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胸怀-献给父亲节

人生感悟 2019-11-29

 


父亲一生简朴,冬棉夏单各一套便很满足,随和至极。但只一样却十分上心:不留胡须,直至生命最后时刻,也将胡须剃刮干净,带着一生清白离去。

虽说这只是他对这个世界最为简单的请求,但也并非日日如愿,有一段岁月甚至强制性的关闭了他这个小小请求,同于满人入关后需得让汉人留辫子一样,以至父亲的脸上有了小说描写中的络腮胡型。

当父亲的脸部探出窗口时,我们的心似乎就要跳出喉咙,这是父亲吗。一向整洁精神的面容被杂乱疯长的胡须覆盖了,只留着眼神传递着同于往常的慈祥与坚毅的光芒。

这是间堆放杂物的老式青瓦房,对面的门框上悬着革委会办公室、革委会主任等字样的招牌,长条型院落的地面砖缝里杂草丛生。

这院子是我最不爱去的地方,将家中的一切财物抢劫走的人都在这个院子,将父亲拉走关押起来的人都在这个院子。但这个院子又是不得不去的地方,我们的家什么财物都可以不要,唯独不能失去父亲。于是,放学后,姊妹几个轮流着去给父亲送饭。

在那拨面目可憎的人群中,我最恨一把手,他的脸型确实是一副典型的狼脸,长长的脸上一对小眼睛时常眯缝着,在大白天似乎也隐含着绿光,扫描着每一颗畏惧的心跳,又长又高的鼻子在不安的贪婪中嗅吸着颤栗的腥味,似乎周围的每时每刻都会有他的猎物出现。

    我撞上了这头怪物。没等放下给父亲的饭菜,他便横在父亲的窗口,将我劈头盖脸一顿训斥,有歇后语、有古语、甚至有骂人的诗歌,一句接一句,不带标点符号。我是初中生,有些词语尚未学到过,但其大意能辨别一二,一骂我无知,二骂我无礼,三骂我自傲,大约如此。

不仅我遭此泼不进水的连珠炮的轰击,我的姊妹也无一幸免于那种插不进针的数落。为了父亲少受些磨难,我们虽然也可以用自己苍白的学识反驳,但都一一隐忍,次次沉默。而在心底却烙下了被糟践,被羞辱的仇恨。

在无数个私设牢房的铁锁被打开后,父亲终于回家了。回家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剃须,用旧日的刀具将一切屈辱一刀剃去,恢复了那张整洁精神的面容,谈笑依旧,和善依旧,平淡依旧,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只是刚从一场梦中醒来。

我却不然,已经工作的我择假回家后便联络旧日要好之同窗,伺机用武力去教训那个长着狼脸的可恨之人。

然而,天方夜谭在我家上演了。

父亲竟将这位“不共戴天”请到了家里,好烟好酒好茶一并奉上,并奉上毫无掩饰的笑声。

我们哑然了,有理不打上门客。

    不仅只是做客,父亲很郑重的要求我们不得将社会错失加责于个人,还要我们向这位“仇人”学习。学习他的通古博今,诗词歌赋…….

之后,“仇人”摇身一变作了学者,得到父亲再三追捧。

说实在话,我也在被骂中领略过这位学者的学识,多少的古言古词不知是如何记得住的,且每次没有重复。

尤其在院中的花朵绽放之际,与父亲走进花圃,他便视花而诗,使充满馨香的院子平添几许和美浪漫气氛。

我们回家大多逢年过节,每每见这位学者被尊为上座。而我们曾因其攒紧的拳头一一绽成了手掌,为其奉茶续水,撤碟换菜……

在隐约中记得,不知是因于父亲喜欢整洁的影响,还是为弥补父亲被关押时的留须,他也送过父亲一把剃须刀。

父亲在离开人世的最后时刻,剃须,依旧是对这个世界的最后请求。他因好时代得到了满足,整洁平静地走了。

我们似乎有了些许感悟:给人以真实面目,给己以清白自勉。




上一页: 想起故去的妈妈 下一页: 恬恬淡淡也是一种精彩
相关文章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热点文章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