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破茂

        石破茂(1957年2月4日-),日本众议院议员,属日本自民党内原桥本派。他出生于鸟取县八头郡郡家町(现八头町),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其父是前建设事务次官、鸟取县前知事、参议院前议员、前自治大臣兼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铃木内阁)石破二朗。

政治生涯

  目前是日本防卫大臣,日本国会众议员 。

  1979年3月,从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毕业后,石破茂在4月进入三井银行(现三井住友银行)工作。 1983年1月,他辞去了银行职务。

  1986年7月,石破茂当选众议院议员,这是他首次当选,同时他也成为了日本历史上最年轻的众议员,属于中曾根康弘-渡边美智雄派系。

  1992年12月~1993年6月,石破茂担任农林水产政务次官。

  1993年,石破茂脱离自民党。

  1994年4月,加入新生党。   1994年12月,加入新进党入党。

  1997年3月,重新加入自民党。

  2000年7月~2000年12月,担任防卫厅政务次官。

  2001年1月~2001年4月,担任防卫厅副长官。

  2002年9月~2004年9月,担任防卫厅长官。

  2004年4月23日,因国民年金问题辞职。

  2007年9月,在首相福田康夫组建的新内阁中,石破茂担任防卫大臣,这是他首次入阁。

  2008年9月5日,宣布竞选自民党总裁。

个人生活

  人物/PERSONALITY:石破茂曾连喝70杯茅台 ,石破茂告诉《世界新闻报》记者,他兴趣非常广泛,喜欢做模型、看书、爱听音乐,也经常游泳。但是自从当上防卫大臣,“一点儿时间也没有,根本谈不上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一天下来很累,一有时间就蒙着头睡觉。”石破还说,没想到自己会被任命为防卫大臣,感觉太突然了。

  其实,石破茂早在2002年就曾出任防卫厅长官。当时为了迎接访日的俄罗斯防长,他还曾经不眠不休两个晚上,亲手制作了一个俄罗斯航母的模型送给对方。

  石破说,平时他并不怎么抽烟,但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就少不了要吞云吐雾一番。自从当上防卫大臣,他每天抽烟的根数大大增加了。

  石破有两个女儿,一个上大学,一个上高中。现在,他每天早出晚归,几乎和女儿见不上面。虽然孩子们没抱怨过什么,但他总觉得她们心里有疙瘩。石破说:“电视上几乎每天都有关于我的报道,面对那些并不都是正面的报道,孩子能好受吗?”但石破又说,他父亲也是政治家,在他的印象里,小时候几乎没和父亲在一起生活过,这也许就是政治家家庭的宿命。他很理解自己的父亲,但两个女儿是否也理解他,这就很难说了。

人物影响

中国对日本的威胁是零

  石破说:“建设日中两国能够相互理解、相互帮助的合作体系,这是我作为防卫大臣的基本想法。在日本,无论是在国会议员中,还是在部分国民里都有一种论调,认为中国对日本来说是个威胁,日本应该做好准备防范中国。什么叫威胁?我认为首先应该具有一定的能力,然后要有侵略别国的意图,这两者都具备才能造成对别国的威胁。中国有能力,但能力和威胁并不画等号。我要强调的是,中国丝毫没有侵略日本的意图,因此两者相乘,中国对日本的威胁等于零。”说到这里,石破加强语气,再次表示,他认为中国对日本的威胁是零。

  石破接着对所谓“中国威胁论”做了进一步的批驳。他说:“有些人老喊着中国是日本的威胁,但是他们从来不分析中国什么地方对日本造成了威胁,中国为什么要威胁日本,我一贯认为那种说法是错误的”。该道歉的就应该道歉”

  石破茂告诉《世界新闻报》记者:“我在任日本防卫厅长官时,没去靖国神社参拜过。二战时,当时日本的战争领导人强迫什么都不知道的日本老百姓上前线打仗,打一场错误的战争。我不去参拜靖国神社,因为我一直认为那场战争是错误的。许多日本人都是那场战争的受害者,还有许多中国人、朝鲜人和其它亚洲国家的人民。日本每一个人都应该对那场战争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要认识到日本当年为什么会走上错误的战争道路,只有这样以后才能和中国人民友好相处。”

  石破强调:“对于过去那段历史,我的态度是,该反省的就应该反省,该道歉的就应该道歉。要充分认识到,在那场战争中,中国人民是受害者,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

  石破提到,在日本有些人不承认有南京大屠杀,有些人认为当时并没有死30万人,并以此来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存在。但他认为,具体死了多少人和有没有发生过大屠杀完全是两回事。

  在说到“慰安妇”问题时,石破的态度也与许多日本政治家不同,他说,在日本,关于“慰安妇”问题有着各种看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当年日本军队确实是参与了。“我们不能说没有发生过南京大屠杀,也不能说不存在u2018慰安妇u2019问题。”

  为中国防长的晚宴感动当记者问石破去过几次中国时,他一下子把他的男低音提高了八度。石破说,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大概有八九次。他说:“我很想每年去一次中国,不过现在在这个位子上,这样的奢望恐怕很难实现了。”

  石破回忆说,4年前他任防卫厅长官时访华,在北京见到了温家宝总理、唐国务委员和曹国防部长。他说:“我和温家宝总理、唐国务委员交谈了近一个小时,和曹国防部长交谈的时间加起来总共有4个小时左右。”石破说,温家宝总理是个谈判高手,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还记得曹在会谈当晚,为他举行宴会,并专门给他准备了咖喱饭。“当时我感动极了,因为我曾在自己的网页上写过我最爱吃咖喱饭。看来曹部长真会招待人。”石破说。

  10月25日,东京某饭店举行宴会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校级军官访日研修团,防卫大臣石破茂等日本军方人士出席了宴会。石破先生的一番幽默致词,使他成为当晚的“明星”,人们争相和他交换名片,照相留念。

  《世界新闻报》记者利用上前交换名片的机会,向石破先生提出希望在方便的时候对他进行独家专访。在听了记者简要的介绍后,石破先生略为想了想,然后对记者说:“可以啊,我不会拒绝你的要求,但按正常程序,你要先向防卫省的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得到口头应允,记者赶紧将各种相关材料传真给防卫省。多次传真往来之后,11月20日傍晚,日本防卫省来电话说:“明天石破大臣可以接受采访,但只有30分钟。”

  11月21日下午3点,记者准时来到防卫省传达室。不一会儿,一位年轻职员就把记者带到石破先生办公的大楼。在大楼入口处,记者接受了严格的安检,感觉很像是到了飞机场。在3位职员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石破先生办公室外的一间小会客室。防卫省官房大臣广报课国际广报室的井口室长对记者说:“大臣很健谈,看来前一拨访问者还没走,你再等一会儿。”3点半,记者终于再次见到了石破先生。

  防卫大臣办公室很大,少说也有60平米左右,靠窗的一边是会议桌和很多椅子,另一边放着10张沙发,一看就知道,这里经常会有客人来访。沙发后,一边放着几盆白色蝴蝶兰,另一边则是一个大玻璃柜,里面陈列着各种舰艇、飞机的模型。石破先生就坐在位于会议桌和沙发之间的防卫大臣大办公桌后。

  简单一番寒暄后,记者赶紧打开录音机开始采访。石破先生语速很慢,吐字很清晰,人也很随和,一点没有日本有些政治家身上的架子,采访因此也格外顺利。

  日本防卫厅长官石破茂访华难消中国疑虑,石破茂的来访使得一度中断的中日军事交流得以重新上路,因此石破茂的北京之行含有“破冰”意味,但是这次访问还不会使中方完全打消对日本扩大军备的疑虑。

  日本防卫厅长官石破茂应邀于9月1日至4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日本防卫厅首脑时隔5年首次访华。石破茂1日抵达上海,2日参观了上海宝山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东海舰队基地,并于当天到达北京参观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装甲师。3日,石破茂在北京同中国国防部长曹进行会谈,并拜访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中方再次强调历史问题

  9月3日上午,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曹与石破茂举行会谈。曹重申,历史问题是处理两国关系时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由其引发的靖国神社等一系列问题,不仅影响两国政治关系,更影响到双方的民族感情。尤其是侵华日军所遗弃的化学武器至今仍然严重威胁着中国大陆民众的生命安全和生活环境,日本政府应引起高度重视,并采取切实措施,尽快解决这一问题。

  日本报纸报道称,石破茂还将同曹就中、日、美、俄、韩在亚太安全方面的合作以及朝核等问题进行会谈。此外,他们还将讨论中国国防大学与日本防卫厅研究所之间开展的合作研究计划。此外,中日双方与别国都有过不少舰艇互访交流的先例,这次可能谈到如何实现中日海军交流的问题。

军事交流一度停顿

  自日本换上小泉政权后的两年多来,中日两国之间一直存在“经热政冷”现象,就是与红红火火的经贸往来相比,政治关系日趋冷淡。主要原因在日本方面,小泉上台之后虽然多次表示重视日中关系,也说了诸如中国的经济发展对日本不是威胁等一些好话,但是他连续三年参拜靖国神社,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2002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双方本来谈好为纪念这一重要年份,同时为推动两国关系向前发展,要举行海军军舰互访,并且安排日本防卫厅长官中谷元访华。然而同年春天小泉首相参拜了靖国神社,致使这些计划泡汤。

  石破茂的来访使得一度中断的中日军事交流得以重新上路,因此石破茂的北京之行含有“破冰”意味,它标志着近几年中断了的中日军事交流重新启动。

  日方宣布组建“综合部队”

  9月2日,石破茂在北京对日本记者团指出,日本自卫队将在目前陆上、海上和航空三自卫队之外增设“综合部队”,统一负责三自卫队的通信、卫生和补给等,防卫厅预定在2005年度修法提出,经国会通过后加以实施。

  防卫厅为统一三自卫队的指挥和管理,还将在2005年度新设一元化辅佐防卫厅长官并执行首相和防卫厅长官命令的“统合幕僚长”(相当于参谋总长)和“统合幕僚组织”(相当于参谋总部),以逐步取代目前只具有协调机能的“统合幕僚会议议长”和“统合幕僚会议”。日本媒体指出,“综合部队”一旦实施,将是自卫队自1954年成立以来的首创,这种部队的设立将有助于提高三自卫队的“效率化和合理化”,“有助于自卫队远赴海外参与国际维持和平活动等各种国外任务时的顺畅与迅速”。

  石破茂这次访华,日方有一番自己的打算。日本媒体透露,石破茂将向中方强调解决朝核问题和解决被绑架日本人问题的必要性,同时就日本设立有事法制相关法律、日本为支援伊拉克重建而向那里派兵,以及为了对付所谓来自朝鲜的军事威胁将引进导弹防御系统等问题向中方作解释,以期获得理解和同情。

对日疑虑难消除

  然而,分析人士指出,日本以防范恐怖主义和朝鲜威胁为名不断加强军备,并借美军打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积极向海外派兵,以及近期其他一些整军经武的举动只会招致亚洲邻国的疑虑和不满。六方会谈刚刚结束,就有外电报道称,“鉴于日本受到朝鲜的导弹威胁”,美国拟提早将日本纳入导弹防御体系的保护伞,派遣“宙斯盾”级战舰驻守日本境内的美海军基地。

  通过这次访问,虽然中方不会完全打消对日本扩大军备的疑虑,但是可以起到恢复中日两国军事交流的重要作用,重新建立起相互交换意见的渠道,而这一点在特别需要建立全方位的安全保障体制的今天是十分必要的。

  此间分析人士认为,日本外相川口顺子、官房长官福田康夫和防卫厅长官石破茂近期先后访问中国,中国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吴也将于9月4日至10日正式访问日本,这预示着中日政治关系将会逐步走出低谷。

个人评价

  有感日防卫大臣石破茂对历史的深刻反省,日本防卫大臣石破茂是战后出生的一名年轻政治家。2002年,他曾出任日本防卫厅长官,今年9月,他临危授命,入主近来丑闻不断的日本防卫省。石破对历史问题有着清醒的认识:他承认日本声称要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是对侵略战争的一种诡辩;他承认南京大屠杀是史实;他承认当年日军参与了“慰安妇”问题;他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

  显而易见,这对于中国的民众而言,能够看到日本的一个具有相当有影响的年轻政治家,竟然说出这样的一系列敢于正视历史问题的实事求是的话,无疑地是会产生一种石破天惊的感觉。甚至在惊叹之余,还觉得这不太可能是出自于一个日本人的口中,而且更不要说还是高居日本政府之要职的人说的话了。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说这些非常理性而且讲道理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现任日本防卫大臣的石破茂。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日本社会,甚至政府官员,已经开始逐步改变了曾经一段时间以来,总是抱着那种死不认错的顽固态度,而走出了一个让人感到欣慰的漠视历史事实存在的迷圈,即对过去那段罪恶的历史进行深刻地反省,并最终产生了正确的认识。无疑地,这个正确的认识,不仅对于日本政府与人民,而且即使是热爱和平与正义事业的亚洲乃至世界各个政府和人民而言,必将产生巨大的正面的影响作用。特别是对于推动日本与亚洲各国的进一步交流与合作,共谋发展,共享繁荣,并开创一个崭新的局面,都将奠定一个坚实的基础。

  让人感到石破茂非常有远见、明智而诚意的是,他认为“建设日中两国能够相互理解、相互帮助的合作体系,这是我作为防卫大臣的基本想法。在日本,无论是在国会议员中,还是在部分国民里都有一种论调,认为中国对日本来说是个威胁,日本应该做好准备防范中国。什么叫威胁?我认为首先应该具有一定的能力,然后要有侵略别国的意图,这两者都具备才能造成对别国的威胁。中国有能力,但能力和威胁并不画等号。我要强调的是,中国丝毫没有侵略日本的意图,因此两者相乘,中国对日本的威胁等于零。”不容质疑的是,这是符合中国历史发展的基本事实。

  我们知道,从中日两国发展的历史来看,只有日本从中国的交流与合作中,得到更多的种种好处,无论是先进的技术,还是在文化生活习俗上,甚至文字都无不受到中国的影响,同时所有这些对于推动日本社会的发展无不都起了重大的主要。历史的发展事实证明,中国不仅从来都没有动过侵略日本的念头,更不要说有具体的行动;而且反而是日本为了自身的利益,竟然肆意发动了野蛮侵略中国乃至亚洲各国的罪恶战争,并且采取了各种卑鄙残忍的手段,因此而犯下了滔天大罪,激起了亚洲乃至世界各国政府与人民的公愤,因此在各国政府与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最终打败了当时的日本侵略政府,并将发动这场战争的罪魁祸手,绳之以法,以平民愤,还亚洲社会与人民和平生活的天地与权利。

  这样的历史事实,无疑地是任何人都抹杀不了的。但是,日本社会中有一股极其不正常的军国主义势力,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不仅不说中国对其社会健康发展而带来的好处,反而总是企图掩盖其罪恶的侵略历史,甚至还极尽美化这段侵略历史之能事,而且过去不同时期的日本政府为了某种考虑也时常做出各种或明或暗的为这段历史辩解,甚至损害中国及其亚洲各国政府与人民感情的行为。参拜靖国神社就是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更不要说其他诸如在对待南京大屠杀上等重大的历史性问题上,总是持一种含糊其词的说法了。

  现在石破茂却明确指出,“我在任日本防卫厅长官时,没去靖国神社参拜过。二战时,当时日本的战争领导人强迫什么都不知道的日本老百姓上前线打仗,打一场错误的战争。我不去参拜靖国神社,因为我一直认为那场战争是错误的。许多日本人都是那场战争的受害者,还有许多中国人、朝鲜人和其它亚洲国家的人民。日本每一个人都应该对那场战争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要认识到日本当年为什么会走上错误的战争道路,只有这样以后才能和中国人民友好相处。”不仅如此,而且石破还强调:“对于过去那段历史,我的态度是,该反省的就应该反省,该道歉的就应该道歉。要充分认识到,在那场战争中,中国人民是受害者,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甚至石破还义正词严地说,在日本有些人不承认有南京大屠杀,有些人认为当时并没有死30万人,并以此来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存在。但他认为,具体死了多少人和有没有发生过大屠杀完全是两回事。无疑这样的话,说得是多么的合情合理啊!

  因此,随着日本社会开始越来越多的人逐步走出认识历史的迷圈,特别是在日本社会及其政府中的有影响的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之下,正如日本新首相福田康夫27日在首相官邸接待了中国媒体的工作人员,在谈到日中关系时所说的那样,中日关系“我觉得春天已经到来”了。同样,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建立在“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基础上,只要始终不渝地坚持“和平共处”的五项基本原则,那么,中日共求和平,共求合作,共谋发展,共享繁荣,以造福于中日两国人民根本利益的中日关系的新局面,就一定能够来到我们的现实生活的中间。

TAGS: 日本 日本自民党 日本众议员
上一页: 容嘉 下一页: 张翰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