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庆国

耿庆国(1941—),1941年1月生,北京市人,满族;中国著名地质学家、地震学家。耿庆国曾在北京地震队工作,他提出了旱震理论,并对1976年发生的唐山大地震提前提出了告急,又成功预测了1990年代以来的若干次地震。

人物简介

  1965年8月 中国科技大学地球物理系 地震专业毕业, 分配到地质部物探研究所;1968年1月任地质部物探所 地震预报室 技术负责人和北京 管庄 地震前兆预测台站首任台长;1970—1979年在北京市地震队工作;1980—1989年在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从事 地震预报应用研究;现任 中国地球物理协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联合国 行政管理与减灾 全球计划项目科学顾问。

地震研究

中期预报

  耿庆国师承著名地震学家傅承义教授;曾成功参与预报出辽宁海城地震,震惊中外;唐山大地震主震派代表人物之一;其从事的工作主要是探索6级以上大地震的中期预报问题。

  耿氏旱震理论的基本出发点是地震和气象的关系,他认为在大地震的孕育过程中会有气象效应存在。如震前一至三年半时间内,包括震中区在内的广大地区出现的大面积干旱现象,不过是孕震过程中造成的气象效应,是地震引起的气象变异。据此应能预报地震。

  为此,耿庆国研究了近百年来中国6级以上大地震的旱震实例229起,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6级以上大地震的震中区,震前一至三年半时间内往往是旱区;如果是一年内震,那是小震,但倘若是两年、三年才震,那就极有可能是大震了!

  1966年3月8日5时29分14秒,河北省 邢台专区隆尧县发生震级为6.8级的大地震,震中烈度9度强;1966年3月22日16时19分46秒,河北省邢台专区宁晋县发生震级为7.2级的大地震,震中烈度10度。这是一次久旱之后的大震。地震发生后,漫天飘雪。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三赴震区,百姓的苦难使他落泪,他指示中国一定要有自己的地震预报系统。同年4 月1日,周恩来在邢台向中国科技大学地震专业同学提出:“希望在你们这一代能解决地震预报问题。”耿亦在其中。

  1970年1月5日1时0分34秒,中国云南省通海县发生震级为7.7级的大地震,震中烈度为10度强,震源深度为10公里,死亡15621人,为中国1949年以来继1954年长江大水后第二个死亡万人以上的重灾。震前,豕突犬吠,雀啼鱼惊,墙缝喷水,骡马伤人。

  中央地震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刘英勇带队,耿庆国和其他几位地震科学家参加,立即飞赴现场。当天上午抵达通海极震区后,即接到北京打来的电话传达总理凌晨作出的重要指示,耿庆国做笔录。周总理指示:“密切注视,地震是有前兆的,是可以预测的,可以预防的,要解决这个问题,地震工作要以预防为主”。

  初一晚10时整,耿庆国等被接到国务院小会议厅,周总理要在接见1970年全国地震工作会议的全体代表并做重要讲话之前,找几位青年专家介绍情况。总理用整整4个小时听取汇报,他一边亲自做笔记一边主动发问。从名单上见耿庆国是地质部物探研究所北京管庄地震前兆综合观测台任技术台长,便询问:“耿庆国同志,你是地质部的。你对地震预报是什么主张?什么观点?李四光同志是什么主张,什么观点?”

  耿庆国非常惶恐地站起来:“我对地震预报没有什么主张和观点。我完全拥护李老的主张和观点。李老是地质力学、地应力观点,他强调地球自转速度的不均匀性,造成了地壳的构造运动;在研究活动构造体系的基础上,划分危险区,通过测定地应力变化加强过程来预测地震。”

  周总理要他坐下回答:“耿庆国同志,你是我们培养的?”

  “是。”

  “哪个学校的?”

  “中国科技大学。”

  “是在北京时的科技大学?”

  “是。”

  总理问:“科技大学有没有地震地质、地应力专业?”

  “没有。”

  “北京大学呢?”

  另一青年专家答:“也没有。”

  “地质学院呢?”

  大家一面摇头一面答:“没有。”

  周总理说:“我们国内总可以创办一个地震地质、地应力专业嘛!地应力是肯定存在的,运动的变化一定会有力的表现。地震预报问题,你们要好好攻!人口这么多的国家,攻不破这点怎么能行啊!要有雄心壮志。”

  周总理又问:“耿庆国同志,你刚才讲,你们现在用10余种方法手段进行观测,到底有哪10余种手段,要一个一个地说给我听。”

  大家一一做了具体汇报:测震、地形变、地倾斜、地应力、地磁、形变电阻率、地电……

  周总理谈了很多话题:“测震,地震台我去邢台看过。地形变搞些什么,归谁管?地倾斜归谁搞?地应力归谁搞?用地磁预报地震何必那么急于否定呢?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嘛!提出来研究,看哪一种比重大。地电归谁搞?重力是怎么回事?地下水,邢台地震时变化很显著嘛!冒黑水是什么原因,云南有没有?水化学是什么?氡气是什么,英文怎么说?……你们说有10余种方法,才说9种,动物为什么没有提到,是不是不重要?地震前动物是否有反应?动物观测不能取消。动物某一种器官比人灵敏,动物要研究。蚂蚁虽小,下雨天就知道要搬家。各种动物有各种反应,有的迟钝,有的不迟钝;不仅动物要研究,植物也要研究。……气象与地震有没有关系?天体的因素都要考虑。中国县志上也讲了一些现象,有些是有道理的,别国可能没有那么长的记载。”

预报海城大地震

  耿庆国1972年在去平谷一地震台路上因口渴向老农买西瓜。闲谈中,老农长说:“大旱不过阴历五月十三,可今儿都阴历六月十五了,天还没雨……我活了67年,还没赶上这么旱的!”他顿时想起通海震中区老乡们反映过震前的大旱。回去后,研究1972年大旱与未来几年华北强震活动的关系。

  看到苦心搜集的到有关气象资料时惊呆了:1972年,华北及渤海北部大旱区面积达113万4千平方公里,广播里天天都有农村学大寨“没见过的大旱,没见过的大干”的报道。经分析研究,他在年底召开的全国地震中期预报科研工作会议上,作了旱震关系的报告,提出了新的发现:6级以上大地震,地震的震中区,震前 1至3年半往往是旱期,旱区面积越大,则震级越高。

  1974年5月31日耿庆国重申中期预报意见:1972年大旱后的1至3年或稍长时间内,在华北及渤海地区,特别是辽宁、河北、山西、内蒙古四省旱区范围内,可能发生7级以上大地震。若在1975年以后发生,则震级可达7.5-8级左右。

  果然在1975年2月4日19时36分辽宁海城县发生了7.3级地震。由于地震工作者的努力,2月4日10时30分,辽宁省人民政府通过电话发布了临震预报,使得辽宁省南部100多万人在震前两个半小时撤离危险区。世界震前预报奇迹降临到了海城。

预报唐山大地震

  1975年12月,在耿庆国等人成功预报出海城地震后,国家地震局曾在北京市召开1976年全国地震趋势会商会议,肯定了他的旱震理论。耿庆国提出:京津唐地区可能还有大震。耿庆国等人的判断很快被国家地震局上报。

  1976年1月28日,《关于京、津、唐、渤、张地区1976年地震趋势的报告》写道:“会议认为,当前我国正处在地震活动的高潮阶段,估计近一、二年内大陆地区有可能发生七级以上的强震”,明确提出“京、津、唐、渤、张今年内仍然存在发生五至六级地震的可能,但目前尚未出现明确的短期和临震异常”。

  1976年7月24日的会商准备会上,一位专业人员提出短期预报的看法:依据磁情指数异常,发震危险点是1976年7月26日±2天,将在京、津、怀来、唐、渤、张地区发生4级以上地震。耿庆国说道:“你如果能把预报震级提到5级以上,我就敢报京津唐渤张地区马上会发生6级以上地震,时间是1976年7月29日之前!”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他的报告未曾引起重视。

获得殊荣

   2008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耿庆国

  耿庆国的言行并未实际影响2008年中国的现实,没能挽救生命,没能促进法律修订,但我们依然将他评为“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在写给国家地震局的信中,他署名 一位贫病交加的老人、一个个人英雄主义者,他自称,所做之事只是为了周恩来总理当年的一句嘱托。

  1970年云南通海大地震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后,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接见全国地震工作会议全体代表前,要求先听取青年专家的情况介绍。当时周恩来总理见的3位青年专家中,时任地质部物探研究所北京管庄地震前兆综合观测台技术台长的耿庆国说,他自己对地震预报没什么主张,他拥护李四光部长的主张。周恩来总理专门问他,你是不是我们自己培养的。耿说是。

  在那次小型会议中,周恩来总理说,地震预报问题,你们要好好攻;人口这么多的国家,攻不破这点怎么能行啊。

  那次汇报之后,要在多震的人口大国攻破预报问题的使命,引导了耿庆国至今42年的地震预测应用研究。而多年的坚持,也使耿庆国创立了依据旱震关系、强磁暴组合法、短期气象异常指标等独特的地震预报科学方法,并且在共和国历史上数次特大震灾前,对地震来临做了中期预测,包括海城、唐山、汶川大地震。对唐山大地震的预测和震情分析,在时任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京津唐组组长汪成民等专家的共同努力下,提前在京津唐渤张地区群测群防经验交流会议上向京津塘的地方地震工作者作了通报。虽然受到当时的体制和历史原因钳制,该次预测没能获得发布许可,但河北青龙县根据之前的内部会议通报,在县内采取了强化临阵监测和防震措施,唐山大地震发生时,无一人因地震死亡。

  而对于汶川大地震,耿庆国从2005年5月开始,已用了整整3年时间紧盯着四川 阿坝州的7.5级以上,乃至8级左右强震预测不放松。此时,他是退休研究员,身份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没有科研经费、没有实时数据,靠退休金购买历史资料,紧张盯着这个有特大杀伤力的地震。

  依据耿庆国的旱震关系研究,2002年中国四川、甘肃、青海和陕西出现了大面积旱区,这是一个足以发生8级左右强震的旱区面积;其中由马尔康—松潘—合作—达日一带,构成了2002年川、甘、青特旱区。2004年川甘陕交界地区出现连旱局面。2006年和2007年在川甘青交界广大地区又接连出现大面积旱区。耿庆国认为,“在旱后第三年发震时,震级要比旱后第一年内发震增大半级”,在2008年5月发震时,震级果真达到8级左右,造成巨大灾害损失。

  由于根据旱震关系作的中期预测时间和范围都很宽泛,不利于临震预防,耿庆国继续依据强震活动有序性,研究预测了强震发震危险时段,在马尔康—松潘—合作—达日一带特旱区中,进一步寻求了强震震中位置。在2005年1月,通过强震活动有序性研究,给出20世纪以来的中国强震,具有5月中旬或11月中旬发震信息的强震旋钮共轭点,交汇在四川阿坝州红原(北纬32.7°,东经102.6°)附近(150公里为半径的地区)。

  这个研究做完后,在减灾会议上、内部会讯上以及预测预报资料上,耿庆国明确预测过每年5月中旬或11月中旬才可能是强震的发震危险时段。 他说:“中国地震局每年只需认真做好5月中旬和11月中旬的短临监测工作,就不会有很大失误。”在2005年2月中国科协的减灾会上, 耿庆国代表地球物理学会详细阐述了这些预测,当时中国地震局有代表在场。

  而依据强磁暴组合法,耿庆国进行了7级以上强震跨越式发震危险时间点的预测。从2005年5月中旬以来,他共填写了5张短临卡片针对四川阿坝州红原附近的7.5级以上强震的预测。而他每年填写的原因在于,“2005年之后,那里持续干旱,推后了震情”。“为了提醒中国地震局加强监测”,他只能持续填卡。

  耿庆国平生最不爱写信,但他总给中国地震局局长和党组写信提醒震情,其中有一句话,“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在一些人看来,这似乎只是太过遥远的古代精英们的自我激励。在这位生于1941的满族老科学家那里,却字字掷地如金。

  时间来到2008年4月,汶川大地震来临之前。4月26日晚7点到9点,在北京工业大学地震研究所,耿庆国在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全体委员会议上提出,5月8日前后10天是国内7.5级强震的危险点。

  他当晚说,重庆和成都—天水—兰州四站发现病态磁暴,河北昌黎发现病态磁暴。成都—天水—兰州的病态磁暴主要反映兰州以南至川甘青交界地区,特别是四川阿坝州红原150公里范围内的7.5级以上强震。而对重庆和昌黎的病态磁暴异常,也要予以高度重视。

  根据既有的地震预报法律规定,所有的预测意见,不论是耿庆国个人每年的预报填报,还是经过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中国地震预测咨询委员会等组织2006、2007、2008年上报的预测报告和机密报告,都不可以向公众发布,否则就是违法,而必须上报中国地震局,等待批准发布地震预报。

  5·12地震的余痛尚未平复,10月底提请审议的《防震减灾法》修订草案中写明,“地震震情、灾情和抗震救灾等信息应当按照国务院的有关规定实行归口管理、统一发布”,“违反本法规定,向社会散布地震预测意见和地震预报意见及其评审结果……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震后,将这些预报资料告诉民众,才不算犯法。可这时候告诉民众,预报还有什么用呢?但震前,因为法律责任,没有人敢绕开中国地震局发布预报。所以汶川地震前,像唐山地震一样,预测都报给了中国地震局,大家只能等待。”一位地震科学家说。

  2008年4月27日上午的全国天灾预测学术研讨会上,中国地震局中国地震台网中心首席预报员孙士鋐到会,耿庆国给他看了相关强磁暴组合资料,再三强调5日8日前后的10天为7.5级地震高危时段。

  2008年5月6日早晨,耿庆国专门打电话给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钱复业研究员和赵玉林研究员,向他们通报了自己的上述预测。

  汶川大地震前的3月和4月,甘肃陇南填报的两个短临预测卡,经挂号信邮寄到国家地震局,两个卡分别在时间和地点上吻合了耿庆国的预测,预报了汶川大地震的来临。但是,“由于现在的中国地震局长期不重视监视预测,各地能用来辅助预测的仪器,很多都不够精密。它直接影响了地震预测的精确度。”

  2008年9月2日,国家地震局正式公布了汶川8级巨震宏观等震线图。这个图记录了汶川大地震的史实:

  地震烈度6度区位于重庆与兰州之间;烈度7度区位于成都与天水之间,与耿庆国强磁暴组合给出的2008年5月8日(前后10天)病态磁暴异常,完全一致。耿庆国根据旱震关系和强震旋钮共轭给出的震中预测四川阿坝州红原县,与汶川—北川11度极震区相距150公里范围。

  “这说明了强磁暴组合提出的病态磁暴异常是2008年5月12日汶川8级巨震的重要临震前兆;表明强地震是可以预测的。”耿庆国说。

  在耿庆国给国家地震局的信中,他曾署名一位贫病交加的老人、一个个人英雄主义者耿庆国,他做的事,是为了周恩来总理当年的一句嘱托。

  耿的努力,也许并非昔日总理的一句嘱托所能道尽。地震灾害涉及人民生死,而地震科学工作者之所以由国家培养供养的最大原因,就是要科学工作者努力攻破地震灾害预测的科学难题,保护生命。而这一点,对于气象、水文、医学等许多学科的工作者,都是相似的。

主要著作

  《中国旱震关系研究》

  作者:耿庆国

  出版社:海洋出版社

  《地震气象学天文气象学进展》

  出版时间:1988年

  作者:耿庆国著

  出版社:海洋出版社

  《王恭厂大爆炸》

  作者:耿庆国

  出版时间:1990年

  出版社:地震出版社

TAGS: 自然灾害 专家学者 地震监测 防震减灾
上一页: 方开泰 下一页: 荣灿任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