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房东一起过年

随笔日志 2019-01-29


年年过年,年年不同。阖家团聚是最理想状态,但因在岗顶班等原因,不能与家人团聚也是常有的事情。在值班室,在火车上,在医院里,在引青济秦重大工程中过年,我都有过。今天想把跟房一起过年的事念叨念叨。

1972年12月,我光荣的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军装,随着一大批新兵乘闷罐车深夜到了大同。在兵站吃过饭,每人发一件旧大衣,随即上了解放牌大卡车,直到凌晨才到达目的地——山西省浑源县东辛庄的打麦场上。经过多半宿的坐车,冻得挤得浑身麻木,腿脚几乎失去知觉,一下车就跌倒在地。

太阳刚刚跳出地平线,举目四望,到处一片黄乎乎土颜色。这里村庄几乎没有绿色,房屋院落全部裸露,树木极少,跟河北老家截然不同。老家是有村必有树,有树就有村。村里大喇叭开始广播,但大半听不懂。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心里头有点凉。

新兵连训练结束,我被分配到坦克3营9连3排5车,驻地张庄。坦克兵的车相当于步兵的班。我所在的5车是排长车。因为中学毕业,算是有点文化,连首长就让我当炮长,驾驶员是70年老兵,二炮手是我们一起入伍的新兵。赵排长是一位68年老兵,带着我们三个住在李姓房东家。

房东老李60来岁,参加过抗美援朝,受过伤,嘴部伤疤明显,是个看起来严厉实际上很和气的老人。女房东话不多,声音不高,文静贤惠。他们有三个孩子,大女子读中学,大儿子读小学,小儿子学龄前儿童。房东家住东厢房,北屋正房腾出来给我们住,足可见房东一家具有浓厚的拥军情怀。

要过年了,这是参军到部队的第一个春节。炊事班准备好了饺子馅和面,各车可以取回自己包,也可以就地在饭堂解决。应房东之邀,赵排长决定我车同志与房东一起过年。我们几个从炊事班领回面和馅,与房东一家包饺子。没有见过世面的我,和房东一家包饺子过程中很是拘谨,但看到老人家那么随和,热情,一再照顾我,嘘寒问暖,亲情逐步增加,陌生感逐渐消退,想家的心思逐步淡化,慢慢的也就感觉家的温馨了。

这个地方过年,吃饺子之外还有一种必须食物——油炸糕,主要原因一是小麦少白面自然不能经常吃,二是借鉴油炸糕年年高吉祥之意。吃完饺子和油炸糕,晚上还在院子中央,用大块煤炭垒起一个“金字塔”,里面架满了劈柴,除夕夜点起来,熊熊燃烧的大火,把整个院落照的如同白昼,大家围绕火堆有说有笑。我不知道这叫什么,经询问得知叫“旺火冲天”,寓意新的一年日子红红火火,非常吉庆。在赵排长带领下,我们和房东一家,过了一个军民一家亲的春节。

在张庄这段时间,部队严格学习训练,自己农村孩子嘛,比较勤快,起床比较早,在连队集中跑操前就把老乡院里院外打扫的干干净净。正课时间积极参与军政训练,业余时间则出黑板报,教唱革命歌曲,研读马列原著。这一段时间进步比较快,较好实现了老百姓到革命军人的转变。特别是主动给房东打水,扫院,帮助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军地军民关系非常和谐融洽。记得有次我们外出训练前,一不小心把煤炉子上面的一块方砖摔破了。我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有要求,就把5块钱和一张便条悄悄放在明处,表示赔偿并道歉。

张庄这个地方,可以说是我的福地。驻在这个村不到两年,我第一年拿下三级坦克射手荣誉证书,被连队革命军人委员会选拔为副主任,第二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从炮长晋升为车长,1974年10月被破格提拔为排长,任排长不到一年,又被团党委保送进河北大学读书深造。

在张庄三年,与几个房东关系处理的都很融洽,为人民服务的思想牢固扎根。如今,一晃40多年过去了,后来再也没有机会回过张庄。但是和房东一起过年的情景,一直铭刻在脑海里,成为自己今生的一段重要经历,一段不可忘怀的珍贵记忆。


 


上一页: 永远放你在心底 下一页: 醉里浅唱江南曲
相关文章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