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诗文

仲诗文 仲诗文,70后,四川苍溪人,现移居广东惠州。写诗,有作品发表。

个人简介

仲诗文,现居惠州。四川苍溪唤马人,生于七十年代,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汉诗》、《星星》诗刊、《诗歌月刊》、《中国诗歌》、《作品》、《青年作家》、《诗林》、《中西诗歌》及台湾《乾坤诗刊》等刊物。诗歌入选《2008中国年度诗歌》、《2009中国年度诗歌》、《2010年中国诗歌精选》、《珠三角实力诗人诗选》、《界限网络运动十年精选》等选本。出版诗集《纸皮书》。

仲诗文代表作品

清明

一朵,二朵,三朵

一共六朵

——这些细碎的无名野花,被忽略的美

在墙角匍匐着。

仲诗文

我刚从墓地归来

身上落满清尘与花香

我还是没有学会对先人告解

世上之事,已说不清了

说不清就放下吧

黄昏时分有些清冷

我触摸花儿的手有一份忧伤

春天来了

高原上,一万朵花是团结,是意志,是燃烧;

一百朵花是抒情,是美丽;

一朵花是心情,是孤独。

春天来了

万物蠢动

蜜蜂们翻山越岭

春天来了

泰国人有些冲动

他们在使用血液的颜色

红,仅仅是一种概念

春天来了

诸墙难越,我沮丧

有如丧家之犬。

◎梨花开了

梨花开了,

我喜欢的花儿都开了。

我所期待的灵魂,

正在枝头上醒来。

村舍颤栗,

青草碧绿,

我几乎看到了它们将要融化的心。

田野肥美

已交出丰厚的陈酿。

牲口壮硕,

拒绝人们的杀戮之心。

我洗净身子,

来到青草上。

呼唤在日光里走失的人们,

呼唤被偏见与苦难奴役的人们,

呼唤他们回来。

◎爱着的人多么幸福

春天了,那个清俊的少年

一直红着脸,

在草坪上走着,草坪上是温润的春光

春天一到,

他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紧张地从我身边走过,

他是爱了,

他的心中

藏有喜悦的蜜。

春天了,青草上,

都是有爱的人,

我喜欢他们那一颗颗少年般

清脆的心。

◎农事诗

我们坐在山坡上,

烤刚刚挖出来的土豆。

我们一根一根往火堆里添加

从四野拣来枯朽的树枝。

雪亮的锄头,在夕阳里躺着,

汗珠已被风儿吹干,

肚饿了,

嘴也馋了,

再等一会吧,

再等一会儿,土豆就熟了。

满山遍野的土豆香味里

落满了一串串秋天的鸟鸣

这静默的土地,这养命的土地

给了劳动的人们一份儿宁静。

◎唤马溪

黄菊花谢了

白菊花在继续

白菊花谢了

向日葵在继续,

头被砍掉了,黑蘑菇在继续

黑蘑菇铲除了,狗尾草在继续

没日没夜的香味消失了

鸟儿在继续

群山无言

唤马溪的流水在继续

两岸的乌柏子枯死了

闷声不响的畜牲在继续

咯血,呕吐的张老三结束了

李小四在继续。无非是时间,

无非是流逝,无非是小命,

无非是贫贱,无非是悲苦。

生在继续,挣扎在继续

大林村在继续。大米与小麦在继续

青一阵子,黄一阵子。

我躲在身体里,描述在继续

语言尚未出口,

内心在继续。

落日下的山河

太阳快落山了。我试图

把树木、小草、流水上面,

柔和的光线告诉你;

鸟儿们拍打着美丽的翅膀

划着优雅的弧线,

从此树跳到彼树,

我试图把它们的快乐告诉你;

农人们抽着烟袋,

在绿油油的菜地里捉虫子

他们神态自如,

我试图把他们内心的欢悦告诉你;

畜牲慵懒,摇晃着尾巴

依次从山下下来,

我试图把它们的亲昵告诉你。

告诉你,这细碎而普通的一切

告诉你,这落日下美好的山河

这一刻,我多么爱这茫茫的尘世

这一刻,我多么想把我所拥有的幸福与温暖

说给每一个人听。

世事之远

蜜蜂和蝴蝶们

迷恋花朵还是露骨的,

我现在不迷恋了,

老铁匠已收走了我的花刀。

田野里,

蝴蝶们还在为心虚而耍着花架子,

蜜蜂们还在为胆小而举着致命的蛰,

我也不为花朵写诗了,

繁华枯败自有定数

何必作纸上的挽留,

就让我在一条无名的小河边,静坐。

日月沉静,难于尽述。

鱼虾欢畅,无处着墨。

那,我就看着,

安静地看着。

◎如是观

黄菊花谢了。一群彩蝶的孤独是不是

一群蜜蜂的孤独?它们相与飞还,

忽儿向西,忽儿往东。

不远处,怀有理想主义的乌柏子,

胸有怨结的松针,

更远处,因忧郁而高高在上的杉树,

爬在地上,患焦虑症的梳子草,

一律微疾缠绕——在秋天,看不见的红眼,

听不见的咳嗽,

被道德的风声送来,却婉拒送走。

田野是安静的,美的,也是激荡的;

我确信我看到了,也确信我听到了。

对应

花梨木敞开。哦,准确地说,

那一年,一截完整的花梨木

被一个花言巧语的木匠

做成一把空虚的椅子;

又被一个老实的漆匠

漆上黑漆之后,

一直在房间里痛苦地敞开。

一件发臭的皮衣是轻的,

皮衣上的人气也是轻的,

一本古老的书是轻的,

书上古怪的道理也是轻的。

它们的重要不足以让痛苦闭合。

质地坚硬的花梨木在等,

等囤积毒素的我,慢慢坏死。

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

终于下定决心坐上去。之后,

他常常悲戚地叫住爬来爬去

的我,欲言又止。

茉莉开了

在南方。我家的阳台上,茉莉一月要开上一次

那些白啊,清香啊

那些散淡与微笑啊

仿佛在控诉,口袋里装满药片、器皿、刀子与铁锤的我

在人间拒绝吐纳,诋毁新枝。

2012.9.4

TAGS: 诗人 文学
上一页: 宋俊泉 下一页: 木斧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