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仲琴

黄仲琴(1884~1942年),名嵩年,号嵩罗,字仲琴。祖籍广东省海阳县(今潮安县)。

简介

黄仲琴(1884—1942年)名嵩年,号嵩园,以字行。生于漳州,客居于漳州,祖籍广东省海阳县(今潮安县)。先世来闽经商,父承烈娶于漳,遂在此定居。童年聘请漳州宿儒王咸熙先生在家中授课。及长,随兄伯琴返原籍,辛丑应海阳县试,受知于归安朱孝藏侍郎,为海阳县秀才。后县试一等为县学廪生。又返闽、随侯官吴翊亭先生(商务印书馆涵芬楼文钞文谈之编著者),读书于平和教官署内有年。废科举后,承吴立羽亭先生介绍,往江宁(今南京市)江苏法政学堂深造。其时,朱孝藏先生也介绍他参加南社活动。1906年,毕业返漳,在漳州府劝学所供职,从事兴新学具体工作。1911年10月,辛亥革命成功,漳州光复,受任为政府教育局长。本世纪二十年代,由顾颉刚举荐,至广州中山大学任教授,后又至蔡元培任院长的中央研究院、语言历史研究所任编辑。

经历

黄仲琴是我国闻名教授、学者,虚怀若谷,不圃于学科学派樊篱,广交名家,虚心请教,交流切磋。交往名家众多。其中有蔡元培、马叙伦、王云五、谈月色、傅斯年、顾颉刚、商承祚、容肇祖、汪兆镛、杨寿昌,洗玉清、叶恭绰、邓尔雅、容庚、张希鲁。本世纪二十年代,蔡元培、马叙伦来漳州,黄仲琴陪游漳属名胜古迹,登云洞岩观览胜景。他治学严谨、考证严密,中央文史馆长章士钊在1971年出版的宏著《柳文指要》中,引用他的考证资料,还寄怀黄仲琴斯人何处。黄仲琴还是一位爱国、正直、坚持民族气节的知识分子。1914年,当选为国会议员,赴京履责。袁世凯称帝,他愤然离京,以后赴粤执教。抗战军兴,共赴国难,随中山大学西迁滇南徵江(今澄江县)。后来受命至香港,考审从国内沦陷区抢救出来的文化古籍。出任香港文化协会委员,福建学校校长。1941年12月,珍珠港事变,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寇侵占香港前后。敌伪屡次威胁利诱,拉拢、逼任伪职。他以体弱多疾、婉转拒绝。但是忧愤不堪,翌年(1942年)溘然逝世,时年59岁。弥留之际,嘱家属务必离港返漳、不受倭寇统治凌辱。当年在中共广东东江纵队的秘密护送下,其家属遵遗嘱,离港经过大陆沦陷区,辗转跋涉,安全返回漳州。

黄仲琴曾经为漳州现代早期教育、培育人才和地方文史矢勤工作、潜心研究,做出一定贡献。

(一)

黄仲琴于l 906年江苏法政学堂毕业后,返漳在府劝学所工作,对于教育新制,新学教授,学堂设立,统筹安排,竭尽心力协助计议实施,为此,受到汀漳龙道尹陈培锟(福建闽县),漳州知府陈嘉言(湖南衡山)赏识,且论学结交。分袂以后,几十年间,彼此仍有书信来往,共勉和探讨学问。当时黄仲琴擢任龙溪县丞,参加九龙江水利治理工程建设,常驻华封,就近署理,负责接待、联系当时聘请来闽修建漳厦铁路的英、日工程技术人员,他们同时考察北溪220多里沿岸,共同商议蓄水灌溉和排水分洪工程措施。

清末,黄仲琴当选为福建咨议局议员,代表漳州履行参政职责。其提出的议案,咨议局会议均有记录,原件现在福建省图书馆有保存。议案所提,均体现对漳州,尤其教育改革、发展,拳拳之心。

黄仲琴在1911年11月漳州光复后,首任教育局长。时帝制推翻,社会鼎革,教育之改造,教学之改革,学堂之创设管理,如何适应历史潮流,千头万绪,而经费又极支绌。他排除各种困难,夙夜匪懈,出色工作,漳州教育由旧制向学堂新制发展,成绩斐然,受到表彰。

一、虽然经费困窘,但坚持维持稳定,逐步发展,帮助学堂扩充,增加班级,且规范经费开支。他要求各校校址校舍,凡利用公共场所、庙宇、祠堂等等,均应上报,明确产权,防止不必要纠纷,适当拨下经费以供修建。自此学校稳定,范围明确,办学得到稳步发展。

二、坚持新学制,令私塾自行停办,塾师自愿,可到学堂任教.课程设置,悉按规定。发现个别台籍教师,擅设日语授课,为维护国家主权即明令禁止,并请胜任的社会人士担任教职。对学生教师要求尽速适应新制教学。他经过争取、地方政府议决通过,定期从屠宰税收入拨出教育经费,教师生活安定,安心工作;还分批选送教师到师范讲习班培训,以利教学素质提高。对教师还定期适当考评,促其尽心尽责。

三、争取各县各界人士,共襄善举,赞助办学。一时各地废私塾、办学堂,蔚为新风。

由于认真改革,措施得力,办学普及,成绩著称,声誉鹊起,福建省长萨镇冰奖状嘉奖,教育总长张一麟(江苏苏州)授奖勋章,教育次长袁希涛(江苏宝山)来公函提擢教育部任职。因地方政府挽留,遂无赴任。

1911年,黄仲琴当选为国会议员,离漳赴京履责。由于袁世凯称帝,他愤然离京,赴粤从教。直至1918年,陈炯明奉孙中山命令入闽,漳州成为“护法区”之后,黄仲琴才回漳从事教育工作。当时龙溪县知事张友仁、教育局长梁冰弦等主要人员,均系粤籍,对漳州人地两疏,亟须既是粤籍相知,又熟悉漳州教育情况的黄仲琴协助。黄仲琴返漳后不任官职,先后担任龙溪县初高级中学、龙溪甲种商业学校、石溪中学(龙海第一中学前身)校长。龙溪甲种商业职业学校原为初高级中学附设商业部,是黄仲琴倡议,经批准拨地(现址为教育学院和漳州二中)、拨款和各界赞助,独立创办,由他担任首任校长,当年甲商校刊《商曙》曾刊载经过概况。黄仲琴在负责中学、职业学校期间,他实行不少教育管理改革。当时他受护法区政府倚重,衔命到宁、沪考察,旅又往北京向教育部请示,了解教育规划、学制动态;请教前辈学人治校、治学经验,联络有关人士,以促进漳州教育文化事业。返漳后即汇暇经过。当年《龙溪教育月刊》连载其衔命晋京概况。他句执政当局,提示不少切实建议,协助拟定有关计划,订 定管理制度。当局对其创议,广为采纳,举其要者:

一、倡议注意平民教育,使教育普及,增办学校,发展职业教育,鼓励教会、华侨办学。当时教育局长梁冰弦接受建议,提示“一乡一校”口号,普及教育。如龙溪县小学由三十余校增至百余校。此外又创办甲种工业、商业学检、工程学校。敦请天主教多明我会、基督教伦敦公会、归正公会、卫理公会等在教区范围内办学,以后的华英小学,崇正中学,进德女中等等,相继由此创办。

漳州系侨区,鼓励华侨办学校,立刻得到响应。黄仲琴和石美、角美、东美侨乡殷实华侨有友谊,曾协助动员。该处(俗称海下)杨厝、流传等地先后创办华侨小钧多所:漳浦、云霄等县,均有华侨办学之举。

二、提出取缔不合格办学,查核滥收学生。当局下令,取消私塾,龙溪县42所私塾,斯时尽予禁设。

三。建议办学需有合格教师,在汀漳龙师范学校开办讲习班,令各县派小学教员来漳补习培训,以提高教师素质。

四、提倡职业学校应重工教。时任龙溪知事张友仁(广东博罗)支持此议,提出“兼学种植,以助学校经济之发展,将以次推行各校”。意思还要推广到各中小学,可惜不能实现。

五、争取官方经费,优选各县学生赴日留学、赴法勤工俭学。漳州和护法区管辖各县曾先后选派学生留日、留法。对此项工作,黄仲琴曾向李石曾提出请求,并得到李的支持和帮助。

六、建议在中学重视设置外语课程,选用我国出版的较好课本,编辑中小学教学乡土教材。动员教会内学有专长的神父、牧师兼课.

七、为扩大眼界,开拓思想,建议邀请知名人士来漳讲演。护法区教育局先后邀请胡汉民、汪精卫、吴稚晖、李石曾、戴季陶、邹鲁等到漳演讲。黄仲琴和一些友好同仁早已组织“今学社”,负责接待和安排开会事宜,并将以上讲演记录,校审后刊印小册,广为宣传。

八、建议举行各种课外展览会、运动会,以丰富学生知识,增强体魄,发展兴趣,陶冶情操,鼓励上进。教育当局采纳,先后举办自然科学展览会、学生各科成绩展览会、学生运动会、学生音乐会等,以上组织活动均为漳州教育创举。

黄仲琴向当局汇报,倡议,当时《龙溪教育月刊》《龙溪通俗周报》均有披露。由廖仲恺、朱执信和戴季陶在上海创办的《民国日报》也时有漳州教育成就报导。对于本世纪早期,漳州教育事业之发展,黄仲琴有一定贡献,功不可没。

贡献

黄仲琴对闽南,尤其是漳州地方文化的考据研究、传播也做出一定贡献。1913年,癸丑之夏,他沿九龙江泛舟北溪,在今华安县的华封观赏江上群石,千姿百态,纹理斑斓,嵯峨万象,先后撰写《华封观石记》、《华封观石后记》。华安九龙璧观赏石,自此文章相继介绍后,闻名海内外。1991年,漳州观赏石协会在芗城举行展览,也引用他所写文章在资料上说明。1993年,福建省地质系统尹总工程师(东北人),赴台湾参加海峡两岸地质学术交流会议,引用华封观赏石状况的资料,说明地质演变以后的现象。现在华安九龙璧观赏石,以。江上赏石”为主题,并辟为旅游景点,黄仲琴文章起着先导作用。

l928年3月,黄仲琴撰写的《仙都之蓄奴》一文,登于《民俗周刊》第一期,文章追述1916年,到龙溪廿五都(今华安县仙都乡)所调查之蓄奴陋俗,揭露该地残存农奴制度。五十多年后,文章引起厦门大学副校长、历史学家傅家麟的重视,特派该校历史研究人员林仁川、陈支平同志进行实地调查,写出《昔日华安仙都的蓄奴》调查文章,证实黄仲琴早年撰写的华安残存的蓄奴陋俗的存在。

1935年,黄仲琴的《汰溪古文》登于《岭南学报》四卷二期,文章追述1915年8月,游览汰溪仙字潭,钻研摩崖石刻的见解。此文可谓自一千多年前由唐张谓《宣室志》记载这一古迹以来,由黄仲琴撰写的另一篇有考古价值的文字。当时中央研究院蔡元培院长,向语言历史研究所指定,此文做为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东洋史研究室学术交流论文。文章受到中外学术界的重视,仙字潭摩崖石刻由此传播得更广泛,引起不少考古者纷来考究。现在仙字潭成为漳州著名游览胜地,国内外许多人都知道,这和黄仲琴的最早考察、传播有很大关系。

此外,黄仲琴还奉中央研究院语言历史研究所之派,主持组织考察闽南几个地方的文物,先后写了《泉州文物》和《金门鲁监国墓》等文。他对漳州历史文物和名胜古迹尤为熟悉,又先后写了《漳州与长崎的交通》、《平和城砖记》、《漳州迭里迷津墓》(蒙古族、元驻漳将领,今墓毁)、《木棉庵》,《南山寺》、《岱山寺》、《瑞竹岩》、《日照岩》,以及《洪封翁》(明南安人洪承畴之父)、《颜继祖》(明末龙溪人)、《戴耀》(清两广总督,长太人)、《李威》(清广州知府,龙溪人)、《林荣祖》(平和人,清乾隆年间民间义士),这些都是研究闽南地方文化有价值的参考资料。许地山逝世,他受旅港福建同乡推举,撰写《许地山》一文,介绍许的生平业绩,寄托哀思。文章于1941年秋,刊登于由林语堂主编的《宇宙风》。

他搜集漳州文献不遗余力,如录存蔡新、蓝鼎元分别作序的《漳江颂言》,珍藏陈天定《秋吟十首》、陈常夏《江园集》,和陈伯衡《螯峰诗草》,等等,保存先贤碑帖、手迹、拓片、文集,出资排印名贵孤本。如陈光我《泉石留言》等书。可惜,保存的文物,许多已散失了。

搜集漳州文献不遗余力,如录存蔡新、蓝鼎元分别作序的《漳江颂言》,珍藏陈天定《秋吟十首》、陈常夏《江园集》,和陈伯衡《螯峰诗草》,等等,保存先贤碑帖、手迹、拓片、文集,出资排印名贵孤本。如陈光我《泉石留言》等书。可惜,保存的文物,许多已散失了。

他不失立雪程门之古风,为庆贺老师王咸熙八十寿诞,编印老师诗集《复一吟草》,并撰序言,恭叙入学受业经过。师殁,他请前清安徽提学使张其淦为作《家传》,翰林院编修曹典初书,大力表彰先师言行,不忘师恩,尊师重道。

作品

黄仲琴传世著作有《湖边文存》、《嵩园诗草》、《木棉庵志》等。他五十岁时自编《嵩园自寿诗唱和册》十卷,集诗、书、画于其中,成为珍品。尚有诸多有学术价值的考据文章,未成集.其中部份已佚失。

黄仲琴论著观点鲜明,论据准确,在学术界颇具影响,能导数十年后之学者以先路。1905年,黄仲琴于福建华安县目睹仙都蓄奴残余现象,写成《仙都之蓄奴》一文。但此文一直被人束之高阁,直到1982年厦门大学才派专家调查,证实其说。1915年,黄仲琴对华安县仙字潭进行实地考察,写成《汰溪古文》,上世纪80年代以来,许多学者对仙字潭摩崖展开了一场“字乎?画乎?”的大争论,学术界普遍认为,黄仲琴是我国近代研究岩画的创始者。

TAGS: 学者 漳州
上一页: 陈洞庭 下一页: 张自正(画家)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