”,众多。⑤布政:施政。⑥适(zhé,折):通“谪”,责备,谴责。见:同“现”,显现。⑦微眇:微小。眇,同“渺”。兆民:万民。⑧二三执政:等于说众位执政大臣。股肱(gōng,工):比喻左右的得力大臣。股,大腿。肱,上肢肘至肩的部分。⑨三光:指日、月、星。⑩匄(gài,盖):同“丐”,乞求,希望。€贤良方正:指德才兼备,公平正直的人。汉代选拔人才的“贤良方正”科目由此开始。(据《会注考证》引胡三省说)匡:辅助,补救。逮:及。(13)因:趁。饬(chì,赤):整治。(14)远德:使恩德施及远方。(15)(xiàn现)然:忧虑不安的样子。非:邪恶。这里指侵略。(16)设备:设防务。(17)罢:撤除,撤销。边屯戍:边塞的防守。这里指驻军。(18)厚卫:加强卫戍力量。(19)见马:现有的马匹。见同“现”。遗:留下。财:通“才”,仅仅。(20)传置:古代交通要道上设置的备有车马的驿站。
正月,上曰:“农,天下之本,其开籍田①,朕亲率耕,以给宗庙粢盛②。”
①籍(jiè,借)田:《汉书?文帝纪》作“借田”,皇帝亲自耕种的田。实际上只是春耕时象征性地参加耕作,以示重农。《集解》引韦昭曰:“籍,借也。借民力以治之,以奉宗庙,且以劝率天下,使务农也。”②粢盛:祭品。指盛在祭器内的谷物。粢,黍稷。盛,指盛于器中。
三月,有司请立皇子为诸侯王。上曰:“赵幽王幽死①,朕甚怜之,已立其长子遂为赵王。遂弟辟强及齐悼惠王子朱虚侯章、东牟侯兴居有功,可王②。”乃立赵幽王少子辟强为河间王,以齐剧郡立朱虚侯为城阳王③,立东牟侯为济北王,皇子武为代王,子参为太原王,子揖为梁王。
上曰:“古之治天下,朝有进善之旌,诽谤之木④,所以通治道而来谏者⑤。今法有诽谤妖言之罪⑥,是使众臣不敢尽情⑦,而上无由闻过失也。将何以来远方之贤良?其除之。民或祝诅上以相约结而后相谩⑧,吏以为大逆,其有他言,而吏又以为诽谤。此细民之愚无知抵死⑨,朕甚不取。自今以来⑩,有犯此者勿听治€。”
①幽死:指被吕后囚禁而饿死。详见《吕太后本纪》。②王:使做王,立为王。③剧郡:指地位重要,情况复杂,治理困难的大郡。④进善之旌,诽谤之木:相传唐尧时在四通八达的路口树立旌旗和木牌,欲进善言者,立于旗下言之;有批评朝政者,写在木牌上。诽谤,批评,指责。⑤通治道:使治国的途径通畅。来谏者:使进谏的人前来。⑥妖言:迷惑人的邪说。这里指以妖言惑众。⑦情:真情,实情。⑧祝诅:祈祷鬼神,使降祸于所憎之人。约结:结盟,定约。谩,欺骗,指负约。⑨抵死:犯死罪。抵,触犯。⑩自今以来:从今以后。€听治:判决治罪。
九月,初与郡国守相为铜虎符、竹使符①。
①郡国守相:郡守和封国的丞相。铜虎符:古代帝王授予臣下兵权和调发军队的信物。用铜铸成虎形,分为两半,调发军队时,经过验合,方能生效。竹使符:使臣到各地去所持的一种竹制的信物。
三年十月丁酉晦,日有食之。十一月,上曰:“前日(计)〔诏〕遣列侯之国,或辞未行①。丞相朕之所重,其为朕率列侯之国。”绛侯勃免丞相就国,以太尉颍阴侯婴为丞相。罢太尉官,属丞相。四月,城阳王章薨。淮南王长与从者魏敬杀辟阳侯审食其②。
五月,匈奴入北地,居河南为寇③。帝初幸甘泉④。六月,帝曰:“汉与匈奴约为昆弟⑤,毋使害边境,所以输遗匈奴甚厚⑥。今右贤王离其国,将众居河南降地⑦,非常故⑧,往来近塞,捕杀吏卒,驱保塞蛮夷⑨,令不得居其故⑩,陵轹边吏(11),入盗,甚敖无道(12),非约也(13)。其发边吏骑八万五千诣高奴,遣丞相颍阴侯灌婴击匈奴。”匈奴去,发中尉材官属卫将军军长安(14)。
①辞:托辞,找借口。②杀辟阳侯审食(yì,异)其(jī,基):高祖九年(前198年),刘长的母亲被拘自杀,审食其未能向吕后强争,为此刘长怀恨,将他杀死。事见《淮南衡山列传》。③寇:抢劫掠夺。④幸:特指皇帝到某处去。甘泉:宫名。因位于甘泉山而得名。⑤约为昆弟:汉初高祖,吕后及文帝初即位时曾三度与匈奴和亲。见《匈奴列传》。昆弟,兄弟。⑥输:运送。遗(wèi,畏):送给。⑦河南降地:指今内蒙古境内黄河以南一带地区。最初为匈奴所占,后秦始皇派蒙恬率十万之众击之,悉收河南地。见《匈奴列传》。⑧常故:正常缘故,正当理由。⑨保塞蛮夷:保卫边塞的少数民族。⑩故:指故地。(11)陵轹(lì,力):侵犯,欺压。(12)敖:通“傲”,傲慢。(13)非约:指违背、破坏了先前的协约。(14)材官:勇武之卒。
辛卯,帝自甘泉之高奴,因幸太原,见故群臣,皆赐之。举功行赏,诸民里赐牛酒。复晋阳中都民三岁①。留游太原十余日。
①“复晋阳”句:复,免除赋税徭役。晋阳、中都、文帝为代王时旧都。《汉书?文帝纪》“岁”下有“租”字。
济北王兴居闻帝之代,欲往击胡①,乃反②,发兵欲袭荥阳。于是诏罢丞相兵③,遣棘蒲侯陈武为大将军,将十万往击之。祁侯贺为将军,军荥阳。七月辛亥,帝自太原至长安。乃诏有司曰:“济北王背德反上,诖误吏民④,为大逆。济北吏民兵未至先自定,乃以军地邑降者⑤,皆赦之,复官爵。与王兴居去来⑥,亦赦之。”八月,破济北军,虏其王。赦济北诸吏民与王反者。
①胡:指匈奴。②反:反叛,造反。③罢丞相兵:撤回丞相灌婴的部队。④诖(guà,挂)误:连累,使受害。⑤以军地邑降者:率领军队投降或献出城邑归降的人。⑥去来:《汉书?文帝纪》颜师古注:“虽始与兴居共反今弃之而来降者。”
六年,有司言淮南王长废先帝法,不听天子诏,居处毋度①,出入拟于天子,擅为法令,与棘蒲侯太子奇谋反,遣人使闽越及匈奴,发其兵,欲以危宗庙社稷。群臣议,皆曰:“长当弃市②。”帝不忍致法于王③,赦其罪,废勿王④。群臣请处王蜀严道、邛都,帝许之。长未到处所,行病死,上怜之。后十六年,追尊淮南王长谥为厉王,立其子三人为淮南王、衡山王、庐江王。
①居处:住所。毋度:无度,超过了规定的限度。②弃市:古代在闹市执行死刑,将尸体暴露街头示众,叫作弃市。③致法:意思是依法惩处。④废:指废除其诸侯王之位。
十三年夏,上曰:“盖闻天道祸自怨起而福繇德兴①。百官之非,宜由朕躬②。今秘祝之官移过于下,以彰吾之不德,朕甚不取。其除之。”
①繇(yóu,由):由,从。②由:因为,由于。躬:自身。
五月,齐太仓令淳于公有罪当刑①,诏狱逮徙系长安②。太仓公无男,有女五人。太仓公将行会逮,骂其女曰:“生子不生男,有缓急非有益也③!”其少女缇萦自伤泣④,乃随其父至长安,上书曰:“妾父为吏⑤。齐中皆称其廉平,今坐法当刑。妾伤夫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属⑥,虽复欲改过自新,其道无由也⑦。妾愿没入为官婢⑧,赎父刑罪,使得自新。”书奏天子,天子怜悲其意,乃下诏曰:“盖闻有虞氏之时,画衣冠异章服以为僇⑨,而民不犯。何则⑩?至治也(11)。今法有肉刑三(12),而奸不止(13),其咎安在(14)?非乃朕德薄而教不明欤?吾甚自愧。故夫驯道不纯而愚民陷焉(15)。诗曰‘恺悌君子,民之父母’(16)。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加焉,或欲改行为善而道毋由也。朕甚怜之。夫刑至断支体(17),刻肌肤,终身不息(18),何其楚痛而不德也,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
①刑:刑罚。这里指受肉刑。②狱:狱官。逮:逮捕。系:囚禁。③缓急:指紧急情况。这里“缓”字无义,只是个陪衬。④少女:小女儿。⑤妾:古代女子自称的谦词。⑥属:连接。指被割断的肢体再接起来。⑦其道无由:指无法走向改过自新的道路。⑧没入:指被收进官府。⑨画衣冠:以画有特别的图形或颜色的衣帽来象征各种刑罚。章服:指给罪犯穿上有特定标志的衣服。章,彩色。僇(lù,陆):侮辱,羞辱。按:相传上古有所谓象刑,即以特异服饰象征五刑,以示耻辱,而不用肉刑,未必可信。⑩何则:为什么呢?则,语气词。(11)至治:政治清明达到了顶点。至,到达极点的。(12)肉刑三:古代的三种肉刑,一般指黥(脸上刺字)、劓(割去鼻子)、刖(断足)。梁玉绳《史记志疑》认为是指劓、刖、宫(残害生殖机能)三种肉刑。(13)奸:指违法犯罪的人与事。(14)咎:过失,罪责。(15)驯道不纯:教导的方法不恰当。驯通“训”,教导。纯,善,好。陷焉:意思是陷入犯罪的境地。(16)这两句诗引自《诗经?大雅?泂酌》。恺(kǎi,凯)悌,指平易近人。(17)支:同“肢”。(18)息:生长。
上曰:“农,天下之本,务莫大焉。今勤身从事①而有租税之赋,是为本末者毋以异②,其于劝农之道未备③。其除田之租税。”
①勤身:劳身。勤:辛劳。②“本末”句:本和末无法区分。本,指农业,末,指商业和手工业等。异,区别,区分。③备:完备,完善。
十四年冬,匈奴谋入边为寇,攻朝那塞,杀北地都尉卬。上乃遣三将军军陇西、北地、上郡①,中尉周舍为卫将军,郎中令张武为车骑将军,军渭北,车千乘②,骑卒十万。帝亲自劳军,勒兵申教令③,赐军吏卒。帝欲自将击匈奴,群臣谏,皆不听。皇太后固要帝④,帝乃止。于是以东阳侯张相如为大将军,成侯赤为内史,栾布为将军,击匈奴。匈奴遁走。
①三将军:指陇西将军隆虑侯周灶、北地将军宁侯魏遫、上郡将军昌侯卢卿。(据《会注考证》引齐召南说)②乘:古时一车四马叫“乘”,这里可译为辆。③勒:统率,约束,部署。申:申明。④固要(yāo,腰):坚决阻拦。要,拦截,遮留。
春①,上曰:“朕获执牺牲珪币以事上帝宗庙②,十四年于今,历日(县)〔绵〕长③,以不敏不明而久抚临天下④,朕甚自愧。其广增诸祀场珪币⑤。昔先王远施不求其报,望祀不祈其福⑥,右贤左戚⑦,先民后己,至明之极也。今吾闻祠官祝釐⑧,皆归福朕躬,不为百姓,朕甚愧之。夫以朕不德,而躬享独美其福,百姓不与焉⑨,是重吾不德。其令祠官致敬,毋有所祈。”
①春:指十四年春天。汉承秦历,以建亥之月(夏历十月)为岁首,当年的春天在当年的冬天之后,即在第二个季度(夏历的正月,二月,三月)。②牺牲:古代祭祀用的牲畜。珪币:古代帝王、诸侯举行朝会、祭祀用的玉器和帛。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登基做了皇帝。③历:经历。绵长:长久。④抚临:安抚统治。⑤场:供祭祀用的场所。⑥望祀:遥望而祭。古代祭礼的一种。⑦右贤左戚:指用人注重贤才,不注重亲戚。古代以右为高,以左为下。⑧祠官:掌管祭祀的官员。祝釐(xī,西):祭祀上天,祈求降福。釐,通“禧”,吉祥,幸福。⑨不与焉:没有参与其中。即指享受不到。与,参与,参加。
是时北平侯张苍为丞相,方明律历①。鲁人公孙臣上书陈终始传五德事②,言方今土德时,土德应黄龙见③,当改正朔服色制度④。天子下其事与丞相议。丞相推以为今水德,始明正十月上黑事⑤,以为其言非是,请罢之。
①明:明确。律历:乐律和历法。这里主要指历法。②终始传五德:战国时阴阳家以水、火、木、金、土五行相生相克、终而复始的道理来附会王朝的废兴更替,叫终始五德或五德终始。五德,即五行之德。传,次第。③土德应黄龙见:根据阴阳家的说法,与金木水火土五德相应的是白青黑红黄五色。公孙臣认为汉朝正值土德,相应的是黄色,所以这样推断。④正朔:指历法制度。正,一年的开始。朔,每月的初一。服色:指官府应用的颜色。古代每个朝代的车马、祭牲、服饰等都有自己所崇尚的颜色。⑤正十月:确定每年以十月为岁首。上黑:崇尚黑色。上,同“尚”。
十五年,黄龙见成纪,天子乃复召鲁公孙臣,以为博士,申明土德事。于是上乃下诏曰:“有异物之神见于成纪,无害于民,岁以有年①。朕亲郊祀上帝诸神②。礼官议,毋讳以劳朕③。”有司礼官皆曰:“古者天子夏躬亲礼祀上帝于郊,故曰郊。”于是天子始幸雍,郊见五帝④,以孟夏四月答礼焉⑤。赵人新垣平以望气见⑥,因说上设立渭阳五庙⑦。欲出周鼎⑧,当有玉英见⑨。
①有年:有年景,即丰收的意思。年,收成,年景。②郊祀:在郊外祭祀天地,是古代祭祀的一种仪式。③以:因。劳朕:使我劳累。④五帝:具体所指不一,《五帝本纪》所记为黄帝、颛顼、帝喾、唐尧和虞舜。⑤以:在。孟夏:夏季的第一个月,即夏历四月。⑥望气:借望云气来附会人事,预言吉凶的一种迷信活动。⑦五庙:五帝庙。⑧欲:将要。出:出现,显露。周鼎:相传夏禹铸九鼎象征九州,后成为象征国家政权的传国之宝。秦昭襄王时迁九鼎入秦,其一落入泗水。⑨玉英:美玉之精,即奇异的美玉。
十六年,上亲郊见渭阳五帝庙,亦以夏答礼而尚赤。
十七年,得玉杯,刻曰:“人主延寿”。①于是天子始更为元年②,令天下大酺。其岁,新垣平事觉③,夷三族④。
①“得玉杯”二句:《集解》引应劭曰:“辛垣平诈令人献之。”②更为元年:改元为元年。从这一年起,文帝的纪年改为后元,十七年(前163)即后元元年。③新垣平事觉:指新垣平诡称望气,让人诈献玉杯的事被发觉。④夷:诛灭。三族:所指说法不一,《秦本纪》《集解》引应劭说,以为是父母、兄弟、妻子。
后二年①,上曰:“朕既不明,不能远德,是以使方外之国或不宁息②。夫四荒之外不安其生③,封畿之内勤劳不处④,二者之咎,皆自于朕之德薄而不能远达也。间者累年⑤,匈奴并暴边境⑥,多杀吏民,边臣兵吏又不能谕吾内志⑦,以重吾不德也,夫久结难连兵⑧,中外之国将何以自宁?今朕夙兴夜寐⑨,勤劳天下,忧苦万民,为之怛惕不安⑩,未尝一日忘于心,故遣使者冠盖相望(11),结轶于道(12),以谕朕意于单于。今单于反古之道(13),计社稷之安,便万民之利,亲与朕俱弃细过(14),偕之大道(15),结兄弟之义,以全天下元元之民(16)。和亲已定(17),始于今年。”
①后二年:即后元二年(前162年)。②方外之国:指西汉王朝境外的国家。方,境,边境。或:有的。③四荒:四方荒远的地方。这里指边境地区。④封畿之内:京都一带地域。这里泛指内地。处:暂止,休息。⑤间者:近来。累年:连年。⑥暴:欺凌,侵害。⑦谕:了解,明。内志:心意。⑧结难连兵:结下怨仇,接连用兵。难,怨仇,仇敌。⑨夙兴夜寐:早起晚睡。形容勤奋不懈。⑩怛惕:忧伤惶恐。(11)冠盖相望:即冠盖相望于道。冠盖,指官员的帽子和车上的篷盖。(12)结轶:意思是车迹相连。轶,通“辙”,车轮压出的痕迹。(13)反:同“返”。(14)细过:小过失。(15)偕之大道:一起走上大道。偕,一起,共同。(16)全:保全。元元:善良的。(17)和亲:与敌议和,结为姻亲。
后六年冬,匈奴三万人入上郡,三万人入云中。以中大夫令勉为车骑将军,军飞狐;故楚相苏意为将军,军句注;将军张武屯北地;河内守周亚夫为将军,居细柳;宗正刘礼为将军,居霸上;祝兹侯①军棘门:以备胡。数月,胡人去,亦罢。
①祝兹侯:《集解》引徐广曰:“《表》作松兹侯,姓徐,名悍。”
天下旱,蝗。帝加惠:令诸侯毋入贡,弛山泽①,减诸服御狗马②,损郎吏员③,发仓庾以振贫民④,民得卖爵⑤。
①驰山泽:指解除禁止民众开发山林湖泊的法令。弛,放松,解除。②服御狗马:供朝廷使用的服饰、车驾和狗马等玩好之物。③损:减少,裁减。郎吏:泛指朝廷官员。员:人数,名额。④发:打开。仓庾(yǔ,雨):泛指各种贮藏粮食的仓库。庾,本指露天的谷仓。振:同“赈”,救济。⑤民得卖爵:民间可以买卖爵位。这是汉文帝采用晁错用粟买爵和赎罪的建议而实行的制度。
孝文帝从代来,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狗马服御无所增益①,有不便②,辄弛以利民。尝欲作露台③,召匠计之,直百金④。上曰:“百金中民十家之产,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上常衣绨衣⑤,所幸慎夫人,令衣不得曳地⑥,帏帐不得文绣,以示敦朴,为天下先⑦。治霸陵皆以瓦器⑧,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不治坟⑨,欲为省,毋烦民。南越王尉佗自立为武帝,然上召贵尉佗兄弟⑩,以德报之,佗遂去帝称臣。与匈奴和亲,匈奴背约入盗,然令边备守,不发兵深入,恶烦苦百姓(11)。吴王诈病不朝,就赐几杖(12)。群臣如袁盎等称说虽切(13),常假借用之(14)。群臣如张武等受赂遗金钱,觉,上乃发御府金钱赐之,以愧其心(15),弗下吏(16)。专务以德化民,是以海内殷富(17),兴于礼义。
①苑囿:古代畜养禽兽、种植林木,以供皇帝贵族游玩打猎的园林风景区。②不便:指对百姓不便利的事情。③露台:高台。《集解》引徐广曰:“露,一作‘灵’,”④直:同“值”。⑤绨:一种质地粗厚的丝织品。⑥曳地:拖到地上。⑦先:走在前面。这里指做出榜样。⑧治:建造。霸陵:文帝的陵墓,在长安城东(今陕西西安市东北)。⑨坟:上古“坟”和“墓”有区别,坟高,墓平。后来“坟墓”连用,不再区别。⑩贵:使显贵。(11)恶:讨压,不乐意。(12)几:矮而小的桌子,用以放东西或倚靠。杖:手杖。文帝赐几杖是表示关怀吴王年纪大,不必定期进京朝见。(13)称说:“称”与“说”同义。这里指进言说事。切:诚恳,直率。(14)假借:宽容。(15)愧:使感到羞愧。(16)下吏:下交给有关官吏处理。(17)殷富:富足。
后七年六月已亥,帝崩于未央宫。遗诏曰:“朕闻盖天下万物之萌生,靡不有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者,奚可甚哀①。当今之时,世咸嘉生而恶死②,厚葬以破业,重服以伤生③,吾甚不取。且朕既不德,无以佐百姓;今崩,又使重服久临④,以离寒暑之数⑤,哀人之父子,伤长幼之志,损其饮食,绝鬼神之祭祀,以重吾不德也,谓天下何!朕获保宗庙,以眇眇之身托于天下君王之上,二十有余年矣。赖天地之灵,社稷之福,方内安宁,靡有兵革⑥。朕既不敏,常畏过行⑦,以羞先帝之遗德;维年之久长,惧于不终⑧。今乃幸以天年⑨,得复供养于高庙,朕之不明与,嘉之⑩,其奚哀悲之有!其令天下吏民,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11)。毋禁取妇嫁女祠祀饮酒食肉者。自当给丧事服临者,皆无践(12)。绖带无过三寸(13),毋布车及兵器(14),毋发民男女哭临宫殿。宫殿中当临者,皆以旦夕各十五举声(15),礼毕罢。非旦夕临时,禁毋得擅哭。已下(16),服大红十五日(17),小红十四日(18),纤七日(19),释服。佗不在令中者(20),皆以此令比率从事(21)。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霸陵山川因其故,毋有所改。归夫人以下至少使(22)。”令中尉亚夫为军骑将军,属国悍为将屯将军,郎中令武为复土将军,发近县见卒万六千人(23),发内史卒万五千人,藏郭穿复土属将军武(24)。
①奚:何。②咸:都。嘉:喜欢。③服:服表,居丧。④临:哭,哭吊。⑤离:通“罹”,遭受。数:气数,命运。这里指受折磨的遭遇。⑥兵革:指战争。⑦过行:错误的行为。⑧不终:意思是不能维持始终。⑨乃:竟然;天年:自然的寿数。⑩“朕之”二句:意思是说,我如此不贤明,竟得到这样的结果,我感到很好。与,句末语气词。按:“与”下加逗号,参用《会注考证》说。(11)释:去掉,除去。(12)无:同“毋”,不要。践:通“跣”,赤足。(13)绖(dié,叠)带:古代服丧时系的麻带。(14)布:铺开,陈列。(15)各十五举声:各哭十五声。(16)已下:指下葬以后。(17)大红(gōng,功):即大功,古代丧服五服之一,服期九个月。(18)小红(gōng,功):即小功,古代丧服五服之一,服期五个月。(19)纤:指缌麻,丧服五服中最轻的一种,服期三个月。(20)佗(tuō,拖):通“他”,其他。(21)比率(shuài,帅):比照,参照。率,类似。(22)归:使归,遣返。夫人以下至少使:《集解》引石劭曰:“夫人以下有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凡七辈。”(23)见卒:现有的士卒。(24)藏郭:埋葬棺椁。郭,同“椁”,外棺。穿复土:指挖穴和填土。穿,挖,掘。
乙巳,群臣皆顿首上尊号曰孝文皇帝①。
太子即位于高庙。丁未,袭号曰皇帝。
①顿首:叩头。
孝景帝元年十月,制诏御史①:“盖闻古者祖有功而宗有德②,制礼乐各有由③。闻歌者,所以发德也;舞者,所以明功也。高庙酎④,奏《武德》、《文始》、《五行》之舞⑤。孝惠庙酎,奏《文始》、《五行》之舞。孝文皇帝临天下,通关梁⑥,不异远方。除诽谤,去肉刑,赏赐长老,收恤孤独,以育群生。减嗜欲,不受献,不私其利也。罪人不帑,不诛无罪。除(肉)〔宫〕刑,出美人,重绝人之世⑦。朕既不敏,不能识。此皆上古之所不及,而孝文皇帝亲行之。德厚侔天地⑧,利泽施四海,靡不获福焉。明象乎日月,而庙乐不称⑨,朕甚惧焉。其为孝文皇帝庙为《昭德》之舞⑩,以明休德(11)。然后祖宗之功德著于竹帛(12),施于万世(13),永永无穷,朕甚嘉之。其与丞相、列侯、中二千石、礼官具为礼仪奏。”丞相臣嘉等言:“陛下永思孝道,立《昭德》之舞以明孝文皇帝之盛德,皆臣嘉等愚所不及。臣谨议:世功莫大于高皇帝,德莫盛于孝文皇帝,高皇庙宜为帝者太祖之庙,孝文皇帝庙宜为帝者太宗之庙。天子宜世世献祖宗之庙(14)。郡国诸侯宜各为孝文皇帝立太宗之庙。诸侯王列侯使者侍祠天子,岁献祖宗之庙(15)。请著之竹帛,宣布天下。”制曰:“可。”
①制诏:皇帝的命令。②祖、宗:古代帝王的世系中,一般称开国皇帝为“祖”,称第一个治理国家有功的皇帝为“宗”。(据《集解》引应劭说)③礼乐:仪礼和音乐。④高庙酎:在高祖庙献酒祭礼。酎,一种经多次酿制而成的醇酒,古代常用来祭祀。⑤《武德》:高祖所作的一种舞蹈。《文始》:虞舜时的一种舞蹈,本名“韶舞”,高祖更名为“文始”。《五行》:本为周代的一种舞蹈,秦始皇更名为“五行”。⑥通关梁:文帝十二年废除了禁止人们自由出入关隘的法令。⑦绝人之世:断人的后代。世,父子相继为一世。这里是后代的意思。⑧侔:相等。⑨庙乐:指祭祀时用的音乐。⑩《昭德》:景帝仿照高祖《武德》舞所编的一种舞蹈,用于文帝庙,以颂扬文帝的功德。见《汉书?礼乐志》。(11)休德:美德。休,美。(12)竹帛:古代书写用的竹简和素绢。这里指史册。(13)施(yì,义):延续,流传。(14)献:献祭。(15)岁:每年。
太史公曰:孔子言“必世然后仁①。善人之治国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诚哉是言!汉兴,至孝文四十有余载,德至盛也。廪廪乡改正服封禅矣③,谦让未成于今④。呜呼,岂不仁哉!
①世:古代称三十年为世。按:此句和下面两句均见《论语?子路》。②残:残暴。杀:刑杀。③廪廪:渐近的样子。乡:同“向”,接近。正:一年的开始,这里指历法制度。服:指服色。封禅:古代帝王祭祀天地的一种大典。在泰山上筑土为坛祭天叫“封”,在泰山南面的梁父山辟场祭地叫“禅”。④今:指汉武帝刘彻时,即司马迁作《史记》之时。

《汉书 文帝纪》附注释

孝文皇帝(1),高祖中子也,母曰薄姬(2)。高祖十一年,诛陈豨,定代地,立为代王,都中都(3)。十七年秋(4),高后崩,诸吕谋为乱,欲危刘氏。丞相陈平、太尉周勃、朱虚侯刘章等共诛之,谋立代王。语在《高后纪》、《高五王传。》。
(1)孝文皇帝:刘恒,刘邦第四子,薄姬所生,前180年至前157年在位。(2)薄姬:吴人,刘邦之妃,刘恒之母。刘恒为帝以后,尊她为皇太后。(3)中都:县名。在今山西平遥西。(4)十七年:指代王之十七年(汉代诸侯王国自有纪年)。
大臣遂使人迎代王。郎中令张武等议(1),皆曰:“汉大臣皆故高帝时将,习兵事,多谋诈,其属意非止此也(2),特畏高帝、吕太后威耳。今已诛诸吕,新喋(蹀)血京师(3),以迎大王为名,实不可信。愿称疾无往,以观其变。”中慰宋昌进曰(4):“群臣之议皆非也。夫秦失其政,豪杰并起,人人自以为得之者以万数,然卒践天子位者,刘氏也。天下绝望,一矣。高帝王子弟,地犬牙相制,所谓盘石之宗也,天下服其强,二矣。汉兴,除秦烦苛,约法令,施德惠,人人自安,难动摇,三矣。夫以吕太后之严,立诸吕为三王,擅权专制,然而太慰以一节入北军,一呼士皆袒左,为刘氏,畔(叛)诸吕,卒以灭之。此乃天授,非人力也。今大臣虽欲为变,百姓弗为使,其党宁能一邪?内有朱虚、东牟之亲(5),外畏吴、楚、淮南、琅邪、齐、代之强(6)。方今高帝子独淮南王与大王,大王又长,贤圣仁孝,闻于天下,故大臣因天下之心而欲迎立大王,大王勿疑也。”代王报太后,计犹豫未定。卜之,兆得大横(7)。占曰:“大横庚庚,余为天王,夏启以光(8)。”代王曰:“寡人固已为王,又何王乎?”卜人曰:‘所谓天王者,乃天子也。“于是代王乃遣太后弟薄昭见太尉勃,勃等具言所以迎立王者。昭还报曰:“信矣,无可疑者。”代王笑谓宋昌曰:“果如公言。”乃令宋昌骖乘(9),张武第六人乘六乘传诣长安(10)。至高陵止,而使宋昌先之长安观变。
(1)郎中令:官名。这里是指王的郎中令。(2)属意:注意。(3)蹀血:涉血。蹀血京师:指诛除诸吕事件。(4)中尉:官名。掌管都城治安。这里是指代王国的中尉。(5)朱虚:朱虚侯刘章。东牟:东牟侯刘兴居。(6)吴、楚、淮南、琅邪、齐、代:指吴王刘濞、楚王刘交、淮南王刘长、琅邪王刘泽、齐王刘襄、代王刘恒。(7)大横:烧灼龟甲以卜吉凶,发现是横纹。(8)占曰云云:这几句卜辞,预示代王当做皇帝。庚庚:变更之意。夏启以光:指代王当如夏启继禹那样,继刘邦之位,而光大帝业。(9)骖乘:或作参乘,也叫陪乘,古时乘车在车右陪乘的人。(10)六乘传:六匹马拉的驿车。或指传车六乘。
昌至渭桥(1),丞相已(以)下皆迎。昌还报,代王乃进至渭桥。群臣拜谒称臣,代王下拜。太尉勃进曰:“愿请闲(2)”。宋昌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无私。”太尉勃乃跪上天子玺。代王谢曰(3):“至邸而议之(4)。”
(1)渭桥:指中渭桥,在今陕西咸阳市东。(2)请闲:要求屏退从人,以便个别谈话。(3)谢:辞谢。(4)邸:指代邸,即代王在京师的官邸。
闰月已酉,入代邸。群臣从至,上议曰:“丞相臣平、太尉臣勃、大将军臣武、御史大夫臣苍、宗正臣郢、朱虚侯臣章、东牟侯臣兴居、典客臣揭再拜言大王足下(1):子弘等皆非孝惠皇帝子(2),不当奉宗庙。臣谨请阴安侯、顷王后、琅邪王、列侯、吏二千石议(3),大王高皇帝子,宜为嗣。愿大王即天子位。”代王曰:“奉高帝宗庙,重事也(4)。寡人不佞(5),不足以称(6)。愿请楚王计宜者,寡人弗敢当。”群臣皆伏,固请。代王西乡(向)让者三(7),南乡(向)让者再(8)。丞相平等皆曰:“臣伏计之,大王奉高祖宗庙最宜称,虽天下诸侯万民皆以为宜。臣等为宗庙社稷计,不敢忽(9)。愿大王幸听臣等。臣谨奉天子玺符再拜上。”代王曰:“宗室将相王列侯以为宜寡人(10),寡人不敢辞。”遂即天子位。群臣以次侍(11)。使太仆婴、东牟侯兴居先清宫(12),奉天子法驾迎代邸(13)。皇帝即日夕入未央宫。夜拜宋昌为卫将军,领南北军,张武为郎中令,行殿中(14)。还坐前殿,下诏曰:“制诏丞相、太尉、御史大夫:间者诸吕用事擅权,谋为大逆,欲危刘氏宗庙,赖将相列侯宗室大臣诛之,皆伏其辜。朕初即位,其赦天下,赐民爵一级,女子百户牛酒(15),酺五日(16)。”
(1)武:柴武。苍:张苍。郢:刘郢客。揭:刘揭。(2)子弘:指少帝弘。(3)阴安侯:刘邦兄刘伯之妻。顷王后:刘邦二兄刘仲之妻。琅邪王:刘泽。二千石:汉代对郡守之通称,因郡守之通称,因郡守的俸禄为二千石。(4)重事:大事。(5)不佞:自谦之词,意谓没有才能。(6)称:副。(7)楚王:指刘邦之弟刘交。(8)西向让:古时宾主东西对坐,东向为尊,代王西向让,是以宾主之礼接待众臣,以示谦让。南向让:古时君臣南北对坐,帝向南坐,代王南向让,已转变为以君主之扎对待群臣,再示谦让。(9)忽:轻易。(10)莫宜寡人:无人比寡人更合适。(11)以次侍:各依职位的次序侍列。(12)太仆:官名。掌管皇帝的车马。清宫:指清除宫中少帝及诸吕的残余势力。(13)天子法驾:皇帝的车驾。(14)行:巡视。(15)女子百户牛酒:古时民间女子不得封爵,故每百户赐给牛一头,酒十石。(16)酺:相聚饮酒。酺五日:特许百姓聚会饮酒五天。汉法,三人以上无故聚饮,便要受罚。
元年冬十月辛亥(1):皇帝见于高庙(2)。遣车骑将军薄昭迎皇太后于代(3)。诏曰:“前吕产自置为相国,吕禄为上将军,擅遣将军灌婴将兵击齐,欲代刘氏。婴留荥阳,与诸侯合谋以诛吕氏。吕产欲为不善,丞相平与太尉勃等谋夺产等军。朱虚侯章首先捕斩产。太尉勃身率襄平侯通持节承诏入北军(4)。典客揭夺吕禄印(5)。其益封太尉勃邑万户,赐金五千斤。丞相平、将军婴邑各三千户,金二千斤。朱虚侯章、襄平侯通邑各二千户,金千斤。封典客揭为阳信侯,赐金千斤。”
(1)元年:汉文帝元年(前179)。辛亥:初二。(2)高庙:汉高帝刘邦的庙。(3)皇太后:指薄太后。(4)襄平侯通:纪通。(5)典客揭:刘揭。
十二月,立赵幽王子逐为赵王,徙琅邪王泽为燕王。吕氏所夺齐楚地皆归之。尽除收帑(孥)相坐律令(1)。
(1)收孥(nú)相坐:一人有罪株连全家老少。孥:妻子儿女。相坐:一同治罪。
正月,有司请蚤(早)建太子,所以尊宗庙也。诏曰:“朕即不德,上帝神明未歆飨(享)也(1),天下人民未有惬志(2)。今纵不能博求天下贤圣有德之人而嬗(禅)天下焉,而曰豫建太子,是重吾不德也。谓天下何(3)?其安之(4)。”有司曰:“豫建太子,所以重宗庙社稷,不忘天下也。”上曰:“楚王,季父也,春秋高,阅天下之义理多矣(5),明于国家之体。吴王于朕,兄也;淮南王,弟也;皆秉德以陪朕(6),岂为不豫哉!诸侯王宗室昆弟有功臣,多贤及有德义者,若有德以陪朕之不能终,是社稷之灵,天下之福也。今不选举焉,而曰必子(7),人其以朕为忘贤有德者而专于子,非所以忧天下也。朕甚不取。”有司固请曰(8):“古者殷周有国,治安皆且千岁,有天下者莫长焉(9),有此道也。立嗣必子,所从来远矣。高帝始平天下,建诸侯,为帝者太祖。诸侯王列侯始受国者皆为其国祖。子孙继嗣,世世不绝,天下之大义也。故高帝设之以抚海内(10)。今释宜建而更选于诸侯宗室,非高帝之志也。更议不宜。子启最长(11),敦厚慈仁,请建以为太子。”上乃许之。因赐天下民当为父后者爵一级。封将军薄昭为轵侯。
(1)歆享:欣然享受。(2)惬(qiè)志:满志。(3)谓天下何:怎能符合天下的愿望。(4)安之:慢慢来的意思。(5)阅:阅历。(6)陪:辅佐。(7)必子:必然传位于子。(8)有司:主管部门的官吏。(9)莫长:没有比它们更长的(10)设之:言设立此法。(11)子启:刘启,文帝刘恒之长子,后为景帝。
三月,有司请立皇后。皇太后曰:“立太子母窦氏为皇后。”
诏曰:“方春和时,草木群生之物皆有以自乐,而吾百姓鳏寡孤独穷困之人或阽于死亡(1),而莫之省忧(2),为民父母将何如?其议所以振贷之。”又曰:“老者非帛不暖,非肉不饱。今岁首,不时使人存问长老(3),又无布帛酒肉之赐,将何以佐天下子孙孝养其亲?今闻吏禀当受鬻者(4),或以陈粟(5),岂称养老之意哉!具为令(6)。”有司请令县道,年八十已上,赐米人月一石,肉二十斤,酒五斗。其九十已上,又赐帛人二疋,絮三斤。赐物及当禀粥米者,长吏阅视(7),丞若尉致(8)。不满九十,啬夫、令史致(9)。二千石遣都吏循行(10),不称者督之(11)。刑者及有罪耐以上,不用此令(12)。
(1)阽(diàn):临近。(2)省:视察。(3)存问:慰问,安抚。(4)禀(lǐn):赐给。鬻:稀粥。(5)陈粟:久旧之粟。(6)具为令:制定条令。(7)长吏:指县的丞、尉等。(8)丞若尉致:县丞或尉亲自送去。(9)啬夫、令史:皆是县中小吏。(10)都吏:凡外事循行督捕盗贼,都由督邮主之,故称都吏。(11)督:督察,督责。(12)不用此令:这句是说八十、九十之人员当加赐,但其中有被刑罪暑,则不能享受此条令之优待。
楚元王交薨。
四月,齐楚地震,二十九山同日崩,大水溃出。
六月,令郡国无来献(1)。施惠天下,诸侯四夷远近欢洽。乃修代来功(2)。诏曰:方大臣诛诸吕迎朕,朕狐疑,皆止朕,唯中尉宋昌劝朕,朕以得保宗庙。已尊昌为卫将军,其封昌为壮武侯。诸从朕六人,官皆至九卿。”又曰:“列侯从高帝入蜀汉者六十八人益邑各三百户。吏二千石以上从高帝颖川守尊等十人食邑六百户(3),淮阳守申屠嘉等十人五百户(4)卫尉足等十人四百户(5)。“封淮南王舅赵兼为周阳侯,齐王舅驷钧为靖郭侯(6),故常山丞相蔡兼为樊侯。
(1)令郡国无来献:当时有献千里马者,文帝不受,故有此令。(2)代来功:自代来时有功之人。(3)颍川:郡名。治阳翟(今河南禹县)。尊:人名。(4)淮阳:郡名。治陈县(今河南淮阳)。申屠嘉:汉初功臣,曾任丞相,本书卷四十二有其传。(5)足:人名。(6)靖郭:据杨树达云,当是“清郭”之讹。
二年冬十月,丞相陈平薨。诏曰:“朕闻古者诸侯建国千余,各守其他,以时入贡;民不劳苦,上下欢欣,靡有违德。今列侯多居长安,邑远(1),吏卒给输费苦,而列侯亦无繇(由)教训其民。其令列侯之国(2),为吏乃诏所止者(3),遣太子(4)。”
(1)邑远:指所食之邑离长安远。(2)之国:回到封国去。(3)为吏:指列侯为卿大夫者。诏所止:诏令列侯留于京师者。(4)太子:这里指列侯的太子。
十一月癸卯晦(1),日有食之。诏曰:“朕闻之,天生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人主不德,布政不均,则天示之灾以戒不治。乃十一月晦,日有食之,适(谪)见于天,灾孰大焉!(2)朕获保宗庙,以微眇之身托于士民君王之上,天下治乱,在予一人,唯二三执政犹吾股肱也。朕下不能治育群生,上以累三光之明(3),其不德大矣。令至,其悉思朕之过失,及知见之所不及,匄以启告朕(4)。及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以匡朕之不逮(5)。因各敕以职任,务省繇(徭)费以便民。朕既不能远德,故憪然念外人之有非(6),是以设备未息。今纵不能罢边屯戍,又饬(敕)兵厚卫,其罢卫将军军。太仆见马遗财(才)足(7),余皆以给传置(8)。”
(1)晦:阴历每月的最后一天。(2)灾孰大焉:灾莫大于此。(3)三光:日、月、星。(4)匄(gài):乞求。(5)不逮:考虑不周的意思。(6)憪(xiàn)然:不安的样子。(7)遗:保留。(8)传置:驿站车马的设置。
春正月丁亥,诏曰:“夫农,天下之本也,其开藉田(1),朕亲率耕,以给宗庙粢盛(2)。民谪作县官及贷种食未入、入未备者(3),皆赦之。”
(1)藉田:皇帝象征性地耕种土地,以奉宗庙,劝民务农。(2)粢(zī)盛:盛于祭器以供祭祀的谷物。(3)种:谷种,种子。食:粮食。未入:未曾交纳。入未备:交纳不足。
三月,有司请立皇子为诸侯王。诏曰:“前赵幽王幽死,朕甚怜之,已立其太子遂为赵王。遂弟辟强及齐悼惠王子朱虚侯章,东牟侯兴居有功,可王。”乃立辟强为河间王,章为城阳王,兴居为济北王。因立皇子武为代王,参为太原王,揖为梁王。
五月,诏曰:“古之治天下,朝有进善之旌,诽谤之木(1),所以通治道而来谏者也。今法有诽谤妖言之罪,是使众臣不敢尽情,而上无由闻过失也。将何以来远方之贤良?其除之。民或祝诅上(2),以相约而后相谩(3),吏以为大逆,其有他言,吏又以为诽谤。此细民之愚(4),无知抵死,朕甚不取。自今以来,有犯此者勿听治。”
(1)进善之旌,诽谤之木:相传唐尧之时在交通要道设立旌旗和木牌,让人们在旌旗下提意见,在木牌上写谏言。(2)祝祖:祈神加害于人。上:指皇帝。(3)相谩:互相欺骗又互相告发。(4)细民:犹“小民”,普通老百姓。
九月,初与郡守为铜虎符、竹使符(1)。
(1)文帝以前已有铜虎符,而文帝始与郡守,故曰:“初”。铜虎符:以铜制的虎符,分为两半,右兰留京师,左半给郡守,调发军队时,持符验合,才能生效。竹使符:以竹制的符。
诏曰:“农,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而民或不务本而事末(1),故生不遂(2)。朕忧其然,故今兹亲率群农以劝之(3)。其赐天下民今年田租之半。”
(1)本:指农业。末:指商业。(2)生不遂:生计困难。(3)今兹:现在。
三年冬十月丁酉晦,日有食之(1)。十一月丁卯晦,日有蚀之(2)。
(1)日有食之:日全食。(2)日有蚀之:日偏食。
诏曰:“前日诏遣列侯之国,辞未行。丞相朕之所重,其为朕率列侯之国。”遂免丞相勃,遣就国。十二月,太尉颖阴侯灌婴为丞相。罢太尉官(1),属丞相(2)。
(1)罢:这里解作撤销。(2)属丞相:指丞相兼管太尉的事。
夏四月,城阳王章薨。淮南王长杀辟阳侯审食其(1)。
(1)审食其:吕后的宠幸者,封为辟阳侯。
五月,匈奴入居北地、河南为寇(1)。上幸甘泉(2),遣丞相灌婴击匈奴,匈奴去。发中尉材官属卫将军,军长安。
(1)北地:郡名。治马领(在今甘肃庆阳西北)。河南:指河套以南地区。(2)甘泉:宫名。在今陕西淳化西北。
上自某泉之高奴(1),因幸太原(2),见故群臣,皆赐之。举功行赏,诸民里赐牛酒。复晋阳、中都民三岁租(3)。留游太原十余日。
(1)高奴:县名。在今陕西延安市东北。(2)太原:郡名。治晋阳(在今山西太原市西南)。(3)中都:县名。在今山西平遥西南。
济北王兴居闻帝之代,欲自击匈奴,乃反,发兵欲击荥阳。于是诏罢丞相兵,以棘蒲侯柴武为大将军,将四将军十万众击之。祁侯缯贺为将军,军荥阳。秋七月,上自太原至长安。诏曰:“济北王背德反上,诖误吏民,为大逆。济北吏民兵未至先自定及以军城邑降者,皆赦之,夏官爵。与王兴居去来者(1),亦赦之。”八月,虏济北王兴居,自杀。赦诸与兴居反者。
(1)“兴居”下脱一“居”字。与王兴居居:指与北王兴居共同反叛。去来:叛而来降。
四年冬十二月,丞相灌婴薨。
夏五月,复诸刘有属籍,家无所与。赐诸侯王子邑各二千户。
秋九月,封齐悼惠王子七人为列侯。
绛侯周勃有罪,逮指廷尉诏狱(1)。
(1)诏狱:奉诏令关押犯人的牢狱。
作顾成庙(1)。
(1)顾成庙:文帝自己建造的庙。
五年春二月,地震。
夏四月,除盗铸钱令。更造四铢钱(1)。
(1)四铢钱:钱文仍为“半两”。
六年冬十月,桃李华(1)。
(1)华:开花。
十一月,淮南王长谋反,废迁蜀严道(1),死雍(2)。
(1)严道:县名。今四川荣径县。(2)死雍:“死”之前脱一“道”字。道死:在路上死去。雍:县名。在今陕西凤翔县南。
七年冬十月,令列侯太夫人、夫人、诸侯王子及吏二千石无得擅征捕(1)。
(1)列侯太夫人:指列侯之母。
夏四月,赦天下。
六月癸酉,未央宫东阙罘罳灾(1)。
(1)东阙罘罳(fúsī):设在东阙上交疏透孔的窗棂。
八年夏,封淮南厉王长子四人为列侯。
有长星出于东方(1)。
(1)长星:拖着光芒的星,属彗星一类。
九年春,大旱。
十年冬,行幸甘泉。
将军薄昭死。
十一年冬十一月,行幸代(1)。春正月,上自代还。
(1)代:郡名。治代县(在今河北蔚县东北)。
夏六月,梁王揖薨。
匈奴寇狄道(1)。
(1)狄道:县名。今甘肃临洮。
十二年冬十二月,河决东郡(1)。
(1)东郡:郡名。治濮阳(在今河南濮阳西南)。
春正月,赐诸侯王女邑各二千户。
二月,出孝惠皇帝后宫美人,令得嫁。
三月,除关无用传(1)。
(1)除关:开放关津。传:犹今之护照。
诏曰:“道(导)民之路,在于务本。朕亲率天下农。十年于今,而野不加辟(1),岁一不登(2),民有饥色。是从事焉尚寡,而吏未加务也。吾诏书数下,岁劝民种树,而功未兴,是吏奉吾诏不勤,而劝民不明也。且吾农民甚苦,而吏莫之省(3),将何以劝焉?其赐农民今年租税之半。”
(1)辟:开辟。(2)登:收成。(3)省:省察,了解
又曰:“孝悌,天下之大顺也。力田,为生之本也。三老,众民之师也。廉吏,民之表也。朕甚嘉此二三大夫之行。今万家之县,云无应令(1),岂实人情?(2)是吏举贤之道未备也。其遣谒者劳赐三老、孝者帛人五匹,悌者、力田二匹,廉吏二百石以上率百石者三匹(3)。及问民所不便安,而以户口率置三老孝悌力田常员,令各率其意以道(导)民焉。”
(1)无应令:没有孝悌力田之人可应察举之令。(2)岂:难道。实:真实。(3)这句是指自二百石以上,每百石递增三匹。
十三年春二月甲寅,诏曰:“朕亲率天下农耕以供粢盛,皇后亲桑以奉祭服,其具礼仪。”(1)
(1)具礼仪:令制定耕桑的礼仪。
夏,除秘祝(1),语在《郊祀志》(2)。五月,除肉刑法,语在《刑法志》。
(1)除:取消。秘祝:指向神灵祷告祈福消灾。(2)语:这里指具体内容。
六月,诏曰:“农,天下之本,务莫大焉。今勤身从事,而有租税之赋,是谓本末者无以异也,其于劝农之道未备。其除田之租税。赐天下孤寡布帛絮各有数。”
十四年冬,匈奴寇边,杀北地都尉卬(1)。遣三将军军陇西、北地、上郡(2),中尉周舍为卫将军,郎中令张武为车骑将军,军渭北(3),车千乘,骑卒十万人。上亲劳军(4),勒兵,申教令(5),赐吏卒。自欲征匈奴,群臣谏,不听。皇太后固要上(6),乃止。于是以东阳侯张相如为大将军,建成侯董赫、内史栾布皆为将军(7),击匈奴,匈奴走。
(1)卬:孙卬。(2)三将军:指陇西将军隆虑侯周灶,北地将军宁侯魏遫,上郡将军昌侯卢卿。(3)渭:渭河。(4)劳军:慰劳军队。(5)申:申明。(6)固:坚决。要(yāo):强迫。(7)内史:官名。掌治京畿地区。
春,诏曰:“朕获执牺牲圭币以事上帝宗高(1),十四年于今。历日弥长,以不敏不明而久抚临天下,朕甚自愧。其广增诸祀坛场圭币。昔先王远施不求其报,望祀不祈其福,右贤左戚(2),先民后己,至明之极也。今吾闻祠官祝釐(禧)(3),皆归福于朕躬,不为百姓,朕甚愧之。夫以朕之不德,而专乡(享)独美其福,百姓不与焉,是重吾不德也。其令祠官致敬,无有所祈。”
(1)牺牲:古时用于祭祀的牲畜之通称。圭币:古时皇帝祭祀时用的礼器。(2)右贤左戚:注重贤才,不重亲戚。古时以右为上,左为下。祠官:掌管祭祀之官。祝釐(xī):祈天降福。釐通禧。
十五年春,黄龙见(现)于成纪(1)。上乃下诏议郊祀(2)。公孙臣明服色,新垣平五庙(3)。语在《郊祀志》。夏四月,上幸雍,始郊见五帝,赦天下,修名山大川尝祀而绝者,有司以岁时致礼。
(1)成纪:县名。在今甘肃通渭县东。(2)郊祀:古时祭祀之一。(3)五庙:指渭阳五帝之庙。
九月:诏诸侯王公卿郡守举贤良能直言极谏者,上亲策之(1),傅(敷)纳以言(2)。语在《晃错传》。
(1)策:这里指策问。(2)敷纳:使陈述意见而加以采纳。
十六年夏四月,上郊祀五帝于谓阳(1)。
(1)渭阳:邑名。在汉长安东北。
五月,立齐掉惠王子六人、淮南厉王子三人皆为王。
秋九月,得玉杯(1),刻曰“人主延寿”。令天下大酺,明年改元。
(1)得玉杯:新垣平诈献的玉杯。
后元年冬十月(1),新垣平诈觉(2),谋反,夷三族(3)。
(1)后元年:文帝十七年改称后元年(前163)。(2)诈觉:诈献玉杯之事被发觉。(3)夷:夷灭。三族:指父族、母族、妻族。
春三月,孝惠皇后张氏薨。
诏曰:“间者数年比不登(1),又有水旱疾疫之灾,朕甚忧之。愚而不明,未达其咎。意者朕之政有所失而行有过与(欤)?乃天道有不顺,地利或不得,人事多失和,鬼神废不享与(欤)?何以致此?将百官之奉养或费(2),无用之事或多与(欤)?何其民食之寡乏也!夫度田非益寡(3),而计民未加益,以口量地,其于古犹有余,而食之甚不足者,其咎安在?无乃百姓之从事于末以害农者蕃(4),为酒醪以靡谷者多,六畜之食焉者众与(欤)?细大之义,吾未能得其中(5)。其与丞相列侯吏二千石博士议之,有可以佐百姓者,率意远思(6),无有所隐。”
(1)间者:近来。不登:歉收。(2)费:浪费。(3)度(duó):估计。益寡:更少。(4)末:指商业和手工业。(5)中(zhòog):适合,恰当。这里指恰当的答案。(6)率意远思:畅开思想,深思熟虑。
二年夏,行幸雍棫阳宫。
六月,代王参薨。匈奴和亲。诏曰:“朕既不明,不能远德,使方外之国或不宁息(1)。夫四荒之外不安其生(2),封圻之内勤劳不处(3),二者之咎,皆自于朕之德薄而不能达远也。间者累年,匈奴并暴边境,多杀吏民,边臣兵吏又不能谕其内志,以重吾不德。夫久结难连兵,中外之国将何以自宁?今朕夙兴夜寐(4),勤劳天下,忧苦万民,为之恻怛不安(5),未尝一日忘于心,故遣使者冠盖相望(6),结彻(辙)于道(7),以谕朕志于单于(8)。今单于反(返)古之道,计社稷之安,便万民之利,新与朕俱弃细过,偕之大道,结兄弟之义,以全天下元元之民(9)。和亲以定,始于今年。”
(1)方外之国:指汉朝以外的国家。(2)四荒:四方荒远之地。(3)封圻(qí):指京师附近之地。不处:不得安居。(4)夙(sù)兴夜寐:起早睡晚,形容勤奋。(5)恻恒(cèdá):忧惧。(6)冠盖:冠服和车盖。(7)结辙:车辙交结。(8)单(chán)于:匈奴首领。(9)元元之民:众多百姓。
三年春二月,行幸代。
四年夏四月丙寅晦,日有蚀之。五月,赦天下。免官奴婢为庶人。行幸雍。
五年春正月,行幸陇西。三月,行幸雍。秋七月,行幸代。
六年冬,匈奴三万骑入上郡,三万骑入云中(1)。以中大夫令免为车骑将军屯飞狐(2),故楚相苏意为将军屯句注(3),将军张武屯北地,河内太守周亚夫为将军次细柳(4),宗正刘礼为将军次霸上(5),祝兹侯徐厉为将军次棘门(6),以备胡(7)。
(1)云中:郡名。治云中(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西南)。(2)中大夫令:官名。掌管宫门警卫,并统率南军。免:人名。有说令免是人名。屯:驻扎(驻守之地)。飞狐:飞狐口。古时险要的关口。在今河北涞源县北。(3)句注:句注山。在今山西代县西。(4)次:驻于(备调发)。细柳:地名。在今陕西咸阳市西南。(5)霸上:地名。在今陕西西安市东。(6)棘门:地名。在今西安市北。(7)胡:指匈奴。
夏四月,大旱,蝗。令诸侯无入贡。驰山泽(1)。减诸服御。损郎吏员(2)。发仓庚以振(赋)民(3)。民得卖爵。
(1)驰山泽:废除禁民开发山泽之法令。(2)损:裁减。(3)仓庚:各种粮仓。在邑称仓,在野称庚。
七年夏六月己亥(1),帝崩于未央宫。遗诏曰:“朕闻之,盖天下万物之萌生,靡不有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奚可甚哀!当今之世,咸嘉生而恶死,厚葬以破业,重服以伤生,吾甚不取。且朕既不德,无以佐百姓;今崩,又使重服久临(2),以罹寒暑之数,哀人父子,伤长老之志,损其饮食,绝鬼神之祭祀,以重吾不德,谓天下何!朕获保宗庙,以眇眇之身托于天下君主之上(3),二十有余年矣。赖天之灵,社稷之福,方内安宁(4),靡有兵革(5)。朕既不敏,常畏过行,以羞先帝之遗德;惟年之久长,惧于不终。今乃幸以天年得复供养于高庙,朕之不明与嘉之,其奚哀念之有!其令天下吏民,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无禁取(娶)妇嫁女祠祀饮酒食肉。自当给丧事服临者,皆无践(6)。绖带无过三寸(7)。无布车及兵器(8)。无发民哭临宫殿中。殿中当临者,皆以旦夕各十五举音,礼毕罢。非旦夕临时,禁无得擅哭以下(9),服大红十五日(10),小红十四日,纤七日,释服。它不在令中者,皆以此令比类从事。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霸陵山川因其故⑾,无有所改。归夫人以下至少使⑿。”令中尉亚夫为车骑将军,属国悍为将屯将军⒀,郎中令张武为复土将军⒁,发近县卒万六千人,发内史卒万五千人,臧(藏)郭穿复土属将军武⒂。赐诸侯王以下至孝悌力田金钱帛各有数。乙巳⒃,葬霸陵。
(1)六月己亥:六月一日。(2)临:哭吊。(3)眇眇(miǎomiǎo):微末。(4)方内:方境之内。(5)兵革:指战争。(6)践:徒跣,赤足。(7)绖(dié)带:古时服丧系的麻带。(8)布车:以布饰车。或以为“布”乃陈列之意。(9)下:指下葬。(10)大红:与下文之“小红”、“纤”等,皆丧服的名称。⑾霸陵:汉文帝陵,后置县。在今陕西西安市东北。⑿归:发遣归家。夫人以下至少使:指后宫妃嫔。⒀属国:典属国,掌管各族事务的长官。悍:人名。将屯:掌管屯军,以备非常。⒁复土:指穿圹治坟。⒂武:即张武。⒃乙巳:(六月)七日。
赞曰:孝文皇帝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车骑服御无所增益。有不便,辄驰以利民。尝欲作露台(1),召匠计之,直(值)百金。上曰:“百金,中人十家之产也(2)。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身衣弋绨(3),所幸慎夫人衣不曳地(4),帷帐无文绣,以示敦朴,为天下先。治霸陵,皆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因其山,不起坟。南越尉佗自立为帝,召贵佗兄弟,以德怀之,佗遂称臣。与匈奴结和亲,后而背约入盗,令边备守,不发兵深入,恐烦百姓。吴王诈病不朝(5),赐以几杖(6)。群臣袁盎等谏说虽切(7),常假借纳用焉(8)。张武等受赂金钱,觉,更加赏赐,以愧其心,专务以德化民,是以海内殷富,兴于礼义,断狱数百(9),几致刑措(10)。呜呼!仁哉!
(1)露台:露天平台。(2)中人:指不富不贫的中等家业之人。(3)弋:黑色。绨:厚缯。(4)曳(yè):拖。(5)吴王:刘濞。本书卷三十五有其传。(6)几:小木几,供坐时依靠之用。杖:手杖。赐几杖,是古时表示对老年人的尊重与优待。(7)袁盎:即爱盎。本书卷四十九有其传(8)假借:这里是宽容之意。(9)断狱数百:天下定死罪者仅数百人。(10)几致刑置:几乎不用刑罚。 
 

汉文帝 - 《却千里马诏》

鸾旗在前,属车在后,吉行日五十里,师行日三十里,朕乘千里之马,独先安至?——《汉书·文帝纪》

翻译
天子出行,前有仪仗,后有侍从,好天气一日行五十里,坏天气一日行三十里。你送给我千里马,叫我一个人骑上先跑到哪里去呢?

赏析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给皇帝行贿,实在是为了讨欢心。有人给汉文帝刘恒献上千里马,类似现在买一部宝马奔驰车并办好一切手续,直接把钥匙送上一样。汉文帝是个吃过苦、受过冷落,知道人间冷暖的皇帝,他谨慎地整饬了汉朝建国以来的前期动乱局面,开启了修养生息、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时期,这样的皇帝当然不是一辆奔驰宝马能搞掂的。汉文帝并不是将行贿的人抓来训斥一番,而是用了一种温而厉的方式,抓这个典型,给全国的官员上一课,诏书曰:“鸾旗在前,属车在后,吉行日五十里,师行日三十里,朕乘千里之马,独先安至?”译成白话就是:天子出行,前有仪仗,后有侍从,好天气一日行五十里,坏天气一日行三十里。你送给我千里马,叫我一个人骑上先跑到哪里去呢?

不论这是出自谁的手笔,作为诏书以皇帝的名义发出,就应该是汉文帝的版权。文字就事说事,不展开,却自有自觉延伸的意义和功效。道可道,非常道,诏书的写作也可以是极其自由的,文无成法,文成法立。此诏极其节省,简捷到极致,却生动活泼,无丝毫芜杂,也无丝毫遗漏。微言大义,轻轻一点,雷霆万钧,山崩地裂,翻江倒海。

《却千里马诏》,堪称千古反腐戒贪的不朽雄文。读之自可以养人浩然正气。我甚至感到,因为这29个字,那个两千多年前的皇帝似乎离现在不远,让人有类似音容宛在的奢望。所谓文章千古不朽,为文之人亦可谓千古不朽。

汉文帝 - 灞陵

霸陵,汉文帝陵寝,有时写作灞陵。灞,即灞河。因霸陵靠近灞河,因此得名。位于西安东郊白鹿原东北角,即今瀑桥区毛西乡杨家屹塔村,当地人称为“凤凰嘴”。

霸陵在汉长安城未央宫前殿遗址东南57公里处,是两座位于汉长安城东南的西汉帝陵之一(另一座是汉宣帝刘询的杜陵,其他九座西汉帝陵,都在渭河北面的咸阳原上)。至于为何霸陵选址在此,据推测和汉初仍被遵循的“昭穆制度”有关。但从《史记》来看,霸陵选择依山而建,防盗是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来加以考虑的。霸陵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依山凿穴为玄宫的帝陵,对六朝及唐代依山为陵的建制影响极大。

霸陵因“因山为陵,不复起坟”,即依山凿挖墓室,无封土可寻。并且史料文献对霸陵的记载也很少,所以,只能根据仅有的记载来推测霸陵的具体位置和内部结构。

霸陵陵园史称“盛德园”,内建寝殿、便殿等。但目前也没有发现陵园的遗迹。据记载,霸陵在白鹿原原头的断崖上凿洞为玄宫,内部以石砌筑,并有排水系统,墓门、墓道、墓室以石片垒砌,工程十分浩大。但估计,后来排水系统被沙石堵塞,以致墓门后来被水冲开,墓室结构遭到破坏。霸陵最迟在西晋即遭盗掘,并在当时发现了大量的陪葬品。

汉文帝 - 汉文帝废肉刑

 公元前167年,汉文帝下诏废除肉刑,开始进行刑制改革。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文帝刑制改革。

形制改革起源于一次案件,当时齐国的太仓令淳于公犯罪要被处以肉刑,他只有五个女儿,没有儿子,小女儿缇萦便陪同父亲到了京城长安,向文帝上书,说愿意去做官奴,以赎父亲的肉刑。文帝很感动,让丞相张苍和御史大夫冯敬商议改革方案,方案将原来要执行的墨刑、劓刑和斩左、右趾改成笞刑和死刑。

这次改革改变了原来包括肉刑的奴隶制五刑制度,这是奴隶制五刑向封建五刑制过度的开始。不过最初执行的时候,因为换的笞刑数量很多,有的三百,有的五百,结果有的受刑后还是丧了命,有人批评说虽然名义上是减轻刑罚,结果确实杀人更多。景帝即位后,继续刑制改革,两次颁布诏书,将肉刑数量大幅度减少,最后,最多的五百减少到了二百。同时,还规定了刑具的长短薄厚,以及受刑的部位,行刑中间不许换人等。但宫刑在这次改革中没有废除。

这次刑制改革是中国古代刑制从野蛮时期到文明时期的转折点,此后,到南北朝时期,肉刑逐渐被废除,封建五刑制到北齐时出现了雏形,为隋唐封建五刑制的定型奠定了基础。


汉文帝 - 参考资料

1、《史记》(西汉)司马迁 著  中华书局  2006年06月
2、《汉书》 (汉)班固 撰  中华书局  2007年08月
3、《秦汉史》 钱穆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05年03月
4、全汉文  (清)严可均 辑,任雪芳 审订  商务印书馆  1999年10月
5、汉文帝  王占君 著  华夏出版社  2006年07月
TAGS: 中国君主 中国封建帝王 人物 历代皇帝 历史 各姓氏中国人 君主 汉朝人 汉朝政治人物 汉朝皇帝
上一页: 汉成帝 下一页: 汉安帝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