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

随笔日志 2019-02-01


            文/尘缘无恨(吴峰)

            1

     晚风袭来,热浪漫过我的胸膛,漫过城市的高楼低树,漫过马路,流向那条人们淘玉的河流。

           2

     两个城市,隔千里沙漠相望。他们伸出双手拥抱透过的风,修成笔直的油路,任我飞渡。

            3

       那些被岁月洗过的沙粒,是一个个微小的太阳,它们并排着,重叠着,堆砌着。夕阳尽去的时候,在渺无人烟的地域,扩散着让人胸闷的热气,形成了和沙漠一样无边辽阔的海。

         4

      一个封闭的物体,承载千种心情,随引擎的点火。

   漂移。

   阴沉的天,月亮躲在深处,仅流露出昏暗的光晕。黑夜里的眼睛,逐渐打捞那些被睡眠遗忘的景色。

        5

     窗外,风在咆哮。沙,也跟随。

      我把跳跃的心,按住静止。血,和沙一样的颜色,搅在一起。在这次穿越的旅行里,我用耳朵分辨血流和沙流的方向。

        6

     我和车速一致。目光却先一步走在了前方。

   路边的标志牌,在车灯下反光——动物饮水处,动物穿越处,前方多远是服务区等等等等。

     风景观察点——对,就是这个牌,我把心放在了一粒沙上,观察这不沉寂的沙漠之外,曾经的绿色,兑换成零星的三两棵树,孤立,冷傲,有点颓废地站在那里,守望这段没有最后风月的差旅。

       7

    车内的鼾声和着一些急促的呼吸,动荡在耳畔。

    几人梦了或几人无梦。沙漠里面,隐藏的故事在朦胧的月色下,一一浮出水面,搁浅在沙海里。

      8

   逐渐远离了一个城市,又和一个城市逐渐靠近。

   一个灯暗了下来,一个灯又逐渐明朗。你的轮廓,清晰在我失眠的时候,用我胸膛拥抱,你海市蜃楼般的幻影。

      9

   所有尘世如沙,如沙的尘世,在风里流逝。



上一页: 我是你的大树 下一页: 回忆就像是一幅古老的油画
相关文章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