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麦克塔维什

 约翰·麦克塔维什( John MacTavish)是使命召唤系列中出场的主人公,绰号"肥皂"(Soap),大约有28岁,留着典型的莫西干发型,有着黑色的瞳孔,是一位英国人。第一次出场于《 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于英国皇家特种空勤团(S.A.S)22大队服役。在最后的任务中所幸卡马洛夫的直升机部队及时赶到生还。

角色信息

简介

“肥皂”约翰·麦克塔维什(John "Soap" MacTavish),出生于苏格兰, 说一口带有苏格兰口音的英语,阳性O型血(可见于右侧图册中“身份牌”图片的“O POS”字样),蓝色瞳孔,外形特征是梳着一颗莫西干头,信奉罗马天主教,教名为“约翰”(已由一名IW的员工在微博确认)。在加入SAS(英国特种空勤团)前,曾经服役于北爱尔兰某旅的伞兵团第3营。在《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Call of Duty 4: Modern Warfare,以下简称MW1)中,他以中士军衔,担任第22届SAS团的狙击手和爆破专家;在《使命召唤:现代战争2》(以下简称MW2)和《使命召唤:现代战争3》(以下简称MW3)中以上尉军衔,领导141特战队(TF 141),跟随队长普莱斯。

战功

MW1

随队突袭白令海峡一货轮,拿到了一批核武器人员名单。

随队救出SAS的线人尼古莱。

阻止了向美国东海岸发射的核导弹。

击毙伊姆兰·扎卡耶夫。

MW2

逮捕阿里桑德罗·罗哈斯(一服务于马卡洛夫的军火商)。

杀死谢菲尔德将军。

语录

“幽灵,我们的司机挂了,我们徒步,在里约宾馆会面!”

“尼古莱!我们在贫民窟被民兵包围!”

“小强,我被抓了,但不要开枪,听我的命令。”

“小强倒了!”

“幽灵,我们这边有麻烦了……趴倒!趴倒!”

“没错伙计,现在在世人看来他们是受害者。现在俄国人杀美国人也没人会出来说话。”

“我知道个人,找个公用电话吧?话说还有吗?”

“好,上楼。控制室——我们正在前往2号码头。”

“没有。他们已经停下来两次了,还没看到他。”

“在这里满是在上一场战争的幸存者……我敢打赌我们明明赢了。……(笑)”

“有喜欢的货色吗?”

“这是你的,长官。”

“欢迎回来,老人家。”“我们有一把好用的UMP,他们有一千把。”

“休息完毕,小强。开工吧。”

“谁他妈的是尤里……”

“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吧,老家伙。”

“沃尔克在哪里?我们时间不多了伙计。”

“马卡洛夫……他认识……尤里……”——麦克塔维什上尉的最后一句话。

游戏中的细节

为什么绰号是肥皂?大概意为“像肥皂一样滑,敌人无法抓住”,而普莱斯的那句“肥皂是什么鬼名字”也显示他并不知道绰号的来源。

肥皂是使命召唤系列中第二高军衔的主角。 “Call of Duty: Finest Hour”中,Badanov少校作为主角。

肥皂杀了两个高价值目标(扎卡耶夫和谢菲尔德),少有使命召唤主角做过。

他的表演与《太阳之泪》中的Kelly Lake角色相像,也有点像《恐龙猎人》中的Joseph Turok。

在他的战术背心上,有一块写着SAS的补丁,可能是他保留了SAS的队籍,或者仅仅是对SAS的一个纪念。

MW1:

第一关“F.N.G.”意思是“Fucking New Guy”。

在“Crew Expendable”关中,他没有戴头盔,证据是上船前他戴防毒面具的动作。

MW2:

他左眼上的伤疤是《王鱼行动》中因为RPG爆炸弹片刮伤留下的,在此行动中普莱斯队长被俘。

MW2威望版中有一款他的头模。

无人得知他如何在这些年来由中士晋升到上尉(可能是因为杀死扎卡耶夫的功劳)。

他总将引爆C4的计划说成“Plan B”。

在“S.S.D.D.”(训练关)中, 一些对话提及到三角洲部队在PIT的成绩。提到一个带“古怪面具的”,“一个剪莫霍克的”打破了三角洲的记录(18秒)。“与他们相比好像那些三角洲是在用慢镜完成的。” ——这些对话似乎显示了141的强大,以及美军的渺小。

肥皂似乎并不对美国不满,因为他在“The Gulag”一关让幽灵停止抱怨第六舰队。可能是MW1中格里戈斯(Griggs)上士的缘故(格里戈斯上士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战士,救过肥皂的命,在MW1最后阵亡),也可能是SAS(英国特种空勤团)与USMC(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联合行动增进了他对美国的好感,也可能仅仅是因为肥皂是英国人,而英国与美国关系很好,要不就仅仅是肥皂想让幽灵专心完成任务才这么说。

显然TF 141的队员在救出普莱斯之前都不知道他的绰号“肥皂”,证据是MW2“The Gulag”一关中Worm的那句“Who's Soap?” 。

在“The Gulag”及之前的关卡,游戏中他的名称(指向他时显示的文字及对话字幕中的称谓)都是“Captain MacTavish”,以后便是“Soap”。

“Takedown”中如果玩家在抓罗哈斯的时候停下片刻,肥皂貌似会在幽灵重新发现罗哈斯后说“Shite”。

小强牺牲后,肥皂在战斗中没有再说过话(也许只是因为他由玩家控制)。再者,在控制他的那几关中,他的呼哼声和呼吸声与之前的关卡是不同的,更像是肥皂平时说话的声音(这也体现出IW的细心)。

在“Just Like Old Times”一关,索降杀死山下两个卫兵时,肥皂的叹气声是由配音者亲自发出的。

可能是为了渲染失去战友的悲痛和被背叛的无奈,以及表现现场的混乱,“The Enemy of My Enemy”的背景音乐听上去尤其动人。

在最后一关谢菲尔德倚在汽车残骸上时玩家如果停留一会儿,谢菲尔德会对肥皂说”我就知道你下不了手“之类的话引诱肥皂对其下手;最后肥皂从自己身上拔刀时,似乎有IW的LOGO在刀上。

TF 141大部分人都用ACR突击步枪,但肥皂却常用M4A1、MP5K(MP5K A4)或M1911手枪,可能因为MW1中他经常都以M4A1 SOPMOD或MP5SD冲锋枪开始,并且用M1911杀死扎卡耶夫,所以对这些枪有特别情结。

与队友的关系

可能与小强(MW2)关系很好

“Cliffhanger”关开始时对小强微笑,在“The Hornet's Nest”中,当小强没能跳上贫民窟屋顶时,我们也能听到他喊“NO!”。而在“Contingency”开头,他也首先关心小强的现状。

在“The Gulag”关中,当小强被碎石砸倒在地时(或小强阵亡时),他会喊“Roach is down!”或“Roach!”;在军火库,会问小强“有喜欢的货色吗?”。

当你开枪打他时,与别人不同,他说的是“Oi! Numpty, watch your fire!”。

与尤里(MW3)

肥皂最初对尤里的态度不怎么样,在第一关,最后他问了句“谁他妈的是尤里”,但是后来,尤其是他牺牲的那关,可以看出他对尤里的态度越来越好。这关中,卡马洛夫牺牲后,无线电里传出了马卡洛夫的一句“尤里,我的朋友,你不应该到这里来。”肥皂说“这浑蛋在他妈的在说什么?”后发现身旁有炸弹,他马上把尤里推了下去,结果自己因为晚了几秒被炸伤,最后失血过多死亡。

与普莱斯相似

他们在任务前都曾吸烟。

在攀岩时他救小强的动作,

教名相同——“约翰”

在MW1中,普莱斯的名字显示为“Captain Price”,军衔没有缩写;在MW2中,肥皂也是如此——“Captain MacTavish”;在MW3中,他们的军衔都被去掉了,变成了“Price”和“Soap”。

他们都有副手(Gaz=盖兹和Ghost=幽灵),两个副手的配音都是克尔雷格·法尔布拉斯,并且都是在“第六日”被大反角(扎卡耶夫和谢菲尔德)用大口径手枪击毙。

他们两人都喜欢用“muppet”(木偶,菜鸟)这个词。MW1“F.N.G.”中普莱斯说“你这样的菜鸟也能混过选拔?”MW2“Cliffhanger”中肥皂说“这些木偶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这儿。”

他们都曾受命于某上尉(普莱斯—麦克米兰上尉;肥皂—普莱斯上尉)。

他们的眼睛都是蓝色的。

从MW2开始,二人军衔相同。

阵亡

在《使命召唤:现代战争3》第12关《患难兄弟》中,肥皂与普莱斯、尤里在布拉格准备杀死马卡洛夫,但不知道由于行动情报泄露,马卡洛夫在肥皂和尤里的狙击点安放了炸弹。当普莱斯发现卡马洛夫被马卡洛夫用C4在电梯上五花大绑并被炸死时,肥皂发现他们的狙击点有炸弹并将尤里推下楼,自己也被炸弹爆炸后的气浪推下,但由于肥皂是面部朝下摔在地上时腹部伤口可能裂开,最终在的民兵的酒吧里,因无医生抢救,失血过多死亡。

人物关系

普莱斯(Price)——COD4中英国皇家特种空勤团第22大队队长,141特战队指挥官,肥皂的上司,在《肥皂的日记》中将普莱斯称为“老不死”。与普莱斯交情很好。在普莱斯被抓走时,为了消遣时间学习普莱斯开始抽普莱斯标志性的雪茄。

盖兹(Gaz)——COD4中英国皇家特种空勤团第22大队普莱斯的“助手”,没有显示军衔,但作战能力不亚于普莱斯,算副队长。肥皂的好队友。盖兹战场判断能力很强,肥皂对其十分敬仰因为盖兹在COD6之前一直保持着CBQ的测试记录,盖兹被扎卡耶夫杀死后肥皂在日记中记录时显得很伤心。

尼古莱(Nikolai)——COD4中俄罗斯极端主义阵营的卧底,肥皂信赖的朋友之一,肥皂在日记中称其为重要的俄罗斯人。多次帮助肥皂和普莱斯等人逃离战场。

卡马洛夫(Kamarov)——COD4中俄罗斯政府军,COD8中的俄罗斯民兵游击小队队长,肥皂在《肥皂的日记》中称卡马洛夫和普莱斯是基友……而且在贝特鲁搞过基。(不知是不是翻译人员故意这样翻译的)肥皂不想接近又很重要的俄罗斯人,但肥皂又对其十分信任,卡马洛夫多次配合撒大大普莱斯和肥皂等人的行动。

格里戈斯(Griggs)——COD4中美国陆战队队员,曾效命于中尉瓦克兹,在瓦克兹和其他3万美军阵亡后发誓要为其报仇,肥皂十分信赖的伙伴,在COD4最后的任务中由于油罐车爆炸导致除格里格斯以外所有人受重伤,为了将肥皂拖向掩体孤身奋战最终不幸死去。

小强(Roach)=加里·桑德森(Gary Sanderson)——COD6中肥皂最信任的新队员,在《肥皂的日记》中,肥皂对小强的各项测试都进行了详细的描述,似乎对小强十分照顾。在最终被谢菲尔德杀死后肥皂破口大骂谢菲尔德。

幽灵(Ghost)——COD6中肥皂的“助手”,和COD4盖兹的配音人员是同一个人,幽灵各方面都很像盖兹,反应速度极其敏锐,在《肥皂的日记》中,肥皂对幽灵的各项测试进行了详细描述,对幽灵十分信赖。最终被谢菲尔德杀死后肥皂也破口大骂了谢菲尔德。

尤里(Yuri)——COD8中的新人物,141特战队队员,在COD4中阿拉萨德的地下安全室楼梯目睹了中东核爆炸事件,并在COD4中15年前普莱斯随麦克米兰狙杀扎卡耶夫任务里负责保护扎卡耶夫。根据普莱斯的描述,肥皂对尤里十分信任。

出场位置

MW1

英国克雷登希尔

白令海

高加索山脉

俄罗斯西部

阿塞拜疆北部

俄罗斯南部

阿尔泰山脉

MW2

哈萨克斯坦天山山脉

巴西里约热内卢

太平洋美军芝加哥号潜艇

俄罗斯Vikorevka 36号钻井

俄罗斯彼得巴甫斯克

阿富汗坎大哈

阿富汗“Hotel Bravo”基地

MW3

印度Dharmasala

塞拉利昂共和国一处城镇

索马里摩加迪沙

捷克共和国布拉格广场

作战经历

MW1

随普莱斯和盖兹等人偷袭了白令海峡一艘货轮,并取得了货轮上一份核武人员名单。

随普莱斯和盖兹等人解救俄罗斯极端主义卧底尼古莱并逃离。

随普莱斯、尼古莱和盖兹等人在AC-130炮艇的掩护下逃离俄罗斯境内。

随普莱斯和盖兹等人清剿阿拉萨德的藏身点,在得知引爆核弹的是扎卡耶夫后将其杀死。

随普莱斯和盖兹等人在扎卡耶夫军队的包围下逃离阿拉萨德的藏身点。

随普莱斯、格里格斯和盖兹等人埋伏在加油站并偷袭了扎卡耶夫的儿子小扎卡耶夫,并目睹小扎卡耶夫走投无路时自杀。

随普莱斯和盖兹等人救出了因空降时风力过大导致偏离预期地点而被扎卡耶夫军队抓走的格里戈斯,救出格里戈斯后前往扎卡耶夫的导弹基地,并摧毁了导弹基地附近的供电塔,与美国的双人狙击手汇合。

随普莱斯、格里格斯和盖兹等人杀进扎卡耶夫的导弹基地,并摧毁了两辆BMP装甲车,在通风口潜入导弹基地的地下室。

随普莱斯、格里格斯和盖兹等人清剿导弹基地地下室的扎卡耶夫军队,并在控制室阻止了发射向美国沿海城市的两枚洲际弹道导弹(分别装有6枚核弹头,直接命中会造成4100多万人死亡),并将其在空中自毁。并一路逃离地下室到达车库逃走。

随普莱斯、格里格斯和盖兹等人逃离导弹基地,但被扎卡耶夫的雌鹿直升机层层围堵,在大桥附近卡车被炸毁,并目睹格里格斯、盖兹和两名S.A.S队员被扎卡耶夫和其部下杀死,突然扎卡耶夫被一次爆炸吓到了,关键时刻普莱斯丢来了一把M1911手枪,肥皂将其杀死。

MW2

承接上代剧情,肥皂可能因杀死扎卡耶夫晋升为上尉,并担任由美国将军谢菲尔德创建的141特战队队长。

带领小强去俄罗斯的一个空军基地里收回被俄罗斯截获的ACS攻击标识,并将这个基地闹翻了天,最后开着雪地摩托经过一段雪地逃离后飞跃悬崖到直升机队员附近逃离追击。

由于马卡洛夫在扎卡耶夫国际机场大屠杀,并杀死卧底约瑟夫·艾伦,肥皂和谢菲尔德从屠杀留下的弹壳锁定了军火商。

带领小强等人去巴西抓一名为阿里桑德罗·罗哈斯的为马卡洛夫提供弹药的巴西军火商,小强开枪射击了军火商助手的大腿后成功捕捉。讯问后便去抓军火商,小强在来回穿过居民区后与肥皂接头并抓住了军火商。

带领小强等人逃离居民区,但民兵开始大规模展开游击战,经过一段厮杀后准备乘尼古莱的直升机逃离,但由于第一个降落点有许多携带RPG的敌人,尼古莱不得不改变降落点。在屋顶上奔跑时小强未能跳过两座房屋的间隙而摔到地上,重回屋顶后在30秒内狂奔跳上直升机逃离。

肥皂获得了情报,马卡洛夫一直想要得到一个代号为“627号犯人”的囚犯,肥皂等认为马卡洛夫想要的这个人十分重要,决定去夺取这个“627号犯人”。他带领141特战队去俄罗斯远东的监狱外围海域上的一座钻井平台成功解救了一些人质,其他三座平台也被肃清后,已经可以去关押着“627号犯人”的监狱。

肥皂带队乘小鸟直升机上前往夺命岛,在经过浴室等地方的一场搏斗后,小强将墙炸开后却被突然出现的普莱斯一拳打倒在地,肥皂发现“627号犯人”就是普莱斯。肥皂归还了普莱斯的M1911A1式手枪(MW中杀死扎卡耶夫的手枪),紧接着海军轰炸开始,监狱开始坍塌,肥皂放出信号弹爬上直升机的绳索离开。

普莱斯被解救后,想要带领特战队夺取俄罗斯潜艇的电磁干扰弹。

小强跟随普莱斯一路悄然潜入潜艇停靠的码头,肥皂负责在后台装备无人机进行援护,普莱斯进入潜艇后,其他队员负责掩护,不久潜艇发射了导弹,随后俄装甲军队由于EMP袭击而瘫痪,美军的局势终于得到逆转。

普莱斯等人认为马卡洛夫已经走投无路,要去其藏身屋清剿。

小强和幽灵一组,肥皂和普莱斯一组。小强跟随幽灵在经过埋伏的“洗礼”后到达了藏身屋,并复制了马卡洛夫的机密文件,此时马卡洛夫的人杀了进来,小强和幽灵逃出后小强在途中受伤,幽灵搀扶着小强到达谢菲尔德的部队附近时,谢菲尔德却用马格南左轮杀死了小强和幽灵,并拿走了机密文件,还放火焚烧了小强的尸体(镜头中无法看见幽灵被焚尸)。此时无线电中才传来普莱斯的通知:“不要信任将军!我们正被谢菲尔德的人攻击!”……

此时肥皂也处于一场混战中,谢菲尔德的影子部队在机场和马卡洛夫的军队正展开厮杀。

肥皂一路消灭影子部队和马卡洛夫的军队时,普莱斯要求马卡洛夫与其合作杀死谢菲尔德,马卡洛夫将谢菲尔德在阿富汗的秘密基地透露给了普莱斯。肥皂一路前进到机场跑道时普莱斯等人驾车赶到,此时尼古莱的C-130“大力神”运输机已经在跑道上加速,普莱斯在车后掩护,肥皂代替被敌人击中的司机驾车到运输机内部后逃离。

141特战队被否认,肥皂和普莱斯也被列为了顶级通缉犯。他们决定拼死对谢菲尔德展开复仇。

跟随普莱斯接近马卡洛夫提供的阿富汗地址后,一路秘密前进,从悬崖索降杀死守卫后进入山洞,被发现后与影子部队战斗,谢菲尔德意识到敌人是这二人后开始准备撤离,他不顾山洞中影子部队成员的安危,下令炸毁山洞,随后乘快艇逃走。肥皂和普莱斯驾驶快艇追击,在瀑布边缘谢菲尔德上了接应的直升机,普莱斯用枪打爆油箱后直升机下降爆炸,而普莱斯和肥皂也跌入瀑布。肥皂醒来后继续拿着匕首追赶谢菲尔德,谢菲尔德将肥皂打倒在地并将匕首插进了肥皂的胸部。在被谢菲尔德(再次用马格南左轮)杀死前,普莱斯撞飞谢菲尔德的枪并与其缠斗,但渐渐处于下风。肥皂捡枪无望,将胸前匕首拔出丢向谢菲尔德,直接插入其左眼并击穿其脑部神经线致死。普莱斯苏醒后尼古莱驾驶小鸟直升机赶到,将肥皂送往了印度。

MW3

承接上代剧情,肥皂被送往印度,普莱斯和肥皂仍为全球通缉犯,141特战队被否认。

受伤的肥皂所在的地区被马卡洛夫袭击,新141特战队员尤里帮助普莱斯等人将肥皂紧急转移。

肥皂康复后,尤里提供情报,马卡洛夫准备通过塞拉利昂,摩洛哥,西班牙的路线运送某种物资去欧洲,并随时会监督。

尤里跟随肥皂和普莱斯前往该地点后,与当地军民展开战斗,到达目的后发现物资被转移,穿过教堂后又发现物资已被运走。情报显示物资已经运往西欧,目的地可能为英国或法国。

普莱斯联系了S.A.S总部并从指挥官麦克米兰获得了索马里的一个运输包商瓦拉比的藏身位置,肥皂等人抓住了瓦拉比并问出了马卡洛夫的炸弹专家沃克藏身位置后,将其杀死,在准备搭上尼古莱的直升机时直升机被击落,肥皂等人救出了尼古莱却遇上了沙尘暴,众人在沙尘暴中逃离了民兵的视线。

桑德曼告诉普莱斯已经抓住了沃克并提供了马卡洛夫在布拉格召开会议的情报。

肥皂、普莱斯和尤里在大雨中前进,与卡马洛夫率领的民兵游击小队会合,成功潜入布拉格。

肥皂和尤里在会议大楼对面大楼的屋顶上用狙击枪掩护并准备狙杀马卡洛夫,但普莱斯偷袭进入会议大楼内部时,电梯打开,卡马洛夫被马卡洛夫用C4在电梯里五花大绑,卡马洛夫随后被炸死,肥皂发现他们所在的大楼也有炸弹,将尤里推下楼后自己被爆炸后的气浪推下。但由于肥皂面部朝下,腹部伤口裂开,在被普莱斯紧急转移到民兵据守的酒吧里后不幸遇难。

TAGS: 人物 使命召唤 现代战争 电影
上一页: 千夜绯雪 下一页: 赵宝珍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