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香克利


比尔·香克利是英国老牌球队利物浦历来最成功主教练之一。

比尔·香克利 - 人物介绍

比尔·香克利把长期挣扎在乙级联赛的利物浦变成了顶级联赛冠军,并开始该队的欧洲霸业,1974年获不列颠帝国勳章。

既生瑜何生亮,同样在80年代率领利物浦开创一个时代的达格利什被克拉夫压制时,恼火之余也不免怀念其授业恩师香克利,“足球不是生死,是比生死更重要的事情”,作为70年代那支横扫英格兰和欧洲赛场的传奇红军的掌舵人,香克利让利物浦走向了欧洲乃至世界,“YouWillNeverWalkAlone”,红军不仅把队歌传遍了足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也让香克利的足球理念为世人所公认。后继者佩斯利、达格利什虽然在成就上不逊于香克利,但是在影响力上却只能甘拜下风,前人栽树,后人收获,佩斯利和达格利什一脉相承于香克利的教练观实在太多,以至于超级联赛成立初期的利物浦队依然无法摆脱香克利的影子。而安菲尔德体育场的入口,也被命名为“香克利大门”,以这样的方式缅怀已经仙逝的一代天骄,纵使21世纪的利物浦惶恐落魄,他们也有足够的骄傲去为他们曾经拥有的往昔而骄傲。

1959年12月,在前任主帅泰勒辞职后,利物浦做出了一个后来被载入史册的决定,任命霍斯菲尔德队的教练比尔-香克利(Bill Shankly)为新主帅,结果这位传奇般的人物在5年里将一支在乙级中挣扎的球队变成了英格兰甲级联赛冠军,并且就此奠定了利物浦的霸主地位。

1963-64赛季,香克利第一次率队夺取了联赛冠军,红军霸业初成。1965年,利物浦第一次夺取了足总杯冠军,之后的一年又称雄联赛。1973年,香克利再度夺取联赛冠军,同年还拿到了欧洲联盟杯,1974年的足总杯冠军则是他送给利物浦的最后荣誉。

1973-74赛季结束后,香克利意外的宣布辞去主教练职务,60岁的他打算更多的和妻子尼斯以及家人在一起,这个决定一度震惊了利物浦城。1981年9月29日,香克利因为心脏病去世,他的好友、前曼联传奇主帅巴斯比爵士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悲痛的在电话中长时间说不出话。

比尔·香克利 - 铭记比尔·香克利

树立在安菲尔德的比尔·香克利雕像上,铭刻着一句话“他让我们快乐”。

这句简短的碑文告诉了我们,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人在本周末纪念这位苏格兰人的第25个忌日。

2006年09月29日周五,他所热爱的利物浦俱乐部将会在安菲尔德举行一个纪念仪式;周六,一个关于他生平的话剧将会在利物浦的布特尔市政大厅上演。此前,一本由他的孙女撰写的传记也刚刚出版发行。

其实,要理解这位前利物浦主帅为什么如此受利物浦球迷尊敬的原因并不困难。

当他在1959年12月接受利物浦时,球队正在乙级联赛中苦苦挣扎。香克利来到以后,很快就将这支队伍打造成英格兰足坛一支赫赫有名的铁军。在这位苏格兰教头的率领下,利物浦于1962年获得了乙级联赛冠军,升上甲级以后,连夺1964年、1966年和1973年的联赛冠军,以及1965年和1974年的足总杯冠军。

 他的继任者鲍勃·佩斯利在此基础上,率队创造了9个赛季赢得6次联赛冠军和3次冠军杯冠军的空前记录。香克利的成功是建立在艰苦工作的基础上的,而他最令人称道的一点,正是他不凡的人格魅力和管理方面的才能。

朗·叶茨是1961年到1971年间利物浦的队长,他表示,自己仅仅用了一天时间就见识到了香克利作为“心理大师”的非凡能力。

“在梅尔伍德第一次训练结束以后,我去洗了个澡,当我从浴室出来时,外面有将近20名记者站在那里。”叶茨说。

“香克利站在他们前面,指着我说‘看看他的块头,他简直是个巨人。’我完全摸不着头脑,心想‘他在说些什么?’”

“但那就是香克利。他经常会告诉别人我有7尺高。我会告诉他‘老板,我只有6尺3寸’,而他则会回答说‘那对我来说已经非常接近7尺了。’”

“他会让你感觉到自己是个巨人,是一个伟大的球员,然后你就会在场上表现得像他说的那样。”

叶茨说:“我们是一支很强大的球队,经常会在比赛的最后5分钟打进很多进球。队中的所有人都明白自己的任务。”

但是香克利的一些做法扩大了利物浦球迷和其他俱乐部球迷甚至是非球迷之间的隔阂。

约翰·基茨所写的关于比尔·香克利生平的话剧将在周六上演。他表示:“我仍然认为鲍勃·佩斯利是英格兰足球史上最伟大的教练,但是比尔·香克利已经超越了足球。”

香克利意识到球迷是球队胜利的根源,因此他提出了教练、球员和球迷“三位一体”的理论。

基茨和香克利第一次谋面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当时他在一家全国性的报纸担任记者。基茨说:“香克利意识到球迷是足球运动中最重要的元素。”

“记得有一次,是在1976年吧,随他去比利时观看联盟杯决赛第二回合的比赛。那时距离他卸任利物浦主帅职位大概有几年时间。”

“一名球迷走过来说他没有球票,香克利闻听之后,马上过去买了一张票送给这位球迷。”

这种情形与现在的职业联赛似乎有着天壤之别。现在的教练和球员都是百万富翁,而他们和球迷的距离也越来越疏远。

叶茨表示,香克利允许球迷进入梅尔伍德观看训练,而在那里,球迷也可以和教练随意分享自己的轶事。

香克利深知,足球的力量能够激励整个城市。在退休之后他曾表示:“我因对足球之爱才从事足球事业,而我的目标则是:让利物浦的人们重新感到快乐。”

凭借着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辉煌战绩,利物浦俱乐部毫无疑问已经赋予这座城市更多的骄傲和自豪。

当香克利辞职的消息在1974年传来时,伤心的球迷打爆了俱乐部的电话,一名本地的工人甚至威胁说,除非他们的英雄回归,否则他将一直罢工。

香克利的睿智和幽默也感染了整个国家的球迷,现在有许多专为纪念他的名言而建立的网站。

在埃弗顿传奇人物迪克西·迪恩的葬礼上,香克利说:“我知道这是一个伤心的场合,但是我想迪克西肯定会感到惊讶和幸福的。因为即使是葬礼,他也可以聚集到比看埃弗顿比赛还要多的人。”

香克利于1974年7月辞去利物浦主教练职务,以拿出更多时间陪伴自己的妻女。而叶茨认为,比尔从此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比尔了。

叶茨说:“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从不认为比尔会放弃这个工作,我认为是俱乐部老板让他辞职的。”

“他此后还会经常会路过梅尔伍德去观看球员的训练,从他的眼神你可以看出他是多么渴望参与进来。足球已经是他生命的一部分,而突然间,它就离他而去了。”

在离开心爱的利物浦仅仅7年之后,香克利就不幸因为心脏病发作辞世,享年68岁。

但是,作为一名对利物浦俱乐部乃至整个英伦足球都深具影响的伟人,他将永远活在球迷的心中。

比尔·香克利 - 经典名言

1981年9月29日,利物浦沉痛哀悼现代利物浦足球之父比尔·香克利的逝世。在他去世26周年的日子,利物浦官网对这位伟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让我们重温他的经典名言,以怀念这位伟大的传奇人物。

你也许早已无数次地读过或听过这些名言,但正如我们对他的回忆一样,这些都是无价之宝……

“有些人把足球等同与生死,我对此深表失望。我敢向你保证足球远远、远远地超越生死。”

第一就是第一,第二一无是处。

利物浦为我而存在,我为利物浦而出生。

裁判们的问题在于他们虽然知道规则,但却不懂足球。

“孩子,只要你能记住两件事,我保证你能够在这里获得成功:不要吃太多和不要忘记乡音”——香克利在伊恩?圣约翰加盟利物浦时说到。

对一个暗示利物浦处境艰难的记者——“呃,我们呆在联赛榜首还真是麻烦多多啊!”

跟记者谈起罗杰?亨特——“是的,罗杰?亨特错过了一些进球机会,但他是出现在恰当的位置上才有机会错过的。”

向凯文?基冈谈起对他的期望——“给我冲到前面朝每块草皮都扔上几颗手榴弹就行了”

“我知道这是一个悲伤的时刻,但我想迪克西自己也会感到惊呀的——来古迪逊参加他葬礼的人比星期六下午看埃弗顿比赛的人还要多”——在埃弗顿传奇迪克西?迪恩的葬礼上。

“如果埃弗顿在菜园里踢球,我想我会拉上窗帘的。”


“疾病也不能让我缺席这场比赛。即便我死了,我也会让别人抬着棺材到球场,竖起来,再在盖子上挖个洞好看比赛。”——1971年足总杯半决赛击败埃弗顿后香克利说到。

当利物浦在1971年足总杯决赛输给阿森纳后,香克利对街上成千上万名迎接球队的球迷们说——“毛主席也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红军”

签下朗?耶茨后——“有他坐镇后防,我们让亚瑟?阿斯利(英国喜剧演员)守门都没问题。”

在阿兰?波尔加盟埃弗顿以后,香克利对他说——“没关系,阿兰,至少你能够在一支伟大的球队的隔壁踢球了。”

看到汤米?史密斯带着膝盖上的绷带出现在训练场——“把那破绷带扔掉,什么叫做你的膝盖,那是利物浦的膝盖!”

在未能如愿签入卢?马克里时,香克利对球员们说——“没关系,反正我也只是想请他来踢预备队的。”

对伊恩?圣约翰——“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处理脚下的球,那么先把它踢进球门,我们事后再慢慢讨论有哪些选择。”

“我在安菲尔德工作的时候我总是说我们拥有莫西塞德郡最好的两支球队——利物浦和利物浦预备队。”

关于“这里是安菲尔德”的横幅——“这是提醒球员们他们在为谁而战,同时也是警告对手们他们在与谁作战。”

香克利在布鲁塞尔酒店的登记表的住址栏中填上了“安菲尔德”,店员提出疑议时,香克利说:“可我就是住在那里啊”

香克利对记者解释轮换——“老弟,我从来不放弃球员,我只是做些调整”

谈到安菲尔德球场与其他球场的区别——“安菲尔德的草坪太棒了,职业化的草坪!”

“埃弗顿与玛丽女王号的区别在于埃弗顿能载更多的乘客!”

在1968年,一名当地的理发师问到“什么东西从顶上掉下来了?”香克利回应:“噢,是埃弗顿”

在安菲尔德等待埃弗顿前来进行德比大战时,香克利给了看门人一盒厕纸:“埃弗顿来的时候送给他们,他们会用得上的”

“我习惯在星期天的报纸里看看埃弗顿的联赛排名——从……当然是从底下数起。”

在梅尔伍德训练的时候,香克利问克里斯?劳勒——“那球进了吗,还是我看错了?劳勒说:“你是教练,你说了算。”香克利调侃到:“上帝啊,孩子,你来这里四年了,平日里不苟言笑,一开口居然就是这该死的假话。”

在训练中对汤米?史密斯说——“你刚才的失误恐怕能把死人都给吓醒了。”

“现在曼城位居积分榜末尾,上帝保佑,让曼联和曼城交换排名吧。”

“一场比赛只有90分钟,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事实上我总喜欢训练190分钟,好使终场哨声结束后我还能进行另一个90分钟的比赛。”

在战时的一场苏格兰对英格兰的比赛结束后——“我们彻底地击溃了英格兰。那真是场大屠杀,我们以5:4痛宰他们。

1967年联盟杯输给阿贾克斯后——“我们无法和这种只会龟缩防守的大陆球队踢。”

香克利和汤米?图切利在观看一场比赛。其中有一名球员让所有俱乐部都垂涎三尺。图切利对香克利说:“100,000镑可买不到他。”香克利回应,“嗯,不过我对他的报价也是100,000。”

香克利讨厌足球的哪一点:“赛季结束。”

莫西塞德广播的记者问香克利:“香克利先生,为什么你的球队的连续不败记录突然终止了?”香克利答:“你为什么不去跳河?”

听说对手的教练身体不适后:“我知道哪里出问题了——他的球队太烂!”

一场0:3的失利后,香克利对记者说。“他们就是一群垃圾。他们整场比赛总共才获得三次防守反击的机会。”

谈到汤米?史密斯——“如果他不是年度足球先生,足球运动还有什么意义,而那些敢选其他球员为年度最佳球员的人应该送去克里姆林宫。”

当被意大利记者团团围住时,香克利对翻译说,“你只要告诉他们,我对他们说的一切都持反对意见。”

比赛中对安菲尔德的播音员——“老天啊,队员们在禁区里拼抢时你别对着麦克风说话,你在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你比对手的破坏力还大。”

香克利在经理开会时——“在足球俱乐部里,只有神圣的球员、教练和球迷。董事会不需要插手,他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支票上签字。”

谈到利物浦的球迷——“我是KOP看台上的一员,我与球迷们心有灵犀。就像彼此相爱的人的婚姻一样。

谈论什么是越位(暗指离开自己的岗位)——如果一个球员无法影响比赛进程或者无法从中获利,那么他就是越位。

“我是出于对足球的热爱才参与其中的,我希望让利物浦人重新感受到足球的快乐。”

“如果你不敢在一生中做出重要决定,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帐,还不如去下议院当议员算了!”

当有人说他从来没有体验过德比战——“一派胡言!我踢过每一脚球,头球顶过每一次传中。我还完成过帽子戏法:其中一个是有些运气,另外两个则是伟大的进球。”

在安菲尔德踢成0:0——“对着11根门柱你还能做什么!”

热情赞颂伊恩?卡拉翰——“他代表足球里一切正确的东西,而且他从未改变过。你可以把生命托付于他。”

“心中的斗志来自于红色战袍带来的荣誉和激情。我们不需要动员,每个球员都要为球队的表现负责。利物浦球员的身份让他们充满斗志。”

“足球是一项简单的运动,你只需要传接球,控制住球并且确保自己能够接住传球。真是太简单了。”

谈到离开利物浦——“当我去告诉主席的时候,觉得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了。就像走向电椅受刑似的,对,就是这种感觉。”

比尔·香克利 - 花絮

新球场闹鬼?香克利幽灵阻止利物浦搬离安菲尔德

利物浦计划搬离他们著名的安菲尔德球场,这或许让不少红军拥趸感到难以接受。在利物浦新球场工地上的工人甚至声称,他们看到了比尔-香克利的灵魂阻止他们施工。难道连天堂里的利物浦名帅也不愿球队离开安菲尔德?

在利物浦位于斯坦利公园的新球场地基上工作的工人称,他们“见鬼”了,许多人都看到一个灰白头发的老人身影离奇出现。有利物浦球迷感觉,那是香克利的灵魂。这位苏格兰名帅68岁时因为心脏病突发逝世,至今已经过去24年。

香克利死后,他的骨灰埋葬在安菲尔德旁边。英国《每日星报》评论道,也许香克利的灵魂希望红军不要换主场,保证自己永远不会独行。

25岁的新球场建筑工人兼利物浦球迷科林斯-派克说:“当我看到远处那个朦胧的影子飘过的时候,我正在活水泥,他横越过了地基。人们认为我只是开玩笑,但我发誓,他有浅灰色的头发,穿着一件红色运动衣。他是香克利的灵魂,这太离奇了。”

“我一直都相信有灵魂和灵异现象,我估计是香克利从死亡世界里回来,要阻止我们建这座球场。他和安菲尔德同呼吸共生存,或许在他听说那里要被拆掉的时候,在坟墓里也睡得不安宁。”

香克利是利物浦史上头号名帅,他把红军从英乙下游球队在5年内改变成当时英格兰最强队伍。香克利生前酷爱足球,而且迷恋安菲尔德。曾经有个酒店职员质疑他把自己的地址写成安菲尔德的做法,他回答道:“但那里就是我生活的地方。”

香克利在安菲尔德球场也有自己的铜像,今年利物浦是欧洲文化首都,因此,专门有一部讲述香克利故事的话剧在上演。一位参与这个ShanklyShow制作的内部认识表示:“当你现场演出的时候,真的可以感觉到香克利的存在。他好像附在舞台上的演员身上,这是相当可怕的。”

“如果他的灵魂在新球场工地出现,我不会感到惊讶。安菲尔德是他的家,永远都会是。”

利物浦新的6万人座位球场,预计在2012年竣工启用。

TAGS: 体育人物 体育领域人物 国家足球队教练 教练 苏格兰足球运动员 足球主教练 足球教练
上一页: 达伦·弗莱彻 下一页: 彼得·罗利马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