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人生很多疑惑的词

励志文章 2020-05-23

  赎罪


  第一次听说《赎罪》是因为王翰涛的关系。

  有两句话在我判断中是并列的。一为“当一个人敢用人格为另外一个人担保,这两个人都是可以完全信任的。”二为“当一个人很真诚地为其他人推荐某件东西时,那么被推荐的东西一定值得花时间的,哪怕也许最后你说了一句’有点无聊’。”

  《赎罪》并不会让你说“有点无聊”。

  二战的硝烟,年幼的过失,一生的追逐与等待,永不可能再实现的愿望。

  类问我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应该是每个人都要看得起自己,不要以为自己无足轻重而放任自己做一些事说一些话,其实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可能对你周围的人造成一生不可弥补的破坏。你呢?”

  “当他得了败血症即将离开的时候他想:如果能够再回到法国,他一定要穿上最漂亮最干净的礼服和她一起在市内的公园里散步。我突然很想找个人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去坐城市里最高大的那个摩天轮。”类说。

  人生

  我的人生有点荒诞。

  胡亚捷说王志文当年在学校里最喜欢玩闹,最喜欢逃课,是全班最淘的小孩。那时的王志文以为那样的他才是最舒服的他。后来毕业之后,走上社会之后,他也渐渐放缓了下来,不苟言笑,精于事物,那样的他或许比学校里的他更为舒服。

  人总在寻找着自己一生的定位。

  初中时,我在所有人眼里都是可以被忽略的那个,任何没有人愿意做的事情,他们总会让我去做,你把我比喻成最没地位那个也行,那时不流行“贱”这个词,如果有的话,我想我那时的位置甚至连用“贱”形容的资格也没有。

  高中时,他们开始叫我“小表弟”。他们以及我自己给自己的定位是“小表弟”。说任何话都可以不负责任,肆无忌惮地挥霍,仗着父母的关系,在同学与老师眼里游刃有余。

  后来,到了大学,我想我是不是该大度起来。于是我又变成了另外一个我,蒋友柏说人的一生有两个自我,一个策马奔腾的我,一个坐于车内不敢探头观望风景的我,两个人只有夜间才能交流。而人生最健康的状态则是第一个自我适当地允许第二个我与外界交流。

  而我常常在几个自我之间变换着角度,哪个最舒服有时连我自己也分不清楚。

  可无一例外的是,无论是哪个我,都很容易被感动。

  一句简单的“生日快乐”。

  一个聚会后简单的“我到家了,你也晚安”。

  一个风凉的天气你把你更大的外套与我交换。

  一个因为我失败你为我发出的单调哀叹发出的音节。

  一个喝酒之后对我的小叮嘱。

  一个送我去车站的五分钟。

  一个向我约稿并刊登的编辑。

  一个简单到看不出所以然的生日礼物。

  一篇有提到一次我名字的日志。

  更不用提你为我做的任何一件小事。

  直到今日,我也还是常常地问自己,哪种自己才是真实的?工作的?单独的?集体的?夸张的?低调的?大笑的?张扬的?搞笑的?严肃的?愤怒的?积极的?反抗的?

  谁都无需给自己一个定位,包括自己。我还记得“耗子”在高二的时候问我(或许很多人都曾经问过我,只是那一次让我真正有意识地认真地想这个问题罢了),他问:你为什么永远都是这样?

  我也问自己:我现在是哪样?我以后还会不会这样。

  几年过去了,我还记得当时我发愣的表情,那时的脑子里根本就不可能想到今天的我会有这般的觉悟。那时的我继续做着那时的我,那时的我也渐渐就变成了自以为有了安全感的今日的我。

  其实那时的我根本就是没有错的。我也庆幸那时的我有多么的二,多么的幼稚,多么的无厘头,多么的多么的多么,不然哪有现在仍然****(贬义词)的我,对一切都觉得“天哪,怎么这么好!”的我。

  爱情

  爱情就是妈妈带小孩,哄一下就乖了。关键在于谁当妈妈谁当小孩,但如果有人企图做爸爸,这关系迟早得崩。

  结婚

  越来越多的朋友都说不结婚了。我想我还是要结的吧。

  因为我很喜欢小孩的。

  我很想生几个和我类似的小孩,然后就可以和他们一起玩儿了。

上一页: 走过去前面又是一片天 下一页: 信念是人生的太阳
相关文章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热点文章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