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锡阐


王锡阐(1628~1682) 字寅旭,号晓庵,又号余不、天同一生,震泽镇 。王锡阐少年博览群书,尤精历象之学。明亡投河完节,被人救起,从此着明朝冠服,不用清朝钱,潜心天文学研究。夜色晴朗,王锡阐躺卧屋顶上整夜观察天象。针对当时中西历各种门户之见,他提出考证中历古法之误,而存其是;择取西说之长,而去其短。著《晓庵新法》,精确计算出日食、月食的时间,首创计算金星凌日、水星凌日的方法,还著有《五星行度解》、《大统历法启蒙》、《筹算》等。王锡阐死后葬在震泽镇西(今震泽中学内)。清道光十七年(1837年),江苏巡抚林则徐捐重修其墓,并在墓东建“王贤祠”。1982年3月,其墓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王锡阐 - 人物简介

王锡阐,中国明清之际的民间天文学家。字寅旭,号晓庵,江苏吴江人。生于明崇祯元年六月二十三日(公元1628年7月23日),卒于清康熙二十一年九月十八日(公元1682年10月18日)。他精通天文,经常进行天文观测。曾独立发明计算金星、水星陵日的方法,并提出精确计算日月食的方法。所著有《晓庵新法》六卷及《五星行度解》等。

王锡阐 - 人物概述

王锡阐自幼嗜学,11岁以后,“闭户绝人事者二十年所。”其“诗文峭劲有奇气”,“尤精历象之学”。他数十年勤奋治学不辍,以观测勤勉著称。他在天文学历算领域深入研究的过程中,刻苦钻研西方历法,积极接受西方科学知识。所著《晓庵新法》、《历说》和《五星行度解》等,为中国近代天文学和数学的发展作出了卓著贡献。

王锡阐年少时已形成了忠于明王朝的思想,清政府建立后,王锡阐放弃科举,拒不仕清,在与明遗民顾炎武、潘柽章、潘耒、吕留良、张履详等人的交往中,以及穿汉衣的言行,都表现了他“性狷介,不与俗谐”的个性和为明守节的态度。王锡阐虽一生清贫,但矢志于学,所取成就,令人瞩目。著名思想家、学者顾炎武称“学究天人,确乎不拔,吾不如王寅旭”,对王锡阐以高度评价。

王锡阐十七岁时,明朝覆亡,他放弃科举,致力于学术研究,尤其爱好天文,常在夜间仰观天象。每遇日、月食,必以实测来检验自己的计算结果。去世前一年,虽已疾病缠身,仍坚持观测。王锡阐生活在耶稣会士东来、欧洲天文学开始传入中国的时期。对于应否接受欧洲天文学,当时中国学者有三种不同态度:一种是顽固拒绝,一种是盲目吸收,独他能持批判吸收的态度,从当时集欧洲天文学大成的《崇祯历书》入手,对其前后矛盾、互相抵触之处予以揭露,对其不足之处予以批评,进而在吸收欧洲天文学优点的基础上,发展了中国天文学,写成《晓庵新法》(1663年)和《五星行度解》(1673年)二书。

王锡阐 - 人物生平

王锡阐(1628—1682年),字寅旭,又字昭冥,号晓庵,又号余不,别号天同一生,江苏吴江震泽人。清代天文学家。

王锡阐自幼嗜学,博览群书。17岁时,正值清军南下,南明弘光政权覆灭,江南各地纷起抗清,王锡阐以投河自尽表示尽忠明朝。遇救之后又绝食七日,后因父母强迫不得已而复食,从此放弃科举,隐居乡间,穿古衣,用古字,以教书为业。

清初,王锡阐以遗民自命,广交天下有气节之士。顺治七年(1650年),吴越一带眷怀故明、耻事新朝的文人成立了惊隐诗社(又称逃社、逃之盟),当时加入诗社的有顾炎武、潘柽章、吴炎等名流,王锡阐亦参与其中。潘、吴都是王锡阐的挚友,潘柽章之弟潘耒还曾受业于王锡阐数年。潘柽章、吴炎两人精通史事,因念明代没有成史,遂仿《史记》体例合著了一部《明史记》,王锡阐亦参与撰写了其中的年表、历法。康熙二年(1663年),清廷大兴文字狱,潘、吴两人因庄氏《明史》案被杀。惊隐诗社遭此变故遂解散。为此,王锡阐作《挽潘、吴二节士》、《齐仕门》、《广宁门》等诗篇以表怀念。

王锡阐对天文历算情有独钟。明末时,中、西历法并行,因其中原理深奥,常人不经专门传授难以掌握。而徐光启所修《崇祯历书》世人奉为典范,学者亦依其为旨归。唯王锡阐闭户著述,勤于观测,每遇天色晴霁便登屋仰察星象,竟夕不寐。久之,王锡阐兼通中、西历学,并作《西历启蒙》和《大统历法启蒙》,评断中、西历法之优劣。崇祯间,鉴于明《大统历》较为疏简,王锡阐又著《晓庵新法》六卷,兼采中西,参以己见,首创准确计算日月食的初亏和复圆方位的演算法以及金星、水星凌日和五星凌犯的演算法,此书后被编入《历象考成》,成为编算历法的重要依据。

清康熙二十年(1681年),王锡阐作《推步交朔测日小记》,确切测算了当年发生日食的时间。后又相继著成《丁未历稿》、《五星行度解》、《历表》、《历说》、《日月左右旋问答》、《圜解》、《三辰晷志》等。其中《五星行度解》和《日月左右旋问答》侧重于宇宙理论的阐释,影响颇大。

王锡阐在天文方面的独到见解和成就为人所称道。时人将他与当时北方的历算名家薛凤祚并称为“南王北薛”。与王锡阐交谊甚笃的顾炎武亦甚为推崇王氏的天文学造诣,曾作《广师》一文,称自己在天文历算方面远不如王锡阐。天文数学家梅文鼎甚至认为王锡阐的历学成就更胜薛凤祚一筹,并以未能早知王锡阐其人、与他深研此学而深感惋惜。

王锡阐艰苦力学,学问根底广博深厚,除醉心于历法、算学外,于哲学、诗文亦颇有造诣。他反对王阳明的心学,提倡“经世致用”,独尊程朱理学。从中年起,便与张履祥、吕留良、钱澄之等一起讲授“濂洛之学”;又应松江周篆之约,组织讲学会,讲习理学精义,深受后辈的推崇。王锡阐的诗文峭劲有奇气,大多率意而出,尽意而止,颇显清妙,处处流露出平生的志向和气节。

王锡阐一生以志节自励,忍饥杜门,20余年如一日,晚年更是贫病交加。友人吕留良等来访,连粗茶淡饭也招待不起。即使如此,他仍不忘保持晚节,不用时世一钱。王锡阐死时55岁,由于无子,学无传人,加之其著作都用篆字,人多不能识,故遗稿颇多散失。后来潘耒将其幸存的50余种遗稿加以搜集刊行。在这些遗作中,除上述历学著述外,还有与薛凤祚、万斯大、朱彝尊、徐发等往来的书信,今皆见于《晓庵遗书》、《晓庵先生文集》,是研究王锡阐的重要史料。

王锡阐 - 成才之路

王锡阐出生在吴江震泽,震泽是太湖的古称,因镇近太湖,遂以震泽称之震泽,亦以小桥流水著名,有“禹迹桥”、“思范桥”、“慈云禅寺”、“慈云寺塔”、“蠡泽湖”等古迹。王锡阐曾写有《震泽八咏》、《江南曲四首》等歌颂家乡和家乡人。

锡阐跟叔父度日,家境与一般农户一样贫困。但在11岁开始悉心于学,他的诗文基础很好,现在吴江图书馆就藏有他的诗文集。

与所有读书人一样,王锡阐本可以通过科举获取功名,然而,1644年(清顺治元年),王锡阐17岁时清兵入关,改变了他的命运。

清兵给吴江带来了灾难,震泽也遭厄运。面对这场巨变,有着忠君思想的王锡阐作出的反应是自杀殉国。他先是投河,遇救未死,又绝食七日,后来在父母强迫下才不得不重新进食。这并不是他的一时冲动,他的报国之思、亡国之痛是刻骨铭心的,这伴随了他的一生。王锡阐放弃科举,为明守节,穿古衣、用古字表示对现实不满。

王锡阐忠于亡明,不愿与清廷合作,自然地与明朝遗民中的一些志同道合者走到一起。他最密切的朋友是潘柽章和吴炎。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和十三年(1640年)的时候,也就是王锡阐10~11岁时,潘柽章跟从他的父亲潘凯到震泽康庄别墅吴氏家里做客,而当时,正巧潘柽章的朋友,同样是平望人的吴炎也跟从叔父吴宗汉到震泽住在王锡阐家里。康庄别墅吴氏家与王锡阐家相距二里多路,于是王锡阐就相识了潘柽章。他们就一起参加了以眷怀故明、耻事新朝为宗旨的惊隐诗社,一起仿《史记》体例,编《明史记》。该记由潘柽章作本记和志,吴炎撰世家列传,王锡阐写年表历法,戴笠编流寇志。从顺治十一年(1654年)开始,他们寒暑无间,埋头写作。然而就在《明史记》已成十有六七,即将完成之时,受浙江湖州府富商庄廷鑨“明史案”牵连,清康熙二年(1663年)2月潘柽章、吴炎遭逮捕后被斩杭州弼教坊。“明史案”使王锡阐变得谨小慎微,以后不再热心于为亡明修史了。

就在这时,西方耶稣会士来华,为达到传教的目的,他们带来了西方一些近代科学知识,客观上促进了中国历史上第二次较大规模的中外文化交流,史称西学东渐。西学东渐,对中国科学影响最大的是天文学,这为王锡阐研究天文学打开了大门。

王锡阐不求取功名,又不能编写明史,但他在历算方面有特长,王锡阐自幼博览群书,尤精通历法、算学,在潘柽章家里的私塾中教书,与潘耒讲论算法,于是,他开始投身于天文学的研究。王锡阐作为民间天文学家,研究得不到政府的资助,且不说他无法买必要的书籍,平时还为生活忧愁,但他坚持不懈。他一方面具有科学的态度,兼取中西之长;另一方面具有实践第一的献身精神,夜晚遇天色晴朗,即登上屋顶,仰观天象,竟夕不寐。积月累日,学问越深。他著有《新法》、《历说》、《大统历启蒙》、《圜解》、《三辰仪晷》、《日月左右旋问答》诸书,成为了中国杰出的民间天文学家。

王锡阐生长在一个特别的时代,在时代的激流中,他一介布衣却在思想、精神、学术上对社会发展作出了不平凡的贡献。

王锡阐 - 研究成果

王锡阐对于天文历算特别爱好,在参加惊隐诗社活动和写作《明史记》的同时,一直不停地进行天文研究。那时期先后行用的中、西两种历法,其中原理深奥,一般人不经过专门的传授,是难以掌握的,但是王锡阐却能够没有老师传授而自己弄通大意。当时整个中国学术界对欧洲科学发展的了解处于闭塞状态,徐光启等编释的《崇祯历书》,成为中国学者研究西法的范本,认为可以作为中国二、三百年不用修改的历法。

王锡阐潜心于自己实际测算,每当遇到天色晴朗,他就爬到屋顶上,仰卧着观察天空中的星象,整夜不睡觉。然后他对历算书籍进行精心研究,验证实际测算的结果。经过长期的实际测算,王锡阐对于中、西历法有了相当深度的了解,他曾作有《西历启蒙》和《大统历法启蒙》来讨论中、西历法的优劣。对于西历提出了“如谓不易之法,无事求进,不可也。”认为没有不用改进的历法。王锡阐基于一贯倡导的探求数理之本的主张,在当时作的《历说》、《晓庵新法序》以及以后的著作中,对中、西历法的交食、回归年、刻度划分、节气闰法、行星理论等主要问题作了评论。

王锡阐一向重视天文观测,藉以验证步历理论,在他作的多次观测中,唯有康熙二十年(1681年)的日食留下了较详细的记述。这次日食前,他作有《推步交朔序》,并将自己及中、西历的测算方法备陈于后。交食发生时,他与徐发等人用五家方法同时测算,而自己的测算方法最为慎密。为此他作了《测日小记序》,论说观测要旨,认为“人明于理而不习于测,犹未之明”。在文章中还说:“每遇交会,必以所步所测,课较疏密,疾病寒暑无间。年齿渐迈,血气早衰,聪明不及于前时,而黾黾孳孳,几有一得,不自知其智力之不逮也”。每遇日、月食,必以实测来检验自己的计算结果。这一年他已经五十四岁,虽已疾病缠绵,仍坚持观测。由此可见王锡阐严肃的科学态度。

王锡阐把迷信排除在科学之外,他生活在耶稣会士东来,欧洲天文数学知识开始传入中国的时期。这些天文方法有较高的精确度,其中运用了对中国来说还是全新的三角几何学知识、明确的地球观及度量概念,因而产生了巨大影响。对于应否接受欧洲天文学当时中国学者有三种不同态度:一种是顽固拒绝,一种是盲目吸收,只有他能持批判吸收的态度。他从当时集欧洲天文学大成的《崇祯历书》入手,对其前后矛盾、互相抵触之处予以揭露,对其不足之处予以批评,进而在吸收欧洲天文学优点的基础上,发展了中国天文学。他在对中西历法有了较深了解的基础上,兼采中西,参与己意,写成《晓庵新法》。

王锡阐 - 学术作品

《晓庵新法》   共六卷,运用刚传到中国的球面三角学,首创准确计算日月食的初亏和复圆方位的演算法,以及金星、水星凌日和五星凌犯的演算法,后来都被清政府编入《历象考成》,成为编算历法的重要手段。所谓“凌日”,就是当金星或水星运行到太阳和地球之间,人们看见太阳表面出现小黑点,这是金星或水星在日面上的投影,这种自然现象叫作凌日。因为在此之前,无论中历还是西历,仅能对此进行粗略的推算。

《五星行度解》   是在第谷体系的基础上建立的一套行星运动理论。第谷为丹麦天文学家,曾提出一种介乎托勒密的地心体系和哥白尼的“日心体系”之间的宇宙体系。这个体系在欧洲没有流行,但在十七世纪初传入中国后曾一度被接受。王锡阐认为五大行星皆绕太阳运行,土星、木星、火星在自己的轨道上左旋(由东向西),金星、水星在自己的轨道上右旋(由西向东),各有各的平均行度;太阳在自己的轨道上绕地球运行,这轨道在恒星天上的投影即为黄道。他据此推导出一组公式,能预告行星的位置。他还考虑到日、月、行星运动的力学原因,但错误地认为这些是因假想的“宗动天”(恒星所在天球外的一层天球)的吸引所致。当时近代科学的引力理论尚未出现,对行星随太阳运动的原因,西历以“太阳于诸星,如磁石于铁,不得不顺其行”做了解释。而王锡阐则进一步探询了日月五星距离变化的原因,这种探讨使他成为中国较早注意引力现象的学者之一。

王锡阐 - 文学表现

王锡阐不仅仅是一个天文、历算学家,又是一个学者、诗人。他坚苦力学,博览群书,学问根底广博深厚,尤其醉心于哲学。他反对王阳明的主观唯心主义,提倡“经世致用”,与顾炎武的论学宗旨相同,只是尊崇程朱。从中年起,先后与当时的著名学者张履祥、吕留良、钱澄之等一起讲授濂洛之学;应松江周篆之约,组织讲学会,具有很高的威望,受到后辈的尊重。同时对于《诗经》、《易经》、《春秋》等,有很多独特的见解。他的诗文峭劲有奇气,不一定求工,大多率意而出,尽意而止。特别是诗歌,有才华并显得清妙。他不去沿袭追求时尚,却处处流露出平生的志向和节慨。例如“我固冰雪心,炎燎不能灰。”“蝉抱高枝鸣,竭死声不哀。”可见他品性的皎洁,与冰雪相媲美。他有一首《幽居》:
北牖微风度, 斜阳意独醒。

寒溪沉鹭白, 夏木挂虫青。

理钓竿成曲, 为农具有经。

邻翁寻旧约, 倚棹渡前汀。

清初的大词人朱彝尊非常欣赏,把他作为明遗民,采入《明诗综》。

王锡阐 - 人物轶事

王锡阐生于明清易代之际,与天文数学家梅文鼎同时而又齐名,王锡阐号晓庵,梅文鼎号勿庵,遂被后人并称为“二庵”。两人都娴于天文历算,然而王锡阐精核,梅文鼎博大,各造其极,不分高下。1644年,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进入北京,明朝覆亡;随即清军入关南下,弘光小朝廷覆灭。在急风暴雨的时代大变迁中,由于难以忍受“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民族高压政策,江南各地纷纷起兵抗清。

王锡阐当时年仅十七岁,却具有强烈的民族自尊,为了表示忠于明朝,他奋身投河自尽,但是意外地被人救了起来。由于他已下了必死的决心,于是又开始绝食,勺水不入,经过了七天,却又没有遂愿。最终因为父母的劝导与强迫,才不得已而复食。可是从此以后,王锡阐放弃了科举考试之路,他不愿去做清朝的官。从此王锡阐隐居在乡间,以教书为业,致力于学术研究;甘心于做一个故国遗民而贫困一生。

王锡阐生来聪明颖异,性格孤僻,从不与同年龄的孩子一起游戏。他天性爱好思考,不善于交际应酬。那时候一般的读书人,对于数学上割圆、勾股的测量方法,大多感到目眩心迷,难以弄清楚,然而王锡阐却能手画口谈,好像下棋时的黑子白子一样清楚。他曾经说,自己与别人相见的时候,往往面面相觑,一天不讲话。然而与志同道合的人讨论古今的事情,却又能够纵横不休,没有停止的时候。因为家里贫困,得不到很多书;但即使得到了许多书,自己也并不都读,读过也并不都记住;只是当读书有所心得的时候,却会欢喜雀跃。这种学以致用的读书方法在古人中也是不多的。

由于王锡阐专心致力于学问,与世人格格不入。他常常穿着明朝时的衣服,鞋子也破得露出脚跟,一个人独来独往。其实他的志向和节慨却是效仿宋代末年谢皋羽、郑所南这一流爱国人物。他常常喜欢一个人漫步在田野上,向着南方怅望,显得特别忧伤,因此被乡里人看作是一个“狂生”。王锡阐在自叙《天同一生传》中,流露出强烈的亡国之痛,伤时之情,是他一生的最大隐痛。

王锡阐 - 王锡阐纪念馆

王锡阐纪念馆位于江苏省吴江市震泽镇。王贤祠为纪念我国明末清初的天文学家王锡阐(号晓庵)所建。苏州巡抚林则徐曾筹款为王锡阐营建墓地,墓前立了题刻“高士王晓庵先生之墓”的碑石,墓东建造了“王贤祠”,设有王晓庵纪念馆。1982年,王晓庵墓被列为江苏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王锡阐先生在贫病交加中与世长辞,葬于西圩(现震泽中学)。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江苏巡抚林则徐倡捐重修王锡阐墓。建立墓门,用张履祥语题曰“南服英贤”,又缭以周垣,北垣用顾炎武语为题“江天白云”。另在东铡新建“王贤祠”即晓庵祠,仍用顾句题额“学究天人”,祠东面河上石桥为晓庵桥。 1982年王锡阐墓被列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1998年是王锡阐先生诞辰370周年,在此市、镇两级政府投入二十多万元,对墓、祠、桥等进行全面整修,并建立王锡阐纪念馆。是年11月23日中国科学技术学会、中国天文学会等部门在吴江市联合举行《纪念王锡阐诞辰370周年学术研讨会》,同时纪念馆正式对外开放。

TAGS: 中国古代天文学家 中国天文学家 中国近现代天文学家 人物 古代天文 天文学家 宇宙天文 自然科学人物
上一页: 薛凤祚 下一页: 王绶馆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