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丕烈

黄丕烈 黄丕烈(1763—1825),清著名藏书家、目录学家、校勘家。字绍武,一字承之,号荛圃,绍圃,又号复翁、佞宋主人、秋清居士、知非子、抱守主人、求古居士、宋廛一翁、陶陶轩主人、学山海居主人、秋清逸叟、半恕道人、黄氏仲子、民山山民、龟巢老人、复见心翁、长梧子、书魔、独树逸翁等。长洲(今江苏苏州)人。乾隆五十三年(1788)举人,官主事,嘉庆六年(1801)发往直隶知县不就,专一治学和藏书。

人物介绍

黄丕烈  黄丕烈(1763—1825),字 绍武,号荛夫,又号复翁,清江苏吴县人。

  少读书,务求精纯;发为文章,必以六经为根柢。尝仿宋人《春秋类对》之法,摘经语集为骈四俪六之文,以类相从,裒然成编。年十九,受知学使彭侍郎芸楣,补诸生。乾隆戊申,举本省乡试。礼闱数上不售。大挑一等,以知县用,发直隶。无意仕宦,乃援例得主事分部,复即告归,旋丁外艰。性至孝友,父柩在室,会不戒于火,将及寝,则抚棺大恸,誓以身殉,火竟灭。

  平生鲜声色之好,惟喜聚书。闻有宋元精椠,或旧抄善本,不惜多方购置。久之,得宋刻几百余种,颜其藏书之所曰“百宋一廛”。元和顾广圻为作《百宋一廛赋》,而自为之注。

  又筑荛圃,招致四方名宿相与谈宴其间。友钱竹汀、段懋堂、程易畴诸先生,与匪非石、王惕夫交尤善。每获一书,日夜雠校,研索订正,有校至三四次若五六次者。故所刻《士礼居丛书》虽寥寥十余种,率附札记,而得之者几与“天水”同珍。自著《汪本隶释刊误》一卷,辨证颇详。又著《广韵姓氏考》未成。卒年六十有三。

  “佞宋”是黄丕烈藏书的最大特点。藏书佞宋,始于钱曾。“其书多钱、毛二家之藏,而他姓名本亦间出焉”。“后半归同县汪氏士钟艺芸书舍”,继而又先后归藏杨氏海源阁、瞿氏铁琴铜剑楼、陆氏皕宋楼等,是清代藏书链中具有承上启下意义的重要一环。

黄丕烈

  如果说标榜“佞宋”并开鉴赏风气之先者是钱遵王的话,那么树“佞宋”之帜并把鉴赏提高到一门学术流派的人就是黄丕烈了。而实际上黄丕烈对宋版书的研究和造诣,……他非但深悉版刻年代等属于版刻形式的问题,更立足于版本文字的优劣来讨论宋本之佳胜。

  黄丕烈精于鉴别,经其判明先后,甄别真伪,殆可不凿而定,因此他被洪亮吉举为清代“赏鉴”一派藏书家的代表人物,后世以此为特征的藏书家莫不奉黄为宗。如王欣夫先生评曰:“黄丕烈的流派,先有常熟之张,又分为瞿、杨、丁、陆四大藏书家。”而其余脉,更有缪荃孙、潘祖荫、莫友芝、叶昌炽、邓邦述等,影响纷延至今,甚至占有主导地位。所以黄丕烈的贡献已远远超出他的半富收藏和精熟鉴赏力。

  黄丕烈藏书思想还不只是“佞宋”二字。比如他到晚年转而重视明本的收藏和研究。

  黄丕烈在采用考据学去实施其藏书思想和计划时,也同时开拓了版本研究、校勘研究和目录研究的新领域。他对宋元旧本的鉴赏方法和理论,在版本学史上拥有无可置疑的地位。他藏书而校书,守“死校”一派程式。

  黄丕烈亲手编订的藏书目录《求古居宋本书目》、《百宋一廛赋注》、《百宋一廛书录》等。

  长泽规矩也《中国版本目录学书籍解题》称黄丕烈于《百宋一廛赋》“自作细注,记各书之流行、行款、存佚”,“可以藏书志观之”。荛圃赋注的特点是“注赋”,即其对书的著录,紧扣赋句,是既起到注释的作用,又达到目录的功用。《百宋一廛赋注》于嘉庆十一年刊成,收入《士礼居丛书》。

  《百宋一廛书录》和《求古居宋本书目》是黄丕烈亲自编订的、名符其实的藏书目录,然而他却没有刊行这两部书目。

  张钧衡字石铭,号适园主人,适园藏书的特点之一就是黄丕烈校跋本。适园以收藏黄跋本一百零一部独占鳌头,比四大藏书家之一的杨氏海源阁还多出两部。因此,张钧衡刊印黄丕烈藏书录的残稿《百宋一廛书录》,也可谓是情有独钟。

  《求古居宋本书目》编成于嘉庆十七年,是黄丕烈当时所藏宋本书目。

  自《百宋一廛赋注》刊成后,黄丕烈又陆续收得许多宋本,如残宋本《中兴群公吟稿戊集》、宋尤袤贵池刻本《文选》等。同时,他也将原藏宋本稍有易出。因此,《求古居宋本书目》收录了赋后所收的宋本及赋中原有未易出的宋本,共一百八十七种。据粗略统计,黄丕烈在赋后六七年中新收得宋刻又多达七十五种,这确实是个很惊人的数字。我们也因此而知黄丕烈从他三十岁至五十岁的二十二年中,共获宋刻书二百种。《求古居宋本书目》是一部简目,只记录书名、残存及册数。书目末附《求古居宋本书目考证》,注明“目有赋无者七十五种”,又注明“赋有目无者十一种”。

  《百宋一廛书录》和《求古居宋本书目》共同反映了佞宋主人黄丕烈收藏宋版书的基本情况,《书录》更以书录解题形式反映版本面目,按理说该比《赋注》更有价值,但因此二目刊印较晚,反不如《赋注》知名度高。当然,最具华彩的,还属黄丕烈的书跋。

  《士礼居藏书题跋记》、《续记》、《再续记》和《荛圃藏书题识》、《续录》的编集与刊印:

  黄丕烈在其数十年积书生涯中,经其鉴赏校勘而留下题跋的书,计有九百种以上,一说有千余部,存世八百余篇。

  现将主要辑本陈述如下:

  (一)《士礼居藏书题跋记》六卷。光绪十年潘祖荫编。据潘序云,黄氏士礼居藏书散出后多归汪士钟艺芸书舍,道光中又渐散失,初归聊城杨氏海源阁,后逸出者入吴平斋、陆存斋之手者亦多。潘祖荫一叔母嫁与汪阆源长子,因而潘得以从中抄录黄跋。后又得自吴、陆二家藏本之跋,并缪荃孙等赠送若千。于是按四部排列,编刊此书。卷一经,卷二史,卷三、四子,卷五、六集,凡六卷,收录题跋二百余种。此记有光绪十年吴县潘氏滂喜斋刻本。

  (二)《士礼居居藏书题跋记续》二卷。缪荃孙编。新收录荛圃题跋七十种:经七种、史九种、子十九种、集三十五种。这些黄跋皆由缪荃孙从归安姚觐元、德化李盛铎、湘潭袁芳瑛、巴陵方功惠、揭阳丁日昌等处观书抄录所得。光绪二十二年,由江标刻印,收入《灵鹣阁丛书》。

  (三)《士礼居藏书题跋再续记》二卷。缪荃孙编。补录黄跋五十种:经二种、史六种、子十九种、集二十三种。据缪荃孙说,此册补辑在江标借刻《续记》时已编成,江不知有此册。民国元年,顺德邓实刻印此册,收入《古学汇刊》第一集。

  (四)《荛圃藏书题识》十卷《荛圃刻书题识》一卷。缪荃孙、章钰、吴昌绶等编。民国八年,缪荃孙合“士礼居题跋三记”,复从乌程张氏适园、刘氏嘉业堂和海盐张氏涉园、松江韩氏读有用书斋等处抄得黄跋补入。另由章、吴补得若干,总而编纂成此。此编一将刻书题识另卷分出,一则将确知版本流向的藏书处注明。民国八年江阴缪氏刻本。

  (五)《士礼居藏书题跋记续编》。孙祖烈编。民国间上海医学书局石印本。此编实取前编三记,加上张氏《适园丛书》中的《百宋一廛书录》。错误甚多。

  (六)《士礼居藏书题跋补录》不分卷。李文椅编。辑得前编三记未录之黄跋二十八种。民国十八年冷雪童铅印本。

  (七)《荛圃藏书题识续录》四卷《再续录》一卷。王大隆辑。大隆字欣夫,原籍浙江秀水,后迁苏州。生光绪二十七年(1901),卒公元1966年。藏书室名“二十八宿砚斋”,著有《蛾术轩箧存善本书录》等。此编刻于民国二十二年,与《思适斋书跋》合为《黄顾遗书》。

  黄荛圃题跋与众不同的最大特点是喜谈藏书授受源流和得书经过。余嘉锡讥之为“卖绢牙郎”,对这种风格持批评或贬责态度的人不少,认为他与骨董商、掠贩家无异。其实黄跋的这方面独特内容和风格还是有意义和价值的。黄跋不仅喜详述得书经过,而且还尽情地表现自己的心态,以及日常生活起居中的琐事,多一时兴到之语,尽管无规无矩,但读毕细想,终究还是围绕着书在谈。

  当然,黄跋对书本内容的提要、品评和考订比较忽略,但在学术上仍有较高价值。

  其一,集中反映了黄丕烈的版本学研究方法、观点及理论。比如他判断、鉴别版本的方法,对宋元旧刻的总体认识,对明刻本、批校本价值的探讨,对重本、异本的重视,对稀见古籍的搜访、利用,都具有无可争辨的学术意义。黄丕烈是乾嘉学者中把版本研究推上专学的一位顶尖人物。因此,从版本学的学术角度来看,蕴含黄丕烈丰富版本学思想的《荛圃藏书题识》的学术价值,也不是晃、陈二志能简单相比的。

  其二,黄跋对藏书源流的详细叙述,不仅留下了许多藏书史上的资料,而且还从商品流通的社会经济领域,为我们研究清代藏书史提供了难得的素材。那些被讥斥为骨董家言论的题跋,如果跳出传统治学方法的囿限去观察,就不会以为都是些无聊话了。至于它“可以考百宋一廛散出之书”的功用,就不必赘述了。

TAGS: 历史人物
上一篇: 张澍(清代) 下一篇: 小野大辅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推荐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