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林(哲学家)

刘晓林

刘晓林,1975年出生,山东人。自署玉龙阁主、九天居士。独立学者、易儒佛道研究者、艺术家、评论家、鉴赏收藏家。曽言:“神赏十万狂花忽入苍生梦,天赐一泠清泉顿洗八极尘。”秉信:察己明物,谙道得真。

作者简介

  刘晓林,自署玉龙阁主、九天居士。友人友情之赠思想、哲学、艺术、评论诸家。家之大, 吾未敢受其一,实衷心好之。遇良师几多,无一而从。师万物,成一我。尽筚路蓝缕之力,求鸿蒙鳞光片羽之道。不畏上,不远下;窥宇宙之奥,究人生之理;尝言:“神赏十万狂花忽入苍生梦,天赐一泠清泉顿洗八极尘。”秉信:察己明物,谙道得真。有诸多文字发于心端,著《云来烟往浮生记》(饶宗颐先生题签)、《玉龙诗词》、《九天散论》、《访谈录》、《刘晓林评色戒》等。关于张伯驹、徐悲鸿、李可染、黄胄、侯恺、任率英、刘凌沧、叶浅予、王雪涛等先生的“访谈录”及《论易经对人类文化的贡献》、《解老子道德经》、《中国儒学剖析》、《天地一人齐白石》、《我和柏杨先生的谈话》、《万古神州赋》、《徐悲鸿先生能比吗》、《我为启功先生书艺辩》、《质问吴冠中先生》、《资本不会随便找艺术》、《读王朝闻<我爱八大>》、《问佛》、《中国人误读贡布里希》、《范曾先生与大师差距》等文散见于相关媒体。(出生地非北京,毕业院校不明,出生日期非1958年,职业非哲学家。)

诗词文章

万古神州赋

  文/刘晓林

  神州雄屹九垓数千载,何以万古相冠?不亦谬哉!夫万古者,诚非精微象数也。实寄吾辈之情思,托区区之遐想,祈与太清同始兴而舍湮灭耳!春风放胆梳万柳,夜雨瞒人润百花。廿一纪,九天居士拟春风夜雨为标范;欲仙游而观万仞,骋翰逸而致神飞。腕下汩汩泻出“数泠清泉挟几多珠玉”,化文以成《万古神州赋》。记曰:

  寰宇裂而玄幽失,混沌开而光明至。孰知何纪?水波浩淼,盈漫田畴。紫微璀璨,布陈太空。经长年,五洲七洋遂成。越累月,八索九丘踵生。借奇硕金晴,居苍穹俯瞰:亚细亚东端,太平洋西畔,状若“雄鸡”,内蕴“龙体”。膏腴富庶者,神州之属也。

  伏羲出河洛之圣水而始创八卦,颛臾祭蒙山之神木而肇造汉文。文字出,文明方记。刀耕火种,杳杳已逝。异世嬗变,千秋云走。芸芸穿梭,万里风飚。予思作游鹤,回顾历朝:夏启商汤,文武周王。智贤著文于春秋,枭雄争疆于战国。秦皇汉帝,武略飞扬。魏蜀并吴,聪慧遗光。晋分东西,南北二朝。隋衰而唐兴,泰极而否来。五代复起群纷,夺城掠池归于一已之襟怀;诸侯再挥戟戈,畋畴占滨囊于一已之袍袖。白驹过罅隙乎恍恍,宋接元明;飞鸿断衡浦乎戛戛,康乾谁续?逾民国而迎共和,时又一纪。光阴犹匡庐之坠飞瀑,川流岂及?予携仲尼太息曰“逝者如斯夫!”

刘晓林

  心许者情侔,神遇者迹化,史存者铭刻。挥毫落纸可呈霭霭云烟,寄情于人可现斑斓五彩。予愿假万丈豪情,跃灵骢而揽玉辔,意气狂逸兮心统六境;予愿赊冥冥巨力,掣闪电而奔惊雷,万象毕呈兮毫领诸子。四方上下称宇,古往今来谓宙。日月褶褶兮叠璧,垂乎丽天之象;山川郁郁兮焕绮,铺乎地理之形。 万物出而现生机,众生出而发神采,诸子出而有卓绝。天地茫茫,唯思我在。史轮滚滚,功系上哲。君可知龙师火帝?君可知鸟官人皇?君亦可知乎女娲补天裂?君亦可知乎后羿射日落?年代绵邈,未获证闻。奢言或可煌煌,信口岂能由僵?区区详论,汗青明明。若睿悟者,老庄孔孟当推。名有无而参诸玄,绝圣弃智何辩之需?伯阳驾青牛已出关,其有歌曰:无欲兮以观其妙,有欲兮以观其微。夫致乎虚极方守乎静笃!绝云霓而负苍穹,天人合一何辩之需?庄生梦彩蝶曾酣寤,呓语传来:飘飘兮遗世独立,蘧蘧兮蝶亦我哉。夫晓乎有涯方通乎无涯!鲁公笑吟:曲肱而枕,乐在其中。不义存,富贵何用?穷善其身,达及天下。孟轲坦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规矩无,方圆何成?交之以道,接之以礼。若妙文者,屈苏李杜必属。《雕龙》曰:文之大德,天地并生者。六经彪炳,纬侯稠叠。奇文郁起,其《离骚》哉!气往烁古,辞来切今。惊采绝艳,难与并能矣。九天曰:苏之懿才,人文双荟者。四体卓荦,虬鹫驷乘。雄文勃 发,其《赤壁》哉!旨凌撼儒,言及融佛。飒然深华,鲜寻同俦矣。李青莲侣杜工部辉耀文苑,此放浪而不羁,彼朴华而敦敦。谁令四万八千丈之天台向东南而倾?恍恍传来:“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谁令天下千万间之广厦舍蓬辈而立?遥遥回应:“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若精绘者,何其多也!岂可兴来挟带风雨?岂可闭门聊发狂歌?一笔十日,腕底什物邈太清星河。波澜转时,平寓幻章奏万古流觞。驰毫骤墨兮作银划之体,引来晋朝灵鹅。心手相师兮创精灵之戏,骇得云汉参商。寄大千于腕底,诸贤缤纷:疯子一梁,挥洒于泼墨。江耀二袁,守规于界画。颠米恣徐,忘成法而合大道,忽疏宕复密谨。于放中窥静穆,于收中得脱洒。荆关董巨者,“四王四僧”者、“八怪”者,缶庐白石二翁伴徐林黄李者,岂能言尽也!寄孤云于太虚,众英追魂:群贤少长,咸集于兰亭。廿四书友,会合于金谷。狂张醉怀,泯规矩且遁钩绳,乍显晦又若行藏。于纸上现情调,于毫端穷变态。欧颜柳赵者,“大令太师”者,“青主”者,散之右任二老引沙高赵启者,孰可道全?若格物致知者,不胜数也!至事推识,究物理而获智慧。盖人心之灵莫不有知,天下之物莫不有理。理有未穷,知有不尽。孜孜求索,以至其极。豁然贯通,无所不明。石申夫制星表、著《星经》、建坐标、测日耳、分彗星。张平子识月图、撰《灵宪》、造地仪、研浑天、记恒星。战车“指南”系于黄帝,圆周“祖率”出自文远。四大发明足以名当世而泽后人,拔古今而耀群伦。然近代稍逊前朝,亦有钱学森者、邓稼先者、袁隆平者堪立四海巅峰之俦而无愧!若位高权重者,随光阴而纷沓。尧、舜、禹遵“禅让”而亲众,武、成、康推“分封”而修德。始皇夺九鼎而六国一统,改“郡县”而立“集权”。高祖灭西楚而八极再平,奉“生息”而设“三公”。唐太宗震玄武以收邦,繁荣至极;元太祖驾龙媒以骋疆,披靡所向。“天祚神圣,六合雍和”颂赞清皇,“日月光华,旦复旦兮”称誉民国。“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毛周携手,截断兮巫山云雨,横渡兮长江万里,已惊世界殊!

  若芸芸众生者,你我莫不如是;诸子莫不出于芸芸,芸芸无,鸿蒙却!之于众星失则日月孤,之于溪流断则沧海涸,之于草灌病则乔木萎。芸芸其重,犹诸子之母;诸子其高,故常有未察。诸子之无穷,远非上述,若商贾、若仕子、若行伍,漏则漏矣;芸芸之无穷,诸子岂比?神州浩浩历经年而至今助诸子功芸芸,孰欲疑且辩乎!?

  水因龙灵,山因仙名。龙仙之谓,窃比诸子。闻乎人杰地灵之说?闻乎地灵人杰之论?盖二者不可分也!述毕人杰,赘言地灵。宇内奇秀无数,予惑造物以何独钟神州?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之神州,“金缕玉衣”织就。夫何其辽阔?予何以作观?何以道来?天地虹洞,无有端涯;缅邈神州,盖类此乎?朝日出东,夜月生西。名理有常,通变无方。岂与文有助欤?予今日悖名理而步通变,愿随日月而览神州畅吾心而告众人。其东及南,列岛星罗棋布,崇明、舟山、海南尤显。太平之淼淼沧浪“抚”列岛以耍戏,阴阳之舒惨变幻“敲”列岛以磨砺。绕至北缘:秦时楼堞汉家营,匹马高秋;倚天舒啸气如虹,极目长城。首吞沧海,尾掀大漠;跌宕关山、逶迤万里,精魂铸就!谁人在唱:万里风沙,清廖极寒。一轮明月,悬挂中天。”稍前行,人间胜景,紫禁之城;宫阙五代,珍玩明清。近乎其身,天安之门、人民之碑、颐和之园若珠玉缀神州之北。远乎其怀,奇哉武夷、古哉丽江、仙哉九寨若翡翠缀神州之南。南北之间,瑰山丽水,绝乎妙心。葳蕤花木,忘乎其返。曩昔帝王封禅,骚客题诗;会当绝顶,一览众山。天门长啸,万里清风。尊冠五岳,仪撼九天!齐鲁巍巍,三孔皇皇。含深邃,隐幽密;圣世间,祖万人。庙堂林立,天下一人。日渐南倾,予随之不舍。日照香炉,弥漫紫烟。天垂白练,兮割破青山。自少慕黄山,而今方至前。三山五岳异,比黄则不及。三十六峰到,蓬辈过仙桥。过庐黄而至苏杭,天下美景尽移此“乡”。廿四桥上之明月,夜晚上可睹;五亭桥西之玉人,何处找寻?无穷莲叶无穷碧,西湖隐隐殊姿奇。纵无空蒙山色雨,此子依然冠绝丽。沧浪之亭,拙政、网师、退思诸园携苏堤之春晓、南屏之晚钟、三潭之印月、虎跑之梦泉、九溪之烟树尽栖苏杭。未及详观“壕镜”、“明珠”越琼州海峡而至海南,越台湾海峡而至“宝岛”。日渐西移,予观夫神州胜色。西北而望,莫绕敦煌。南枕祁连,西接瀚海,北靠塞山,东峙三危。天苍野茫,振袖拂星。孰道得杯酒君已尽?孰道得阳关故人无?鸣沙断崖,千佛之洞。历凉魏周隋、唐宋夏元诸朝,而今重修。泽日光,赏拉萨:辉煌金碧,人醉心摇。西南而望,滇池云南。登楼极目,披襟岸帻。神骏东骧,灵仪西翥;蜿蜒北走,缟素南翔。苍烟兮落照,把与世人瞧!君可知大理妖娆?天池 洱海,鸟道雄关。崇圣三塔,虎头群建。川蜀之富,三国曾据。峨嵋甲天下矣,何需涉远海而觅仙山?青城幽天下矣,何需访近峰而拜太合?其北向神州屋脊,群高叠立;世界之颠,珠峰插天。神州形胜,纵毫颖殆尽,岂堪备述?然有双流者,当以浓墨而书!其名曰:长江、黄河。源神州西际,润神州四方,孰可替也?浩浩荡荡,奔注海澨。纳锦鳞而灌汀兰,泽万物而孕国民,纳锦鳞而灌汀兰。予心灵所寄,神州之地无双流则归暗淡,则衰落,则以何至今!?予昼随日行,恍恍以掠神州,有未及者。日耀隐,月华上。群星辉,神州煌。人熙车攘,楼耸厦立,万千气象。天垂清光,以供我享。目及之处,郁郁莽莽:帝王之都,南京、洛阳、西安;重镇之地,天津、上海、武汉;霞蔚之景,岳麓书院、黄鹤、滕王二阁……神州壮伟,一笔而欲盖之,犹移天阕而至五洲,犹穿隧道而返太古,难矣!!

  经显纬隐,悬鉴日月。谁令河图孕八卦?谁令洛图韫九畴?神州文明记,源远五千载。遥有诗书礼乐,近生京昆越吕。妙响乎?奇音哉?天籁矣!予愿为神州奏已往之“金声”,日日兮做“玉振”长鸣赞。予愿奉无穷之“心香”,时时兮呈“玉壶”恒颂祷:一伸铺天翼,一展振宇奇。驰骋绵邈兮无疆,太清任尔翔。茫茫神州,辉弥宇内;万古神州,旷世永祥!

二十四诗品

  刘晓林

  已丑暮春,九天居士品赏晚唐诗坛妙手司空图《二十四诗品》。逸兴忽至,希冀入表圣灵腹,掘表圣内蕴,赘语成文。每品一韵,廿四品共一韵;每品一句,廿四品共廿四句。复首尾二句,以作引入、寓托之用。

  《二十四诗品》融铺陈与简约、融恣肆与平淡诸般于一体,绵延幽绝、莫测高深;又尽述一事一物,然非仅囿于一事一物。虚实相参,内外兼及,诚神州文辞遣用师学之瑰宝也!

  古今万物之秘,若察心谙道,若融会贯通,予秉信:莫不归于一也!是为记。

  亘古廿四品,万载一司图。

  寥寥长风寄,雄浑绝太古。

  惠风伴孤鹤,素行掠澄湖。

  玉洁真骨在,尘滓除却无。

  风云俱不见,悠悠混沌处。

  月华满八垠,畸人伫神素。

  玉壶花竹雨,幽鸟竞相逐。

  磷缁任磨涅,流水洗今俗。

  气神拔五岳,蓄守得真如。

  六朝炫锦绣,金尊湮华庐。

  空山信采苹,俯仰皆机杼。

  风流本无字,心聆真宰诉。

  天风携沧浪,灵犀破浮屠。

  缅邈荡生气,靡靡侧身奴。

  万象尽在手,神光草际浮。

  率性无所羁,何需辨旦暮?

  可人寻幽寂,清淡比月曙。

  逶迤假天工,迷离接旷途。

  思深直寻道,文妙追亡逋。

  雄才百岁奇,须臾渺渺卒。

  波澜并嶙峋,妙契风采驻。

  目送归鸿去,琼浆胜醍醐。

  飘忽莲花山,夭矫传神呼。

  逆旅光阴客,恍惚生死睹。

  珠丸飞动势,流转乃天枢。

  已丑九天泣,表圣几时孤?

  注:司空图,字表圣。

往往醉后(47首)

  刘晓林

  庚寅秋日,兴至集句。十首一组,来日复续。或陈事态,或状物理;或寄情思,或抒胸臆。往往醉后,忘乎所以?区区之重,区区之轻。

  酒中春风无限诗,浑忘世故妙仙姿。斑斓佳景跌宕起,稍逊老夫混沌时。

  妙语无由却胜诗,纵使垂首更生姿。佛声耳畔倏然起,原来恍恍到饮时。

  时有微醺炫好诗,茫然四顾尽倦姿。文辞飘出归何处?疑似缕烟没云时。

  觥筹交错堪入诗,动中寻幽绝世姿。往来杯中酒渐少,个个仿佛入定时。

  般若汤里可藏诗?时人畅饮多迷姿。三两喋喋犹屹屹,须臾即见氤氲时。

  忘忧吟罢脱口诗,浑忘格律尊者姿。睥睨四海诸高士,囊尽秋色平分时。

  纭纭朦胧幻如诗,庄生弥漫已无姿。古今一同差池许,悟得混沌精微时。

  醴泉侯者多钓诗,遥通太公独坐姿。文思泉涌若水下,云山万里自待时。

  一人独饮清似诗,四下寂寥忘千姿。云来烟往皆过客,最念呱呱坠地时。

  人间熙攘难觅诗,纵使玉人亦无姿。醉后豪吻山河地。不记沉鱼落雁时。

  恍恍多通古今诗,奈何毫楮逊心姿。九天逍遥穿肠过。庚寅秋日胜春时。

  不为妙语不为诗,信口而出颇有姿。自然而然自然在,酒中吞吐日月时。

  太清无处不有诗?愚瞽唯惑世相姿。四顾茫然搜奇迹,真隐醉酒咂嘴时。

  逸兴揣飞欲诌诗,醉眼朦胧已无姿。饮至酒家搔首际,我唤微茫共融时。

  数日千里似无诗,墟烟来往几多姿?夜幕垂垂生倦意,万千尽在呼吸时。

  人间繁杂懵懂诗,无人赏处更有姿。一任天机飘四处,神仙自有得道时。

  阑珊处处隐妙诗,未察只怨愚瞽姿。异同皆因天注定,待到浑时是清时。

  谁言大朴不见诗?着实未谙造化姿。寄语九天外来客,闲看翻覆叶飘时。

  一时兴起不计诗,人间奇崛遍地姿。杯中变幻机枢在,梦里放下立起时。

  细雨可数别有诗,酒肆侯客搔首姿。无奈遵礼饮不得,痴望火炉欲睡时。

  畅饮纯酿可无诗?杯中澄澄日月姿。春秋原本淡如许,皆因纭纭赋愁时。

  三寻已过无字诗,诺诺不清各成姿。推窗隐隐烟岚际,茫然一片四海时。

  三五乡人聚有诗,僧家俗客不同姿。兴至任它差异在,人之为人性情时。

  二人对酌可成诗,跌宕起伏各有姿。尔来我处确无事,只因今日忆君时。

  一年尾稍寄千诗,吾生梦里混沌姿。江上风帆穿梭过,漏网二三清醒时。

  喧哗相携寂寥诗,酒中日月绝世姿。南北二宗或如许,莫怪纭纭未知时。

  氤氲界里自然诗,个中澄澈世故姿。天涯咫尺窗边月,剪取铅华洗尽时。

  日进辛卯恍然诗,未及回首已无姿。风夜归途忽作问,踟蹰相念庚寅时。

  何物铭刻无字诗?醉眼天地朦胧姿。飘飘海外三山地,犹记墟烟五柳时。

  西京老友情似诗,伉俪同至别有姿。佳酿润喉几多许?不计云起满天时。

  肚中潺潺动若诗,疑似银河幻化姿。倏地杯中浑不见,高呼神仙覆雨时。

  庚寅腊日凝寒诗,岛国清酒唤君姿。杯盏往来无倦意,尤怨杜公微醺时。

  昊宇电抹迅如诗,灵腑神驰浑忘姿。席中一二早别去,笑曰江湖路远时。

  老友叩门本无诗,皆因酒鬼迷魂姿。相谈恍惚入馆舍,出门早已踉跄时。

  冬日风啸疏远诗,遥想东坡簪花姿。故旧坐中千秋忆,凝眸杯内过子时。

  有人无酒何来诗?小啜瓜粥啧啧姿。待得迷魂汤落肚,瓜粥大美旧朝时。

  纭纭欲占妙真诗,不知大道混沌姿。之如至清搜鱼迹,梦里出没风波时。

  氤氲尽兴夜半诗,徒生余韵百变姿。唤得小二添酒菜,怨言满腹近寅时。

  樱红蕉绿自然诗,造物弄人无相姿。醉问杯中小天地,四海茫茫无尽时。

  小年又至墟烟诗,谁唤淳朴真人姿?竹叶无数飘四处,高呼妙哉忘情时。

  珍馐薄荷彩云诗,银丹神草希望姿。主人屈身旋入座,个中三昧谁记时?

  纭纭聚首不为诗,电抹人生你我姿。晋阳金门一饮后,何顾出入已迟时。

  纪府区区思妙诗,小酌数杯风流姿。凭问四海过往客,谁人不记故乡时?

  东南西北人间诗,往返穿梭佛陀姿。谁言四海沉浮定?待吾把酒问天时。

  世故常羡烂漫诗,千秋几多清水姿?高呼天子脱鞋袜,十有八九酩酊时。

  静雅楼中楼外诗,个中三昧寻常姿。怅然杯中妙琥珀,空空告我待归时。

  春日春风无尽诗,神光摇曳泻千姿。谁人凝眸观天际?一片澄朗破迷时。

  注:晋阳,指北京老字好号晋阳饭庄。纪府,指纪晓岚故居旁的晋阳饭庄。金门,指台湾金门高粱酒。

  注:竹叶,指竹叶青酒。薄荷,指从云南带回来的薄荷,又称银丹草;其寓意有希望之意。主人屈身旋入座:指朋友亲自下厨做菜且非常熟练,一会就回到酒席。

暇思存录

  1、奴性与尊重有着天壤之别,前者仿佛伟大到遗忘了自己的存在!

  2、一个人若做到短不自卑、长不自傲,其可以与老聃对话了。

  3、创新的敌人是守旧而不是传统,真正的创新都将成为传统。

  4、如果你眼中的大人物对你心中的小人物谦恭有加,你需考虑是否要修正自己的判断标准了!

  5、 动和定都能生慧,关键是你我能不能在“动静”中找到享受的平衡。

  6、过去不能完全还原,未来不能精确预测,当下也未必就能好好把握!这就是真实而混沌的人生。

  7、信,真实;仰,敬畏。两者若无,谈何信仰?

  8、车到山前必有路吗?未必!这常是找到路的人所说。

  9、一个国家需要声名显赫的大佬,更需要命运不济的无冕之王。没有后者的国度将是表面繁荣的海市蜃楼!

  10、一个人最好的生活状态是基本生存条件具备,同时又拥有足够的思想自由。

  11、宇宙间事物的共性(“一”)和事物的差异性(“二”)是天经地义的存在。

  12、东西方艺术都有自己的“根”。失去了“根”的艺术将没有归属,只能是无“家”可归的泛艺术。

  13、刘晓林的墓志铭:偶然来到,必然归去。

  14、人们多将浮生若梦中的“梦”理解为模糊,实际上真实事情还要清晰的梦比比皆是。

  15、你我本来不是上帝,特定环境下却往往按上帝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想什么都懂岂不是自找苦吃!?

  16、法无定法可以理解为一切从实际出发的“见招拆招”,绝不是无所适从。

  17、佛家认为万物存在轮回的重要原因在于坚信无限循环的存在,但谁能排除有限循环的存在呢!?

  18、人生减少困惑的三大原则:1、不要想着完全拥有某个事物。2、不要想着什么都懂。3、不要放大痛苦。

  19、主观与客观、偶然与必然充盈了整个宇宙,名气与“票房”不能与艺术成就作等。

  20、人皆有所偏好,而上智之人知己“秉性”而做有意识调整,甚至在自己厌恶某物时仍能做到包容。

  21、A需要帮助时想到的是朋友B,而B困难时想到的朋友却未必是A。这就是典型的友情循环中断。

  22、传统者,传世之统则,流传之统理。传至今者,可取者多!一味反对传统者,当戒之又戒!

TAGS: 人物 艺术家 官员 哲学家
上一篇: 陈云凤 下一篇: 小崔建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