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宝箴

陈宝箴(1831-1900.7.22),谱名陈观善,字相真,号右铭,晚年自号四觉老人,江西省义宁(今修水)县客家人。1852年乡试中举人出仕,文才、韬略和办事能力深为两湖总督曾国藩所赏识。后任浙江/湖北按察使、直隶布政使、兵部侍郎、湖南巡抚,时与许仙屏号为“江西二雄”。1895年在湖南巡抚任内与按察使黄遵宪、学政江标等办新政,开办时务学堂,设矿务、轮船、电报及制造公司,刊《湘学报》,被光绪帝称为“新政重臣”的改革者,系清末著名维新派骨干,地方督抚中惟一倾向维新变法的实权派风云人物。后受到湖南守旧派王先谦、叶德辉的攻讦。1898年戊戌政变爆发,百日维新宣告失败,陈宝箴以“滥保匪人”被罢黜。 1900年7月22日(光绪二十六年六月二十六日)7月26日病逝,享年70岁。

人物简介

陈宝箴[zhēn],江西义宁州(今江西修水)竹垠里人。祖籍福建上杭,后迁居于江西义宁。父名伟琳,陈宝篇是其第三子,生于1831年(清道光十一年)。

1851年(咸丰元年)辛亥恩科乡试中举人。1853年回乡,随父组织义宁州团练,与太平军作战。

1860年(咸丰十年),入京会试,落第留京,与北京名士易佩绅、罗亨奎交游,切磋道义、经济之学,时人有“三君子”之誉。

1862年(同治元年)投江西席宝田幕中,为其参谋划策。

1864年(同治三年),赴南京投奔曾国藩,深受器重。1869年(同治八年),经曾国藩推荐,入京觐见,外简湖南候补知府。入湘,奉命代理因病而去的席宝田主持军务,镇压苗民起义,以功擢升道员,充营务处。

1875年(光绪元年),署理湖南辰永源靖道事,治凤凰厅(今湘西凤凰县),教当地山民植茶、栽竹、种薯,以苏民困。又率百姓凿沱江,使行舟畅通。

1880年(光绪六年),改官河南省之河北道,捐资创办学堂“致用精舍”。

1883年(光绪九年),升任浙江按察使,因前在河南省任内刑狱被劾,免职归家。

1886年(光绪十二年),经两广总督张之洞奏请,调广州。适黄河在郑州决口,被诏襄助塞河,所提治策,深为中肯,甚受河督李鸿藻重用,大臣交相论荐。

1889年(光绪十五年),湖南巡抚王文韶上疏荐“陈宝箴可大用”,召人都,次年授湖北按察使。视事三日,改授布政使。1893年(光绪十九年),调直隶布政使。

1894年(光绪二十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光绪皇帝召见宝箴,询以战守方略,所奏甚合帝意,乃命宝箴督东征湘军转运。翌年宝箴得知《马关条约》签订,悲愤交集,痛哭流泪,叹道:“无以为国矣!”后屡为国事上疏,痛陈利害得失,希望变法图强。

1895年4月《马关条约》签订后,为国家的危难痛心疾首,上疏时局利弊得失。同年升任湖南巡抚,慨然以开发湖南为己任,锐意整顿,刚到长沙任职就察劾县以下昏吏20余人,因得亢直美名。任湖南巡抚时,以“变法开新”为己任,推作新政。先后设矿务局、铸币局、官钱局,兴办电信、轮船及制造公司,创立南学会、算学堂、时务学堂,支持谭嗣同等刊行《湘学报》、《湘报》, 使湖南维新风气大开,成为全国最有生气的省份。在经济上关心民生,主张大力开发湖南矿业以救国民。推行新政功绩,首先打破了湖南自洋务运动时期以来被守旧势力控制的沉闷局面,开创了湖南近代工矿业的先河,对当时湖南特别是长沙的社会经济起了开风气的作用。在发展工矿业中的第一项措施就是奏准开设湖南矿务总局,此举既有利于国计民生,亦是自强之路。从湖南地理、经济等特殊情况出发,认为应优先发展矿业,奏称清廷并很快得到了清政府的批准。

1895年2月湖南矿务总局在省城长沙正式成立。又拟奏了《湖南矿务简明章程》,对办矿的方法、经费、股份、矿质等问题作了若干具体规定。随后开始了大张旗鼓的招股建矿工作。同年还与长沙绅士王先谦、张祖同、杨巩、黄自元等商议,创办了和丰火柴公司 和宝善成机器公司,倡议创办的这几个企业,实际上是长沙也是湖南最早的企业,是湖南近代电信业的开拓者。与湖广总督张之洞商议,接设湘鄂两省间的电线,湖南一段自长沙省城起,沿湘阴、岳州、临湘一带驿路安设,至湖北蒲圻县境,计程225公里。全线竣工后,在长沙设立电报局,收发官、商电报,为湘省设立电报局之始。长沙及湖南近代工矿业的发轫,与外省民族工矿业的产生有很大区别。

1896年先后建起了常宁水口山铅锌矿、新化锡矿山锑矿、益阳板溪锑矿、平江黄金洞金矿等大型官办企业,其中以水口山铅锌矿为第一,铅锌产量呈逐年上升趋势。委任宁乡秀才廖树蘅督办水口山矿,独创“明坑法”,顺利排去积水,使采矿效率大大提高。新化、益阳锑矿的大量开采,使长沙省城的炼锑业开始产生。1896年起陆续有民族资本家在灵官渡开设大成公司、湘裕炼锑厂。灵官渡则成为湖南省最大的矿产品转运码头。矿务政策对后任的经济决策影响甚深。

1898年5月,奏请力行新政,并提出兴事、练兵、筹款三策以挽救危亡。7月,保荐杨锐、刘光第参与新政。9月,奏请调湖广总督张之洞入京总理新政。但反对维新派“民权平等”说,也不满康有为的托古改制,对湖南守旧顽固势力的攻击采取妥协态度。 戊戌政变以“招引奸邪”之罪,受到“革职,永不叙用”处分。罢官后回到江西省南昌西山(今新建县境内)下筑“靖庐”栖身,生活惨淡凄凉。

1900年7月22日卒然去世, 终年69岁。死因《清史稿》不书,其子陈三立《先府君行状》亦讳而不言。但有记载说:“光绪二十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先严千总公(戴闳炯)率兵从江西巡抚松寿驰往西山靖庐,宣太后密旨,赐陈宝箴自尽。宝箴北面匍伏受诏,即自缢。巡抚令取其喉骨,奏报太后。”至此,这位被光绪帝称为“新政重臣”的改革者,最终也未能逃脱那拉氏的魔掌。 

人物轶事

名联事件

撰题联

聚星征太史之后,明德动天文,继述千秋思祖武;

表宅著义门之望,嘉祥熙帝载,本支百世播清芬。

——题江西省修水县陈氏宗祠

陈宝箴贺赠联

行年至一万八千日;

有子为四百兆中雄。

——贺湖南省长沙时务学堂主讲梁启超之父(莲涧)50岁寿诞

陈宝箴撰挽联

扬厉声名二十年,恢先世无外规模,绝学号能传墨子;

谈笑折冲七万里,为中朝别开风气,乘槎何处觅张骞。

——挽曾纪泽(谥号惠敏)

赠联

万户春风为子寿;

半瓶浊酒待君温。

——两江总督曾国藩集句赠陈宝箴(1)

陈宝箴为人足智多谋,且有实干能力。曾国藩以两江总督驻安庆时,待陈宝箴为上宾,视之为“海内奇士”,并赠此联给这位青年后辈,足见其看重之意。陈宝箴一生做过两件大事:为席宝田建策,生擒太平天国幼主洪天贵福和大臣洪仁馐堑谝患#辉蕹晌卤浞ǎ鼍倭豕獾凇⒀钊窀ㄗ粜抡⒃诤涎哺紊侠贾危茫毂ㄖ剑耸狄担挛煜孪龋偃瘴率О芎螅谋7巳俗锉桓镏埃啦恍鹩茫司幽喜魃剑侥旰蠹从粲舳眨馐堑诙觥3卤鹑ナ朗保镒映乱11岁,对人生无常尚只有肤表的认识。上联“万户春风为子寿”,集自北宋·苏轼《王氏生日致语口号》诗句。“下联“半瓶浊酒待君温”集自北宋·苏轼《正月二十日往歧亭郡人潘古郭三人送余女王城东庄禅院》七律,这是一句很有名的诗句。

议事有陈同甫气;

所居在黄山谷乡。

——两江总督曾国藩集句赠陈宝箴(2)

行人看尽东西水;

我佛能谈南北朝。

——清·安襄郧荆道按察使梁鼎芬贺湖南巡抚陈宝箴70岁(虚岁)寿诞

悼挽陈宝箴联

赫赫宗臣,一往沉冥向山僻;

哀哀孝子,百年长恨在天涯。

——江苏省通州著名诗人、教育家范当世挽陈宝箴

革职事件

1898年戊戌变法维新以及因慈禧太后发动政变而遭受失败,是中国近代史乘的大事变、大悲剧。湖南是变法维新的发祥地,巡抚陈宝箴所领导而由其子陈三立襄助赞画的湖南新政,是清季改革的模范域区。1898年9月21日(清光绪二十国上年八月初六)慈禧发动政变,幽禁光绪,通缉康梁,杀“六君子”于京城菜市口。10月6日(农历八月二十一)惩处陈宝箴、陈三立父子的上谕发出:“湖南巡抚陈宝箴,以封疆大吏滥保匪人,实属有负委任。陈宝箴着即行革职,永不叙用。伊子吏部主事陈三立,招引奸邪,着一并革职。”

戊戌被难的“六君子”中,刘光第、杨锐都是陈宝箴所保荐,谭嗣同是倡导湖南新政的先进,而梁启超则是湖南时务学堂的总教习,与陈氏父子的关系不比寻常。“滥保匪人”、“招引奸邪”,良有以也。同时革职的有义宁之湘政同事候补四品京堂江标、庶吉士熊希龄,罪名是“庇护奸党,暗通消息”(纯系构陷);还有湖南按察使、新擢三品卿黄遵宪。对湖南新政的改革设施也毫不容情,责令湖广总督张之洞:“湖南省城新设南学会、保卫局等名目,迹近植党,应即一并裁撤。会中所有学约、界说、札记、答差别等书,一律销毁,以绝根株。着张之洞迅即遵照办理。”闻名中外的湖南新政,就这样悲惨地被停止了、被裁处了、被毁坏了。

陈三立极为沉痛,隔年叙及此事还有不能己于言:“二十四年八月,康梁难作,皇太后训政,弹章遂蜂起。会朝廷所诛四章京,而府君所荐杨锐、刘光弟在其列。招坐府君滥保匪人,遂斥废。既去官,言者中伤周内犹不绝。于是府君所立法,次第寝罢。凡累年所腐心焦思废眠忘餐艰苦曲折经营缔造者,荡然俱尽。独矿物已取优利,得不废。保卫局仅立数月,有奇效,市巷尚私延其法,编丁役自卫,然非其初矣。”父子所痛心者,并不是己身的去职丢官,是使得改革图强、“营—隅为天下昌”的愿望化为泡影。

1898年冬天被罢免的陈宝箴、陈三立父子携家眷,离开湖南巡抚任所,迁往江西老家。1897年逝世的陈宝箴夫人灵柩也一同迁回,全家老幼扶柩而行。当时陈寅恪9岁,其兄隆恪12岁、弟方恪7岁、登恪不到2岁、妹新午5岁。不是回江西的修水县竹乡,而是在南昌磨子巷赁屋暂居。第2年筑庐南昌的西山(今新建县境内),陈宝箴即住西山之崝庐 , 方恪、寅恪、覃恪、宝箴、封可、衡恪、隆恪(5张)陈三立陪侍左右,眷属仍住南昌市里。经济状态极端拮据,后从湖南返回江西的途中,陈三立大病,第2年又病,险些病死。年底陈宝箴胞弟之女德龄死。未几宝箴长孙陈师曾之妻范孝嫦亦逝。而德龄几乎是反常地痛哭而死。戊戌政变对陈氏一家的打击是沉重的。

人物逝世

尤其让人不敢置信的是,陈宝箴、陈三立父子在南昌西山只住了1年多时间,到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春夏之间,陈宝箴便突然逝世了。陈三立的记载是:“是年六月二十六日,忽以微疾卒,享年七十。”在逝世的前几天,还写过《鹤冢诗》二章:前5天还在给陈三立写信。何以患“微疾”,便会遽尔而逝?陈三立呼天呛地、迸发血泪的陈词曰:“不孝不及侍疾,仅乃及袭敛。通天之罪,断魂锉骨,莫之能赎。天乎!痛哉!”继曰:“不孝既为天地神鬼所当诛灭,忍死苟活,盖有所待。”语意有未便明言的隐情。这是作于同年八月的《湖南巡抚先府君行状》里边的话,距宝箴之逝仅1个多月。在《岘庐记》中又深情愤抒:“孰意天重罚其孤,不使吾父得少延旦暮之乐。葬母仅岁余,又继葬吾父于是邪。而岘庐者,盖遂永永为不孝子烦冤茹憾、呼天泣血之所矣。”透漏出宝箴之死含蕴有不可排解的冤情。试想“断魂锉骨”、“烦冤茹憾、呼天泣血”,这是何等严重而深切的情绪表达。如果是正常的患病死亡,陈三立的精神状态以及所使用的语言断不致如是深重激昂。

死亡真相

陈宝箴究竟是怎样死的?江西的宗九奇在1987年刊布过一条鲜为人知的材料,即近人戴明震先父远传翁(字普之)《文录》手稿记载:“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六月二十六日,先严千总公(名闳炯)率兵弁从巡抚松寿驰往西山崝庐宣太后密旨,赐陈宝箴自尽。宝箴北面匍匐受诏,即自缢。巡抚令取其喉骨,奏报太后。”《文录》手稿系孤证,发表后未引起太大注意。细审《文录》手稿之记载,可信度相当之高。如是陈宝箴实系那拉氏密旨赐死,且被害场面之惨毒,实有不可言传者。难怪陈三立要呼“痛哉,天乎!”再参之陈三立的有关诗作及相关材料,循陈寅恪提出的释证古籍需结合古典与今典的诠释学原则,破解散原布下的重重迷障,就知道戴氏《文录》之记载,是完全可以得到证实的历史故实。

陈宝箴冤死后的第2年(1901年)春,陈三立到崝庐扫墓。此时陈三立已挈妇将雏搬到南京居住。从南京到江西南昌西山可以乘船,经九江到达。《散原精舍诗集》上卷的一系列诗作记此次行程甚详。开始一首是《二月十日还南昌西山上冢,取城北驰道,至下关,待船作》,标题即注明了时间、地点、路线。接下支为《侵晓舟发金陵》、《江上三首》、《江上读王义门黄孟乐赠答诗因次韵寄和》、《由江入彭蠡次黄鲁直宫亭湖韵》、《夜舟泊吴城》一路行来,次第分明。再接下去隔一首,就是需要着意阐发《岘庐述哀诗五首》(略)。

终天作孤儿,鬼神下为证。(第一首)

渺然遗万物,浩荡遂不还。(第二首)

天乎兆不祥,微鸟生祸胎。(第三首)

儿拜携酒浆,但有血泪涌。

惊飙吹几何,宿草同蓊茸。(第四首)

维彼夸夺徒,浸淫坏天纪。

唐突蛟蛇官,陆沉不移晷。

朝夕履霜占,九幽益痛此。(第五首) 

家族成员

子,陈三立,陈三畏。

其子陈三立(1859~1937)字伯严,号散原,为近代同光体诗派重要代表人物,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位传统诗人,与谭嗣同、徐仁铸、陶菊存并称“维新四公子”。

孙,陈衡恪,陈隆恪,陈方恪,陈登恪,陈寅恪。

其孙陈寅恪为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

陈衡恪,又名陈师曾,

著名诗人陈隆恪

著名编辑、诗人陈方恪

著名词人陈登恪

曾孙,

TAGS: 清朝 历史 中国历史 戊戌变法 各国历史
上一页: 加雷斯·索斯盖特 下一页: 爱新觉罗·舒尔哈齐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