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春天的歌谣

励志人物 2018-10-08

   文/黄代辉

前不久,央视星光大道出现了两个特别的身影,“旭日阳刚”组合。木讷而冷酷的外表,沧桑且嘶哑的歌喉,令所有的观众为之震颤而狂呼,令嘉宾和评委为之折服。自然,他们一举夺得周赛冠军和月赛冠军。于是,网络上,现实里,冰冷的寒冬,到处传唱着春天里的歌谣。

“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这歌声,声嘶力竭地从他们的喉管里喷出,让人忽然感到很冷很冷,冷到了极点,然后,穿越冰冷的零度,又让人全身热血沸腾,再幻化出奇异般的春暖花开,周身洋溢着春天般的气息。这是春天和梦想的力量。这让人们看到了崔健和罗大佑的影子,想到了二十年前的《一无所有》的悲怆和催人泪下的力量。

 “旭日阳刚”,那老男人叫王旭,四十四岁,来自河南,老男孩叫刘刚,二十九岁,来自黑龙江。北京,是他们共同打工的地方,流浪的处所,梦想升起、失落又寻找的地方。他们不仅是流浪的农民工,也成了流浪歌手。现在终于凳上了星光大道这个炫丽的舞台,用梦想点燃激情,用歌声点亮生活。他们,唱出了二亿多农民工的心声,唱出了所有平淡生命中久违的激情和沸腾的热血。人是要有梦想的,有了梦想,再寒冷,再艰苦,也就如同行走在春天里。

农民工或许最不能有梦想的,然而,他们依然在梦想,在歌唱。冬天里歌唱,春天里歌唱。原野,乡村,大街小巷,脚手架上,嘶哑而动人地歌唱。梦想温暖的春天,梦想心中的恋人,梦想栖息的鸟巢,梦想按时领到一份血汗钱。

冬天,有人围坐一塘火,有人拥着取暖器,有人塞在空调房。但更多的打工者,会像王旭和刘刚一样,唱起心中的春天的歌谣,来温暖自己的精神家园。唱着贫穷的快乐,唱着爱情的幻想,唱着春天的明媚,唱着心中的忧伤。除了一把断弦的吉他,真正的一无所有。混居在几平米阴暗的陋室,每月少得可怜的血汗钱,嚼着冰冷的馒头,穿着破旧的工作服,牙缝里省下几个钱,变成邮局的纸片,寄给遥远的地方。这是农民工真实的生活写照,也是所有打工者的真实写照。

沧桑冷酷的王旭,两手始终张开着,始终没敢握话筒。现实似乎离它很近,然又很远,有点不可靠,梦想反而真实。他怕碰坏了它。话筒太贵,太沉甸!别说是星光大道,就是一般的舞台,他也没有。他们,没人关注。他们的歌声,无人问津。

这不是在作秀,也不是在扮酷,他们是真正的农民工!从遥远的地方,揣着梦想,来北京。生存处境是那么的艰难困苦,但他们是那样的乐观执着,永不丢失心中的春天。

“我在这里欢笑

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

也在这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

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

也在这失去

北京北京”

也许有很多人在唱着“深圳深圳”,“上海上海”。北京不是一个确切的地名,是个梦想失落又重拾的代名词。“旭日阳刚”,用不加修饰的、真诚的、嘶哑的歌声,用酒精般的热度,杜鹃啼血般的呼叫,唤来了立春谷雨,明媚的春天。

寒冷,除了取暖器之外,更多的是需要梦想。有了梦想,即便今年冬天,千年奇寒,也会温暖如春。


 

上一页: 纳瓦罗,真是个爷们 下一页: 一生挚爱在电影
相关文章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热点文章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