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军


梁军(1918—1977)浙江省杭州市人。一九三七年参加八路军。一九三八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政治部民运部干事,晋冀豫军区政治部宣传科科长,平汉总队政治处主任,一二九师司令部队训科副科长,师参训队副队长,师司令部侦察科科长,太行军区司令部情报处副处长。

梁军 - 粱军:新中国第一位女拖拉机手

提起粱军,很多人都感到陌生,但如果得知第三套人民币一元纸币上女拖拉机手原形就是她,人们就会恍然大悟。粱军作为新中国的第一个女拖拉机手,她的事迹曾经鼓舞着成千上万的青年人向农业现代化进军。如今,这位已年逾古稀且与老伴走过金婚的老大姐,过着平静而幸福的日子。然而与拖位机相伴的那些日子,却始终在老人的记忆中,难以割舍。



2004年3月9日,记者走进哈尔滨市道里区友谊路上一幢普通老式居民楼里梁军的家,这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个普通的家。没有什么装饰,只有几件破旧但擦得很干净的家具。面对眼前满头华发、体态臃肿的老人,实在无法找到当年新中国第一个女拖拉机手的飒爽英姿,只是交谈时压抑不住的大嗓门和那爽朗的笑声,让人会隐约联想到她的经历。


梁军家贫,12岁那年有人给她提媒,到一个小地主家做童养媳。当时她提出了一个要求:读书。这个要求在当时是十分让人不可理解的。可是梁军争取到了,她认定了“念书才会有出息,识字才会不受气”的理儿。不料1945年“8?15”光复时,学校黄了,爱读书的梁军一共才念了4年。1947年5月,东北解放了。17岁的梁军进入由黑龙江省**在德都创办的萌芽乡村师范学校学习。这是一所半耕半读的学校,是日本“开拓团”的遗址。农忙时学生开荒种地,农闲时才可以上课。梁军在这里接受了党的教育,逐渐认识到只有中国*才能救中国,明确了青年要刻苦学习,立志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汗水。也许是童养媳的生涯“培养”了梁军什么苦都能吃的习惯,什么活都会干的本事。在劳动中样样抢在前面,不仅如此,她还在劳动学习之余,挤出时间来阅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刘胡兰》等书籍,特别是看了苏联电影《巾帼英雄》后,倍受感到的梁军在日记中写到:“主人公巴莎会开火犁(拖拉机俗称)。二战爆发后,丈夫孩子先后被德军杀害,而她带领全村人,利用开火犁的技术,开着坦克和敌人战斗,她的勇敢让我感动。”也就是从那时起,开火犁,当一名拖拉机手的梦想,就在这个年轻姑娘的心里扎根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梁军和拖拉机结下了不解之缘。


1948年2月,中共黑龙江省委要在北安开办拖拉机培训班,正赶上梁军所在的萌芽乡村师范学校要搞机械化,学校在派3个人去学习,梁军报了名,在她的一再恳请下,校长同意了她的要求。第二天,她和两名男同学步行100多里地来到培训班,可是指导员杨清海一见梁军脑袋摇得像波楞鼓似的:“你来干啥?你怎么能开拖拉机呢?快换个男学员来。”可是梁军信心十足:“我咋不行?男女一样嘛,不信你先收下我,要是不行再换别人来。”就这样梁军留在了拖拉机培训班。全班70多人,只是她一个姑娘,在学习过程中,每次机师拆卸机器的时候,她都认真听、仔细看,一遍遍的实践。两个月后,她不仅学会了开“火犁”,还学会修“火犁”。当她跳上德国“兰斯”第一次开着跑的时候,心里高兴的无法形容。当时,她甚至把自己当成了巴莎。周围的老百姓看见了,都竖起大姆哥:“这姑娘有本事,能像男人一样开火犁了。”从此后,中国第一位女拖拉机手梁军的名字,像春风一样传遍了神州大地,产生了轰动的效应,成为了一个时代的像征。







梁军 - 拖拉机队·驰骋北大荒


两个月后,梁军真开上了苏式“纳齐”拖拉机。受梁军的影响,又有11名女同学参加了学习。1950年6月,学校举行了隆重的命名仪式,以梁军的名字命名的新中国第一支女子拖拉机队正式成立。从此,梁军带领她的拖拉机队驰骋在北大荒的原野上。梁军永远忘不了开发北大荒那段艰苦奋斗的日子。她们在荒山野岭垦荒,渴了喝阴沟里的水,饿了烧火煮大碴子,吃水煮土豆,困了就睡在自己搭的草窝棚里,一天劳作十四五个小时,既要忍受被蚊虫叮咬的痛苦,还要防备时常出没的狼。两年里,她和伙伴们一共开垦出1500垧荒地。梁军说,那时大家以苦为乐,以苦为荣,从来没想过要什么名和利。


梁军 - 一辈子·农业现代化



1949年10月,在共和国诞生的礼炮声中,梁军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同年12月,被选为亚洲妇女代表大会代表去北京参加了会议,见到了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1950年9月,她被选为全国劳模,去北京参加会议。这次,她见到了毛主席,当主席和她握手的时候,她激动得直流眼泪。说到这,梁军不无惋惜的说:“当时背了好几天的台词啊,就想看见毛主席的时候说,可是当时实在太激动了,也太高兴了,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连最基本的:‘毛主席您好’都没说出来。”


1951年,梁军被送到北京农机学校深造。她就像当年驾驶拖拉机一样兴高采烈的开垦起书本中的荒地来,第二年暑期,她就被抽出来备考高等学校,这位新中国的第一位女拖拉机手,加大了油门,开足了马力,一直冲进了北京农业机械化学院。毕业后,梁军走进了哈尔滨市农机研究所,之后,就开始了不断的“跳槽”:拖拉机厂厂长、农机总站负责人、农机修造厂厂长,几乎每一个与农机有关的单位,她都工作过。30年以来,除了做好农机管理方面的工作,她还主持了三条国外生产线的引进理论工作,并成功的主持引进了日本丰田汽车维修检验线,使一个濒临倒闭的农机厂重现生机,成为哈尔滨的“小明珠企业”。除此之外,梁军还主编了《国外农业机械化》等书。直到1990年5月,60岁的她才从哈尔滨市农机局总工程师的岗位上离休。


梁军回忆往事的时候,有一件事情最让她感动:1978年,她去北京开全国妇女大会时,见到了已经阔别多年的蔡畅大姐,当时,蔡畅大姐的眼睛已经失明,许多劳模围在蔡大姐身边。梁军走过去握住蔡大姐的身边刚想问好,可是大姐不让她说话,只是摸她的手。一会,大姐做了一个握方向盘的动作,十分肯定的说:“你是梁军!”那时,梁军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梁军 - 我从一个章养媳成为新中国第一个女拖拉机手,上了人民币,是一座金山都换不来的荣誉啊

离休后,梁军和老伴过着平静、淡定的生活,每天除沿松花辽畔散步、锻炼外,还坚持读书看报,关心国家大事。有一天,粱军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说1962年4月发行的第三套人民币壹元券上的女拖拉机手原则就是她。

她也觉得一元纸币上的图案跟自己的一幅照片相似:1959年11月,国产首批“东方红---54”拖拉机运抵黑龙江。此前一直驾驶进口拖拉机的粱军看到自己国家制造的拖拉机时,按撩不住激动,跳上一台“东方红”拖拉机兜了一圈,在场的记者便抓拍了那个镜头。但是,没有相关部门告诉她,一元人民币上的原型就是自己,梁军便对周围人的议论和询问不置可否。

其实,她还在上作岗位上时,就有很多人向她询问,一元钱上的女拖拉机手是不是她?她每次都回答“不知道”。

2003年,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崔永元来哈尔滨拍摄《电影传奇》。因为粱军是看电影才萌发开拖拉机愿望的,崔永元便找到她做节目。

这年6月的一天傍晚,梁军忽然接到了崔永元的助手打来的电话:“粱军阿姨,我们向中国人民银行查询了,他们答复,一元钱上的女拖拉机手原型就是你!你上北京来啊,我们要做一期节日。”

粱军长舒口气。一元人民币上的女拖拉机手原型就是自己,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7月初,由梁军参与录制的《小崔说事·钱啊,钱》在央视播出,全国观众都知道了粱军就是一元人民币上的女拖拉机手原型。

一天,有个朋友来家里做客,看到粱军住的房子又破又小,便半开玩笑地说:“粱工啊,你得找中国人民银行给你买一套大房子啊,他们用了你的肖像,怎么也得给点补偿吧?”

粱军说:“我从一个章养媳成为新中国第一个女拖拉机手,上了人民币,是一座金山都换不来的荣誉啊,那个朋友佩服地说:“这么多年,梁工你没变!”

许多商家也纷纷找到粱军,请她代言产品广告,也都被她拒绝了。一次,某旷泉水厂家说是给学校送水,请她到学校给学生讲优良传统。梁军以为这是公益事业,便高兴地坐着厂家的汽车来到学校。到了那里她才明白,厂家真实的目的是想借她的名义推销旷泉水。粱军被惹怒了,要求厂家立刻送她回去。

厂家营销人员把她拉到一边说:“粱老师,现在是商品社会,你有这么好的荣誉资源,应用它多赚点钱,只要你帮我们促销,我们每月都给你开工资,而且还有效益提成。”粱军严肃地说:“我这一辈子,全靠共卢党培养教育,我所有的荣誉都属于共产党,所以我的荣誉不卖钱。”厂家见她不为金钱所动,只得把她送回家。

有了这次经历,梁军对登门请她参加非公益活动尤其是商业活动一概推辞,她也因此备受人们尊重。

梁军 - 照片上广告为名誉而战



2007年9月14日傍晚,粱军接到远在沈阳的外甥的电话:“舅妈,你做广告了,这回发财了吧?”

粱军一头雾水:“我没做广告啊,你听谁胡说八道的?”外甥也有些不解了:“不对啊,今天的《晚晴报》,白纸黑登着你给治疗白内障的药品仲景视神做的广告,上面还有你的照片啊。”

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广告,是不是照片上的人和自己长得相像阿?为把事情搞明白,梁军叮嘱外甥:“你给我买张登有那个广告的报纸,寄给我看看。”

外甥那里的报纸还没有寄到,粱军又接到了一个大学同学的电话;“老粱,我看到你做的广告了,这起码得给个十万二十万的吧?行,荣誉没白得,这回派上用场了。”粱军急忙向老同学说,自己并不清楚这回事。可对方只是笑笑谈中国方言,把电话拄断了。

随后,粱甲又接到外地一个老朋友的电话。老朋友问她:“你用了那个产品好使,我用了怎么就不好使呢?奇怪了……”接着,老朋友语重心长地劝她:“老粱啊,你荣誉等身,可千万别做坑害老百姓的事啊!”

几天后,外甥将9月14日出的《晚晴报》寄来了。粱军在第二版综合新闻版面上看见了那则广告,果然用的是自己的照片!

梁军的脑袋轰地一下涨大了。自己是有白内障,可根本没有贴过什么明目贴啊,这不是误导消费者、坑害老百姓吗?自己还遭到亲戚、同学和朋友的误解,梁军又气又急,头一晕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梁军被送到医院,医生检查,粱军的血压高,非常危险,即将其收治住院。可即使在住院期间,粱军的脑海里仍然不断浮现出那张刺目的广告。

老伴见她时常望着窗外发呆,就劝她:“别想广告的事情了,眼下治病要紧,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不是把我扔下了吗?一个人什么最重要?生命啊!话说完,老伴的眼圈红了。

医护人员也劝粱军不要总想着不愉快的事情,这样对治疗不利。护士们陪她谈天说地,讲一些生活中的趣事,冲淡了她心头的阴面。治疗取得了效果。

半个月后,梁军的血压刚刚稳定就出院了。回家后,她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广告的事弄清楚。她想起来,广告用的照片,是黑龙江日报记者邵国良采访她的拍的,发表在2005年8月31日《黑龙江日报》上。

粱军给邵国良打了个电话,婉转地问他给自己照的那张照片有没有投给其他报刊?邵国良说:“我们报社记者拍的照片只能本报使用,不能住外投。”

梁军这才把自己的照片被《晚晴报》广告利用了这件事跟邵国良说了。邵国良也震惊不已。

梁军不想把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便委托沈阳的一位亲戚与发布广告的报社交涉,想让对方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但反馈回来的信息却是对方不作答复。

无奈之下,粱军聘请了黑龙江大众律师事务所唐玉厚律师接下了这桩案子。

唐玉厚为此事特地去了趟河南,带回了河南省卫生厅出具的一份证明:仲景视神明目贴的批号是假冒的,南阳仲景生物制品厂根本没有生产这种药品的仵可。

原来,利用自己照片代言的药品竟然还是假药!梁军愤怒了,于2008年5月16日,以自己的名誉权受到严重侵害为由,将晚晴报社起诉到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要求被告在国家公共媒体上为原告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30万元。

11月12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梁军和老伴跟律师一道来到沈阳。但是,考虑到粱军有高血压和心脏病,怕她庭审时激动,老伴没有让粱军进法庭。

庭审中,法官问原、被告双方是否同意调解?王佐之说他做不了老伴的主,要回去和老伴商量。

梁军总想弄明白报社是怎么把自己的照片整到广告上去的,让老伴陪着亲自来到晚晴报社。报社负责人接待了梁军。但对粱军的疑问,报社负责人说,当初负责广告的工作人员现在不在岗了,他们也不如道是怎么把梁军的照片弄上去的。在这件事上,报社一方也是受害者,因此他们也不同意调解,静等法院判决。

2008年12月1日,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晚睛报社在《晚晴报》上向粱军赔礼道歉,恢复名誉;给付粱军精神抚慰金3万元。律师对这个判决结果不太满意,认为对她不公。粱军却说:“算了,他们承认错了就行。”

然而,令梁军没有想到的是,《晚睛报》不服一审法院的判决,提起上诉。本以为平静下来的风波却再起波澜,粱军决定继续捍卫自己的名誉,于是,她和律师商量,随后也提起了上诉。

梁军 - 安享幸福的退休生活

不过梁军还是挤时间做了一些她喜欢的事:她是哈尔滨市农机学会名誉理事长、哈尔滨市女科学工作者协会副理事长,她还参加了哈尔滨女劳模合唱团。“当唱起那些老歌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不是很老。”梁军老人如是说。


当被问及一元钱人民币上那个女拖拉机手的形像时,梁老说:“这个形像是以我为原形绘制的,作为一个普通的劳动者,我感到很光荣。虽然这套人民币已经不再使用了,但我会永远把它留在我的记忆中。”


梁军有3个儿子,目前她已儿孙满堂,在她金婚和75岁生日上,最小的孙女还给她写了“寿”字,说到这些,梁军老人总是高兴得合不拢嘴。

TAGS: EMBA人物 EMBA名人 中国书法家 中国象棋 中国象棋棋手 中国近代书法家 各国历史人物 各时代军事人物 象棋棋手
上一页: 罗平 下一页: 刘粤军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