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钧

钱钧(1905年5月2日-1990年4月13日)原名钱运彬。河南省光山县人。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基本介绍

钱钧,原名钱运彬。1905年5月2日生于河南省光山县土楼乡钱家湾村。幼年家贫,6岁起被迫给地主放牛,8岁离家到湖北礼山县宣化店(今属湖北大悟)自谋生路,跟随一位漆匠学艺。3年后,又学会了打铁、钉掌、骟马等手艺。13岁入少林寺攻习武功,18岁回归故里,挑起家庭生活重担,为养家糊口,烧过炭、当过漆匠、骟过牲畜。1925年经人介绍入湖北汉口一家铸铁厂当翻砂工,同年开始参加革命活动。1927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受中共组织派遣到光山县殷区开展宣传、组织发动农民举行武装起义工作,先后任乡农民协会主席,农民自卫队大队长。1929年4月参与领导殷区农民起义,起义武装编入殷区游击队后任中队长。同年9月随游击队编入红军第11军31师,后任鄂豫皖边特区手枪队队长。1930年3月,率手枪队于宣化店附近之陈家坪缴获国民党军飞机1架(飞机后被鄂豫皖苏区政府命名为“列宁号”),后任中国工农红军第1军1师3团2营6连指导员、连长、副营长。1931年1月起任红4军第10师28团1营营长、3营政治委员,曾在双桥镇战斗中,率部俘国民党军第34师师长岳维峻。后任红四方面军警卫团政治委员、第11师33团团长、第11师参谋长,红四方面军第4军司令部侦察科科长。参加了鄂豫皖和川陕苏区反“围剿”、反“围攻”作战。长征中,任红四方面军骑兵团团长,率部3次跋涉渺无人烟的大草地,在翻越终年冰封的雪山时曾感染严重伤寒,险些被病魔夺去性命。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29师教导团团长。1937年9月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翌年5月,奉派随干部队赴山东抗日根据地,先后任山东鲁中抗日联军独立第1师第3团副团长,山东纵队第4支队2团团长,第12、第1支队副支队长,第1旅副旅长兼参谋长,泰安军分区副司令员,沂山支队支队长,鲁中军区三军分区(泰南军分区)司令员兼警备第3旅旅长。参加了开辟泰山、鲁山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和反“扫荡”作战。解放战争初期,任鲁中军区第9师师长、鲁中军区副司令员。1948年7月起任鲁中南军区副司令员,鲁中南纵队、鲁中南军区司令员,参加了潍县、莱芜、济南、淮海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任胶东军区司令员、山东军区国防建筑工程指挥部第3工区总指挥。1955年调任浙江军区副司令员,1960年改任浙江省军区司令员。1965年至1975年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1983年10月中央军委明确其享受大军区正职待遇。

是中共十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0年4月13日于南京逝世。

著有《钱钧回忆录》。

人物生平

少年时代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1955)。原名钱运彬。1905年5月2日生于河南省光山县土楼乡钱家湾村。幼年家贫,6岁起被迫给地主放牛,8岁离家到湖北礼山县宣化店(今属湖北大悟)自谋生路,跟随一位漆匠学艺。3年后,又学会了打铁、钉掌、骟马等手艺。13岁入少林寺攻习武功,18岁回归故里,挑起家庭生活重担,为养家糊口,烧过炭、当过漆匠、骟过牲畜。1925年经人介绍入湖北汉口一家铸铁厂当翻砂工,同年开始参加革命活动。

革命起点

1927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受中共组织派遣到光山县殷区开展宣传、组织发动农民举行武装起义工作,先后任乡农民协会主席,农民自卫队大队长。1929年4月参与领导殷区农民起义,起义武装编入殷区游击队后任中队长。

加入红军

同年9月随游击队编入红军第11军31师,后任鄂豫皖边特区手枪队队长。1930年3月,率手枪队于宣化店附近之陈家坪缴获国民党军飞机1架(飞机后被鄂豫皖苏区政府命名为“列宁号”),后任中国工农红军第1军1师3团2营6连指导员、连长、副营长。1931年1月起任红4军第10师28团1营营长、3营政治委员,曾在双桥镇战斗中,率部俘国民党军第34师师长岳维峻。后任红四方面军警卫团政治委员、第11师33团团长、第11师参谋长,红四方面军第4军司令部侦察科科长。参加了鄂豫皖和川陕苏区反“围剿”、反“围攻”作战。长征中,任红四方面军骑兵团团长,率部3次跋涉渺无人烟的大草地,在翻越终年冰封的雪山时曾感染严重伤寒,险些被病魔夺去性命。

战争时期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29师教导团团长。1937年9月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翌年5月,奉派随干部队赴山东抗日根据地,先后任山东鲁中抗日联军独立第1师第3团副团长,山东纵队第4支队2团团长,第12、第1支队副支队长,第1旅副旅长兼参谋长,泰安军分区副司令员,沂山支队支队长,鲁中军区三军分区(泰南军分区)司令员兼警备第3旅旅长。参加了开辟泰山、鲁山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和反“扫荡”作战。解放战争初期,任鲁中军区第9师师长、鲁中军区副司令员。1948年7月起任鲁中南军区副司令员,鲁中南纵队、鲁中南军区司令员,参加了潍县、莱芜、济南、淮海等战役。

新中国成立

新中国成立后,任胶东军区司令员、山东军区国防建筑工程指挥部第3工区总指挥。1955年调任浙江军区副司令员,1960年改任浙江省军区司令员。

1965~1975年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1983年10月中央军委明确其享受大军区正职待遇。是中共十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55年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0年4月13日于南京逝世。著有《钱钧回忆录》。

人物故事

少林时光

过去,有不少人都传闻过许世友司令员在少林寺练过功夫的事,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南京军区还有位副司令员钱钧也出自少林。

钱钧出生在河南光山县钱家湾一户贫农家里。六岁那年,人长得没有牛肚子高,就被送到地主家里当了放牛娃。一双小手,成天牵着一丈多长的牛缰绳,风里来,雨里去,在牛背上转了两年,终因受不尽东家的打骂,又跑到一个过路的漆匠那里去讨口饭吃。于是,八岁的钱钧,又挑起了油漆担子,不分冬夏,一年四季,叮叮当当,跟着漆匠走街串巷。漆匠生性暴躁,干活时稍不如意就对小钱均拳打脚踢,到十一岁上,苦日子再也熬不下去了,经相邻说合,钱均又辗转到湖北省宣化匠家当了学徒。

钱钧在少林寺内生活五年,练就了一身武艺,特别以“铁掌”著称,他的“朱砂掌”发起功来,真象是一把刚铸的利斧,大块岩石,一掌下去,立刻碎裂。至于劈青砖,那简直象切豆腐一样,不在话下了。他和许世友是同乡,都因家中穷得没法存身,小小年纪,就流落到少林寺当苦役。他比许世友迟三年进寺。两个人一起在寺中呆了五年,同一年出的寺门。当时寺里僧人云集,两个“菩萨”虽在一座庙里,却各不相识。直到长征到了延安,他们彼此谈起往事,才知道原来还有这等事。

参加革命

1927年钱钧由董必武同志亲自介绍,宣誓入党。大革命失败后,他参加了党领导的革命军队。从此,在鄂、豫、皖的崇山峻岭中,在雪山草地上,在烽火连天的艰苦岁月中,他那一身武艺,他那铁塔一样坚强的身骨,使他在战争中如虎添翼。即使遇到常人难以克服的困境时,也能化险为夷,获得胜利。

1933年,钱均在鄂、豫、皖特委担任手枪队长时,为消灭地主武装“红枪会”,进行过一场特殊战斗,那天,他率领手枪队,攻打“红枪会”贼窝时,一群匪徒正围着土豪劣绅们的屋里念经。当他们听到动静时,发现大门已被堵死,五、六十个亡命之徒,就蜂拥地攀墙而上,妄想突围逃命,趁着夜色沉沉,隐蔽在墙外水塘的钱均,一纵身就跃上墙头。匪徒们爬上,钱均伸出铁掌,老鹰小鸡似的叉起一个就往外摔。他一连气摔了十几个匪徒,有的当场跌死,有的被摔进水塘,咕嘟咕嘟地喊救命。在全体手枪队员的配合上,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战斗任务。

一九三八年,钱钧任鲁南抗日游击队四支队二团团长。在滕县八里沟一次粉碎敌人围歼、保卫省委机关的战斗中,为了夺回被敌人抢走的两部省委与党中央保持联系的通讯电台,他率领一个连冒死冲进敌阵,当战斗进行到白刃战时,钱钧高举大刀,左砍右劈。在一道道寒光下,刀起首落,敌人土崩似地倒下,两部电台终于安然地回到我军手中。他在山东抗日根据地和日本鬼子打了几十次仗,每次白刃肉搏,敌人都没占一点便宜!但他身上却挨了十五颗子弹,挂过十九次彩。不过,他年轻时练就的强壮体质使他重返战场。

钱钧在红四方面军三十三团任政委时,在四川、甘肃交界处千佛山附近的一次战斗中,敌人的一颗子弹射穿了他的左腹。他被担架抬出了三十里地,鲜血染满了衣衫,渗透了紧捆在腰间的随身带。他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地连着昏迷了一天一夜。同志们都以为他牺牲了,于是从一个地主家找来一口没有棺盖的寿材,抬来一块翘棱的门板,含泪把他入殓后,停放在屋后的牛棚里。第二天清早,钱钧渐渐苏醒过来,耳边隐隐约约地传来王团长的声音:“钱政委呢?”“牺牲了。”“在哪儿?”“抬回来啦。”当团长和同志们走进牛棚,悲痛地揭开门板时,却见到政委正在里面眨眼呢,人们又惊又喜,立即把他从棺材里抱了出来。

艺高不轻露

钱钧在少林寺练就了一身武功,但不论在军内军外,却很少宣露。除了少数高级将领外,知道他熟谙武术的人并不多。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怕太宣露了,引起了大家的好奇,都来要求比试,担心误伤了同志。他常说,“有武功的人,与不会武术的人是不一样的,有时你出手时并不想伤人,但往往事与愿违,一出手就误伤了人。过去,有时因对敌斗争的需要,我曾毫不留情地利用过功法,而在同志中间,有人邀我试拳、交手、掰腕子等等,在多数情况下,我都是装“矮人”,甘拜下风,轻易不开手。当然有时候不使大家扫兴,或者兴之所至,也偶尔露一手。”

一次,他到苏北去检查民兵工作。傍晚休息时,干部们都要求他表演“劈石头”。但苏北一马平川,一时间到哪儿去找合适的石头呢?最后,还是找来了一块压咸菜用的青石,这块石头少说也有二十来斤,光溜溜,湿漉漉,放在堂屋正中的桌子上。“钱司令果真能劈开它吗?”“肉手能劈碎岩石,我还从没见来过!”在这人们的窃窃私语声中,钱钧走到桌前,摆正石块,猛抬右手,一掌下去,只听“砰”地一声。青石顿成三瓣。劈裂的石渣,竟蹦出一丈多远!

青山不老

一九八三年五月十日,是钱钧的八十大寿。这天,孩子们给老人家祝寿送上一幅《松鹤延年》的丝织壁毯,就挂在书房里。钱钧看着壁毯上象征着下一代美好心意的青松白鹤,意味深长地说:“一个人长寿固然可喜,但长寿者一定要身体健康,二要生活充实,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幸福!”

钱钧遵循着自己的幸福观,丰富而有规律地安排着他的离休生活。他每天破晓起床,或练拳,或散步;然后利用清醒的头脑读书一小时。白天则练字、作画、写文章。近两年来,他辛勤整理的回忆录文稿已近百万字。如回忆文章《一枝驳壳枪》、《无人村又升起了炊烟》等。他还坚持绘画,发表的作品有国画《青松红日》等。

确实,钱钧是放牛娃出身,没有上过学,他是到了革命队伍里才开始刻苦学习文化的,他对人说:“我们这辈人,困难的就是没有文化。我在长征中,当上团长了,还不认识字呢,学习文件还得叫别人念,那个难处实在大。所以,一旦得到了学习条件,那份刻苦劲儿,就和当年少林寺学练武功一样。”解放初期,他任胶东军区司令员时,参加军以上干部学习。那时,他已经五十岁了,一下子接触那么多书本,从头学起,真够为难的。但他没有畏缩,和副司令员胡大荣同志一起猛攻文化关。遇到生字和不理解的词句就写在手心上,吃饭走路都念,连躺在被窝里还用手划字。碰到难题他就想,少林寺的习武生活,几十年的战争经历,堪称艰难了,还不是一关关地闯过来了,这文化关再难也定要闯过去!就这样起早贪黑地苦学了半年,他居然能够读书、看报了。打那以后,三十年来,他天天坚持学习,直到现在这个习惯没有丢。现在,他受一个武术团体之约,正在总结、写作《朱砂掌功法》呢!

TAGS: 军事 人物 中国人 抗日战争 政治人物
上一页: 董扬(书法家) 下一页: 陆通(楚国隐士)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