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米希娅·津迪勒奇

阿特米希娅·津迪勒奇(Artemisia Gentileschi, 1593-1652),1593年7月8日在罗马出生,是意大利著名的女画家。代表作《尤滴割下霍洛费讷的头》、《多那太罗》(雕塑)、《卡拉瓦乔》和《韦罗内泽》等。

基本内容

  1593年7月8日,阿特米希娅出生于罗马,父亲奥拉兹奥是罗马有名的画家。自十二岁起阿特米西娅随父学画,在父亲的画室里做帮手。她天资聪颖,又在罗马的教堂和画廊里研习过文艺复兴、风格主

  义和巴洛克绘画名家的原作,对米开朗基罗、卡尔拉奇、卡拉瓦乔等大师的作品心领神会,很早便掌握了传统写实绘画的技巧。1611年,父亲让自己的同事阿戈斯迪诺塔希教阿特米希娅学透视。阿戈斯迪诺

  是当时著名风景画家,十八岁的阿特米希娅成为他的入室弟子。

  次年的一天,阿戈斯迪诺在自己的画室里强暴了阿特米希娅,并在随后的时间里经常强暴她。据阿特米希娅在法庭上作证说,她之所以忍受了老师的暴行,是因为阿戈斯迪诺欺骗她,说是会娶她为妻,

  但后来却又捏造谎言,说阿特米希娅行为不检点,与人乱交,因而悔约。在十七世纪的意大利,不仅女性的社会地位低下,女性的法庭证词也不被信任。罗马法庭假定阿特米希娅为了诬告老师而作伪证,便

  让庭警当场给她施刑,用细麻绳缠紧她的十个手指,法官每问一次"你说的是实话吗?"法警便勒紧一次麻绳,直到她手指血肉模糊。阿特米希娅的回答始终是"我没有撒谎",结果她的手几乎残废。最后,她在法庭上问法官:"是我将他告上法庭,为甚么受刑、被审问的反而是我?" 

  法庭对阿特米希娅的羞辱不止于此。在另一次庭审中,法官要她证实,在阿戈斯迪诺的强暴之前她是处女,而之后她便不再是处女。由于法庭不相信女性的证词,法官便找来两个助产士,在法庭上临时拉起一面布帘,由助产士当庭证实阿特米希娅已不再是处女了。虽然阿特米希娅勉强赢了官司,但法庭上的奇耻大辱使她无法在罗马生活下去。庭审结束后一个多月,她与弗罗伦萨画家皮艾特罗结婚,离开

  了使她伤心欲绝的罗马。一同来到了佛罗伦萨。在那里,她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并在梅迪奇的支持下,成为瓦萨里创建的绘画学院的第一位女性成员。

  老师的强暴、法庭的刑讯和羞辱,给阿特米希娅的心灵、生活和创作,都打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她将自己的悲愤转化为艺术,画出了她最著名、最具暴力倾向的作品,圣经题材的《尤滴割下霍洛费讷的头》。那一年,她才二十岁。

  圣经中尤滴(Judith)与霍洛费讷(Holoferne)的故事所带有的暴力与性爱色彩,使之成为巴洛克艺术家们极为喜爱的一个题材。传说女英雄尤滴为了从占领者手中拯救她的人民,用剑割下了阿西里的统帅霍洛费讷的头颅。阿特米西亚本人曾五次着手这一题材的创作。通常的看法认为,阿特米西亚之所以偏爱这一题材,是因为斩首这一暴力场面符合阿特米西亚向强奸者施以复仇的想像。

  艺术史上,关于这一题材最为著名的作品有多那太罗Donatello)的雕塑(1456),卡拉瓦乔(Caravaggio)(1599)和韦罗内泽(Veronese)的绘画作品。多那太罗的雕塑停留在尤滴挥剑的瞬间,霍洛费讷已经死去,但还未被割下头颅,在卡拉瓦乔的作品中,尤滴的表情满是犹疑与厌恶,韦罗内泽笔下的尤滴是十六世纪一位衣着华丽的贵族妇女,忧郁的面容中流露出懊悔的情绪。

  完成于1620年的油画“尤滴割下霍洛费讷的头”(现藏于佛罗伦萨)选择了一个与男性艺术家们完全不同的视角-割下头颅的最为血腥的瞬间。画面中尤滴的臂膊显得强健有力,挥剑的瞬间没有犹疑,而是果决,从容得仿佛在做一件很平常的工作。与这一题材的传统解释相反,尤滴的女仆在这里没有被描述为一个老迈的被动的妇人,而是一个富有行动力的年轻女性。卡拉瓦乔式的黑色背景强化了前景的戏剧性场面,将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到斩首这一动作上来。阿特米西亚自己曾说:“在这个女性的灵魂中隐含着凯撒的精神。”画面中,尤滴的手链上绘有象征处女的女猎神狄安娜的画像。阿特米西亚曾两次把自己画作狄安娜。事实上,狄安娜的希腊文名字即为阿特米西亚。

TAGS: 艺术 画家 人物 意大利
上一页: 褚晓路 下一页: 郑章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