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萍[沈阳体育学院教授]


陈萍,男,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人。1959年运动解剖学研究生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曾任沈阳体育学院运动解剖学教研室主任,1996年4月受聘于北京体育大学《体育科学研究》论文集专家委员会委员。

陈萍[沈阳体育学院教授] - 简介

陈萍  男,1929年6月生,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人。1959年运动解剖学研究生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曾任沈阳体育学院运动解剖学教研室主任,1985年晋升为教授,中国运动医学会运动解剖学学科组副组长,中国解剖学会辽宁省学会常务理事,辽宁省运动医学会常务理事,沈阳体育科学学会理事,康寿福音报顾问和特邀撰稿人,1996年4月受聘于北京体育大学《体育科学研究》论文集专家委员会委员。

陈萍[沈阳体育学院教授] - 科研方向

主讲运动解剖学。主攻对不同体育动作的解剖学分析、不同负荷训练对肌纤维型和运动终板影响的组织化学研究。发表50余篇科学论文(多篇获奖),主要有《跳起倒勾球动作的解剖学分析》,《不同负荷训练对小白鼠胫骨前肌肌纤维型和运动终板影响的组织化学研究》等。发明有《肩、髋、膝关节旋转测量器》等。

陈萍[沈阳体育学院教授] - 学术成果

出版20余部著作(1部获奖),主要有《运动解剖学》、《运动解剖学在速滑运动中的应用》等;译著(日文)主要有《运动员特殊肌力训练》、《兔跳的功过》等;科普著作有《体育与健康》、《健身长寿方法精选》等。1978~1987年连续获学院教书育人优秀教师称号,1985年同时获辽宁省人民政府和学院《为人民的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的表彰和荣誉证书。  

陈萍[沈阳体育学院教授] - 人物事迹

“我没有亲历开国大典,因为那一天我们在战斗,在湖南的山区里我们向着北京的方向,用胜利迎接新中国的诞生,同样终生难忘。”——陈萍,1929年生,1946年6月参加革命,1947年7月参军,任四野三十九军一一七师三五〇团政治处宣传干事,1950年入党,参加了解放东北、华北、华南的战斗,抗美援朝战争,1954年考入东北体育学院学习,1956年留校任教,离休前为沈阳体育学院教授。

解放军跑步进沈阳

1947年7月,陈萍随齐齐哈尔西满学生战地服务团参军,在四野三十九军一一七师三五〇团任政治处宣传干事。三五〇团是个战斗在最前线的部队,陈萍参加了解放锦州、辽西追击战等战役,在辽西追击战中,人民解放军活捉了国民党军高级将领廖耀湘后,大军压境,马不停蹄地进军沈阳。

三五〇团当时在新民县以东,离沈阳还有一百多里的路程,突然接到上级命令,让三五〇团轻装跑步前进拿下沈阳。因为是步兵,再轻装的战士们也必须背着作战用的枪支、弹药。从速度上和负重上来说,这叫“远道无轻载”,比一般的行军要高出两倍以上的负担。但是同志们都要为最后解放东北贡献力量,克服各种艰难,一鼓作气跑进沈阳,其中也有一名战士由于过度劳累,牺牲在路上。

三五〇团是从铁西进入沈阳,国民党兵败如山倒,中国人民解放军没打几枪,所遇之敌就投降了。沈阳解放了,人民欢庆,国民党的溃军到处都是,团领导给陈萍所在的宣传队的任务是收容、教育俘虏。当时陈萍任三分队长,任务是在城内收容1500名俘虏。可这一批俘虏送来,却远远超过了2000人,打扫完战场后,三五〇团奉命开往沈北小民屯,一路上国民党的散兵不断投入到行进中的俘虏队伍中来,到达小民屯时,人数已超出5000人之多。

随后,陈萍和同事们对俘虏进行教育,愿意参军的,把他们送到连队,成为解放军战士,愿意返回家乡的,给他们开路条、发路费,让他们高高兴兴地上路回家。三五〇团宣传队从这批俘虏中选拔出十几名有文艺天赋的人,充实、壮大了宣传队,这些曾经是国民党军的俘虏成为解放军战士后,也为新中国的解放战争做出贡献,有的还牺牲在了抗美援朝的战场上。

战斗中迎接新中国

1948年12月,四野挥师入关,解放天津、北平,1949年4月继续南下,进军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国民党军节节败退,陈萍随四野一直追歼到长江边。这时二野已经冲过长江,直逼南京,四野奉命从湖北沙市过长江,直追白崇禧的部队。

敌人是乘汽车往西南逃窜,而人民解放军则用“11号汽车”,即两条腿走路追击。1949年9月30日,四野进抵湖南邵阳境内的雪峰山脚下,陈萍记得那天的天气阴沉沉的,下着濛濛细雨,大家全副武装身披雨具,为了尽快追歼白崇禧的残军败将,解放军要抄近道爬越雪峰山。

雪峰山海拔很高,上下山足有六十多里路程,山路崎岖、狭窄,没有手电筒,战士们摸黑一个紧跟一个,天渐渐黑了下来,行军变得非常紧张、危险、艰难。但同志们战斗情绪仍然特别高,一步步向山上走去,时而有同志稍不注意便滑下深谷牺牲了,负责搬运大炮等重武器的战士一边流血一边流汗地前进。

陈萍和宣传队的同志们,在部队中一要鼓动指战员们的战斗情绪,同时还要帮助有伤病的同志扛枪、背背包。当部队爬上山顶时,云雨已在脚下,皓月当空,解放军没有时间看风景,直接冲下山,下山时更是险象环生,当部队快要到山下时,已是清晨,这一天是10月1日,陈萍记得,那天的天气非常好,万里无云,天亮不久,解放军终于追上了敌人,指战员们忘却了一夜爬山行军的极度疲劳一口气冲下山去,解放了山下的城镇,消灭了部分敌人,另一部分敌人逃向西南(广西方向)。

1949年10月1日的战斗胜利了,到了城镇,解放军的战士们才知道,这一天,毛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宣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所有的解放军战士都以消灭敌人的实际行动,来庆祝新中国的成立。开国大典这一天,时逢中秋佳节,同志们欢呼雀跃,热烈庆祝这三个好日子的到来,陈萍等干事们拿出手中的钱买了月饼和葡萄犒劳战友们。但是,部队没有停下来,吃过饭,稍稍休整,部队又继续向西南方向进发,继续追歼白崇禧的残部,直到越南边境,万余残军丢下武器,逃入越南。在这次追歼战中,陈萍荣获“艰苦奋斗功”。

朝鲜战场上的遗憾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四野于7月回师东北辽阳,随时准备消灭美帝国主义的入侵。在这期间,为了锻炼战士的身体,三十九军组织了全军篮球赛,从小就爱打篮球的陈萍成为三五〇团主力前锋,当时篮球队的队服和帽子都是陈萍设计的。三五〇团篮球队在全师比赛中获得了冠军,大家高兴得举着锦旗合影留念,这张照片记录了篮球队10个小伙子的飒爽英姿,遗憾的是正当大家准备参加全军决赛时,朝鲜战争开始了,年轻的战士们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三十九军第一批从宽甸县的鸭绿江出国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篮球队的两名帅气小伙子(前排右一、二)将生命留在了朝鲜战场上,也将青春最后的影像永远定格在了陈萍手中的老照片中。

在朝鲜战场上,陈萍参加了第一次、第二次战役,因为条件太艰苦,他饿出了严重胃病,连蛔虫都饿出体外,但陈萍还是亲眼看到了所谓的联合国军一打即溃、跪地双手举枪投降的丑态。为了保存实力,部队将生病的陈萍转回后方。1954年,转业到地方工作的陈萍考入东北体育学院(现沈阳体育学院)学习,留校任教后主要从事运动解剖学方面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当年的小战士成为了大学教授。

TAGS: 教授 教育人物
上一页: 陈德坤[上海同济大学教授] 下一页: 陈鹏[东北师范大学教授]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