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武子

季武子(?-前535年),即季孙宿。春秋时鲁国正卿,前568-前535年执政。姬姓,季氏,名宿(一作夙) ,谥武,史称“季武子”。

人物简介

  襄公五年,季文子卒,子宿立,是为季武子。其父季文子(季孙行父)。其孙季平子(季孙意如)。文子、武子、平子三人辅佐鲁国文宣成襄昭定六位国君,位列三卿之首,独专国政。

生平事迹

  

  周礼:“天子六军,诸侯大国三军”。周武王封周公旦于鲁,周成王授周公讨伐管蔡的大权,因此鲁为大国,而有三军。自鲁文公以来,鲁国日渐弱小,而且时常要听从霸主晋国(或者齐国楚国)的号令,如果军多,则贡献也多,这样一来国力不支,于是自减中军,只剩上下二军,属于公室,“有事,三卿更帅以征伐”不得专其民。

  襄公十一年,季武子欲专其民,遂增设中军,三桓分三军之民。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分三军,一卿主一军之征赋。由此公室益弱而三桓渐强。

  襄公十二年,三桓“十二分其国民,三家得七,公得五,国民不尽属公,公室已是卑矣”。

  襄公三十一年,季武子不顾叔孙氏的反对,悍然立公子裯为鲁君,是为鲁昭公。

  昭公五年,罢中军,而四分公室,季孙称左师,孟氏称右师,叔孙氏则自以叔孙为军名,“三家自取其税,减已税以贡於公,国民不复属於公,公室弥益卑矣”。

  自此,季孙氏专权,三桓日益强大而鲁国公室日益弱小。

赋诗以答

  晋范宣子来聘,且拜公之辱,告将用师于郑国。公享之,赋《摽有梅》。季武子曰:“谁敢哉!今譬于草木,寡君在君,君之臭味也。欢以承命,何时之有?”武子赋《角弓》。宾将出,武子赋《彤弓》。宣子曰:“城濮之役,我先君文公,献功于衡雍,受《彤弓》于襄王,以为子孙藏。丐也,先君守官之嗣也,敢不承命!”(襄公8年,969-960页)

  范宣子到鲁国访问,答谢鲁侯之朝晋。鲁侯宴享范宣子,宣子赋召南的《摽有梅》。诗中说,如不嫌弃,请嫁给我,宣子以此诗邀鲁共同讨伐郑国。季武子响应说,晋侯如同花朵,鲁侯如同嗅味,表示鲁将跟随晋;又赋《角弓》,用诗中的“兄弟婚姻”表示承允范宣子之请。宣子将出门,武子又赋《彤弓》,以其中的“我有嘉宾”祝福客人。

  季武子如晋拜师,晋侯享之。范宣子为政,赋《黍苗》。季武子兴,再拜稽首,曰:“小国之仰大国也,如百榖之仰膏雨焉;若常膏之,其天下辑睦,岂唯敝邑?”赋《六月》。(襄公19年,1047页)

  《黍苗》为小雅中的一篇。季武子到晋国,感谢齐国出兵,晋侯以享礼待之,晋国的范宣子赋《黍苗》,对季武子的远道而来表示慰问。季武子遂赋《六月》,赞美晋侯。

  冬季武子如宋,报向戌之聘也。褚师段逆之以受享,赋《常棣》之七章以卒。宋人重贿之。归,复命,公享之,赋《鱼丽》之卒章,公赋《南山有台》,武子去所,曰:“臣不堪也。”(襄公21年,1054页)

  襄公15年时宋国的向戌曾来鲁国寻盟,故21年鲁国的季武子回访宋国。宋国享宴鲁国的客人,武子赋《常棣》之七,取诗中“如鼓瑟琴”“兄弟既翕”之义,称美两国的友好。季武子回到鲁国,襄公也享宴以劳之,武子赋《鱼丽》的最后一章,归美于君。襄公则赋《南山有台》,取其中“乐只君子,邦家之基”以称赞武子,故武子闻赋避席,表示不敢当之。

历史评价

  季武子挟成季、文子之余烈,借废立之功而专国之政,可谓英雄也。

  季武子是我国古代的政治家、外交家。他巧妙地利用晋、齐、楚三大强国之间的矛盾关系,周旋其中,多次为鲁国化险为夷,不可谓不是一个出色的外交家。他善于利用礼法制度的规定,通过三军的增设罢黜来达到分鲁的目的,不可谓不是一个出色的政治阴谋家。他从谨小慎微的父亲那里继承季孙氏,依靠杰出的政治才华,从而稳固季孙氏在三桓中的首脑地位,并以三桓分三军的实际行动表达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三桓一体的信念,从而紧紧地团结三桓的力量,为季孙氏的繁荣发展奠定不可磨灭的强大基石。

TAGS: 历史人物 春秋战国人物 鲁国 三桓
上一页: 鲁真公 下一页: 蔡侯齐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