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科奇人

楚科奇人是古亚细亚语族中人数最多的民族,大多居住在马加丹州楚科奇民族区,近1000人居住在堪察加半岛的科里亚克民族区,还有300人居住在雅库特自治共和国。

楚科奇人 - 简介

楚科奇人总计1.4万(1979年)。楚科奇人是古亚细亚语族中人数最多的民族,大多居住在马加丹州楚科奇民族区,近1000人居住在堪察加半岛的科里亚克民族区,还有300人居住在雅库特自治共和国。

楚科奇人的语言属阿尔泰语系古亚细亚语族。楚科奇人相信万物有灵,崇尚护身符,信仰萨满教。按生产和生活方式楚科奇人分为两个群体:养鹿楚科奇人和沿海楚科奇人。养鹿楚科奇人主要从事养鹿和狩猎,捕鱼是副业。主要运输工具是鹿拉雪橇,主要食物是鹿肉。沿海楚科奇人主要从事海兽捕猎业,副业是捕鱼和狩猎。主要交通工具是狗拉雪橇和兽皮船,主要食物是海兽肉。

楚科奇人 - 行政归属

楚科奇人与俄罗斯人的接触始于17世纪40年代,经过长期反抗,最后于18世纪归顺俄国。1930年12月10日成立楚科奇民族专区,1977年改为自治专区,属俄罗斯联邦马加丹州。楚科奇人民族史志概述楚科奇人是俄罗斯远东地区少数民族之一,主要居住在俄罗斯联邦马加丹州楚科奇自治专区境内.国内学界对该民族的情况鲜有介绍.本文根据中外资料,从民族学角度对楚科奇人的民族起源、民族历史、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进行了较全面的论述,并对一些有争议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楚科奇人是俄联邦少数民族之一,主要居住在俄罗斯联邦马加丹州楚科奇自治专区境内。楚科奇人自称“劳拉威特兰人”,意思是“自己人”。楚科奇人在人种类型上属于蒙古人种中的北极类型。操楚科奇-堪察加语族楚科奇语。据1989年统计,楚科奇人共有15200人。其中,约有1500人分布在雅库特共和国科里亚克自治专区内,1300人生活在科累马河下游地区。已有28%的楚科奇人视俄语为母语。楚科奇人有文字,是用西里尔文拼写。传统宗教信仰是萨满教和渔猎图腾崇拜。

楚科奇人 - 历史发展

学术界一直认为,楚科奇人最早形成于鄂霍次克海沿岸地区。他们的祖先在由此向北迁移时,同化了一部分尤卡吉尔人和爱斯基摩人,由此形成了楚科奇族。但是,现代考察表明,楚科奇半岛和鄂霍次克海沿岸地区的古代文化具有不同的起源,而楚科奇人则是楚科奇半岛大陆区域的最古老居民。他们的祖先至少在6000年前就定居在这一地区。近年来发现的古村落遗址证明,楚科奇半岛的新石器文化同雅库特和科累马河地区的中石器时代文化以及更晚期的文化具有密切联系。同时,楚科奇人的许多文化特点也证实,他们的祖先形成于楚科奇半岛的大陆地区。如在楚科奇人的年历中,月份名称全都与北极条件下的野鹿生活有关。楚科奇人的天文概念,如许多星座和星体的名称,也与猎鹿有关,这同楚科奇半岛新石器时代各部族的主要经济活动完全吻合。另一方面,楚科奇人在语言上保留着他们自己的独立性和统一性,这一点也可以说明,他们是单独的和独立的发展起来的。

10世纪初楚科奇人逐渐由陆路狩猎和捕鱼向捕海兽经济过渡。数量众多的楚科奇部落开始向海岸一带迁移。他们在这里碰到了爱斯基摩人,其中,相当一部分爱斯基摩人被楚科奇人所同化,而楚科奇人也从爱斯基摩人那里接受了许多本地的滨海文化成分。如油灯、帐篷、神鼓的结构和形状,渔猎仪式和节日、舞蹈哑剧,等等。由于两种狩猎文化——陆路狩猎和海上狩猎的接触,在楚科奇人和爱斯基摩人那里出现了社会劳动分工。这对两个民族的整个经济和民族发展过程都产生了很深的影响。在楚科奇人的民族起源中,还明显地包含了尤卡吉尔人的成分。楚科奇人同尤卡吉尔人的接触开始于18-19世纪之交。当时尤卡吉尔人受埃文人和雅库特人的排挤,逐渐东迁至阿纳德尔河流域,与楚科奇人毗邻而居。毫无疑问,这种地域上的邻里关系不能不对楚科奇人的民族面貌产生影响。不仅如此,楚科奇人同尤卡吉尔人还具有相似的人类学特点,以及共同的祖先。

在俄文文献中,最早提到楚科奇人是在17世纪40年代。据这些文献称,楚科奇人在经济关系上分为两个群团:“使鹿的”和“徒步的”。使鹿的楚科奇人游牧于冻土带和阿拉泽亚河与科累马河之间的北冰洋沿岸,以及舍拉戈岬和更东部的白令海峡。“徒步”定居的楚科奇人同爱斯基摩人交错散布在杰日尼奥夫角至克列斯特海湾之间的沿岸一带。由此往南,楚科奇人居住在阿纳德尔河下游和坎恰兰河河口湾一带。17世纪末,楚科奇人的人口总数为8000-9000人。1642年,在阿拉泽亚河流域,俄罗斯人开始同楚科奇人发生联系,随后楚科奇人并入了俄国。但实际上,直到19世纪前,楚科奇人一直没有向俄国臣服。在此期间,哥萨克对楚科奇人进行了多次武力征讨,均未奏效。18世纪60年代以后,沙皇政府彻底放弃了以武力使楚科奇人臣服的主张,楚科奇人得以同俄罗斯人和睦相处,并开始同俄罗斯人进行贸易。19世纪初,在楚科奇半岛出现了许多集市,前来贸易的不仅有使鹿的楚科奇人,而且还有沿海岸居住的楚科奇人。同时,毛皮税政策的改变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楚科奇人同俄罗斯人相互关系的改善。1822年制定的《异族人管理条例》正式确立了楚科奇人在沙俄帝国的特殊地位。根据这一条例,楚科奇人不属于俄国,独立存在。不承担劳役,不课税,缴纳毛皮税自愿,并实行有偿交税。直到1917年,楚科奇人一直保持着这种特殊地位。十月革命后,在楚科奇人居住地区建立了苏维埃政权。1930年12月10日建立楚科奇民族区,属于俄罗斯联邦。1977年改为楚科奇民族自治专区。

在苏联时期,楚科奇人的民族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楚科奇民族自治专区的建立,渔业和养鹿业经济的改造,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的建设,以及社会文化教育活动,所有的这些措施都极大的消除了沿岸居住的楚科奇人和游牧的楚科奇人的地域特点,打破了屯落与住地之间的封闭隔绝状态。尤其是20世纪50年代以后,这一过程得到进一步的加强。现在,两个不同民族群团的生活方式已无太大差异。不同群团之间已开始通婚。但在楚科奇半岛的东部,沿海岸居住的楚科奇人至今仍然保留着许多以往的生产习惯、传统的文化特点和经济生活结构。在他们那里捕海兽活动仍然起着重要作用,同使鹿楚科奇人的通婚现象也比较少见。近几十年来,由于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楚科奇人的居民数量开始猛增,民族成分也相应扩大。楚科奇人在自治专区的比重已不超过8%。在这种情况下,楚科奇人不得不同俄罗斯人和其他民族全面接触,从而出现了更多的杂婚家庭。这种婚姻的比例在不同的村落中为23%-60%不等。另一方面,楚科奇人年轻一代的文化水平的提高,现代的社会职业结构以及社会生活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民族混合家庭的构成。通常,这种民族混合家庭的孩子一般都选择楚科奇族民族成分。

18世纪以前,楚科奇人仍然保留着许多母系氏族组织残余,在他们那里,父系氏族组织尚未形成。在游牧的楚科奇人中,真正的氏族单位是临时的游牧居住地。这种游牧居住地由3-4个血缘家庭组成,称“瓦拉特”,意即“一起居住者会议”。而在定居的楚科奇人那里,基本社会单位是由若干家庭组成的“兽皮艇公社”。这种“兽皮艇公社”中,以拥有兽皮艇的家庭为核心。狩猎时,这家的主人还会得到更多的猎物。在楚科奇人不同的社会组织中,劳动工具、鹿、兽皮艇、住宅和狗均为私有,牧场和渔猎地点则为公社所有。这些瓦拉特和兽皮艇公社都与真正的氏族组织不同:一是这种社会单位都不是永久性机构,其成员常常变动;二是亲属按男女两系计算。据考,这种社会单位乃是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的中间形式。在楚科奇人的婚姻关系中也保留着许多古老的特点。18世纪,他们的婚姻制度为从妇制,即男到女家居住。此外,在楚科奇人中还存在一些群婚残余,如“妻姊妹婚”等。到19世纪,在楚科奇人中已有明显的社会分化,开始出现剥削集团。在定居的楚科奇人那里,甚至出现了所谓的“贸易中间人”社会阶层。他们来往于西伯利亚东北端的迭日涅夫角和查翁湾之间,进行买卖活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在楚科奇人的生产关系中,已出现了明显的阶级社会特点。

楚科奇人 - 经济活动

 楚科奇人的传统经济活动是养鹿、捕海兽、陆路狩猎、捕鱼和采集业。楚科奇人的养鹿业具有明显的肉用性质。从事养鹿业的主要是游牧的楚科奇人,其特点是鹿群规模较大,鹿群由牧人牧放,而不使用牧廘犬。夏季,他们带着自己的鹿群深入到山地冻土带放牧,秋季则转到沿海或河谷一带游牧。对他们来说,鹿是他们的主要生活来源。鹿肉用作食物,鹿皮用作制作服装、器皿和苫盖住宅。迁徙时,鹿用于驮载货物和乘骑。捕海兽业是定居的楚科奇人的主要经济部门。他们主要捕猎鲸鱼、海象和海豹。捕猎鲸鱼和海象由多人一起乘大兽皮艇进行,捕猎海豹则由单人独自进行。主要猎捕工具是带浮漂的大鱼叉、扎枪和皮条网。19世纪下半叶开始广为使用火枪。在他们那里,上述海兽为他们提供了一切生活必需品:兽肉用于饮食,兽油用于照明,兽皮用于制作服装、靴鞋和狗用挽具。在他们的经济活动中,狗起着很大的作用。他们主要将狗用于运输,作为役畜使用。基本运输工具是狗拉雪橇和兽皮艇。除了上述经济活动,一部分楚科奇人还进行捕鱼和植物采集活动,但规模不大。他们主要用抄网和钓竿捕鳕鱼。冬季在冰窟窿处钓,春季在冰裂缝处钓。夏季在鲑鱼产卵期,则使用捕鱼栅。

19世纪以前,受俄罗斯人的影响,楚科奇人还从事毛皮兽狩猎。他们主要猎捕狐狸或北极狐。毛皮大多用于销售或贸易。狩猎工具基本是从俄罗斯人那里传来的。过去,楚科奇人还打野鹿和野山羊,现在只打飞禽。采集活动主要由妇女进行,采集对象是野生浆果和可食植物的根茎。19世纪,在楚科奇人那里,在养鹿业和捕海兽业有关的家庭手工业比较流行,如加工鹿皮、兽皮睡袋和毛皮毯等。他们还用海象骨制作烟嘴、裁纸刀以及贸易商人要求的一切物品。由于美国捕鲸业和采金工业在白令海峡地区的发展,许多楚科奇人开始作为水手或雇工到捕鲸船或金矿工作。现在,除传统的经济活动外,楚科奇人又发展起奶用养畜业、养禽业、温床蔬菜种植业等新的经济部门。工业也有了很大发展,在楚科奇民族自治专区,采矿业(汞、锡、煤)在经济中占主导地位。建筑材料业和仪器工业也有较大发展。农业的主要部门是养鹿业,1977年鹿存栏数为54.7万头,是俄罗斯联邦最大的养鹿区。目前,楚科奇人大部分仍从事养鹿业和捕海兽业,但有一部分人已进入教育、卫生和其他一些服务部门工作。在马加丹和阿纳德尔,楚科奇人的城市人口比重逐步增长。

楚科奇人 - 住宅类型

楚科奇人的传统住宅分两种类型:可移动的和永久性的。养鹿的楚科奇人住半圆形帐篷—用鹿皮苫成的木架棚屋。在这种棚屋内,靠后墙对着入口设有睡觉用的直角形箱式毛皮帐子。棚屋内用油灯照明、取暖和做饭。这种住宅便于在树木稀少的冻土带进行搬迁。滨海一带的楚科奇人冬季住半地下土窑,夏季住海象皮帐篷。土窑的类型和结构是从爱斯基摩人那里传来的。海象皮帐篷无论从外形还是内部布局上都同养鹿楚科奇人的棚屋相似,但没有排烟孔。做饭用油灯或使用专门的“厨房”。如果附近没有漂木,则把海生动物的油浇在骨头上,烧这种浇了油的骨头。到19世纪末,半地下土窑已让位于构架式地上棚屋。游牧的楚科奇人住地通常由2-10座棚屋组成。这些棚屋自东向西排成一线,住地主人的棚屋排在最前边。滨海一带的楚科奇人的屯落一般由20多座棚屋组成,棚屋的排列毫无顺序,彼此常常相隔很远。现在,大部分楚科奇人已开始住俄式木房,室内设施大多也已城市化了。

楚科奇人 - 民族服装

楚科奇人的传统民族服装款式比较古老,大部分都是用鹿皮和海豹皮缝制成的。男子冬季穿两层毛皮衬衣、两条毛皮裤和带毛套袜的短靴。女式服装主要是带领子和宽袖的毛皮连衫裤。冬季穿两层,夏季穿一层。暴风雪天穿带风帽的麂皮外衣。滨海一带的楚科奇人雨天穿海象肠衣制成的斗篷。楚科奇人戴手镯和珠串项链,纹身。纹身图案非常简单:男子沿嘴边纹一些小圆,妇女在鼻子和前额处纹两条直线。楚科奇族男子剃顶,只留头下半部一圈头发。女子留两条辫,辫子上扎着珠子和珠串。20世纪50-60年代以后,在楚科奇人那里逐渐开始流行城市服装,目前只有鞋帽仍保留着民族特点。

楚科奇人 - 饮食文化

过去,楚科奇人以食肉为主。游牧的楚科奇人主要吃鹿肉,滨海一带的楚科奇人则吃海兽肉,如海象肉、海豹肉、髯海豹肉等。大型动物(鲸、白鲸、海象)的肉多用于贮藏。先将这些动物的肉埋在特制的坑里发酵,然后留做整个冬季食用。兽肉分烧着吃、煮着吃、晒着吃和生吃多种,鱼一般生吃,鲑鱼则风干以后吃。鹿胴全部吃掉,包括鹿血、骨髓、肠子等一点不留。做肉食的调料是矮柳树叶子、酸模和其他一些可食植物,有时也使用海藻和海生软体动物。楚科奇人最喜欢吃的菜肴是用捣碎的植物根粉拌上肉和海象油做成的凉拌菜。现在,楚科奇人的饮食已发生很大变化,面包、食油、糖、土豆、蔬菜、茶叶等已被普遍食用。

楚科奇人 - 精神文化

十月革命前,楚科奇人没有文字,他们的精神文化也比较落后。直到20世纪初,他们一直信奉萨满教。同伊捷尔缅人相比,楚科奇人的萨满教具有更发达的形式。他们有专职萨满,但与一般人区别不大。在楚科奇人那里,男子和妇女都可以成为萨满,而“变性的”萨满被认为具有更强的法力。萨满没有特制的萨满神服,但有神鼓。同爱斯基摩人一样,楚科奇人的萨满神鼓也是球拍形状。萨满跳神时一般都半裸着身子,坐在帐篷内进行。楚科奇人相信在宇宙中存在着数量众多的恶魔,他们靠吞食人的灵魂为生。只有萨满能战胜他们,但必须向他们献祭。在滨海一带的楚科奇人那里,最好的和最奢侈的祭品是狗。因为他们认为,在按照萨满的要求用自己的狗献牲后,这个人就变成了穷人。除萨满仪式外,每个家庭还定期举行一些家庭仪式。举行这些仪式时,也使用与萨满神鼓同样的神鼓。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神圣的“保护神”—人形护身符和木制火镰。油灯的火被视为家庭的圣物,不能让另一家的火所接触过的物品随意触碰。过去,楚科奇人的许多节日和仪式都与他们的经济活动有关。在养鹿的楚科奇人那里,从前流行一种“牧放娶妻”的风俗,即婚前新郎要到新娘家帮着干1-2月的活,以支付彩礼,同时也便于岳父对女婿进行考察。结婚时有用鹿血涂抹新郎和新娘的习惯。在滨海一带的楚科奇人那里则过一种被称为“克列特空”的节日。在他们那里,“克列特空”被视为海洋和海兽的“主宰”,为祭祀“克列特空”,楚科奇人每年冬初都要庆祝这一节日。

虽然没有文字,但楚科奇人保留了比较丰富的口头文学创作。楚科奇人的民间口头创作主要有神话传说、萨满故事和历史故事等。楚科奇人的神话传说大多讲述的是关于世界的起源和文明英雄的故事;萨满故事讲述的主要是萨满的业绩及其他们的法力;历史故事主要讲的是关于楚科奇人同科里亚克人、埃文人、爱斯基摩人以及后来的俄罗斯人的战争。在楚科奇人的神话传说中,主要角色大都是白熊、鲸鱼、海象以及乌鸦等。

楚科奇人 - 造型艺术

楚科奇人的传统造型艺术比较发达。在他们那里,极为流行毛皮和兽皮加工、编织、骨雕、木刻和金属雕刻。楚科奇人的传统造型艺术具有明显的装饰性质,其特点是图案体积很小并呈严格的几何形。楚科奇族妇女多用这些图案装饰服装、鞋、雪橇的毛皮苫盖、箭袋、腰带以及其他一些日用品。男子则使用硬质材料进行艺术加工,其中,骨雕工艺高超,甚至在世界上享有一定声誉。20世纪,在楚科奇人的海象牙雕刻中,最有影响力的是乌科沃尔、乌科乌塔金、盖曼乌格、哈里莫.尹切尔、耶图吉等人的作品。他们奠定了楚科奇人现代骨刻和骨雕艺术的基础。现在,一些楚科奇族女性在这一领域也获得成功,如科麦米特、扬库、蒂娜特瓦里等。

楚科奇人 - 舞蹈艺术

楚科奇人的舞蹈艺术可以说是他们精神文化中的一个完全独特的和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同其他种类的文艺活动一样,在楚科奇人的所有仪式和节日中,都要进行舞蹈表演。楚科奇人的舞蹈形式有多种:所有人都知道的在一定时间和一定地点进行的仪式舞,神鼓舞,模拟狩猎题材或某种动物癖性的哑剧舞,以及娱乐性的舞蹈。楚科奇人舞蹈造型的基础来自于某些曾经是主要狩猎对象的动物行为的模仿。这种模仿常常达到了完全逼真的程度。现在,哑剧舞蹈仍然是楚科奇人最喜爱的民族艺术和现代舞蹈艺术形式之一。楚科奇人第一职业歌舞团“艾尔隆吉”即以此舞远近闻名,该团甚至在世界许多国家都有较高的声誉。

TAGS: 人种 俄罗斯 俄罗斯人
上一页: 丹尼尔·斯特拉霍夫 下一页: 车臣人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