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义庭


李义庭,湖北武汉人,素有“小神童”之誉,从小由其父指导学弈,后与罗天扬等交流,棋艺刚柔相济,精熟残局,善于运子取势,技术全面。先走擅长用用中炮巡河对屏风马和顺手炮横车等开局。

李义庭 - 人物简介

 1937年生,12岁即开始学习棋艺,如疾风突起,进展神速,棋风亦如长江巨浪气势磅礴,广州棋坛高手曾益谦北上武汉,初见李义庭就曾预言“此子必将成国手无疑”。

后来在著名棋手罗天扬的带动指点下,于1954年崭露头角于上海大新游乐场,曾与杨官璘对弈四局,以二胜二负的成绩与之握手言和,当时的李义庭年仅17岁,所以这个被报界称为爆炸性的新闻使南国棋坛,人人震惊。

1958年,20岁的李义庭夺得全国冠军,独步天下。他可以在残局争斗中战胜内功高深的杨官璘,也可以在激烈的对攻中战胜棋风刚猛的王嘉良。至于其他全国各地的“诸侯”们更是都对他招大力沉的棋艺风格有几分忌惮。当时,只要李义庭愿意杀,他能从异常平稳的局面中强行找出杀路,也能无车杀有车,一时间“李氏快刀”成了弈林中的头号利器,任你是铁布衫或十三太保横练,当者无不披靡,放眼棋国,也只有杨官璘数十年功力的金钟罩能与之匹敌。1962年,初获全国冠军的胡荣华在全国赛中碰上李义庭,结果在李义庭飘忽不定的剑锋下败北,如果不是胡荣华的恩师何顺安先生竭尽全力从李义庭手底下把一盘必输得棋下成巧和,拖了李义庭一分,最后的冠军就是李义庭的了。(那次全国赛胡荣华和杨官璘同分并列冠军,李义庭以一分之差屈居第三),可以说,文革前,李义庭在对胡荣华、何顺安、王嘉良、刘忆慈这些全国顶尖棋手的交锋中一直处于上风,即便是对杨官璘,他也毫不落下风。如果不是李义庭有偶尔输给名不见经传棋手的习惯,他的全国赛成绩还会更好。即便是这样,从1956年第一届全国塞到1965年文革前最后一届全国比赛,每届比赛李义庭都参加了,除1959年名列第九外,其他几届都在前六名之列。他的这一纪录至今无人打破(胡荣华的十连霸除外)。1984年获“中国象棋特级大师”称号。

文化革命之后,李义庭迫于形势退出棋坛,这不单是他本人的悲剧,也是中国象棋历史的悲剧。从此,一代棋杰就此被人遗忘。现在,说起历届全国冠军得主,大家都如数家珍,唯独对李义庭,大家知之甚少,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李义庭挂印封金后,从台前退到幕后,开始从事教练员工作,甘为人梯铺路。1974年全国象棋赛,身为主持人选工作的李义庭,力排众议,推荐柳大华代表湖北参赛,成就了湖北省的又一位特级大师.湖北省象棋事业所取得殊荣,李义庭功不可没,在中国象棋史上永远有他的胜绩和光彩。 为我国的棋类事业的发展作出了新的贡献。

李义庭 - 主要战绩

1954年到上海与各地名手交锋,战绩颇佳。
1956年获第一届全国象棋赛第四名。
1958年,李义庭不负众望,获第三届全国象棋赛冠军。
1959年获全国亚军。
1962年获全国第三名。
1959年至1965年间多次进入前六名。
1984年获“中国象棋特级大师”称号。

李义庭 - 比赛经历

李义庭的败局,成了赛场当天最大的新闻,这不仅仅是因为去年的全国冠军输给了无名棋手,更重要的是他能不能从预赛中出线都得打个问号了。预赛每个棋手只下六盘棋,而现在三盘棋过后李义庭的积分还只是保本,其出线前景当然令人担心了。

李义庭落到这个危险境地,也有一些人是暗暗高兴的,因为他如果最终没能出线,岂不是在决赛时自己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吗?只有快人快语的王嘉良坦率地表达了另外的一 种心情。他在得知李义庭输棋之后,曾对人说:“我希望李义庭能入围。因为怕杨官璘,杨官璘怕李义庭,而我则可杀李义庭。”真是处在不同的立场就怀有不同的心思。

但今日的李文庭已成长为一个棋坛巨匠了,尽管眼前这个挫折不可谓不大,然而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实力,从而以冷静的心态面对后面的赛事。接下来,李义庭先行迎战贵州林才良。为夺取胜利,李义庭在布局伊始即打破常规,突出奇兵,先疾跃盘河马,待对方进炮封车时,不仅不在中路补气,反而卸开中炮,摆出一副敞开胸膛的样子。乍见这样奇怪的招法,林才良不禁感到有些茫然,行棋也显出束手束脚。在中局分路的关键时刻,双方为争夺沿河制高点投入了大部分兵力,激战一触即发,此时林才良本有一个千载难逢的对攻机会,可惜他为求稳不敢弃子。而李义庭却洞悉局势发展的奥妙,以精彩的兑子取势战术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的计划,对方空虚的右翼为他提 供了绝好的进攻突破点。李义庭紧握战机,一通炮碾丹砂,左 右开弓地将林才良的防线撕扯得千疮百孔,以下的取胜就只是一些简单的收尾工作了。稳住了阵脚后的李义庭,紧接着与老对手北京候玉山握手言和。最后一轮,他又赢了新疆李承义。盘点成果,李义庭以3胜2和1负积8分后来居上名列这个小组第一,武延福反而只积得7分,获得第二。他们两人携手出线。另外三个小组出线的则是杨官璘、何顺安、孟立国、马宽、王嘉良和刘剑青。从进入决赛的名单分析,除武延福给人有“黑马”的感觉外,其余7个人全都是久经沙场的名将,出线可称得上是众望所归。

难啃的硬骨头

进入决赛后,李义庭对小组赛中受到的挫折进行了认真的反省总结,他觉得这样的“惊吓”倒未必是坏事,反而给自己敲了警钟,决赛是万万不能再掉以轻心了。

决赛紧接着是在9月20日开始进行的,8个人仍然采用的是单循环赛。首轮交锋就好戏连台,因为有两对“冤家”早早地就狭路相逢了,分别是杨官璘对王嘉良、李义庭对何顺安。扬官璘与王嘉良激战成和,李义庭则旗开得胜,过了重要的一关。

第二轮,李义庭又遇上了一块难以啃动的“硬骨头”,而且这块“骨头”是在预赛里就曾给他带来过麻烦的。这个人就是甘肃老将武延福。巧的是,在预赛里,李义庭与武延福的交锋也是在第二轮进行的,当时李义庭也许是有些没把对手放在心上,结果最后想赢而不可得,只得与之握手言和。今番两人再度交手,李义庭就不敢怠慢了,全力以赴后手布下对攻性极强的斗顺炮阵式。这武延福也确实不是易与之辈,尽管在布局时过早地挺起7卒为李义庭提供了反先的机会,但他能刚能柔,见状赶紧卸开中炮,对局势及时地进行了调整。这样一来,李义庭想发力也不容易找准目标了,结果一步缓手就让武延福把城池守得如铁桶一般,任凭李义庭怎样机关算尽也无奈 他何。既是如此,李义庭虽然十分的心有不甘,也只有摇着头再次与武延福签下了和约。一个过去名不见经传的老棋手能与李义庭这样的棋坛顶级人物在短短的几天里连和两局,也让人们大呼意外。这轮杨官璘则胜了刘剑青。

在第三轮的比赛里,李义庭拿先手碰上了宁夏马宽。李义庭还是摆上了中炮,马宽走的也是屏风马,但他显然不想让李义庭走成激烈的过河车,因此早早抢先变招,升起了巡河炮,大有拒敌于千里之外的意图。但李义庭也并不急躁,敌变我变,以巡河车辆以七路马来个稳扎稳打。仗巡河车之力,李义庭的双马得以活跃,为总攻做好了准备。待一切就绪之后,他伸车对方下二路捉炮,试其应手。此时马宽已感到很难办,逃炮则大落后手,立显委屈。他不愿困守,沉思良久,决定弃炮陷车。李义庭也是艺高人胆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算准诸路变化后,毅然吃炮,待对方上士打车时,他不逃车而选择了一车换双的下法。几个回合之后,清点战况,李义庭不仅多吃得一相,关键是借机扑出了全部子力,形成了高屋建领般的全控之势。真是得势不饶人,李义庭弈来仍然毫不手软,一只骑河炮纵横驰骋,用得出神入化,让马宽有防不胜防之感,只得投子认负了。

而与李义庭在这轮同时获胜的,还有杨官璘,两人都是2胜1和积5分领先,互不相让。

以波之道还施彼身

李义庭与杨官璘前三轮同分,咬得很紧,现在就看谁的后劲足了。

第四轮李义庭对上东北悍将孟立国。这孟立国棋风勇猛,在对弈中常常以破象着手来攻破对手的王城,因此棋界人称“杀象能手”。迎战这种攻杀风格的棋手,李义庭从来都是以次对攻、以杀制杀,毫不手软的。这局棋就是一个例子。双方以中炮过河车对屏风马开局,李义庭尽管是执黑后行,但从抢分的角度出发,一开始就弈得积极主动,特别是一着进车对方下二路塞住相眼,暗伏着随时要打兵攻相的手段,更是让孟立国一时间有手足无措之感。

果然,在战火纷飞的对攻中,孟立国这个对相异常敏感的“杀象能手”也顾忌自己失相,先是委屈地退马边隅,继而又害怕李义庭四个大于形成归边之势,结果急躁地走出了一车换双的败着。这一决策虽然暂时缓解了李义庭在左翼的强大攻势,但其实也只不过是饮鸩止渴而已,因为李义庭不仅拥有双车的雄厚物质实力,关键是各子都处在绝佳的战略位置。以下的战斗李义庭可以说是弈得满水不漏,没有给孟立国一点机会。最后,李义庭以一着妙不可言的弃炮打花心仕的杀着摧毁了对手的防线,得以顺利入局。

与此同时,杨官璘出奇兵,以自己平时甚少采用的斗顺炮布局击败了武延福。这样,两雄暂时依然是难分高下。

接下来第五轮,杨官璘乘胜追击,在对攻中谋得对手一马,从而比较轻松地战胜了马宽,而李义庭则被四川刘剑青给逼和了。刘剑青在这一战里策略很成功,那就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避免与李义庭进行激战。李义庭这局棋先行,以自己最有心得的中炮巡河炮来进攻刘剑青的屏风马。布局阶段,刘剑奇选择了最为平稳的左炮巡河变例,然后又主动弃卒谋求兑子。在对手这样的态度面前,李义庭也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就势来个“你好我好”吧,又怕落到了杨宫璘的后面;强行动手吧,条件显然不成熟,搞不好局面失控了,自己还有失手的可能,那就更是亏得大了。左思右想,李义庭决定还是走一步看一步,随机应变,实在是非和不可的话,也是没 有办法的事。刘剑青看来是铁了心要下一盘和棋的,在其后的对弈中处处以稳为主,尽量找机会兑子,最后兑得双方都兵做将寡,完全无力再战了。

这样,从第五轮开始,李义庭与杨官璘的积分就拉开了。现在来看,李义庭的不利之处不仅仅是在积分上存在的差距问题,而且他最后两轮的对手一是王嘉良,一是杨宫璘,都是硬骨头,十分不好对付。

最佳一局棋

在如此的形势下,第六轮与王嘉良对阵的时候,李义庭仗着先行之利,就只得不顾一切地大打出手了。却没想这样一拚,倒创造出一盘历史名局出来。

这盘棋从一开始就显得新颖别致,出人意料。李义庭先手摆上中炮,王嘉良跳起友马,准备走屏风马的样子。这都很正常,也在大家的预想之中,但从第二回合起,王嘉良却突然抢挺3路卒,马上便把棋局引上了对双方来说都多少有些陌生的轨道。出现这样的局面,功劳应更多地归于王嘉良,因为在那个时代,他在高手里是最重视布局创新的,其布局理论和实践都是同时期棋手里最为先进的,每逢大赛,常有新型的“武器”出笼,让人防不胜防,是他夺得优异成绩的一大法宝。

现在他突然抢挺3卒,确实是有备而来,目的就是为了避开李义庭的进七兵布局,因为大家都知道李义庭由进七兵形成的中炮巡河炮威力无穷,作为于布局方面非常敏感的王嘉良来说,对此更是体会犹深。

王嘉良的抢进3卒确实打乱了李义庭赛前的准备,但李义庭对这种布局也并非不熟悉,只见他按部就班地摆下五六炮的缓攻阵势.先静观其变。相对而言,五六炮的配置要扎实一些,李义庭此招也是为了躲开对手赛前研究好的布局陷阱。从交手伊始,两大高手就展开了斗智斗勇的全面较量。

王嘉良真不愧是布局上的创新家,在这个很平常的阵法里还是走出了意想不到的新变化,将过去习见的左炮巡河封车改为了飞象,听任对方的双直车杀进阵来。原来,他在此准备了一个精巧过人的应对计划,当李义庭平车压马时,他突然创造性地回马窝心,胆略惊人。稍有棋艺常识的人都知道“马回中宫其势必凶”,说明马回窝心乃是棋家大忌,一般情况下都不会选择这样的下法。但王嘉良却在此特定形势里“化腐朽为神奇”,退走窝心马以诱敌深人。

兑去一车后,王嘉良又邀兑另一大车,但李义庭作为拿先手的一方,岂肯轻易罢战?平车避兑就是当然的选择。接下来,李义庭还有进车塞象眼配合跳马准备绝杀的手段,来势凶猛。王嘉良也是好战之人,李义庭的这种态度正合其意,他毅然走上了一条弃子求攻的险恶之路,枰上形势一下变得既扑朔迷离又扣人心弦,旁观者都在心里问自己:这样一场恶战的结果,最终会是谁跌落马下呢?

俗话说:“单车滑炮瞎胡闹。”可王嘉良在这局棋里把单车炮的进攻战术运用得出神入化,利用威胁以闷宫的机会,不仅把李义庭的大车车车牵制在底线无法动弹,而且还一口气连吃数,使自己5卒俱全的优势体现得更加明显。到这种时候,人们反而为多子一方的李义庭捏一把汗了。

此时的情况,看起来对李义庭确实有些不利,他虽然多一子,但主力被分割得似乎首尾不相联,而缺相的毛病在对方车炮的攻击下又显得特别突出。可就在这纷繁复杂的形势里,李义庭却洞悉其中的关键所在。不紧不慢地轻轻平了一步炮。这是一着不起眼的绝妙好棋,不仅可以让出马道供其驰骋塞象眼,而且还可以退炮灭中卒。这是一种积极的战法,以有力的进攻来解除后方的危机。

在其后的战斗里,李义庭将马炮运用得曲尽其妙,两者协同作战堪称珠联壁和,给王嘉良的后防亦带来了很大顾忌。在这种时候,王嘉良也不能再一味强攻了,明智地兑掉一炮后,双方子力均消耗殆尽,已成正和局面,于是皆大欢喜地握手言和了。

这局棋虽然结束了,但引出的佳话却才开始。《北京晚报》在第一届全国运动会期间,倡议举办中国象棋竞赛中“最好一局棋”的评选工作,以鼓励棋手们在竞赛中发挥更好的水平。这在我国还是一次创举,受到各方面的赞扬和重视。北京晚报聘请了张雄飞、陈松顺、董齐亮、谢小然、谢侠逊五位棋坛名宿为评选委员。经过对全运会全部对局认真的评选,评委们一致推选李义庭与王嘉良之战是本次大赛的“最好一局棋”。

评委们认为:这局棋布局新颖,不落常套,双方在互求复杂的变化中,寻找胜利的可能;中局着法紧凑,拚杀猛烈,一方弃子夺先,棋局上几度出现惊骇险恶、扣人心弦、变化极其繁复的场面;双方在残局阶段,经过深谋远虑,反复推敲,终于化险为夷,杀罢成和。总的说来,双方在这局棋中走出了不少妙着,基本上未出错漏,它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解放十年来中国象棋技术水平的发展成果。

全局经评选委员们集体研讨评注,并且和李义庭、王嘉良两位棋手交换了意见,由大会裁判员陈培芬参加执笔,原稿由《北京晚报》于1959年10月12日全文刊出;其后,同月15目的《体育报》及1959年11月号的《象棋》月刊先后转载,北京广播电台并曾用电视予以播出。这样的浩大声势,真是当时象棋界的一件盛事,对推动这个项目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压轴大戏

与王嘉良弈和后,李义庭积9分,但这同一轮杨官璘又力克孟立国,积分跃至11分,两人的距离进一步拉大,给李义庭最后的赶超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李义庭最后一战与扬官璘直接对决,虽然获胜还可以夺得冠军,但这毕竟难度太大了,因为此战该他拿后手,何况对手又是实力强大且棋风稳健扎实的杨官璘。在分析右思考,湖北代表团都认为这一仗兴风作浪的机会甚微。尽管如此,但为了争取更好的成绩,有一分希望就要进行百分之百的努力,李义庭还是准备在这最后的决战中与杨官璘全力一搏,并盘算好了要用最激烈复杂的斗顺炮迎战。

说来有趣,就在李义庭这边正紧锣密鼓地备战时,杨官璘他们那边也不轻松。虽说杨官璘此战只要弈和即可大功告成,而且他还握有先行之利,但因为事关一枚金牌的得失,广东代表团仍是如临大敌,有人认为,李义庭为保证得亚军,不低于积8分的王嘉良,可能求稳走屏风马。但有人认为李义庭仍会一搏而走顺炮。讨论到最后,还是都同意了后一种说法。于是大家便帮扬官璘研究起顺抱来。等拆好了顺炮,又考虑保险起见,还是把屏风马也演练了一阵,这才放下心来。

激动人心的首届全运会的压轴大戏在25日这一天终于拉开了大幕。杨官璘伸手摆上了他万变不离其宗的中炮,而李义庭则不出意料地以顺炮相迎。两大高手都猜中了对方的心思和套路

顺炮固然是象棋开局中斗争比较尖锐的变化,但如果先行一方稳扎稳打、小心从事的话,后走的人要想大动干戈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若是不顾后果地蛮干,反而会弄得局面不好收拾。杨官璘正是深知这一特点,因此从布局一开始就摆出一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架式,双车巡河扼守要津,再移开中炮飞起中相,把个阵式构筑得如铁桶一般,然后看李义庭到底有何神仙招可以破城。

面对杨官璘的壁垒森严,李义庭还是竭尽全力制造着取胜的机会,在交换了一车一炮之后,他也确实获得了一定的反先地位,可惜的是对方的城池实在太坚固了,棋局并没发生实质性的进展。在这种情况下,李义庭也知道事已至此,不可强为,也就顺水推舟地接受了大兑子方案,最终双方各余车马两兵仕相全,已是不得不和了。

就这样,杨官劲以5胜2和的不败战绩如愿以偿地成为了富有历史意义的首届全运会的冠军,李义庭与王嘉良则同以3胜4和并列亚军。前三名都保持了不败记录,这在过去的全国赛里,还是从未有过的。

与上一年的全国冠军相比,李义庭这年的亚军在名次上无疑是退了一位,但在体委的领导眼里,全运会的亚军则比一般会国赛的冠车还要值钱。

付出与回报

单纯从名次来说,与去年的全国冠军相比,李义庭今年的亚军无疑是稍显逊色,但因为全运会不同于普通的全国赛,何况这又是开天辟地的首届全国运动会,份量就更增添了一分,在各地体委领导的眼里,当然把这视为了重中之重,所以李义庭现在的亚军所体现出的价值,就明显地胜过了上年的冠军。
前文说过,李义庭在1958年全国赛后就进了湖北省体委运动系,从1960年开始,省市体委开始搞合并工作,合并的结果是一并归市,这样李义庭的关系就留在了市体委。从全运会之后,他的月工资调高到了66.5元,与当时中南地区的老运动员、老教练员的工资一样高。后来,他的工资又涨到了令人艳羡的80多元。他之所以会有这样高的工资标准,一方面是因为全国冠军,更重要的就是因为这个全运会亚军了。
好事还不仅此。1960年全国评高级知识分子,全湖北省体育系统只有两人荣幸入围,一个是当时赫赫有名的省篮球教练刘贵乙,另一个就是李义庭了。还有一个荣誉更让李义庭看重,那就是他在同年被推选为武汉市政协委员。
所有这些待遇的获得,都让李义庭对党和组织心存感激,他因此而常常抚今追昔,将解放前后棋手的待遇进行比较,不禁感慨万千,深深地认识到了新旧社会使棋手有了天壤之别的人生。他由此而怀着感恩的思想,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地工作,以此来回报党和人民的厚爱。
1960年的全国个人锦标赛于10月16日至11月4日在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这届比赛在中国象棋史上具有着非常的意义:其一,首设全国团体赛和女子表演赛;其二,年仅15岁的上海胡荣华“横空出世”,首夺全国冠军,从此开始了其前无古人的“十连霸”伟业;其三,国务院副总理陈毅元帅在比赛期间曾两次亲临赛场观战,最后,在大会闭幕式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并亲自给获得这次比赛优胜名次的团体和个人发奖。


TAGS: 中国象棋 中国象棋棋手 人物 体育人物 棋手 象棋 象棋棋手
上一页: 刘殿中 下一页: 梁伟棠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