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茉莉

胭脂茉莉 胭脂茉莉 ,女,江苏人,年少习诗,作家、诗人。其主要代表作有现代禅诗系列,胭脂茉莉十四行诗,《真实的风景》系列等。其主要成就,对汉语十四行诗的突破创新,把古老禅融入现代汉语新诗的探索。公开出版发行《摊开画布 的人》《这独一无二的人间》。诗文集《摊开画布的人》获首届唐刚诗歌奖。

1.人物简介

胭脂茉莉于2017年初夏

胭脂茉莉于2017年初夏


胭脂茉莉,江苏人,年少习诗,作家、诗人。诗歌先后被选编入《中国诗歌》、《当代精美短诗百首赏析》、《诗歌周刊》、《中国诗人阵线》、《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华语诗刊》、《诗选刊》、《现代禅诗探索丛刊》、《2015年禅意诗选本》等多种刊物,现代禅诗研究会会员。 其主要代表作有现代禅诗系列,胭脂茉莉十四行诗,《真实的风景》系列等。其主要成就,对汉语十四行诗的突破创新,把古老禅融入现代汉语新诗的探索。著有诗文集《摊开画布的人》《这独一无二的人间》等。诗文集《摊开画布的人》获首届唐刚诗歌奖。

 

 

胭脂茉莉

2.主要成就

对汉语十四行诗的突破创新,把古老禅融入现代汉语新诗的探索,作品有胭脂茉莉十四行诗,现代禅诗,真实的风景系列,著作《摊开画布的人》荣获首届唐刚诗歌奖

 

3.人物评价

诗人胭脂茉莉

诗人胭脂茉莉


诗人横竖三一宁曾评价:胭脂茉莉的写作,一直从“状物”入手,然后开始自己的诉说性的语言之旅。她的诗,惯于在她领略的种种现实里开始并完成。她几乎是在一条现实主义的路上,不懈地走动;她始终的真挚情怀,几乎无一不是栖落于自己注望的人类与事物。她的很多诗,都意欲在自己面对的逼真得令人颤抖的现实中,进行义无反顾的呈示与诉说。她的《黄昏的村庄》《江山》《石榴园》等诗,都是值得一读的“真实的风景”劲作。

 

4.作品评价

赏析 ▏甄子

——导  

有万物澄澈之状,无千种世情之颂。

行云流水,隐大象于无形也。

(其诗曰有无之间——致)

兼百般柔情之态,备十年磨剑之成。

云端舞者,藏晶玉于墨色也。

(其人曰兼备尘缘——致)

 

胭脂茉莉作品

 《灯》

夜晚的灯 带来了炊烟

带来了水和饭香……

那个人坐在夜晚的灯中 身后一片阑珊

她不是灯 她也成为不了灯

她只是喜欢那些光和暖

一言不发地轻抚着城市、村庄……

轻抚着这曾经遭了诅咒的人间

 《幸福》

篱笆墙投下的阴影里

晃动着几株月季

稍远一点的小树林里

突然飞出一只云雀

大胆地从年轻的母亲头上掠过

这一天 我经过一个农妇

她野花一样细长站在小路边

反复踩着被雨洗过的青草

返乡者的蓝布褂早已翻过山梁

她的小孩正在窗户后读书

窗台上空置已久的玻璃瓶内

插满新摘的月季

 《草房子》

喜鹊滑过树梢的秋天

草房子前的桂树又开花了

细小的花瓣落在屋顶上

幽静的小路上——

这时的秋风轻撞着虚掩的门

又把花香推送到小路那边——

一个收割草药的男人正直起腰

斜坡上有一个采小雏菊的女孩

后面跟着一条欢快奔跑的狗

 《在老街》

老街左面卖烤山芋的老人

正跺着冻得发抖的脚

右面残疾的补鞋匠

正搓着裂开口子的手

高高的老式窗户下

偶尔飞过几只觅食的麻雀

当北风拍打起我们胸前的围巾

不值一提的

是我们小儿女的情态

以及内心的屈辱和狂傲

尽管 尽管五月里

路边的紫藤花还会盛放

那扇高高的老式窗户下

还会有 卖鲜桃的女孩经过……

《在挂满红色灯笼的大厦里》

一整天 天空都飘着雨,

路边晃动着各种颜色的雨伞。

在挂满红色灯笼的大厦里疯狂购物时,

突然想起了荷尔德林,

仿佛一种无法触摸无法言说的事物,

正从远方而来

此刻 雨声滴答,

我听出有点慌张——

 《小鹿》

当穿行在钢筋水泥的森林和人群

当那个司机在咒骂着

骑电动车的妇人挡住了他的道时

当白日我头发纹丝不乱地坐在办公室里

当夜晚我对凄风苦雨的过多诠释时…

感觉那只小鹿已经离开了我

它一定还在远古的林间等着--

等着一个用清泉洗完手

重新回到自己身体中的人

《流 水》

好久没有琴音从门缝里传出了

他的会弹琴的独生女已嫁作他人妇

这是一个周末 还是多年前的一个周末

我已经混淆不清

他的油漆剥落的大门敞开着

他说他已经搬走三年 只是回来看看房子

这房子已经空了三年我竟全然不知

我只是偶然看到他的白发陷在空荡荡的荒芜

这位父亲这位须发皆白的父亲哦

当有人说起他精干的医生老伴——

那个总是夸我衣装美丽的老妇人

已经被流水接走

当悬铃木的叶子一片片飘落——

 《赞美》

霜降后小广场上的那棵树

恍惚是一夜间就红了

之前无数次经过

在一片绿树中

从没有注意过它

它是从下到上依次的:

绿 浅黄红黄相间

到了树梢索性就变成了深红

我想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我想知道我为什么停下来——

这么久的注视一棵不知名的树

作为某种回应

或许临街窗户后的画家

正在撑起画布

那个马路对面在树下发呆的人

将成为他画中的主角

而他们永不会相识

就像我每天必经的

这熙熙攘攘的小广场

有太多的尘土我无从理解

有太多的植物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也无从给过赞美

胭脂茉莉于2017年初秋


赏析:

 /甄子

胭脂茉莉于2017年初秋 笔者近年偶修佛法,知“无我”之境界高深,达“无我”之境界,非“禅”法不可。今读胭脂茉莉的诗歌,便是一种缘份。能领悟其中奥妙,更为幸事。禅,即“静虑”,即“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有此心法,读胭脂茉莉的诗歌作品便能体会其中之奥妙了。

 读罢胭脂茉莉的诗歌,仿佛觉得,诗歌已无流派之分,亦无大众小众之别。状物似流水,叙事似幽谷,抒情似抚风,哲思似凝云。诗作者在看不见的地方,独独秉烛,而不夜谈,一切秘密在有声中无声地浮出水面,影子一般,在人间舞蹈。

 胭脂茉莉的诗歌,最大的特点就在于,读者群的接纳程度比较广,谓:乐者读之,如入画中;忧者读之,思其事理;哲人读之,出世相知。或许,任何过多的解读都是一种伤害,不足以还原其初衷,亦不足以揭尽其思辨。在此,笔者愿以《灯》为媒,给出一种解读,引导读者去哲思。

 夜晚的“灯”,带来炊烟、水、饭香等,联系下文“她”可知,此“灯”暗喻女性。在夜晚的“灯”中,“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阑珊处”,“那个人”,或孤高自赏,或男人本位,“坐”在“灯”中,享受着她的万般呵护,她不是“灯”,也成为不了“灯”,揭示了女性柔弱的一面,喜欢“光和暖”,一是理想和自由的追求,一是天赐的母性付出,“一言不发”是女性的内敛,她们在城市、村庄等一切人类的栖息地,来回奔忙,创造的巨大价值,柔情般的“抚”字托盘而出。再“抚”人间,道尽女性存在之伟大。

 “诅咒”二字则具有了深刻的社会意义。现代女性或承担家庭事业的双重压力不堪重负,在外女强人,内心小女人,回家是佣人,最终压力过大分裂成为精神病人的事例屡见不鲜。观念障碍是导致女性更难自我实现的根本原因,传统观念要求女性退让隐忍的外在要求,与女性解放的独立自主的主观观念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然而,当我们正这么解读的时候,诗作者并没有去抨击,也没有去哭诉。道尽人类社会女性之伟大,乃“世间禅”,超越现实,回归理性,出入自在,乃“出世禅”。

 胭脂茉莉的诗歌,在现实意义的层面上,明显胜过传统禅诗,她关注现代人类社会,关注百姓现实生活,将自然现象和人类社会统一起来,进行呈示与诉说,诞生一种神秘的力量,还给人间。当今多元化的世界里,诗歌前沿阵地也达到极其变态的局势,在“语不惊人死不休”“萌不死人不言罢”中垂死挣扎,在“逐利”或“避世”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胭脂茉莉的诗歌,无疑带来一缕清风,在一些诗人将意象扭曲了的平面上,呈现出多层次的风景。将博大的宗教思想融入现代诗歌。

 我敬佩两类高境界诗人,一类是诸如伟大的诉说者海子的抒情式神性写作,另一类则是诸如胭脂茉莉的草木式禅性写作。均因入世而出世。这,在当下已经少之又少了。

  ——诗评作者简介:甄子,八十年代生人。《意渡诗界》诗歌评论员。

 

 

5.著作评价

 

1.摊开画布的人

 


胭脂茉莉著作《摊开画布的人》——现代出版社


 胭脂茉莉年幼时深受酷爱古典文学的父亲的熏陶,从十几岁就开始习诗,至今已经写了上千首诗以及个人诗学笔记。在整个21世纪的写作流程中,胭脂茉莉是隐匿的,是背离诗坛和文坛的,正如诗人横竖三一宁语:因为如此,她才写出了可观的诗歌!

 

 诗集《摊开画布的人》收录了胭脂茉莉近年来的一部分短诗,这些作品具有强烈的画面和意象美,温润中也不乏高音。诗人李拜天曾评价:胭脂茉莉的诗并没有一点脂粉之气,相反,她的诗歌如一股清风在诗歌的原野吹拂,所到之处意象如画,美妙丛生,给读者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留下经久的共鸣。这部诗集分“真实的风景”、“缺席者”、“白鹭”、“诗篇”、“如歌的行板”“他评”“诗说”等七辑。

 

 胭脂茉莉的写作,一直从“状物”入手,然后开始自己的诉说性的语言之旅。她的诗,惯于在她领略的种种现实里开始并完成。她几乎是在一条现实主义的路上,不懈地走动;她始终的真挚情怀,几乎无一不是栖落于自己注望的人类与事物。她在自己认为的“可状物”上,进行镜头和灵魂的调试,进行朴实无华的抒怀,她欲想在一种平凡的世界,理出一个她自己的理想世界。她的《真实的风景》《山中无日月》等诗,便是她有效的实践。

 

 以朴素,朴实的语言呈示一个世界,这可能是很多诗人的某种方向;在这个“写作方向”里,胭脂茉莉的写作成为一道风景;并具有不懈的方向性。

 

 在当下的诗写里,旗帜很多,主义很多;但真正的写出,委实还少。而诗歌的前进,重要的还是不懈的实践;诗人,只有在自觉的、不断的写作里,才可能写出真正属于自我的诗来。胭脂茉莉,可以说是一位自觉的实践者。

 

2.这独一无二的人间


胭脂茉莉著作《这独一无二的人间》——现代出版社 


     胭脂茉莉新书《这独一无二的人间》近日由中国出版集团旗下的现代出版社出版发行。这部诗集由著名诗人教育家谭延桐和著名诗人诗评家横竖三一宁(王宁)分别写了前序和后序,并得到了当代著名诗人朦胧诗代表诗人杨炼的评价和曾任《黄河诗报》社长兼主编、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的著名老诗人桑恒昌的亲笔题词祝贺。诗人自己亲自配合设计师为诗集作了精美的封面和装帧设计。

 这部诗集由“时间的轴心”,“在晨风中不停地鸣叫着的鸟儿”,“被反复地描摹的家园”,“传说的继续”,“珍贵的人间”“诗说”, 六辑组成。这六辑,前五辑每一辑都是由若干独立的短诗组成,每一首诗拿出来都是一首独立成篇的诗,每一辑都可以看成一首独立的长诗。第六辑,是诗人用近乎诗的语言,写的诗学笔记,也是前五辑的延伸阅读。这六辑之间按照顺序是环环相扣的,纵观整部诗集就是一首关于人类命运的充满了史诗气质的长诗。胭脂茉莉说,可以把这部诗集定位为她向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致敬的长诗,但是她要试图把马尔克斯《百年孤独》中的人类普遍命运的大悲哀,打开一条缝隙。这也是女诗人用题为《灯》的短诗作为自序的原因。

 王宁在后序中提出在新的人文背景之下的现实主义,尤其更为耐人寻味的,就是一个“深度问题”。事实上,现实主义在诗中更新的践行意义,正在于诗人以一种超越,对自我的又一次完成之中。胭脂茉莉的诗,正好处于这种道途之内。精神家园的存在,是人类最强大的支撑。诗人所做的正是对“家园”的确立与建构,胭脂茉莉也成为对“家园”不懈的建构者。

 诗人通过这个基点,对语言做了不懈的探索与磨砺,致使语言在一个艺术结构里,产生了完全属于自己的节奏与语感。从而使诗人走上了一条艺术的独立之路,从而,诗人也成为了固执的践行者之一。这是值得为其鼓舞的——因为我们毕竟在诗人的写作倔强里,感到了——诗的力量——来源于一切个性使然的写作事态的现身。胭脂茉莉是一位拒绝矫情的真实写作者,她具有一种大爱之心,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胸中之爱,使诗人的诗始终具有着对于世界的亲和力。

 正如杨炼的评价,读了胭脂茉莉的诗,非常喜欢这种落入现实感受的扎实的诗,有力量,有深度!当然,和力量,深度相对应的,恰恰是诗歌语言的更精致,更精准!

 谭延桐在前序中说,很显然,一流的诗人的禀赋、感知和经验,胭脂茉莉是备齐了的。也只有这样的完成了足够的“进项”的诗人,才会有这样的储备,才会有这样的警觉:“对于一个赤子,‘法’只不过是一道不攻自破的樊篱。”既守写作之法,也破写作之法,胭脂茉莉确确实实是在做着这样的努力的。自此,也便不难理解,胭脂茉莉的诗歌世界,为什么总是不断地在拓展着它的美学的疆域了。

 

胭脂茉莉照片也是《这独一无二的人间》封面 


    老诗人桑恒昌在给胭脂茉莉这部诗集的亲笔祝贺题词这样写的:

    美不应该有标准。不然唐诗宋词怎么会流传至今;外国文学怎么会泊来中国。美往往是在变化中创新中产生出来的。这可不是我独一无二的思考。

 显然,谭延桐的序言和老诗人桑恒昌在给胭脂茉莉这部诗集的祝贺题词不谋而合。

 但是,胭脂茉莉的诗歌文本,也是“清高”的,她多年了一直和热闹的诗坛文坛保持着清醒的距离,它是宁愿略过许多荒芜或呆滞的眼睛也是不愿让荒芜或呆滞的眼睛来稀释甚至破坏她的诗歌文本中的浓度的。有度数的美酒,并不是所有的嘴唇都能够去识别它的度数的,她懂。因此,她在第六辑里这样写道:“花不说自己香能妨碍它的香吗?白鹭不说自己白能妨碍它的白吗?”还写道:“树从未移动,但,这从不影响它的飞翔……”就此,在胭脂茉莉诗歌文本中,一个自足的世界,也便非常好地构成了。



TAGS: 作家 诗人
上一篇: 夏冰(中国舞蹈家、舞蹈编导) 下一篇: 宋立林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