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伟

韩伟(1906-1992),湖北省黄陂县人,中国民主建国会成员。曾参加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北伐战争、秋收起义。在中央革命根据地成长为福建军区参谋长兼独立第八师师长。建国后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人物履历

韩伟(1906-1992),湖北省黄陂县(今武汉市黄陂区)人。一九二二年参加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一九二四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九二六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在国民革命军叶挺独立团任战士。参加了北伐战争和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一团排长、副连长,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三纵队教导大队中队长,第二纵队四支队十一大队大队长,红二十一军第二纵队五支队支队长,福建军区独立第一团团长,独立第八师师长,军区参谋长,红三十四师第一○○团团长。成为红34师硕果仅存的一员。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晋察冀军区军政干部学校军事教育主任,第二军分区四团团长,冀中军区警备旅副旅长,第九军分区司令员,雁北支队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热河军区司令员,晋察冀野战军第二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第二十兵团六十七军军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师范学校校长,华北军区副参谋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三、四、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任免情况

1906年2月10日出生在湖北黄陂粮房湾,少年时学徒做工。

1922年参加安源路矿大罢工。

1924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5年冬去广州入国民革命军叶挺独立团当兵,参加北伐战争。后转回安源当工人。

1926年秋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27年夏参加工人义勇队,不久入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当班长。

同年9月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一团二连排长。

1928年5月红四军成立,在第三十一团二连任副连长。

参加了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29年后历任红四军混成大队副大队长、教导大队中队长、第二纵队第十一大队大队长、第二纵队第四支队副支队长。

1930年7月改任福建红二十一军第二纵队五支队支队长。

1930年后任福建独立一团团长,新十二军第一OO团团长。

1932年初任福建军区独立第八师师长兼杭岩永军分区指挥,8月任福建军区参谋长。

1933年任福建红十九军第五十七师师长,同年秋改任第三十四师第一OO团团长。

率部参加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一至五次反“围剿”作战。

1934年10月参加长征。

12月初率全团参加掩护中央红军主力过湘江的战斗,所部被敌军截阻未能过江,指挥部队浴血苦战,在战斗中被俘。

抗日战争爆发后出狱,赴延安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此后历任晋察冀军区军政学校军教主任、第四团团长、警备旅副旅长、冀中军区第九军分区司令员、雁北支队(第五分区)司令员等职。

参加巩固发展冀中和平北抗日根据地和敌后抗日游击战争。

被选为中共七大代表。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热河军区司令员兼热河纵队司令员,晋察冀军区第二纵队副司令员,第六十七军军长等职。

率部参加了华北解放战争的多次重要战役战斗。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军委军事教员训练班主任、军事师范学校校长、华北军区副参谋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兼参谋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被选为第四、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1988年7月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2年4月8日在北京逝世。遵其遗嘱,亲属从北京将将军的骨灰送到福建闽西革命公墓。

2006年,黄陂区为韩伟将军塑了一尊雕像,安放在西陵山长乐园陵园,每年清明,很多群众前往祭拜这位开国将军。

人物事件

三湾将军

韩伟,1906年2月10日出生在湖北黄陂粮房湾,1927年9月参加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韩伟不仅走上了革命道路,而且革命道路的起步阶段就在毛泽东身边。因此,许多人都说韩伟是“三湾子弟”、“三湾干部”、“三湾将军”。

在秋收起义中有一支特殊的部队,即没有赶上南昌起义的武汉警卫团。参加秋收起义的武汉警卫团,此时番号已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韩伟任第一团三营九连一排排长。秋收起义失败后,韩伟所在的九连损失很大,连队干部基本牺牲,战士也只剩下十来名。劫后余生的韩伟带领幸存的战士,准备到浏阳县找毛泽东。此前,韩伟已认识了毛泽东。

韩伟是在1922年参加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中成长起来的。1924年,他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入团后,韩伟来往于安源与长沙之间,为毛泽东、蒋先云、李立三、刘少奇等人传递信件。1926年,韩伟转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9月29日中午,部队到达三湾。没有想到的是,老百姓全跑了。三湾地处永新、宁冈、莲花、茶陵四县交界处,消息闭塞,老百姓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古训“兵匪一家”,见兵就跑了。韩伟推开一扇门,没有人,又推开一扇门,还是没有人。于是,韩伟向毛泽东报告:“毛委员,老百姓都跑了!”毛泽东问:“附近还有村庄吗?”“有。”韩伟回答道。“好。你通知余师长,前委和师部今晚

驻扎在三湾,部队分驻附近村庄。”“是!”韩伟正要转身离去。“还有,”毛泽东补充道,“通知各营、团首长管好部队,秋毫无犯,多帮老表做好事。”“记住了!”韩伟响亮地回答。

在三湾,毛泽东针对秋收起义部队存在的各种问题,果断地进行了改编,史称三湾改编。三湾改编的主要内容是,在部队中建立党组织,连有支部,营、团有党委,连以上设立党代表;实行官兵待遇平等,长官不打士兵,建立士兵委员会;并将700余人的一个师缩编成一个团,称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下辖两个营七个连。韩伟任第一营二连二排排长。

三湾改编后,韩伟告别毛泽东,到驻扎在大湾的二连报到。临行时,毛泽东送给韩伟一个笔记本,并在扉页上写道:“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三湾改编后,部队发展很快。1928年2月,毛泽东率部队回到茨坪,兵力发展到6000余人。6月,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改称工农红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11月,又成立了红四军前委,毛泽东任书记。1929年1月14日,红四军决定向赣南进军。2月1日夜,红四军宿营在寻乌县项山圳下村。2月2日清晨,前委主任谭震林和前委秘书黄琳起床做饭时,忽然听到一阵枪响。

原来是国民党军刘士毅部两个团来偷营。瞬间,枪声大作,子弹飞舞,红军官兵夺路冲出村外,进入山林。红四军脱险后,部队在罗福嶂山区停留了两天。在这两天时间里,毛泽东召开了前委会,鉴于圳下村的教训,决定组建一个前委混成大队。毛泽东、朱德等在考虑人选时,建议由谭震林任大队长兼政委,韩伟担任副大队长兼警卫排长。此前,红四军只有一个警卫班,而这个警卫班其实就是保卫毛泽东的。混成大队一成立,警卫班变成了警卫排,韩伟成了毛泽东的第一任警卫排长。

2月9日晚,大年除夕夜。红四军抵达江西省瑞金县大柏地。部队还没住下,国民党军刘士毅部两个团便追来了。为了扭转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毛泽东和朱德当即决定,就地消灭刘士毅旅。天放亮了,刘士毅率两个团向大柏地开来,他是想利用过新年红军戒备松懈捞一把的。让刘士毅没有想到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毛泽东和朱德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开火!”朱德一声令下,红四军指战员如猛虎下山,三下五除二,便把刘士毅的两个团包了饺子。两个团长也当了俘虏。这是红四军下井冈山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指战员们在胜利的喜悦中迎来了1929年春节。

过春节了,毛泽东和朱德等决定给官兵们每人发1块银元,作为零用钱。但部队只有6000块银元,而人数却有6008人,缺口8块。毛泽东、朱德、陈毅、谭震林等人提出不要。韩伟知道了,也把分给他的那一块送了回去。毛泽东劝韩伟:“收下吧,拿它买条裤子嘛!”“那你为什么不要?”韩伟反问道。“我是前委书记、党代表嘛。”毛泽东解释道。韩伟哑然。片刻,韩伟说:“我是警卫排长,大小也是个兵头儿嘛。”“是个兵头儿。”毛泽东重复说了一遍,接着感慨地说,“是啊,参加我们这支队伍的人,只要能冲锋在前,享受在后,就不愁打不败敌人。”

血战湘江

1931年11月7日至20日,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叶坪召开,大会宣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其间,中革军委(全称“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红一方面军领导机构奉命撤销,统称中央红军。根据会议日程安排,第一○○团代表红十二军接受临时中央政府检阅。

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场

团长韩伟和政委罗震廷带领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入阅兵会场。他们精神抖擞、口号嘹亮,绕场一周后通过主席台。韩伟到达主席台下时,部队立定。韩伟上前报告,朱德代表临时中央政府将一面用黑绒线绣的“沉着胜敌”四个大字的锦旗授予韩伟。这面锦旗,是临时中央政府授予人民军队的第一面锦旗。事后,韩伟说,是“沉着胜敌”四个字让自己在湘江战役中存活下来的。

1934年10月10日,红三十四师一○○团在韩伟指挥下,处在整个中央红军的后卫队伍中,离开江西于都河开始长征。在连续突破国民党军设置的三道封锁线后,于11月中旬抵达湘江东岸。蒋介石命令国民党军在零陵至兴安之间近150公里的湘江两岸配置重兵,构筑碉堡,以绝对优势,构置起第四道封锁线,妄图一举将中央红军歼灭。红军要过江,国民党军不让。一场恶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为了掩护大部队过江,负责殿后的红三十四师在师长陈树湘的率领下,奋勇阻击国民党军。红三十四师全体指战员明白,阻击战多坚持一分钟,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在渡江中就少一分危险。阻击的战士一批批倒下去,又一批批上来,红三十四师像钉子一般扼守在阵地上,整整阻击了三个昼夜。

中央机关和军委机关及主力部队全部过江后,殿后的红三十四师被追上来的国民党军包围了。在寡不敌众的形势下,韩伟对陈树湘说:“师长,我团的序列在全师之首,我团留下掩护,你带其他两个团突围。”陈树湘望了一眼韩伟,来不及多想,下令全师分两路突围,一路由韩伟率一○○团余部约300人,掩护师部突围后,再向柳木青方向转移;另一路由陈树湘带领,率师部及一○一团、一○二团约700人,向湘南突围。让韩伟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是他与师长最后的告别。陈树湘率部队突围后不久,即壮烈牺牲。

掩护师部和兄弟部队成功突围后,韩伟将300余人编成3个连,因连长、排长大多牺牲了,韩伟重新任命了新的连、排长,提出了新要求,要求大家作好准备,决定趁夜间突围出去。很快,夜幕降临了。韩伟带领部队开始突围,没走多远,便遭到千余名国民党军的紧追。韩伟只好指挥部队边打边撤,但敌人还是追了上来,双方展开了厮杀。子弹打光了,拼刺刀。一眨眼工夫,红一○○团由300余人,锐减至30多人。韩伟觉得敌人太多了,30多人集中在一起目标太大,搞不好一个人也突围不出去。于是,韩伟命令化整为零,争取人人突围出去。

韩伟带领两名战士突围后,走出了很远,终于摆脱了敌人。这时,三人已遍体鳞伤,又饥又渴,好不容易爬到山脚下一家房屋前。还好,屋里只有一位老伯。老伯一看,就知道韩伟三人是逃出敌人虎口的红军。老伯煮了南瓜汤和红薯给韩伟三人吃后,又将他们分散安置在屋后山林中休息。第二天天亮后,韩伟找两名战士,却怎么也找不到,不知他俩到哪里去了。无奈之下,韩伟把自己的牛皮挎包留给老伯做纪念,踏上了寻找部队的道路。费尽周折,还是没有找到。两个月后,韩伟辗转到了武昌,在弟弟家住下。

不料,住下的第四天晚上,韩伟正要睡觉时,忽然从门外进来一批人。其中一人以前和韩伟共过事,当了叛徒。韩伟被捕了。

新战场

抗战全面爆发后,国共两党再次合作。共产党向国民党交涉,提出“释放政治犯,共赴国难”。武汉方面的国民党请示上级后,得到的答复是,同意放人,但有一个条件,红军战士送延安,红军干部送南京。因韩伟尚未暴露红军干部身份,因此,他顺利地从国民党武汉监狱回到了延安。

韩伟回到延安,毛泽东很高兴,他在等待韩伟来找自己。但韩伟却一直不敢去找毛泽东。事后,韩伟说:“之所以不敢去见毛主席,是我的思想包袱太重,总觉得自己在湘江作战中没有打好,又坐了国民党的监狱。”就这样,毛泽东一等就等了半年,仍没有见到韩伟。1938年5月上旬,毛泽东在抗大作完报告后,吩咐刘亚楼通知韩伟,他要见见韩伟。刘亚楼是抗大教育长,韩伟来延安后在抗大第四大队学习。

韩伟到了毛泽东的住处,毛泽东让韩伟进屋,并仔细打量了一下后,幽默地说:“我的警卫排长还是当年的样子嘛,不仅一根毫毛没有少,下巴上还多了许多。”毛泽东的话,让韩伟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接着,毛泽东又说:“半个月没有刮胡子了吧!”韩伟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不好意思地说:“我回去就刮。”“韩伟同志,你的情况我都知道,很好嘛!”毛泽东说知道韩伟的情况,指的是从中央组织部的材料中看到情况了,知道韩伟在掩护红军主力抢渡湘江时立了功,知道韩伟在武汉监狱里的坚强表现。

毛泽东接着问:“为什么来延安半年了,不来看我?”“我怕,我怕,怕……”韩伟连说了几个“怕”字之后,违心地说:“怕主席太忙,怕影响主席工作。”毛泽东指着自己的头,说:“怕是这儿有问题!”“韩伟同志,我们的党不像过去了嘛,长大了,u2018左u2019倾不得人心,实事求是是得人心的嘛。”毛泽东停顿了一下,看了看韩伟,又说,“你不能经验主义,用老眼光看我们的党、我们的同志嘛!”“主席,我错了!”韩伟轻声说。“这也不是什么错误,要丢掉包袱,迎接新的斗争。”毛泽东说完,问,“你有么事要我帮忙?”“我要求上前线,打鬼子。”韩伟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好嘛!”毛泽东停顿了一下,问,“你什么时候结业?”“8月。”韩伟回答。“好吧!你先回去,到时候你来找我。”毛泽东说完目送韩伟离开房门。时间很快到了8月。毛泽东没有忘记韩伟的事。“八一”建军节一过,毛泽东派人到抗大,要韩伟立即到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去。韩伟知道“毛主席要让自己上前线了,高兴地跑到中央大礼堂”。没有料到,韩伟远远地就看到了礼堂门口聚集了许多人,有陈伯钧、萧克、张宗逊、陈士榘等,都是老熟人。原来,他们是从敌后回延安向党中央和毛泽东汇报情况的。今天,毛泽东是把在井冈山上熟悉的战将请在一起见见面。

这时,毛泽东领着一个摄影记者过来,开口道:“井冈山的同志们,你们好!”“毛主席好!”韩伟和大家齐声喊道。“同志们!”毛泽东站在队前,掐指算了一下,说,“11年前,秋收起义,大家一起上井冈山,在三湾改编时还有700多人,现在剩下的不多了,今天能来的连我一共29个,大家一起照个相留个影。我们中间的一些同志,明天就要到抗日前线去。战争嘛,是残酷的……”

在毛泽东作了简短的动员后,按摄影记者的要求,大家站好,记者按下快门,留下了永久的记忆。韩伟站在第二排右起第六个位置上。这张照片放大后,毛泽东还在照片上题词:井冈山的同志们。如今,这张有毛泽东题词的照片存放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照完相后,毛泽东留大家吃午饭,为大家饯行。

据张宗逊回忆说,所谓的饯行,“也就是每人三碟一粥:一碟油炸辣椒、一碟煮黑豆、一碟炒豆腐和一碗小米粥”。饯行毕,毛泽东和大家握手告别。当毛泽东与韩伟握手时,说:“上次你说要去前线,我想你还是到晋察冀去。”韩伟说:“只要能上前线,到哪个方向都行!”“不过,你有实战经验,又在红军教导队任过教,到晋察冀后,先办一期军政干部训练班。”毛泽东交代道。“谢谢主席。我坚决服从。”韩伟响亮地回答。

就这样,韩伟到了晋察冀前线,先在晋察冀军区军政干部学校当军事教育主任,不久,到第二军分区第四团当团长,再后来,任第九军分区司令员、雁北支队司令员等职。在整个抗战时期,韩伟就像一只铁拳,率领部队从冀中到雁北,从雁北到白洋淀,从水上到陆地,从五台山到太行山,与日军展开游击作战,打得日军闻“韩”丧胆。

开国大典

提起开国大典,人们不会忘记天安门广场上的大阅兵。大阅兵时受阅部队的次序是:海军两个排为前导,接着步 兵师、炮兵师、战车师、骑兵师,由东向西行进。当步兵师雄壮地通过天安门广场时,站在天安门城楼上陪同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检阅,并负责步兵师训练的韩伟,激动得浸出了泪花。

韩伟是怎样被选定负责陆军阅兵训练的呢?解放战争开始后,韩伟被任命为晋察冀野战军(后为华北野战军)第二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这一任职从1946年7月一直到1949年2月。韩伟协助二纵首长打南保,攻正太,定保北,在解放战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1949年2月,华北野战军第二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七军。按惯例,军长、政委都是由原纵队司令员、政委改任,但六十七军改称时,纵队司令员陈正湘升任军委铁道部铁道兵团副司令员;纵队政委李志民升任解放军第二十兵团政治部主任。因此,六十七军军长由韩伟担任,六十七军政委则由华北军政大学补训兵团政治部主任旷伏兆调任。韩伟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七军首任军长。六十七军下辖一九九师、二○○师、二○一师,归二十兵团建制。改称后,韩伟和旷伏兆率六十七军参加了太原战役,攻克了太原要塞卧虎山。

1949年5月,六十七军已从宣化地区东移至北宁线的塘沽、秦皇岛、北戴河、唐山一线。8月2日,韩伟正在开会,接到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的来电,要他立刻到北平。军情紧急,韩伟当天下午就赶到了北平华北军区司令部聂荣臻的办公室。“老韩哪!快坐快坐!”聂荣臻一见面就热情招呼道。“司令员,有什么任务?”韩伟想,司令员万分火急地催自己到北平来,一定有紧急战事,因此,他开门见山地问。“老任务,你在十几年前就执行的。”聂荣臻说。韩伟有些愕然:“中央苏区?”

聂荣臻便把自己被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叫去协商开国大典的事,告诉了韩伟。当领袖们谈到开国阅兵时,周恩来说:“主席、朱老总,你们还记得1931年我们在瑞金庆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大会上的阅兵,搞得不错嘛!”“恩来,那次受阅部队是谭震林的红十二军第一○○团,团长叫韩伟。”朱德脱口说出了韩伟的名字。“对嘛!就是我的警卫排长!”毛泽东也想起来了。周恩来问:“韩伟同志现在在哪里?”聂荣臻说:“他在我们华北军区,现在是六十七军军长。”“轻车熟路,让韩伟同志负责陆军的阅兵训练好了。此事由聂荣臻落实。”周恩来说道。

聂荣臻对韩伟介绍了昨天的情况之后,说:“这次的阅兵任务很艰巨,比中央苏区那次规模大多了,陆海空都有。”韩伟点点头。聂荣臻继续说:“你们军抽一个师代表陆军受阅,这个担子不比打一个战役轻哦!”“请司令员放心,我们保证搞好。”

韩伟一回到军部,立即和政委旷伏兆研究,决定由一九九师参加受阅。一九九师的前身,曾参加过南昌起义、秋收起义,抗日战争时期是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功勋卓著。确定一九九师受阅后,韩伟从军部赶到一九九师驻地,和师长李水清、师政委李布德一起研究训练情况,全师官兵听到这一消息后,更是高兴,这可是代表全军陆军参加开国大典受阅啊!

韩伟自始至终在一九九师跟踪指导训练,整个分列式训练采取先单兵,后联合,联合时先班、排、连,然后再一个方队一个方队合练,直到全师最后合练。韩伟还模拟了开国大典盛况,进行了多次综合演练,同时韩伟又组织六十七军的军、师领导代表团观摩提意见。就这样,经过两个月的严格训练,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

1949年10月1日,伴随着威武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李水清和李布德率步兵方队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进入天安门广场。当跨过天安门中轴线东侧150米标有白线的正步区时,李水清喊罢一声“正步走”口令后,随即擎起右手,向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庄严行礼。站在天安门城楼上陪同领袖们检阅的韩伟心潮澎湃,热泪盈眶。

魂归闽西

有一位老红军,不是闽西人,去世前却要求把骨灰安放在闽西革命烈士陵园,与闽西子弟兵长眠一起。他就是长征时红三十四师一○○团团长韩伟。

闽西革命历史博物馆副馆长黄祖洪说,红三十四师是一支由闽西工农子弟组成的队伍,一○○团是红三十四师这支血战湘江的殿后部队的后卫。韩伟将军是这支部队的幸存者之一。

一○○团在长征出发时有1600多人,绝大部分是永定籍。湘江之战打响,一○○团担任正面阻击任务。经过一天奋战,红三十四师从5000人锐减到2000余人。完成掩护中央纵队过江的任务后,红三十四师突围时又屡遭重挫,韩伟率一○○团余部担任掩护工作。

一○○团为掩护主力突围,以“顶住敌人就是胜利”的口号,一边呐喊,一边向敌群投掷手榴弹,战斗极为激烈。敌人看红军人少,疯狂地往上冲,红军子弹打光了,就用手榴弹,手榴弹不多了,就与敌人拼刺刀。战斗空前惨烈,弹尽粮绝的一○○团被迫退到山顶。此时,从团长到士兵,总共仅剩10多人。后面是陡峭的悬崖,无路可退。敌人慢慢地从山腰三面包抄过来,黑压压的一片。夜色正浓,寒风凄凄。战隙中的寂静,最让人恐惧。一○○团的将士们身上沾满了鲜血,但是,透过硝烟,他们的脸上仍然呈现着坚毅不屈的表情。

“砸!把枪砸了!决不当俘虏”韩伟的警卫员陈良西首先抡起手中的步枪,砸向石头。韩伟逐个凝视着战士们熟悉的脸庞,他们几乎都是他去“扩红”时参加红军的———龙岩东肖的陈良西、永定坎市的简佐才,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担任警卫员,龙岩东肖的张柄松是他的通讯员,还有永定来的兄弟俩李金闪、李金亮,上杭的吴品高,连城的郑树仁……

敌人逼上来了,面对弹药用尽的红军战士,他们端着枪叫嚣着要抓活的。韩伟大喊一声:“战友们,跳崖”便转身跳下。接着,10多位红军战士一个一个相继跳下了悬崖。他们无愧为来自闽西红土地上的优秀子弟兵,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一曲壮歌。

跳崖之后,韩伟、三营政委胡文轩和战士李金闪没有死。他们在跳崖时先落在一棵大树上,然后摔在草丛中,晕死了过去。他们一道掩埋了牺牲的战友的遗体,拄着树枝追赶部队,途中再次遭遇敌人。李金闪为掩护首长脱险,抱着一名敌兵同归于尽……

58年后,在韩伟的生命即将走向终点时,对儿子说:“湘江战役,我带出的闽西子弟都牺牲了,我对不住他们和他们的亲人……我这个将军是他们用鲜血换来的。我活着不能和他们在一起,死了也要和他们在一起,这样我的心才能安宁。”

1992年4月8日,韩伟将军作为一○○团最后的幸存者,走完了人生的旅途。遵照将军的临终遗嘱,1992年8月,韩伟的儿子韩晶专程从北京将将军的骨灰送到闽西革命公墓安放。

TAGS: 军事 将军 武汉市 黄陂区 政府官员
上一页: 张永 下一页: 伍文定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