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路的记忆

人生感悟 2019-11-07

冬天到了,树枝上的黄叶己近落光了,每每这个时节,心绪总是不停地翻腾:东流的水毕竟己经远去了,可眼下的光景还是值得人们期待的;俗话不是说:冬天己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闲暇之时,脚步总是习惯地踏上走了几十年的老路,在遍地枯枝败叶、满山秃秃的“风景”映入眼帘的时候,哪怕稍有一点不顺心的事情,都会在心灵深处荡起重重的涟漪,可脚下的老路却是抚慰创伤最好的“良药”!多少不顺心的现实,都会在老路上得到平扶,多少纠结的心情也会在老路上被解开释放……

 故土的老路很多,可我常走的是一条通往我住地的“乡间”小道;这条从我十多岁开始踏上的小道,如今虽然道路被些许拓宽,可方向和地基却还是原来的模样。说起“乡间”:其实是我所走的这条道在几十年前是我们县城的效区,故我习惯性地称为“我的乡间小道”。

我的家乡湖北荆门,常常被许多人误读为“荆州”,这可能与荆门这两个字有有关,也可能与荆门本来就与荆州相邻有关;我所居住的荆门市区,在二十多年前还是一个地道的县城所在地,这里蕴藏着丰富的历史文化,矗立着许多“三国”的古迹,是古荆州与古襄阳之间的必经之路,历来是兵家的必争之地,所以:荆门的小道小路很多,历史传说当然也很多,古往今来:来过荆门这个小地方的志士仁人还真得数不清啊!因此:每每提起我的家乡老路,心里总会激起无比的亲切感!

在荆门南台路的东、西方向,有两条老路:一个叫竹碧坡路,一个叫工商街小巷,现在随着城市的发展,这两条老路也改名了:一个叫南台路(西段),一个叫南台小巷;原来的竹碧坡路往偏西方向二十米开外再往南就是原古荆门的“凤鸣门”,经过一个“石拱桥”走上十几米就到了;原来的工商街小巷,也就是现在的南台路北端直接往北方向进入一个小巷子,这个小巷子只有五六十米长,在这个小巷子的北头有一座石拱桥,紧连着古荆门的南门“南薰门”。凤鸣门与南薰门只相隔三十多米(东西相距),却是古荆门的两个城门,城门外就是环绕整个荆门的竹皮河,一条养育荆门人的“母亲河”;两座石拱桥也只相距三四十米远,这两条老路在我的眼里一直是一条美丽的风景线,常常吸着我来到这两条老路上“散心”和“驻足观望”!

竹皮坡路(现在的南台路西段)是一条带有坡度的小路,是一个带有民间传说的小道:坡度自东往西北方向倾斜,直接通往古荆门的“凤鸣门”,只所以带有这个坡度,是有一个长长的传说故事的,如果想了解这个故事,最好亲自到荆门来看看;只有亲眼见了才觉得神奇!从十多岁走上这条“坡路”,一直感叹着家乡的神奇变迁和乡亲们的智慧与勤劳!二十多年前,这个带有坡度的小路是一条典型的土地,现在却变成了水泥路,路面虽然稍稍拓宽,却保留了朴实的“原味”。

工商街小巷(现在的南台小巷)是一条典型的居民生活小巷,街的宽度不足五十米,整个小巷也只不超过百米,可这条小巷的石板路却是荆门少有的石板路了,虽然每次走上这条路都觉得路面太窄,可整个街面的热闹却让我深切体会到了家乡的纯朴与乡情的可亲,家乡的百姓常常都是通过这条“小窄路”通往四面八方,更为重要的是为家乡至今保留这样的石板路而欣喜!

    老路上的变化日新月异:高楼、酒店、一道道风景、一声声汽笛,把原来寂静的郊区装扮得热闹和靓丽;老路上的脚步是轻松的:小路虽然不宽,可处处都是乡音、声声都有笑意;走在石板路上、走在缓缓的“坡路”上,仍然眺望着家乡的新的变化!

  老路的记忆是绵长的,老路的记忆是纷乱的,老路的记忆也是永恒的……

  但愿老路能让我常记常新;也盼望家乡的老路能给我的记忆添上新的光彩!


上一页: 下一页: 人生的价值
相关文章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