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先楚

韩先楚

韩先楚(1913 02 - 1986 .10),男,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1927年参加乡农民协会。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上将,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首任军长,原中央军委常委,福州军区原司令员,兰州军区原司令员。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6年10月3日,韩先楚在北京病逝。国家主席李先念称赞韩先楚“为人坦率、耿直、正气凛然”。1987年5月18日,红安县城举行隆重仪式,将韩先楚的骨灰安放在红安烈士陵园。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共第八(1968年递补)、九、十、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2013年5月14日,纪念韩先楚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于北京召开。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1913年2月出生于湖北黄安县(今红安县)二程田李家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因家贫辍学,当过学徒、短工。清苦的家境,使韩先楚从小就饱尝了地主、资本家的剥削,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1927年黄麻起义时,他积极报名加入农民协会,次年参加了反帝大同盟。

1929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

土地革命

1930年10月,他参加了孝感地方游击队,并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1年起,历任独立营、团长,在黄陂、孝感、罗山地区进行游击斗争。

韩先楚

1933年4月,为加强留守鄂豫皖斗争的红25军,韩先楚所在的独立团接受整编,他历任224团副连长、连长、营长,直到随军长征到陕北一直都是营长。

1934年11月,红25军从河南罗山县何家冲出发西进,韩先楚多次担负冲锋突击、破阵歼敌、夺关开路、堵截追兵的战斗任务,几次在危急情况下,掩护军主力和军领导脱离险境。

1934年11月中旬,红25军在河南罗山县朱堂店突破敌人阻拦,当晚从信阳以南越过平汉铁路,进入豫鄂交界的桐柏、枣阳一带,实现了战略转移初步目标。红25军被逼在独树镇打了一场恶仗。独树镇战斗,让他一战成名。

1934年11月28日,红25军沿河南叶县、方城边界西进,掩护了军直属队和后续部队渡过了澧河,摆脱了追击的敌军。

1935年7月,红25军为了配合中央红军北上,离开新建立的鄂豫陕苏区继续长征。

抗日时期

1935年9月,红25军到达陕北和陕甘红军会师,编成红15军团,徐海东、程子华、刘志丹担任军团长、军团政委、副军团长。在他们领导下,韩先楚参加了陕甘苏区第三次反“围剿”的劳山、榆林桥战斗,他率队担任主要突击。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到达时,他受命指挥部队连续打下了东村、张村驿等地主武装长期固守的围寨碉堡据点,缴获了大批红军急需的粮食物资,并为直罗镇战役扫除了战场障碍。

1935年11月,直罗镇战役中,他率部首先堵住了敌人的去路,协同兄弟部队歼灭了据守南山的敌人后,又突入镇内。战斗结束,他提升为红15军团75师团长。

1936年春,红军东征山西,时为红75师团长的韩先楚,率部随中路军作战,他以两个营配合山西游击队包围石楼,控制黄河渡口,以一个营牵制了敌五个团的兵力,并掩护了毛泽东、彭德怀的指挥部,被任命为中路军副司令。之后,他又率部在双池镇附近打了一个没有上级命令的胜仗,歼敌一个营和民团百余人,升任红78师副师长。

1936年5月,红军开始西征甘肃、宁夏,已经升任红78师师长的韩先楚全程参加。

1937年初,韩先楚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第二期学习,长期的战场锻炼,加上一定的理论熏陶,为他成为一代名将奠定基础。

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韩先楚担任八路军115师344旅(旅长徐海东)688团副团长。

1938年4月下旬,在徐向前领导下,韩先楚率689团与晋东南兄弟部队组成“路东纵队”向冀南挺进,先攻克威县,歼灭伪军一个军部又一个师。随后,在威县、广宗、平乡、巨鹿、南宫、临清地区,打开了开辟冀南抗日根据地的局面。

1938年8月下旬,他奉命率部南下参加漳南战役,为建立冀鲁豫边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基础。1939年起,韩先楚历任115师344旅副旅长、代旅长,成为八路军著名将领。

1940年4月,韩先楚担任新3旅旅长兼冀鲁豫军区第3军分区司令员,成为独当一面的人物。这期间,他率部配合129师进行了邯长公路破击战。

1941年3月,韩先楚抵达延安,先后在军政学院、军事学院学习,并随军事学院高干队调到中央党校参加整风运动,理论功底日渐扎实。

解放战争

1945年8月 ,日本无条件投降后,韩先楚奉命率领抗日军政大学学员一大队到达东北,参加创建东北根据地的斗争。在东北,韩先楚的军事才能得到充分展示。

1946年2月,他被任命为东北民主联军南满第4纵队副司令员。

1946年10月,韩先楚又参与指挥了新开岭战役。战役前夕,由于发现敌兵力增加,第4纵队部分领导对打与不打一时决心难下。这时,韩先楚率纵队第10师从200里外日夜兼程赶回,力主下达战役决心。

1947年1月-2月间,韩先楚和政委彭嘉庆等率4纵向敌守备重点宽甸、桓仁、凤城、赛马集地区及安(东)沈(阳)铁路两侧实行远程奔袭,作战50多次,拔掉敌据点40多个,歼敌6000余人。

1947年东北夏季攻势中,韩先楚指挥五个团攻克梅河口,歼敌重建的第184师,打通了东北民主联军的南北联系。

建国之后

1949年4月,韩先楚出任12兵团副司令员,率部解放武汉。湘赣战役后,他又率部解放了长沙,建立湖南军区并任副司令员。

1950年4月16日19时30分,一代名将韩先楚置个人生死和军事荣誉于度外,在没有海空军配合的情况下,冒着丧失琼州海峡的极大风险亲率40军,43军四个师三万关东子弟乘坐400多艘风帆船从雷州半岛灯楼角起渡,跨海进击海南岛!

1950年4月17日,韩先楚胜利抢滩海南临高角,开始冲击国民党军。

1952年7月-1953年4月,任志愿军副司令员、志愿军党委常委兼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员、兵团党委书记。

1953年4月-1954年2月,任中南军区参谋长。

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1961年2月-1966年冬,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委员。

韩先楚在东北时期

1966年5月-1967年5月,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处书记。

1967年5月-1968年8月,任福建省军管会主任。

1968年8月-1973年12月,任福建省革委会主任

1973年12月-1980年1月,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历任军区党委第二书记、书记,曾兼任军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至1980年5月)。

1983年6月,当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1986年10月3日,韩先楚在北京病逝。1987年5月18日,红安县城举行隆重仪式,将韩先楚的骨灰安放在红安烈士陵园。

荣誉成就

1950年秋,韩先楚同志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志愿军党委常委,兼任19兵团司令员,参与指挥了第一、二、三、四次战役。第二次战役中,他指挥部队在德川、宁远地区将伪军两个师大部歼灭,打开了战役缺口,继而在三所里地区截歼美军及其盟军部队,对夺取战役胜利起到决定性作用。第三次战役中,他指挥部队突破“三八线”,攻占敌方重要城市。在朝作战期间,他忠实地履行了党和人民赋予的光荣使命和国际主义义务,同朝鲜军民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一枚,一级自由独立勋章二枚。

全国抗日战争开始后,韩先楚同志任八路军115师344旅688团副团长、689团团长,率部参加平型关战斗,并随八路军129师主力南下创建晋冀豫抗日根据地。1938年4月,在晋东南反日伪军九路围攻中,他于武乡地区率部与敌进行白刃格斗,掩护了兄弟部队安全转移。 

韩先楚同志是第一届全国政协代表和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担任过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1958年在党的八大二次会议上被增选为中央候补委员。1968年增补为中央委员,他是党的第九、十、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党的七大代表。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主要著作

《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年征——跨海之战》
《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彭总 》
《一生忠勇居功不骄——忆徐海东同志 》
《回忆红二十五军政治委员吴焕先同志》
《德高望重的郑位三同志》

人物轶事

韩先楚“胆大包天”的故事,在民间说法很多。江青说:“军队有两霸,一是许世友,二是韩先楚。”有人问许世友,在中国众多将领中,你最钦佩的是谁?许世友道:韩先楚。再问为什么,回答是:他有勇有谋。

韩先楚连彭德怀的命令都敢违抗

1936年5月18日,中革军委决定,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率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西征,扩大新根据地。红十五军团分两路西进,北路单独行动的就是韩先楚指挥的红七十八师。

1936年 5月20日,当部队行至定边城关时,侦察员报告城内有国民党军马鸿逵部的一个骑兵营。韩先楚接到报告后,立即赶到先头团二三二团,与团长王得荣、政委刘懋功研究打定边的计划。他们在看地形时,发现敌人骑兵营既不出击,也不打枪骚扰,又不逃走。团政委刘懋功分析说:“敌之所以固守孤城不敢行动,一是惧怕被我围歼,二是怕弃城逃跑交不了账。”

“分析得对。”韩先楚说,“你们看,这城墙虽坚固,但并不高,准备云梯,可以攀登,完全有把握消灭守敌。”

看完地形后,韩先楚让参谋长发电报给彭德怀司令员和红十五军团部,报告攻打定边的决定:“敌惧我歼,攻城可克,我师决计克城歼敌,望速核复。”同时向二三三团、二三四团下达命令:“务于下午4时前赶到定边准备参战。”彭德怀的指示很快下来了:“置定边于不顾,继续绕道前进。”事后,彭德怀说:“当时顾虑,若定边攻取不下,会影响整个作战行动。”

接到彭德怀的命令后,韩先楚犹豫起来:打,则违令;不打,则太可惜,将来攻取定边,肯定要付大代价。思前想后,韩先楚决定:“打!”

1947年9月,韩先楚调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到任的第三天,韩先楚就与纵队政委罗舜初率部参加东北战场上的秋季攻势。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韩先楚改任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在东北,对于韩先楚,有个奇怪的现象,坐镇东北指挥的几任国民党军指挥官,竟然都称韩先楚是“旋风司令”。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因指挥部队惨败被调离东北。杜聿明离职时说了一句:“最难对付的是韩先楚的u2018旋风部队’。”

后来,国民党军参谋总长陈诚取代熊式辉出任东北行营主任。陈诚到东北后,调兵遣将,整编部队,声称“六个月消灭共军”。结果,韩先楚指挥第三纵队,和兄弟部队一道,围法库,打彰武,活捉了敌新编第五军军长陈林达。陈诚只好称病离职,并在当天的日记中称,“韩先楚是很难对付的u2018旋风司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他的部队”。

再后来,卫立煌接替陈诚在东北的职务,同样逃不出失败的命运,也不得不承认说,“韩先楚是个虎将,动作之快,如同旋风般”。

1948年11月,根据中央军委全军实行统一编制番号的命令,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归第四野战军第十二兵团建制。韩先楚任军长,罗舜初任政委。韩先楚成了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的首任军长。

力挺早日攻打海南岛

1949年12月18日,第四野战军决定由十二兵团四十军和十五兵团四十三军解放海南岛的报告,送到了毛泽东处。毛泽东没有立即批示,而是压在了案头。毛泽东不是不想解放海南岛,而是在考虑如何才能一战成功,避免轻率进攻而蒙受巨大损失。一个多月前,金门之战的失利,仍历历在目,教训十分深刻。到了12月30日,毛泽东才作出了《关于做好渡海作战的指示》。

为了加强渡海作战的指挥,成立了渡海作战前敌指挥部:在中共华南分局书记叶剑英统一领导下,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任总指挥,领导成员有十五兵团政委赖传珠、十五兵团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洪学智、十二兵团副司令员兼四十军军长韩先楚。

1950年2月,渡海作战前敌指挥部在广州召开了攻打海南岛的作战会议。与会人员有叶剑英、邓华、赖传珠、洪学智、韩先楚和四十军、四十三军两个军的领导。会议决定,5月底渡海作战准备完毕,6月份渡海登陆作战。

对于这个决定,韩先楚保留了自己的不同看法。他认为:“如果在谷雨前的5天内即4月20日前,不发动攻打海南岛的战役,就要往后再拖整整一年。因为解放军的渡海工具基本上是风帆船,非得依靠谷雨前的季风过海不可。”

广州会议结束后,韩先楚回到四十军,立即召开了军党委会。韩先楚在会上提出要求:“关于6月份登陆作战的时间问题,不向下传达。对部队要强调渡海时间只能提前,不能拖延,一切准备工作,必须在3月份前完成。”

坐镇三十八军,打出“万岁军”威名

三十八军在朝鲜战场上打出了“万岁军”的美誉,但许多人并不知道,这里面有韩先楚的一份功劳。当时,韩先楚坐镇三十八军指挥所,为三十八军打好朝鲜战场上的第二次战役,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50年4月17日凌晨三时,40军在用木制风帆船战胜***炮舰拦截后,胜利抢滩海南临高角,开始冲击***滩头阵地,韩先楚随先头部队一起在敌火下涉水抢滩,一个连的战士急的冒着敌人炮火冲过来把他死死按在一块巨石后不准他再往前冲,用身体给他堆了一个人体碉堡……

当日凌晨六时,在北京总参作战室的聂荣臻打断一名处长的战斗报告焦急的问:"先楚在什么位置?"处长回答说已经上岛,通霄站在作战图前的聂帅重重地坐在椅子上:"有这一句就够了!"韩先楚这样的统帅上岛就等于是胜利!

果然,***名将薛岳率12万众苦心经营一年的"伯陵防线"顷刻间土崩瓦解.仅仅三天,被侵华日军惧称为"长沙之虎"的薛岳就被经常写错别字的韩先楚上将撵出了天涯海角.

打下海南后,人们发现将军独自一人面对大海坐了一夜,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三个月后,朝鲜战争爆发的第二天,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公开出面挽救奄奄一息的***政权.人们这才知道将军的战略眼光.如果不是他力排众议,用自己的一切做抵押,利用最后可以利用的五天时间打下海南,中国就将有两个台湾,从而将失去整个南海,更别提南沙、西沙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海南比台湾更有战略价值)。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骄子,号称“旋风司令”,从中国的将军县——湖北红安走出来的开国上将韩先楚是从士兵,副班长,班长,副排长……一个台阶不拉的一直干到军委常委的.打下海南岛后,他积极准备参加解放台湾的战役,但是,一直到他1986年去世,他也没等到解放台湾,在他临终前的晚上,他在昏睡中仍然在喃喃着“台湾! 台湾……!”

1950年10月,在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中,志愿军共歼灭“联合国军”2个团又5个营,毙、伤、俘1.5万余人,其中美军3518人。第三十八军在这次战役中,由于没按时完成任务,受到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的严厉批评。

第二次战役开始时,韩先楚到三十八军坐镇指挥。据三十八军副军长江拥辉回忆:“11月15日晚上,我们部队由球场洞向北转移途中,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同志带着参谋和警卫人员乘坐吉普车来到了我们军指挥所。志愿军首长亲临前线,这使我们感到一场大战就要开始了!”

1950年  11月16日,在球场洞东面鹤首岩召开的三十八军党委会上,韩先楚扫视了面前一张张堆满焦虑的脸,问:“这回彭总要你们后撤30里,是不是很担心美国人打过鸭绿江?”1950年11月23日,三十八军指挥所已从鹤首岩转移到德川东北部的降仙洞,韩先楚在这里主持召开了作战会议,命令第三十八军和第四十二军1个师攻打德川。第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说:“打德川我们包了!”

韩先楚看了看梁兴初,问:“能行吗?”

梁兴初说:“我们保证吃掉德川的敌人!”

韩先楚同意了,并与三十八军领导一起,进一步研究了作战计划。1950年11月25日黄昏,德川战斗发起,战至26日19时,德川战斗结束,第三十八军歼灭了守德川的全部南朝鲜军。

福州军区战台风,兰州军区顶黑风

1957年9月,中央军委任命韩先楚为福州军区司令员,同时担任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此前,毛泽东主持会议说,对于英、美两国阻碍中东人民的解放事业,“不能仅限于道义上的支持,而且要有实际行动的支援”。会议最终决定对金门、马祖地区的国民党军实行军事打击,这就是后来常说的“炮击金门”。韩先楚是“炮击金门”的最高指挥员。

当然,对于“炮击金门”,不仅是打炮的问题,作为前线司令员的韩先楚,需要贯彻中央军委的指示和斗争策略。因为,这不仅仅要对付台湾的国民党,而且涉及到对美国的政治斗争。因此,韩先楚到福建后,带领兵种指挥员和机关参谋人员,走遍了福建沿海的重要战略要地,研究制订出了福州军区防御计划和“炮击金门”的具体方案。

1962年,台湾国民党当局趁大陆遭受严重自然灾害之机,叫嚣“自己的行动不受美国的制约,独立反大陆”。韩先楚分析说:“这是他们自己往脸上贴金,如台风一样,一阵子就会过去。但他们如果利用金马防卫部队和海匪,趁夜间袭扰沿海前线,打一下就走的战术,则不得不防。”

不出韩先楚所料,国民党军果真采取不断派小股武装部队,袭扰福建前线。但韩先楚早就让部队做好了准备。自1962年到1973年,福州军区部队在韩先楚的指挥下,在东南沿海共歼国民党军小股武装部队和特务90余次,计1000余人。

在福建,韩先楚除了指挥部队防御台湾的“台风式”小股袭扰外,还有一项艰苦任务,就是抗击自然灾害的真台风。每年夏秋季节,福建沿海都会来那么几次台风。台风灾害对人民生命财产和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产生重大影响。韩先楚要求部队健全各级应急救援预案,连队也要有抗台风抢险救灾的预案。因谋事在先,每次台风来临时,福建部队为地方抢险救灾,把灾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得到了老百姓的赞誉。

韩先楚在福州军区任司令员期间,比战台风还厉害的事是,在军事理论上的“大胆”。在国防部长林彪(林彪当时已实际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组织修改军队战斗条例时,其中有一节内容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韩先楚让秘书把自己的建议写上:“把消灭敌人放到前面,保存自己放在后面。”

秘书有些犹豫,悄悄地说:“首长,u2018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这是毛主席的原话。”

韩先楚说:“我们打仗只有积极消灭敌人,才能有效保存自己,有时还要主动牺牲自己去换取消灭敌人的胜利。你写上,有问题我负责!”

1973年12月,毛泽东一声令下,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韩先楚从福州军区调到西北的兰州军区任司令员。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离开台风地区的韩先楚,上任到兰州军区的第二天,就赶上了黑风。那天,韩先楚听取了兰州军区机关人员对战区设防情况的汇报后,驱车前往边防部队调查。当年陪同韩先楚去部队的兰州军区作战部部长尹志超回忆说:“韩司令员去部队,遇到的黑风特别大,风带着沙和石子,刮得天昏地暗,人员、车辆不得不找一个背风的地方停下来,等黑风过去后再走。韩司令员开玩笑问:u2018是不是老天爷要考验我这个新司令的意志啊?’我对韩司令员不熟悉,不敢回答。韩司令员又说,u2018我连海上的台风都能战胜,还怕陆地上的黑风吗?’”

在兰州军区,韩先楚还顶住了一股看不见的“黑风”。1976年初夏,在兰州军区党委会上,围绕要不要在部队点名批判邓小平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最后,大家把目光投向司令员韩先楚,期待他作出决断。韩先楚说:“中央撤销了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但是保留了党籍。难道还有反革命修正主义的共产党员吗?”

就这样,韩先楚的一句话,在兰州军区顶住了批判邓小平的“黑风”。

由于韩先楚对邓小平的保护,兰州军区没有批邓动作。江青咬牙切齿地说:“军队有两霸,一是许世友,二是韩先楚。”

外界评价

1、杜聿明在东北民主联军发起东北夏季攻势后离职,称:“最难对付的是韩先楚的u2018旋风部队u2019。”

2、陈诚:“韩先楚是很难对付的u2018旋风司令u2019,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他的部队。”

3、卫立煌:“韩先楚是个虎将,动作之快,如同旋风般。”

4、聂荣臻在海南登陆战时说:“韩先楚上了海南岛,就意味着胜利!”

5、有人问许世友,在中国众多将领中,你最钦佩的是谁?许世友道:“韩先楚。”再问为什么,回答是:“他有勇有谋。”

6、1976年邓小平因为政 治 风 波倒台,韩先楚到北京参加中央会议。会议内容是要求各地批判邓小平。韩先楚硬是顶着。由他任司令员的兰州军区没有批邓动作。江青咬牙切齿地说:“军队有两霸,一是许世友,二是韩先楚。”

7、朝鲜战争时期,有一天,秘书给陈云念战报,当念到韩先楚指挥的几个军强渡临津江、突破三八线解放了汉城,把美军赶到“三七”线附近的消息时,陈云笑着说:“看来这个麦克阿瑟要栽在我们韩将军的手里了。”

8、韩先楚逝世后,李先念致函说,韩先楚同志去世,使我深为悲痛!先楚同志确是我党久经考验的忠诚战士,是我军英勇善战的将领,为人坦率、耿直,正气凛然。值得我们学习。

9、廖耀湘在辽沈战役被俘后,曾对韩先楚说:“韩先生,我很钦佩你的指挥!我来东北后,多次告诫我的部下,一定要小心你的u2018旋风部队u2019。没想到最后还是旋到了我的头上……”说到这,廖耀湘重重地叹了口气。

10、韩先楚当了团长仍在带头冲锋陷阵,刘伯承夸赞道:“韩先楚好样的,这个部队行!”

11、林彪死后,韩先楚、许世友给林彪的一封揭露张春桥的信被揭发出来,闹出了政 治 风 波,毛泽东后来对韩先楚说:“路线出感情,你和许世友同志对我还是有感情的。”

家庭成员

妻子

妻子:刘芷。

子女

大儿子:韩战平。

二儿子:韩峰。

三儿子:韩爱平。

四儿子:韩卫平。

女儿:韩曦。

后世纪念

2013年1月12日,纪念韩先楚将军诞辰100周年暨生平陈列室揭牌仪式在上新集镇复兴村吴家咀垸隆重举行。

2013年5月14日纪念韩先楚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

TAGS: 军事 红安将军 历史人物 革命人物
上一页: 陈泽民(香港) 下一页: 王震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