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阳公主(唐)

华阳公主

华阳公主(?—774年),代宗第五女,母贞懿皇后独孤氏。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非常漂亮妩媚,而且聪明灵悟,十分乖巧。她和升平公主是代宗最疼爱的女儿,姐姐升平出嫁以后,才开始呀呀学语的她就更成了代宗的掌上明珠

人物生平

华阳公主,唐代宗第五女,母独孤贵妃,同母兄韩王李迥。公主姿色娇美,聪慧伶俐,善解人意,乖巧玲珑。她认为是父亲喜欢的事,一定精心对待;而父亲厌恶的事,就委曲保护,故倍受唐代宗钟爱眷顾。

大历七年(772年),华阳公主因瘵疾入道,号琼华真人。唐代宗以公主久疾,令不空三藏养之为女。华阳公主疾亟,代宗亲自前往探望,公主临终之际咬伤了父亲的手指。华阳公主去世后,唐代宗哀痛过度,多天不肯进食,数日不愿上朝,直至臣下劝阻他才复膳听政。公主初葬于长安城东,后祔葬于贞懿皇后庄陵之园。

家庭成员

父亲:唐代宗李豫

母亲:贞懿皇后独孤氏

兄长:韩王李迥

华阳公主

侄女:韩王长女,大历十三年十月出家

史籍记载

《旧唐书 代宗本纪》

(大历)九年……乙未,华阳公主薨,上悲惜之,累日不听朝,宰臣抗疏陈请。

《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

华阳公主,贞懿皇后所生。韶悟过人,帝爱之。视帝所喜,必善遇;所恶,曲全之。大历七年,以病丐为道士,号琼华真人。病甚,啮帝指伤。薨,追封。

《旧唐书 列传第二》

华阳聪悟过人,能候上颜色,发言必随喜愠。上之所赏,则因而美之;上之所恶,则曲以全之,由是钟爱特异。大历九年,公主薨,上嗟悼过深,数日不视朝。宰臣等因中使吴承倩附奏,言修短常理,以社稷之重,宜节哀视事。初,公主疾,上令宗师道教,名曰琼华真人。及疾亟,上亲自临视,属纩之际,啮伤上指,其爱念如此。上既未听朝,宰臣等谏曰:「公主夙成神悟,仁眷特钟,尝祷必亲,已承减膳,幽明遽间,倍轸慈衷。臣等微诚,无由感达。伏惟陛下守累圣之公器,御群生之重畜,夷百战之艰患,抚四海之伤残。虏候为虞,戎师近警,一言万务,裁成圣心,得失谬于毫厘,安危存于晷刻。伏虑顾怀犹切,神志未和,众情以之不宁,臣子以之兢悸。伏愿抑周丧之私痛,均品物于至公,下慰黔黎,上安宗社。」上始听朝。

华阳公主先葬于城东,地卑湿,至是徙葬,祔于庄陵之园,故哀词云:“招帝子于北渚,从母后于东陵。”

《全唐文·卷四十六 追封华阳公主制》

周汉之仪,汤沐之制,车服次於王后,容卫荣於戚藩。其淑德竟夭於茂年,成礼未主於同姓。则加其懋荣,举於前典。是以东汉追平原之封,西晋崇宸献之命。故第五公主,天纵柔和,性成聪敏,爰自辨识,秀於人伦。仁义切於衷诚,怡顺适於师训。先意承旨,不待明言,省醴适馔,每加丰洁。送迎匪惮於寒暑,温扇无待於傍人。甘去繁奢,乐闻礼教,将有词请,必候温颜。或遇忧劳,辄形焦色。周旋六行,讽咏七篇,霁威怒以拯危,伺欢愉而进善。常求惠下,聚请求贤,而龆龀之辰,清羸多疾。沈绵衽席,弥历纪年,针艾婴身,药饵在口。异在殊常之命,实有兼爱之慈,与之名都,假以荣号。(阙)筑馆之盛,乃从受邑之期,优典未彰,幼龄已谢,追怀既往,痛悼滋深。方展礼於旧章,稍申哀於备物。叶予素志,厚尔饰终。可追封华阳公主。

《全唐文 册华阳公主文》

维大历四年,岁次己酉,三月壬申朔五日景子,皇帝若曰:汉家旧制,诸女皆封,仪服比於藩王,膏腴封其井赋。咨尔第某女,承徽自远,诞秀增华。仁孝才明,夙有天资之庆;言容法度,成於壶教之慈。敏达知微,周旋中节,肃雍是宪,婉静流芳。虽仅在龆年,礼未主於同姓;而载扬淑问,德已冠於成人。宜锡典章,用疏国邑,是用册曰某公主。钦承徽命,可不慎欤!

《全唐文·卷四百十六 中书门下请进膳表》

臣某言:伏奉以华阳公主摄和稍乖,思念所切,斋宫亲褥,辍膳终朝。臣等下情,不遑寸刻,窃以经时之疾,变节或加,分至所临,晦明异状。渐过其后,镟即如初,顷嚐验之,多亦然矣。陛下以海内之众,子育宁殊,岂天属之间,皇慈独轸?伏愿忘怀澹虑,常膳以时,保安圣躬,用慰臣下。属兹烦暑,尤切恳诚。谨奉表陈露以闻,无任兢惶迫切之至。

《全唐文·卷四百十六 中书门下贺抑情复膳表》

臣某等言:中使吴承倩至,奉宣进止,以臣等所奏华阳公主初薨,圣慈深悼,抑情复膳,保御至和。伏惟陛下初以爱主幼冲,纯性聪敏,恩念之厚,有过於成人,疾病之忧,非止於一日,早龄遽失,流痛兼哀。臣等不安下情,惶惧上请,微诚感达,蒙降德音。而不以至爱之私,忘於所宝之重,推必然於大分,割无益以遣怀,用复常礼,以勤庶政。此则陛下齐亲疏於一致,宏覆焘於万邦,契圣祖元元之符,实天下苍生之福。臣等累日兢怖,焦心失图,承命释忧,倍常慰幸。无任感悦之至,谨奉表陈贺以闻。

《全唐文 ·卷九百七十四 请节哀亲政疏》

伏以华阳公主辍朝,又当夏至节假,臣等趋事,向隔旬时。惶骇失图,瞻?若岁。仰惟公主夙成神悟,仁眷特锺,尝祷必亲,已承减膳,幽明遽间,倍轸慈衷。臣等微诚,无由感达。

伏惟陛下守累圣之公器,御群生之重畜,夷百战之艰患,抚四夷之伤残。虏候为虞,戎师近警,一言万务,裁成圣心得,失谬於毫厘,安危存於晷刻。伏虑顾怀犹切,神志未和,众情之所以不宁,臣子之所宜兢悸。伏愿抑周丧之私痛,均品物於至公,下慰黔黎,上安宗社,天下幸甚!

《册府元龟 卷四十七 帝王部·友爱·慈爱》

代宗华阳公主,帝爱女也。母曰贵妃独孤氏。公主幼聪慧过人,善候帝旨,动容发言必随喜愠。帝之所贵,则因而美之,帝之所恶,则因而全之,由是帝特所锺爱。

大历四年(原史料疑讹字。大历元年无三月,根据册封文推测应为四年)三月庚寅,许华阳公主出於禁外,历过东市。及资圣寺,遣高品宫人及高品内侍六军将等以从,城内观者如堵。以公主有疾纵令游观,特宠之也。及薨,哀悼过深,宰臣等以修短常理,因中官吴承倩付奏,以讽导帝为之节哀。初有疾,帝命宗师道训名曰琼华真人。及疾亟,帝亲自临视,属纟广之际,啮伤帝手指,其爱念如此。至五月辛丑,帝以公主之哀未听朝。宰臣等抗疏言曰:“伏以华阳公主辍朝,又当夏至节假,臣等趋事,向隔旬时,惶骇失图,瞻?若岁。仰惟公主夙成神悟,仁眷特锺,尝祷必亲,已承减膳,幽明遽间,倍殄慈衷。臣等微诚,无由感达,伏惟陛下守累圣之公器,御群生之重畜,夷百战之艰患,抚四海之伤残。虏候为虞,戎师近警,一言万务,裁成圣心,得失谬於毫?,安危存於晷刻。伏虑顾怀犹切,神志未和,众情之所以不宁,臣子之所宜兢悸,伏愿抑周丧之私痛,均品物於至公,下慰黔黎,上安宗社,天下幸甚。帝始亲朝政。

《唐会要 卷五十》

宗道观 永崇坊。本兴信公主宅。卖与剑南节度使郭英乂。其后入官。大历十二年。为华阳公主追福。立为观。

《唐京兆大兴善寺不空传》

帝赐紫罗衣并杂彩百匹。弟子衣七副。设千僧斋。以报功也。空进表。请造文殊阁。敕允奏。贵妃韩王华阳公主同成之。

《赠司空大辨正广智不空三藏行状》

冬,大师奏造文殊阁,圣上自为阁主,贵妃、韩王、华阳公主赞之,凡出正库财约三千万数,特为修崇。

《谢恩赐琼华真人一切经一藏表一首(并答)》

沙门不空言:内谒者监吴休悦奉宣圣旨。琼华真人真如金刚一切经一藏凡五千五十卷。并是栴檀香轴。织成彩帙。众香合成经藏。香木经案。金宝香炉。云霞相辉。日月间错。光明芬馥充溢街衢。并赐不空。当院安置。令其转读奉迎礼拜。喜荷交并。未知何功。上答玄造。审复思惟诸佛圣曲才受持者获福无边。冀此胜因以酬万一。谨即差二七人长时转读。愿真人真如金刚福德坚固圣皇宝祚万劫惟新。不胜喜跃之志。谨附中使吴休悦。奉表陈谢以闻。沙门不空诚欢悚谨言。 大历八年十月十八日特进试鸿胪卿三藏。 沙门大广智不空上表。

宝应元圣文武皇帝批:三藏梵行精深,圣真加护。经行转读,福德无边。敬以藏经,置于香刹。愿祈嘉礼,保佑琼华。使瘵疾永除,庆善滋长。岂云殊渥,烦此谢恩。

相关诗词

春题华阳观

白居易

帝子吹箫逐凤凰,空留仙洞号华阳。

落花何处堪惆怅,头白宫人扫影堂。

TAGS: 贵族 政治人物
上一页: 玉清公主 下一页: 崔贵妃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