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长在一个小山村

随笔日志 2019-01-28

我生长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我吃百家饭张大。我生活在乡亲的爱护中。

小时侯,妈妈在村里当会计,那时村里事务多,经常忙东忙西的,我呢?就成了村里的宠儿,在谁家都能吃了饭,到谁家都能睡了觉,热了婶婶会把我衣服脱了,冷了大娘会把孙儿的衣服给我套上,干了有人给我倒水喝。饿了有人给我吃鸡蛋。要知道那时候,对于农村人来说。鸡蛋是用来招待客人的,而我却可以经常的享受到。我的叔叔婶婶大娘们就是那样的淳朴,那样的善良。宁可把鸡蛋偷悄悄的给我吃了,却哄着自己的孙儿。

   久而久之,我形成了习惯,吃惯了百家饭,不愿喝爸爸从县城带回来的牛奶.妈妈就一瓶一瓶的把牛奶送给婶婶大娘的孩子们喝.

   我吃着乡亲的小米饭。受着大家的宠爱。由于我不爱哭,从小就和人见面熟,大家就亲切的叫我魔天我还真魔,会到菜地摘的吃大爷种的黄瓜,也会爬到人家院子里的杏树上,优哉游哉的吃黄澄澄又大又圆的杏儿,叔叔收工回来,会轻轻的把我从树上抱下来,捏捏我的脸蛋。说一声小魔天。有时还会把很难采到的桑莘攒着给我吃。我就一天的粘着哥哥让他给我寻,哥哥惹不起我就说我小魔天。我再也不给你找桑莘吃了。可是只要找到,总有我的一份儿。

爸爸上班,妈妈当会计。我家从来没有缺过新鲜的蔬菜,有时吃都吃不完,妈妈就等舅舅来了给外婆外爷带去。我家的地,也都是村里的大爷们帮着种。婶婶们帮着锄,哥哥姐姐们帮着收割。邻居的哥哥会帮妈妈挑水,一直挑到我能挑水为止。

晚上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庙前的大槐树下,大家吃罢饭就聚到槐树下,听连套爷爷说瞎话,那生动神秘的瞎话,是我想象力丰富的根源,连套爷爷慢悠悠幽默情趣的语言是我喜欢看小说的……,它丰富了我的童年生活。

白天村里的不会有一个人闲着。大家都很忙,就连不能下地的奶奶,也会钠鞋底,糊鞋帮,我呢就由着自己的性子。要么到田间采野花,捉蚂蚱,要么到人们家捉鸡拔彩色的羽毛。弄的人家鸡犬不宁,反正也没人怪罪,只有带着爱意的说一声真是个……

由于受着全村人的宠爱,可能是被爱包围着的缘故,我从小到大一直身体健康,抵抗力特强。有一次,村里的所有小孩全得了麻疹,惟独我一个人活蹦乱跳,东家瞅瞅,西家看看。我幼小的心灵耐不住寂寞。实在不愿意看到小哥哥、小妹妹躺着不和我玩。好心的叔叔婶婶怕传染给我,就找妈妈把我抱回去,我哭着喊着非得和小哥哥小姐姐睡,摸着小姐姐烫手的脸,我心理难受,握着小姐姐的手就睡着了。就这样,我也没被感染。村里接连闹了两年,我都是个例外。叔叔婶婶奇了,都说,爸爸妈妈的心眼好,积的德。殊不知是他们太爱我,连神魔鬼怪都不忍欺负我。

我生活在小山村,那里有我亲爱的叔叔婶婶…… 

上一页: 昨日烟雨昨日花 下一页: 女人学哲学
相关文章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