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海量

陈海量居士,名立鳌,字海量,笔名拜善,浙江省天台县人,清宣统元年(一九〇九年)出生。父名复初,信仰佛教,海量自幼循序就学,读书勤奋,及长,善于诗文。由于自幼受家庭信佛的影响,从小就受到佛法的熏陶,随着父母礼佛读经。弱冠之年,初入社会,在当地商家任会计工作。一九三一年五月,弘一大师在浙江省慈溪市五磊寺驻锡,海量前往参谒,并皈依于大师座下。

简介

  (1910~1983)现代居士。浙江天台县人。自幼勤奋好学,善诗文。初于故里任会计等职。抗战前,弘一法师至慈溪五磊山说法,居士前往闻法,并皈依弘一大师,执弟子礼,从此深研教理,勇猛精进,以苦为师。抗战胜利后,应沪大法轮书局陈无我居士之邀,赴上海编辑《觉有情月刊》。1949年,创办大雄书局,经营各种佛教经典和书刊图像;并与方子藩、郑颂英等居士,主持上海佛教青年会工作,弘法利生,不遗余力。著作甚丰,主要有《在家学佛要典》、《建设佛化家庭》、《可许则许》、《解惑显真》、《禅净生活》、《知己知彼》、《释迦牟尼佛的道理》以及《印光大师永思集》、《弘一大师永怀录》等等,其著作弘传欧美及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并有《观海楼诗存》1卷,诗格超脱,哀而不伤。如《思亲》云:“千尺丹崖驻紫霞,至今游子未归家。伤心黄土瘗(音yǐ)亲骨,十度天涯见落花。”《怀弘一大师》云:“南国传灯法乳恩,三衣一钵仰师门,斜风斜雨梅山寺,坐听吾师话释尊。”《怀印光大师》云:“河山破碎怅何之,劫火余生哭导师。野渡茫茫沉落日,法门寥寂想遗规。吴宫衰草千秋梦,毗舍双林七众悲。凄绝香光人去后,空留明月照丰碑。”1982年还扶病为旅美华侨金玉堂居士编辑《美东佛教总会成立二十周年特刊》,不辞年迈,审稿、校对、编排,事必躬亲,特刊完成后,寄赠国内外,而体力锐减。是年冬季支气管炎严重发作,次年春病渐殆。此后,即常以人生无常,来日无多自逸,规定日诵佛号一万,并加诵《金刚经》、《普门品》、《弥陀经》。逐渐杜门谢客,俗事不再过问。1983年初,发烧数周,遂至卧床不起,疾苦煎熬彻夜难以成眠,但信愿弥坚,念佛不辍。临终前一周,病症消退,心率、血压一切正常,但体力虚弱。此时凡遇前来探视之友人,常作告别语。农历二月十九日上午九时吩咐家人:“今夜一二点钟不要离开。”因其病情无异,家人不很注意。不料至晚七时,神色变异,但嘱家人:“不必挂针,徒增痛苦,将归去。”此时,数位道友赶至问彼:“要否助念?”答曰:“要!”能随众念佛,声音渐趋微弱,至晚十一时,突然三次微抬双手,意欲合十,但衣重力乏,未能如愿,而神志清明,无痛苦状,于子夜一时二十分往生,与先所说时刻相符,终年74岁。在28小时后的,洗身更衣,体软如绵,胜于生前。送殡仪馆5天后,脸色逐渐泛红,一改生前之病容,因此不需化妆,目睹者无不称奇。遗体遵佛制火化,从骨骸中检得如黄豆大而色泽晶莹,坚硬无比的乳白色坚固子一颗。居士之一生,是为我国佛教事业勇于献身的一生。家世奉佛,母茅太夫人,弟立钧皆先居士往生,子女亦皆信佛,其女无瑕尤笃。不愧为佛化家庭。

人物履历

  陈海量居士,名立鳌,字海量,笔名拜善,浙江省天台县人,清宣统元年(一九〇九年)出生。父名复初,信仰佛教,海量自幼循序就学,读书勤奋,及长,善于诗文。由于自幼受家庭信佛的影响,从小就受到佛法的熏陶,随着父母礼佛读经。弱冠之年,初入社会,在当地商家任会计工作。一九三一年五月,弘一大师在浙江省慈溪市五磊寺驻锡,海量前往参谒,并皈依于大师座下。

  一九三八年,海量三十岁,应上海陈无我居士之邀,到上海协助陈无我筹办大法轮书局,以此离开天台县家乡到了上海。他协助陈无我筹办大法轮书局,并编辑《觉有情》半月刊。大法轮书局所有营业、记帐、出纳、校对,乃至到邮局寄发等工作,都由海量一肩承担,日以继夜,不辞辛劳。但为书局初创,薪水微薄不足以养家,所以家室仍留在梓里,他一人在上海工作。

  一九四一年,陈海量的父亲陈复初老居士逝世,海量返乡奔丧,事毕仍返上海。是年十二月,他请求弘一大师,为他父撰写《陈复初居士传》,并为他夭折的幼弟撰写(立钧童子生西事略)。一九四六年春天,上海市一些青年佛教居士,以志同道合,共议成立佛教青年会,海量参与发起工作。筹备会成立之日,推出方子藩为筹委会主任委员,郑颂英、张孝行为副主任委员。陈海量、赵朴初、罗永正、蔡惠明等为筹备委员。在上海市佛教净业社的觉园内借地办公,分工合作,积极推动筹备工作。是年八月二十五日,青年会召开成立大会,许多大德居士到场道贺,太虚大师也莅临指导。

  青年会成立,选出方子藩为理事长,余伯贤、郑颂英、叶竹青为副理事长,以及陈海量、赵朴初、蔡惠明、罗永正等为理事。同时发行会刊“觉讯”出版。一九四七年冬,佛青会以借用的会址不敷使用,方子藩提议另觅房舍,一九四八年元旦,佛青会迁入林森中路,一九四九年复迁至武胜路新会址。继而由青年会诸居士集资,推请海量出面创办大雄书局,虽然是草创伊始,但在海量惨澹经营下,规模粗具,业务有很大的开展。

  一九五五年,陈海量与郑颂英、李行孝等,以上海佛教协会代表身分,出席北京中国佛教协会第二届代表大会。是时正是“肃反”运动之际,有人检举上海佛教协会为“反革命集团”,他们在北京开会后回到上海,下车后未出车站即被公安机关拘捕,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讯。审讯结果,海量被判徒刑十四年,其他人等也各被判刑年数不等,押送到青海服刑。直至一九八〇年才获准假释,回到上海。

  一九八一年,被选为上海市佛教协会第四届理事。并由赵朴初居士介绍他去北京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工作,任职仅数月,因病回上海疗养,并抱病应旅美华侨应金玉堂居士之请,编辑《美东佛教总会成立二十周年特刊》。

  一九八二年,陈海量居士在上海病逝,临终安详念佛,现诸瑞相,享年七十四岁。海量二子一女,无垢、无忧、无瑕,皆虔诚奉佛。

  陈海量居士以《金刚经》、《华严经·普贤行愿品》及《净行品》为定课,能背诵如流,终生不辍。他的心行广大而能安忍苦行,皆得力于此。他的主要著作有《在家学佛要与》、《建设佛化家庭》、《可许则许》、《知己知彼》、《解惑显真》、《释迦牟尼佛的道理》、《学佛的女郎》等。这些著述畅销于国内外,在香港、台湾、南洋各地都有翻印流通。

  (于凌波着)(根据网上资料编辑)陈海量-成就贡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佛学成就

  佛心在佛教哲学研究上,以在因明学和唯识学方面用功特深,除了早期因明学的著作外,四十年代发表〈唯识学的知识论〉论文,五十年代发表〈慈恩宗〉论文,都是研究唯识学的重要文献。因明学,我国自唐代以后,此学殆成绝响。逊清末年,史一如居士在日本留学期间,搜集唐代古德章疏,及近人所著,参照研究,于民国初年(一九一二年),在北京中国大学讲授〈佛教论理学〉(即因明学)。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武昌佛学院成立,一如在院任教期间,翻译日本著作,编辑为《因明入正理论讲义》;同时南京支那内学院的吕秋逸(澄)居士,亦致力于因明学的研究,他依藏本《集量》校对《正理门论》,较史一如更为深入。至此,千年绝学,得史、吕二氏之研究倡导,重为世人所知。至于佛心,他一方面根据古代论疏,一方面与泰西逻辑学及中国名学,互相参证,并运用西方逻辑概念及意义,解释古因明学的术语,把因明学引进至现代思想中,将因明学解释得通俗易懂,是他对此学的贡献。

书法成就

  佛心自幼爱好书法,曾下过苦功,且曾受于右任和弘一大师两大书家的指导。抗战期间,他所书写的〈正气歌〉曾在全国美展中入选;抗战胜利后,以“辉光天地抱,钩素月窥椽”一联,在上海市举办的书评展中获得第一名,他曾以自己研究书法的心得,撰写《书法心理》一书行世。佛心晚年,名声益着,文雅之士,以获得佛心的墨宝为荣,他的墨迹遍及厦门、八闽、大江南北,以及南洋日本各地。生前长期担任中国书法协会理事,并曾访问日本,交流书道。

文学成就

  佛心不特研究佛教哲学,精于书道,且在中国文学上也造诣颇深,他曾在大学和研究单位主讲“先秦文学史”、“杜诗研究”、“佛典翻译”、“中国文学史”等课程,且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他擅诗能词,生平吟哦不辍,所作诗词格调清雅,情意真挚,着有《北山楼诗集》及《虞愚自写诗卷》二书行世。佛心逝世,佛教界和学术界,曾在厦门举行隆重的追悼会,他的学生杨美,曾以“南乡子”一词悼念他,词曰∶别梦忆殊缘,奉教因明传法源。更得乡音频迪诲,三年;应许师恩尤有添。日月换新天,二度南山会法筵。问讯可堪闻噩耗,泫然;重读旧题泪欲溅。

  堪闻噩耗,泫然;重读旧题泪欲溅。

相关历史

  武昌佛学院是太虚大师于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所创办,第一期招生六十馀人,于是年九月开学,原定三年毕业。翌年,大师以学生程度参差不齐,施教困难,乃把第二、三年的课程浓缩于第二年授完,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六月毕业,继之招收第二期学生,所以佛心是第二期,九月一日开学,同学中有迦林、恒渐、枕山、寄尘、墨禅、机警(即大醒)、亦幻、苏清涛等。

  1。《太虚大师年谱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八月条记载

  三十一日,大师回抵武院,翌日开学。新生有寄尘、机警、亦幻、墨禅、虞佛心(德元)、苏秋涛等。

  佛心在院期间,都讲(教务主任)是善因法师,教员有唐大圆、张化声等人。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年)二月,太虚大师亲为第二期学生讲《二十唯识论》,这使佛心对唯识学与因明学发生浓厚的兴趣,亦由此奠定了他以后在佛学上研究的目标。

  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是年秋围攻武昌,佛学院受战争影响,学生三十馀人先后离院避难,教职员亦星散。十月革命军攻克武昌,武昌佛学院大部院舍为军方征用,佛学院停办。佛心乃离开武昌,展转抵上海,翌年考入上海大夏大学预科就读,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年)毕业,返回厦门。

  民国十九年(一九三○年),佛心二十二岁,考入厦门大学教育学院心理学系。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年)毕业,留校任理则学教员。佛心入厦大就读时,太虚大师任厦门南普陀寺住持兼闽南佛学院院长,厦大与闽院比邻,太虚大师每莅院演讲或授课时,佛心辄往听讲。以后数年,由于佛心的居中联络,闽院有关文史哲学课程,多请厦大教授兼任。这样不但提高了学僧的知识水准,亦沟通了佛学与社会学术的交流。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十月,太虚大师抵厦门南普陀寺,为闽院学生开示,讲〈现代僧教育的危亡与佛教的前途〉,继之于十一月,应厦大教授所组织的“文哲学会”之请,到会中讲〈法相唯识学〉,前后二周,由佛心担任记录。

  2。《年谱》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十一月记载

  其间,大师应厦大教授所组文哲学会之约,讲《法相唯识学概论》,虞德元(佛心)笔记。本论昔年初讲于世界佛教居士林,未竟而中止,虽粗陈大纲,未必即能析世学而张唯识之法幢;然概叙要义,颇有条理。

  大师以前曾多次演讲唯识,但以时间关系,多粗陈大纲,未能作有系统的讲解,这一次因讲授时间较久,故系统条理俱备,深入浅出以析世学。虞佛心所作的记录,后来由大师审阅后,出版为《法相唯识学概论》一书,大师请分函邀约王恩洋、张化声、唐大圆、林彦明、梅光羲、罗灿、密林、法尊、胡妙观、黄忏华等十一人作序,由此可知大师对此书之重视,而亦以佛心的笔录得以成篇。

  佛心在厦大任教期间,发表他第一篇论文〈因明学发凡〉,颇受学界重视。后来以在闽南佛学院讲授“因明学”的因缘,他把授课的讲义加以整理,以《因明学》书名,于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出版,太虚大师于江亢虎均与之作序。

  佛心在厦大任教一年,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辞去教职,到南京入国民政府监察院任编审职。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芦沟桥事变,抗战开始,“八一三”沪战爆发,继之南京疏散,国民政府播迁入川,佛心于此际辞职返回厦门。时,弘一大师驻锡闽南,是年曾到青岛湛山寺讲律,秋后亦以北方战局紧张,乃返回闽南,驻锡厦门万石岩,佛心时往参谒请益。佛心自幼酷爱书法,他在闽南佛学院兼课时,即曾为南普陀寺书写过碑刻。在南京监察院任职时,曾得到院长于右任先生的指点。此际参谒弘一法师,在书法上亦得到法师的启迪。民国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十月,弘一法师在泉州温陵养老院圆寂,佛心时在贵州大学任教,曾遥寄挽诗云∶

  抉择南山律,篇章四海传,功深群籍里,德迈古人前,论学情无隐,贻书墨尚鲜。微言不可接,吹泪湿江天。

  是年冬季,厦门情势紧张,佛心孑身走香港,辗转由广州转汉口,再由汉口入川,抵重庆,仍在监察院任编审职,并在太虚大师创办的“汉藏教理院”讲授哲学课程,时在教理院任教者有法尊、法舫、尘空、雪松、印顺诸师。

  监察院院长于右任,是举世皆知的大书法家,他对佛心颇为器重,佛心在书法上,于魏碑用功特深,他感于碑字刚健,帖字婀娜,两者融会,方是佳境,于是又专心于“三希堂法帖”的临摹,他融合了南帖北碑的精华,形成他个人健峭清逸、笔断意连的独特风格。于右任院长曾在他临摹的法帖上题词曰∶佛家道家造象之传于今者,因其此修养者深也!竹园弟以青年而研究佛理,作书复又具天才,勉之、勉之,他日皆当大成也。

  民国二十八、九年(一九三九、四○年),佛心先后又出版《中国名学》、《印度逻辑》等著作,这些著作对学术界产生相当大的影响。民国三十年(一九四一年),他应贵州大学之聘,任哲学系讲师,讲授“理则学”,翌年升任副教授,民国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年),转往厦门大学,任哲学系副教授,民国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仍在厦大任教,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升任教授,是年,曾应邀至台湾讲学。

  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后,佛心仍在厦大任教,并兼任逻辑学教学研究组组长。一九五六年,奉调到北京,担任中国佛学院教授,同时参加斯里兰卡佛教大百科全书的编纂,担任撰写有关中国早期佛教文化研究专任研究员,同时兼任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及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他多年在高等院校及科研单位讲授逻辑学和因明学,为中国培育出了第一个汉传佛教的因明学硕士。

  一九八六年夏,日本高野山金刚寺为纪念空海大师,举办“日中青少年竞书大会”,佛心以中方审查委员身分访问日本。同年十月,又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访日代表团副团长的身分,再度访日,并与日本书道界名流交流书道,受到好评。

  一九八七年后,他年近八十,健康衰退,返回厦门休养,一九八九年夏天,因病住院,于七月二十八日逝世,享年八十岁。佛心一生工作勤奋,为学不辍,临老因病住院,在病榻上仍不辍笔。一九八九年在《哲学研究》上所发表的〈法称在印度逻辑学史上的贡献〉一文,是在医院中撰写的。他的《虞愚自写诗集》──北山楼诗集,也是在病榻上完成的。

TAGS: 人物 历史人物
上一页: 王若萌 下一页: 戈勒文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