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农

慕容农是后燕开国皇帝慕容垂之子,他与慕容隆一样,是慕容垂的爱姬所生。史书上最早关于慕容农的记载是在东晋太和四年(369年),当时东晋大司马桓温率军进攻前燕,其父慕容垂力挽狂澜,击退晋军。

慕容农 - 人物简介

生卒:?—398.4.7


描述:中国十六国时期后燕名将
籍贯:昌黎棘城(今辽宁义县西北)人,鲜卑族

慕容农 - 基本情况

慕容农是后燕开国皇帝慕容垂之子,他与慕容隆一样,是慕容垂的爱姬所生。史书上最早关于慕容农的记载是在东晋太和四年(369年),当时东晋大司马桓温率军进攻前燕,其父慕容垂力挽狂澜,击退晋军。由于慕容垂与慕容俊和可足浑氏关系不好,慕容俊死后,慕容暐即位,大权掌握在太傅慕容评的手中。此时慕容垂大败桓温,威名大振,慕容评对慕容垂更是忌恨。太后可足浑氏遂与慕容评相谋,欲杀慕容垂。慕容垂知道后,拒绝了一些人提出谋反的建议,而是采取出逃避湖了祸的方式,于十一月以打猎为由,微服出邺,准备回故都龙城。到邯郸时,却出了意外,幼子慕容麟向来不为慕容垂所宠爱,便向慕容评告状,慕容垂左右也多有离去。慕容垂遂率夫人段氏(后段后),子慕容令、慕容宝、慕容农、慕容隆,慕容恪之子慕容楷,舅兰建,郎中令高弼等一起投奔前秦。

前秦王苻坚素闻慕容垂之名,待其甚厚。慕容垂便在前秦居住下来,几年中,王猛、符融等大臣多次劝符坚诛杀慕容垂等人,但都被符坚阻止了。至到宁康二年(375年)七月,王猛病逝,慕容氏才得以解脱。

慕容农 - 戎马生涯

时前秦四处征战,所向皆捷,但鼎盛的后面,却潜伏着社会危机。王猛死后不久,前秦的社会危机逐渐暴露出来了。太元二年(377年),慕容农便暗中对慕容垂说:“自王猛之死,秦之法制,日以颓靡,今又重之以奢侈,殃将至矣,图谶之言,行当有验。大王宜结纳英杰以承天意,时不可失也!”慕容垂此时已有此意,为防外泄,便笑着说:“天下事非尔所及”(《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

太元八年(383年),符坚在淝水之战之战中惨败,时诸军皆溃,惟慕容垂所率三万人独全,符坚率千余骑兵随慕容垂而归。慕容垂的亲信都劝慕容垂乘机杀死苻坚,但慕容垂念符坚往日待已的恩惠,没有同意,相反地把军队悉数交给了苻坚。苻坚沿途收集逃散的士卒,到洛阳时,已有十余万众,“百官、仪物、军容粗备”(《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元气略有些恢复。

此时,慕容农献计于慕容垂说:“尊不迫人于险,其义声足以感动天地。农闻秘记曰:‘燕复兴当在河阳。’夫取果于未熟与自落,不过晚旬日之间,然其难易美恶,相去远矣”(《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慕容垂纳其言,用计离开符坚回邺城,准备复国。

镇守邺城的是苻坚之子长乐公苻丕,苻丕闻慕容垂北来,怀疑其欲叛秦,便让他住在邺西。时洛阳附近的丁零人翟斌起兵叛秦,准备攻豫州牧、平原公苻晖于洛阳,翟斌部中有大批的前燕人,苻坚乘机派慕容垂前去平叛。为防其反叛,只给了2000老兵,又派广武将军苻飞龙率1000氐族精骑随行,并暗中告诉苻飞龙:“卿王室肺腑,年秩虽卑,其实帅也。垂为三军之统,卿为谋垂之主,用兵制胜之权,防微杜贰之略,委之于卿,卿其勉之(”《晋书·慕容垂载记》)

慕容垂把慕容农和慕容楷、慕容绍留在邺城,带慕容宝、慕容隆等前去平叛。不久,慕容垂设计杀死苻飞龙,起兵叛秦,并将功起兵之事告之于慕容农等,让其起兵兵相应。时天色已晚,慕容农与慕容楷留宿邺城,慕容绍先出城至蒲池,盗符丕骏马数百匹,等候慕容农与慕容楷。月末,二人率数十骑微服出邺城与慕容绍会合,奔往列人(今河北邯郸市东)。

直到太元九年(384年)正月,符丕大会宾客,请慕容农等人,但久等不至,始觉有变。便四处派人查找,三天后,才知慕容农已在列人起兵了,大怒不已。

慕容农到列人后,到乌桓人鲁利的家中。鲁利为其准备了食物,但慕容农却笑而不食。鲁利对妻子说:“恶奴,郎贵人,家贫无以馔之,奈何?”其妻说:“郎有雄才大志,今无故而至,必将有异,非为饮食来也。君亟出,远望以备非常。”鲁利纳其言。这时慕容农对鲁利说:“吾欲集兵列人以图兴复,卿能从我乎?”鲁利说:“死生唯郎是从。”慕容农又去造访乌桓人张骧,对他说:“家王已举大事,翟斌等咸相推奉,远近响应,故来相告耳。”张骧说:“得旧主而奉之,敢不尽死”(《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

于是慕容农将列人居民改编为士兵,斩桑榆树做成武器,扯襜衣当做旗帜,又招集了毕聪、卜胜、张延、李白、郭超、刘大等数千人。慕容农以张骧为辅国将军、刘大为安远将军、鲁利为建威将军。慕容农率军攻破馆陶,缴获大量军资器械,派兰汗、段赞、赵秋、慕舆悕等夺马数千匹。此时,慕容农的军队兵强马壮,步骑云集,众至数万。张骧等人共推慕容农为使持节、都督河北诸军事、骠骑大将军,监统诸将,随才部署,上下肃然。慕容农认为慕容垂未至,不敢擅自封赏将士。赵秋便对他说:“军无赏,士不往。今之来者,皆欲建一时之功,规万世之利,宜承制封拜,以广中兴之基”(《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慕容农纳其言,于是前来投奔的人络绎不绝。慕容垂知道后,对慕容农的作法很赞赏。此后,慕容农又西招库傉人官伟于上党,东引乞特人归于东阿,北召光烈将军平睿、汝阳太守平幼兄弟于燕国,众为皆应之。慕容农又派兰汗等攻克顿丘。慕容农所部“号令整肃,军无私掠,士女喜悦”(《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

符丕知道慕容农起兵后,便派石越率步骑万余人前来攻打。慕容农说:“越有智勇之名,今不南拒大军而来此,是畏王而陵我也;必不设备,可以计取之”(《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众人请求修筑列人,以做好防御。慕容农又说:“善用兵者,结士以心,不以异物。今起义兵,唯敌是求,当以山河为城池,何列人之足治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不久,石越至列人西,慕容农派赵秋及参军綦毋滕攻破石越的先头部队。参军赵谦对慕容农说:“越甲仗虽精,人心危骇,易破也,宜急击之。”慕容农说:“彼甲在外,我甲在心,昼战,则士卒见其外貌而惮之,不如待暮击之,可以必克”(《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遂命令部队严阵以待,不得妄动。石越设围自守,慕容农笑着对诸将说:“越兵精士众,不乘其初至之锐以击我,方更立栅,吾知其无能为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待到天黑,慕容农率军在城西列阵,牙门刘木请战慕容农笑着说:“凡人见美食,谁不欲之,何得独请!然汝猛锐可嘉,当以先锋惠汝”(《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刘木遂率400名壮士突破敌阵,大军随后冲击,秦兵大败,石越被斩,前秦上下人心浮动。

不久,慕容垂到达邺城附近,改前秦建元为燕元年。以前岷山公库傉官伟为左长史,肖尚书段崇为右长史,荥阳郑豁等为从事中郎,并立慕容宝为太子。慕容农也率军与慕容垂会合,慕容垂仍以慕容农为骠骑大将军,与其共攻邺城。

七月,翟斌恃功骄纵,索求无厌。时邺城久功不下,翟斌渐有叛心。世子慕容宝请求将其杀掉,慕容垂说:“河南之盟,不可负也。若其为难,罪由于斌。今事未有形而杀之,人必谓我忌惮其功能;吾方收揽豪杰以隆大业,不可示人以狭,失天下之望也。藉彼有谋,吾以智防之,无能为也。”慕容农和范阳王慕容德、陈留王慕容绍都说:“翟斌兄弟恃功而骄,必为国患。”慕容垂说:“骄则速败,焉能为患?彼有大功,当听其自毙耳”(《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对其礼遇更重。 

翟斌还想当尚书令,慕容垂说:“翟王之功,宜居上辅;但台既未建,此官不可遽置耳”(《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翟斌大怒,遂反,暗中与邺城内苻丕联络,又派丁零兵决堤放水,解除邺城被淹的危险。事泄,慕容垂杀翟斌兄弟,余者皆免。翟斌侄翟真乘夜逃往邯郸(今属河北)。太原王慕容楷和陈留王慕容绍对慕容垂说:“丁零非有大志,但宠过为乱耳。今急之则屯聚为寇,缓之则自散。散而击之,无不克矣”慕容垂从之。

八月,翟真率部从邯郸逃走。慕容垂派慕容农和太原王慕容楷率骑兵追击。追至下邑,慕容楷见敌阵不整,欲出战,慕容农认为:“士卒饥倦,且视贼营不见丁壮,殆有他伏”(《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慕容楷不纳,下令攻击,燕军果然大败。翟真继续北进,直趋中山(今河北定州)。

时前秦邺城守军长期被围,粮草渐尽。慕容垂认为:“苻丕穷寇,必守死不降。丁零叛扰,乃我腹心之患。吾欲迁师新城,开其逸路,进以谢秦主畴昔之恩,退以严击真之备”(《晋书·慕容垂载记》)。燕军遂解围退至新兴城,另派慕容农到清河、平原一带征收租赋。慕容农“明立约束,均适有无,军令严整,无所侵暴”(《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所以得到大批军用物资。

翟真击败后燕军,驻于承营(今河北定州附近),与前秦公孙希、宋敞等人互相呼应。前秦长乐公苻丕派光祚率军数百赶赴中山(今河北定州),与翟真会合;又派阳平太守邵兴率骑兵数千往冀州郡县活动,招集旧部,准备与光祚在襄国会合。当时,后燕兵马疲弊,秦军又渐渐恢复了元气,冀州郡县都在观望成败,赵郡人赵粟等起兵响应邵兴。慕容垂派冠军大将军慕容隆及龙骧将军张崇率军击邵兴,同时命令慕容农自清河出发,前来会合。慕容隆与邵兴在襄国交战,邵兴大败,邵兴逃至广阿,路遇慕容农,被慕容农俘获。光祚听到邵兴战败被俘的消息,急速撤回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不久,赵粟等起事部众均被镇压下去,冀州郡、县复入于后燕。

十一月,慕容农自信都西击翟真从兄翟辽,破其军于鲁口。翟辽退屯无极,慕容农屯藁城以逼之。十二月,慕容农又与慕容麟合兵攻打翟辽,大破之,翟辽单骑逃往翟真处。

太元十年(385年)二月,慕容农率军与慕容麟会于中山,共攻翟真。二人先率数千骑兵至敌营业员,观察形势,被翟真发现,率军而出。诸将欲退,慕容农认为:“丁零非不劲勇,而翟真懦弱,今简精锐,望真所在而冲之,真走,众必散矣,乃邀门而蹙之,可尽杀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遂派骁骑将军慕容国率百余骑冲击敌阵,翟真果然败走,其士兵争相入城门,结果自相残踏,死者过半,燕军遂攻下其外城。

三月,慕容垂攻邺城不下,将北去冀州,命令抚军大将军慕容麟屯驻信都(今河北冀县),乐浪王慕容温屯中山(今河北定州),召慕容农回邺城。附近各部以为燕军不振,颇怀去就。

慕容农至高邑后,派从事中郎眭邃到附近巡视,可到了期限却未回营,长史张攀对慕容农说:“邃目下参佐,敢欺罔不还,请回军计之”(《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慕容农不应,假传燕王之令,以眭邃为高阳太守,参佐家住在赵北的,也都遣归。共补太守三人,长史二十余人。然后对张攀说:“君所见殊误,当今岂可自相鱼肉!俟吾北还,邃等自当迎于道左,君但观之”(《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

晋将刘牢之攻打黎阳,慕容垂留慕容农继续攻邺城,亲自率军去解围。符丕闻之慕容垂便想乘虚夜袭燕营,结果被慕容农击败。同时,慕容垂也击退了刘牢之的进攻,率军回邺。

四月,燕、秦两军已相持经年,幽、冀两州发生饥荒,燕军多有饿死者,慕容垂遂下令禁止农民养蚕,好以桑椹为军粮。慕容垂准备北上中山,让慕容农先行,先前被假授官职的眭邃等人都前来迎候,上下和好如初,众人乃佩服慕容农的智略。

七月,后燕建节将军余岩反叛,从武邑(今属河北)赴幽州(治蓟,今北京西南)。后燕王慕容垂遣使令幽州刺史平规坚守,不与余岩交战。平规不纳,战败。余岩入蓟,掠千余户而去,占据令支(今河北迁安西)。

八月,慕容垂命鲁王慕容和为南中郎将,镇守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命慕容农率众穿过蠕蜡塞(今北京西北居庸关)北上,经凡城(今河北平泉南),直捣龙城(今辽宁朝阳),讨伐余岩。

十一月,慕容农至龙城,就地休整十余日。时诸将都说:“殿下之来,取道甚速,今至此。久留不进,何也?”慕容农解释说:“吾来速者,恐余岩过山钞盗,侵扰良民耳。岩才不逾人,诳诱饥儿,乌集为群,非有纲纪。吾已扼其喉,久将离散,无能为也。今此田善熟,未收而行,徒自耗损;当俟收毕,往则枭之,亦不出旬日耳”(《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不久,慕容农率步骑3万进至令支。余岩部众大惊,不少人相继逾城投降。余岩无奈,只得率众投降。慕容农将其斩首。

在五月时,慕容垂曾命带方王慕容佐镇守龙城(今辽宁朝阳)。六月,高句丽进攻辽东(郡治辽阳东北)。慕容佐派司马郝景率兵救援,被高句丽打败。高句丽乘胜追击,连克辽东、玄菟(郡治今沈阳东)。慕容农到辽东后,先击败余岩,随即率步骑3万挥师反击高句丽,大败之,收复辽东和玄菟二郡。

龙城是燕国故土,慕容农便上书请求缮修陵庙,慕容垂同意,并以慕容农为使持节、都督幽、平二州及北狄诸军事、幽州牧,镇守龙城。同时迁平州刺史、带方王慕容佐镇守平郭。于是慕容农在辽东“创立法制,事从宽简,清刑狱,省赋役,劝课农桑,居民富赡,四方流民前后至者数万口”(《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当初幽、冀二州的流民多数投奔高句丽,慕容农任命骠骑司马庞渊为辽东太守,将其招抚。

太元十一年(386年)正月,慕容垂自立为帝,建都中山,改元建兴,史称后燕。四月,慕容垂封慕容农为辽西王。

太元十四年(389年)正月,慕容农已在辽东镇守了近五年,将辽东治理的井井有条。但慕容农不满足于此,还想上阵杀敌立攻,便上表说:“臣顷因征即镇,所统将士安逸积年,青、徐、荆、雍遗寇尚繁,愿时代还,展竭微效,生无余力,没无遗恨,臣之志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慕容垂遂召慕容农为侍中、司隶校尉。并以屡立战功的高阳王慕容隆为都督幽、平二州诸军事、征北大将军、幽州牧,代替慕容农。慕容隆到辽东后,采取萧归曹随的办法进行治理,广施仁政,辽东太平依旧。

十月,燕乐浪悼王慕容温为冀州刺史,翟辽派丁零人故堤向慕容温诈降,刺杀慕容温,并其长史司马驱率守兵二百户投奔西燕。慕容农知道后,于襄国大败其军,除故堤外,全部被俘。

太元十六年(391年)十月,翟辽卒,子翟钊代领其众,并率军攻打邺城,慕容农将击击退。

太元十七年(392年)三月,慕容垂率师讨伐翟钊。六月,进至黎阳(今河南浚县东北),两军对峙。翟钊列营于黄河南岸,诸将惧翟钊兵精,认为不宜渡河,慕容垂笑道:“坚子何能为,吾今为鲫等杀之”(《晋书·慕容垂载记》)。慕容垂观察翟军防范严密,遂徒营于黎阳西40里处,制作百余只牛皮船,伪作引渡。翟钊闻讯急率兵往拒。慕容垂即暗遣将自黎阳津夜渡,于南岸设营。翟钊得悉,急还攻燕军营垒。慕容垂命慕容镇等坚守不战。翟钊军此时非常疲惫,攻营不克,准备率军而回。慕容镇引兵出战。此时,屯黎阳西的慕容农也渡河而至,与慕容镇等夹击翟钊军,大破之。翟钊回到滑台,带妻子、部众逃往白鹿山,凭险自守,燕军屡攻不下。慕容农见此情景,便说:“钊无粮,不能久居山中”(《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便率部而还,只留下一些骑兵在此等候。不久,翟钊果然下山寻粮,伏兵四起,尽获其众,翟钊只身逃奔长子(今山西境),投奔西燕,后因谋反,被西燕慕容永所杀。

十二月,慕容垂回到中山,以慕容农为都督兖、豫、荆、徐、雍五州诸军事,镇守邺城。

太元十九年(394年)二月,慕容垂增调司、冀、青、兖四州兵分三路大举进攻,自率大军出沙亭与西燕作战,其中慕容农率军出壶关。西燕主慕容永发兵5万以抵拒后燕军,将粮草聚于台壁(今山西黎城西南)。西燕台壁守卫孤立,慕容永见慕容垂率军驻扎邺西南一个多月未有行动,遂怀疑后燕军将从秘密道路进攻,便召集各路军队驻屯轵关(今河南济源西北),扼守太行口,惟留台壁一军。西燕台壁守卫孤立,慕容垂乘机率大军出滏口,进入天井关(在今山西晋城县南太行山上)。

五月,后燕军进至台壁,慕容农击败了小逸豆归的进攻,并斩右将军勒马驹,擒镇东将军王次多,并包围台壁。慕容永亲率驻太行军5万回师阻击,慕容垂派骁骑将军慕容国在涧下埋伏骑兵千人,值两军交战时,慕容垂假装败退,慕容永追数里,中埋伏。后燕军立刻从四面进攻,大破西燕5万援军,斩8000余人,慕容永败回长子(今山西长子西南)。晋阳守将闻兵败,弃城逃走,后燕军轻取晋阳。

六月,后燕军包围长子。八月,西燕太尉大逸豆归部将伐勤等人开城门投降,后燕军入长子,杀慕容永和公卿大将刁云、大逸豆归等30多人,西燕所统辖8郡7万余户和大量物资为后燕所有。西燕灭亡。

十月,慕容垂攻灭西燕后,命慕容农率军攻取东晋的青、兖等地。慕容农攻破廪丘(今山东郓城西北),安南将军尹国攻破阳城(今山东茌平县南)。东晋东平太守韦简兵败被杀。高平(今山东邹平西南)、泰山(今山东泰安市)、琅邪(今山东临沂北)诸郡守皆弃城逃走。慕容农进军临海,在各地设置守令。十一月,慕容农又在龙水击败龙骧将军辟闾浑。进入临淄(今山东淄博市)。十二月,慕容垂召还慕容农等。此战,慕容农拓地甚广,使后燕基本上占领了原前燕所有的关东之地,南至琅邪,东到大海,西到河、汾,北接燕、代,后燕的国力也达到了鼎盛。

当时北方鲜卑拓跋部逐渐强大,慕容部与拓跋部世为婚姻,故慕容垂初则支持拓跋圭征服独孤部及贺兰部,统一内部,复国建魏,以作为其控扼塞北诸部的附属之国。及至北魏势力日渐雄厚,欲谋独立,屡犯臣服于后燕的塞外诸部族,双方始相反目。后燕欲以武力征服北魏,遂于太元二十年(395年)五月,慕容农和太子慕容宝、赵王慕容麟等领兵8万,远征拓跋魏,另遣范阳王慕容德、陈留王慕容绍率步骑1.8万为后援。由于燕军内部不合,惨败于魏军,后燕从此日渐衰落,北魏势力进入中原。

太子慕容宝耻于参合陂之败,请求再次伐魏,慕容垂乃部署兵力准备大举攻魏。太元二十一年(396年)三月,慕容垂留范阳王慕容德镇守中山(今河北定州),亲自率军秘密出发,越过青岭(今河北易县西南),经天门,凿山开道,出北魏不意,直指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北魏阵留公拓跋虔率部落3万余家镇守平城。慕容垂率军至猎岭(在今山西代县东北夏屋山),派慕容农、慕容隆为前锋袭击平城。拓跋虔不备,当燕军在闰三月攻到平城时才发现,率军出战,兵败被杀。燕军攻占平城,收编其部落。北魏诸部听说拓跋虔战死,各怀贰心,拓跋圭不知所从。这时慕容垂经过参合陂,见积骸如山,为死亡将士设祭,后燕军哭声震动山谷。慕容垂惭愤吐血,病发,住在平城,不久病重,遂还师。

慕容垂在平城住十日,病重,便筑燕昌城而还。四月癸未(即公元396年6月2日),于上谷沮阳去世,同月慕容宝即位。五月,以慕容农为都督并、雍、益、梁、秦、凉六州诸军事、并州牧,镇守晋阳。

七月,慕容农率部数万人至并州。时并州素乏储存,而且该年霜降甚早,百姓无粮,燕军来后,又派诸部护军分监诸胡,因此“民夷俱怨,潜召魏军”(《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

八月,拓跋圭率步骑40余万大举攻燕。九月,军至阳曲,乘西山,临晋阳(并州治所,今太原西南),遣骑环城大噪而去。慕容农出战,大败,奔还晋阳,司马慕舆嵩闭门不让慕容农进城。慕容农带妻子和部众数千人东走,魏中领将军长孙肥追之,于潞川俘获慕容农妻子,燕军全军覆没。慕容农也身受重伤,只身逃归中山。

魏出军都之步骑亦攻克渔阳(今北京市密云西)。拓跋圭取并州后,继续率军东进,直指后燕国都中山。燕王慕容宝修城贮粮坚守中山,派慕容农出兵安喜(今河北定州东南),作为警戒。一切军务,皆委于赵王慕容麟。十月,拓跋圭派冠军将军于栗磾、宁朔将军公孙兰率步骑2万,暗从晋阳开韩信旧道,趋井陉关(今河北井陉西北)。拓跋圭首先攻取常山(今河北正定南)。常山以东各郡县守宰或逃或降,只有中山、邺(今河北临漳西南)、信都(今河北冀县)三城为燕军所守。十一月,拓跋圭命东平公拓跋仪率5万骑兵攻邺,冠军将军王建、左将军李栗攻信都;自率大军攻中山,不克,拓跋圭认为中山城固,急攻伤士,久围则费粮,遂率军南向。十二月,北魏别部大人没根率新兵数十人降燕,请兵袭魏;其侄酰提在并州任监军,亦率所部回国作乱。

隆安元年(397年)二月,燕主慕容宝闻魏有内乱,不从魏主请和,调集步卒12万、骑兵3.7万屯柏肆(今河北藁城北15公里),在滹沱水北筑军营,向魏军挑战。拓跋圭率军到柏肆,在滹沱河南筑营。慕容宝派勇士万余人为先锋夜渡滹沱河,袭击魏营,亲率大军在魏营之北布阵,作为后援。燕军夜到魏营,凭借风势放起大火猛攻魏营,魏军大乱。但拓跋圭很快召集军队,在营外多设火把,纵骑兵冲击,大败燕军,俘斩万余。慕容宝率军渡河退回。次日拓跋圭整军渡河,与燕军相持。慕容宝见燕军士气被夺,率军向中山败退。拓跋圭追击,多次打败燕之殿后军队。慕容宝害怕被魏军追上,令士卒抛仗弃甲,继而置大军于不顾,仅率2万骑逃回中山,时值大风雪,冻死者无数。所弃将士及文武大臣,降魏或被俘者甚众。拓跋圭在柏肆战胜燕军,旋遣兵回国平定内乱,随即再次进攻中山。

三月,城中将士都想出战,慕容隆也劝慕容宝出战,但多次都被慕容麟阻挠。不久,燕发生内乱,慕容麟谋杀慕容宝未成,出奔西山。城中震骇,慕容宝不知慕容麟逃到何处,认为清河王慕容会的军队在附近,怕慕容麟夺其军权,先据龙城(今辽宁朝阳),便召慕容农和慕容隆,准备放弃中山,逃往龙城。

时慕容农部将谷会归对慕容农说:“城中之人,皆涉圭、参合所杀者父兄子弟,泣血踊跃,欲与魏战,而为卫军所抑。今闻主上当北迁,皆曰:‘得慕容氏一人奉而立之,以与魏战,死无所恨。’大王幸而留此,以副众望,击退魏军,抚宁畿甸,奉迎大驾,亦不失为忠臣也。”慕容农想杀谷会归,却又不忍,对其说:“必如此以望生,不如就死”(《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

慕容宝等至蓟城(今北京城西南),一路上伤亡众多,只剩下慕容隆所率的数百骑做为护卫,清河王慕容会率二万骑兵出城迎接。慕容宝见慕容会脸上怏怏有恨色,便暗中告诉了慕容农和慕容农隆。二人都说:“会年少,专任方面,习骄所致,岂有它也!臣等当以礼责之”(《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慕容宝虽同意,但仍将慕容会的军队交给慕容隆,慕容隆不同意,慕容宝便将慕容会的军队分一部分给慕容隆和慕容农。并派西河公库傉官骥率兵3000帮助慕容详守中山。

不久,慕容宝将蓟城中府库全部运往龙城,北魏军追击后燕军,慕容会回军相战,慕容隆和慕容农与率军击之,大败魏军,追百余里,斩数千人。

慕容会打败魏军后,居功自傲,慕容隆因此多次训责慕容会。慕容会心中不满,慕容会害怕到龙城后,大权被名望素高于己的慕容农与慕容隆夺去,又知道自己没有希望当太子,便生叛反之念。时有人劝慕容宝杀慕容会,被侍御史仇尼听到,告诉了慕容会,并鼓动其谋反。慕容会心存犹豫,没有同意。

此时,慕容宝对慕容农和慕容隆说:“观道通志趣,必反无疑,宜早除之。”二人劝道:“今寇敌内侮,中土纷纭,社稷之危,有如累卵。会镇抚旧都,远赴国难,其威名之重,足以震动四邻。逆状未彰而遽杀之,岂徒伤父子恩,亦恐大损威望。”慕容宝对说:“会逆志已成,卿等慈恕,不忍早杀,恐一旦为变,必先害诸父,然后及吾,至时勿悔自负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二人力谏,慕容宝才做罢。慕容会知道后,更加害怕。

四月癸酉,慕容宝宿广都黄榆谷(今辽宁建昌一带),慕容会派仇尼归、吴提染干率壮士20令人分道袭击慕容农、慕容隆。慕容隆惨遭杀害,慕容农也身受重伤。仇尼归被抓后逃出,进入山中。

慕容会以为仇尼归被抓,事情败露,便于晚上告诉慕容宝说:“农、隆谋逆,臣已除之。”慕容宝准备诛杀慕容会,便假装好言相抚说:“吾固疑二王久矣,除之甚善”(《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

不久,慕容农归,慕容宝呵叱道:“何以自负邪”(《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命人抓捕慕容农,慕容农行行十余里后,慕容宝设宴招待群臣,暗中命卫军将军慕舆腾杀慕容会,慕舆腾伤慕容会之头。慕容会逃回自己军巾,率军攻慕容宝。慕容宝率数百骑兵奔驰200里,回到龙城。慕容会派仇尼归进攻龙城。慕容宝趁夜派兵袭破仇尼归军队。慕容会将车舆器服和后宫女子分给诸将,自称皇太子,以讨慕舆腾为名,率军攻向龙城。慕容宝与慕容会在西城门遥相对话,责备慕容会。临近傍晚遣兵出城,大破慕容会军队。慕容会军死伤大半,逃回军营。侍御郎高云趁夜率敢死军百余人袭击慕容会军,慕容会军全部溃散。慕容会率十几名骑兵逃到中山,被开封公慕容详杀死。

不久,慕容宝大赦,凡参与者都免罪,复旧职。论功行赏,拜将军、封侯者数百人。当时慕容农骨破见脑,多亏慕容宝亲自为其裹伤,慕容农才得以不死。慕容宝便以慕容农为左仆射,不久又拜司空、领尚书令。并追赠高阳王慕容隆为司徒。八月,又以慕容农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司马、录尚书事。

隆安二年(398年)正月,北魏王拓跋圭自中山(今河北定州)北还。不久,燕将启伦还至龙城,言中山已陷,慕容宝命罢兵。慕容农对慕容宝说:“今迁都尚新,未可南征,宜因成师袭库莫奚,取其牛马以充军资,更审虚实,俟明年而议之”(《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一十》)。慕容宝纳其言。不久,慕容宝北渡浇洛水。时南燕王慕容德派侍郎李延诣谒慕容宝,说:“涉圭西上,中国空虚”(《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一十》)李延追上慕容宝,慕容宝知道后大喜,即日引兵而还。

慕容宝回龙城,准备出征,慕容农和长乐王慕容盛劝阻说:“兵疲力弱,魏新得志,未可与敌,宜且养兵观衅。”慕容宝准备纳其言,时抚军将军慕舆腾说:“百姓可与乐成,难与图始。今师众已集,宜独决圣心,乘机进取,不宜广采异同以沮大计。”慕容宝说:“吾计决矣,敢谏者斩”(《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一十》)!

二月,慕容宝出征,以慕容农为中军。不久后燕军至乙连(今辽宁建昌),其部属长上官段速骨、宋赤眉等害怕征战,起兵反叛后燕。段速骨逼慕容隆长子高阳王慕容崇为主,杀死乐浪威王慕容宙、中牟熙公段谊和宗室诸王。慕容宝率10余骑投奔司空慕容农营,慕容农准备出迎,其部下抱其腰进行阻止,说:“宜小清澄,不可便出”(《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一十》)。慕容农拔刀将其砍死,遂出营见慕容宝,还写信追回慕舆腾。不久,慕容宝、慕容农回大营,共讨段速骨等人。但慕容农、慕舆腾军队也因害怕征战而溃散。慕容宝、慕容农只好逃回龙城。镇守龙城的长乐王慕容盛听到叛乱的消息,引兵出迎,二人才得以幸免。后燕尚书兰汗暗中与段速骨通谋,率军在龙城东筑起大营。长乐王慕容盛迁徙近城之民入内,共得丁夫1万多人,登上城墙抵抗段速骨。时段速骨的同谋者只有百余人,其余的都是被迫反叛,所以军无斗志。

三月,段速骨率军攻龙城。慕容农害怕城不能守,又被兰汗诱惑,趁夜潜赴段速骨军中,希望以此自保。第二天早晨,段速骨等攻城,城上士兵拼命抵抗,段速骨军死数百人。段速骨便派慕容农循城而走,慕容农素有忠节威名,城中士兵都因此才进行抵抗,这时却见慕容农在段速骨军中,无不惊愕丧气,全部溃散。段速骨攻入城中,纵部众杀掠。慕容宝、慕容盛、慕舆腾、张真、李旱、赵恩等轻骑南逃。段速骨将慕容农囚禁在殿内。段速骨的谋主长上阿交罗认为高阳王慕容崇幼弱,便想立慕容农为帝。慕容崇的亲信鬷让、出力犍等知道后,于三月丁酉(公元398年4月7日)将慕容农和阿交罗杀死。

慕容农 - 人物评价

慕容部自慕容廆以来,名将倍出,慕容廆子慕容翰、慕容皝,慕容皝子慕容恪、慕容垂,慕容垂子慕容农、慕容隆都是一代名将,慕容家族才得以雄霸一方百余年,自慕容农死后,慕容部再无良将,逐渐走向衰亡。

慕容农 - 相关记载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

《晋书·慕容垂载记》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一十》

慕容农 - 参考资料

http://m.1-123.com/0suitang/murongnong.asp

http://baike.baidu.com/view/472606.htm

TAGS: 南北朝军事人物 隋唐军事人物 魏晋南北朝军事人物 魏晋南北朝文化 魏晋南北朝时期人物
上一页: 慕容廆 下一页: 柳元景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