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浅唱江南曲

随笔日志 2019-01-29

           ——子非鱼 

          行吟·江南烟雨
      细雨梦远西风起,小楼吹彻玉笙寒。江南的那些烟雨,不曾走远。那打马而过的行客,还有驻足凝望过的身影,日日夜夜,岁岁年年,倒映在湖光山色中。
       行走过无数不羁步履的江南无疑是伟大的,那些虽然瘦弱却撑得起天地一方的诗人,赋予了江南超凡的气质。流水缓缓,烟雾氤氲,江南的一切都曾在汪洋肆意的笔下蜿蜒而行,化作记忆流淌在后代万世的血脉里,亘古不曾褪色!江南的山山水水是具有灵性的,一年年的风华白了头发又绿了河畔的枝桠,那柳岸杨堤上无时无刻不在演绎着 明丽的诗意。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宛若梦境,绚丽地让人不忍睁开凡世的眼眸,破坏这绝美的意象。但那月光下的江南却又显得如此凄美,“独上高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其凄美地让人不由得悠悠一声叹息 ,任凭孤寂的月光映照在那缄默的背影之上,独自悲惋。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停泊,靠着缓缓的江水,泡一壶悠悠的古香龙井,静静听那远处船纺传来的那曲琵琶,有关于江南的那些故事,便在这静默的河流里,漂泊成了永远。
                     朱红·西子湖畔
      清理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想那曹操痴心妄想的二乔,被杜牧一首赤壁永远锁在了后世的记忆里。铜雀台早已远去,但那早已成为江南永不褪色的一抹浮彩的两位美人,是否依然如初雪一般纯净,想牡丹那样绚烂。那在浣洗河边,美丽得沉了鱼儿的西子,也终究是躲不过红颜多薄命的宿命,抑或是化为了朱红的金戈铁器,划破了红颜祸水的千古流言?“满怀冰玉一杯酒,猛忆初雪旧年节”,浮生羁旅,佳人的芳影早已无处追寻,消失的背后,依然是那句寄托了不甘与无奈的悲语——“一生所托非良人”。千百年的时光渐渐散落,微风依旧轻抚着低垂的柳梢。这些从江南的画卷里走出来的女子,在流荡的岁月河流里,留下佳人的芳华倩影,久久的让后人缅怀。同时在江南的画卷里,平添了一笔朱红,瑰丽得异乎寻常,让后世的我,如痴如狂。
                      止戈·乱舞秋分
       漫漫华夏五千年的历史,谱成了一首千回百折的曲调。而江南的身影,犹如那低沉并着沉重的音符,在悲伤里却又是如此壮烈,在看似颓唐里却又显得那样的辉煌!让人夹杂着叹息与仰视,复杂地凝视这块土地,久久地追溯过往。
        春雨时节,莺飞草长,在一派静谧的土地下面,流淌的却是刻骨铭心的悲昂与决烈。在江南的历史中,无数的伟岸与荣耀历历在目。江南的地势得天独厚,这也就造就了它雍容的皇家气度,六朝古都的金陵龙盘虎踞,历经岁月的洗礼而依旧不落它的堂堂皇气;临安的繁华景象,还残留着一两丝气息于人世,但早已看不清当年的景色;那些历史的痕迹,也只剩下岁月在吟哦着潮打空城的寂寞。在历史的左边,是华美与高贵;但在另一侧,却还在厉响着悲怆。睡觉寒灯里,月斜窗纸夜无眠。当战火纷纷蔓延,从北国到南江,真个是“城春草木深”啊!那段关于苟且偷安与壮心未矣的历史,化作了江南的一道烙印。
                      忠骨·青山白铁
       岁月的斧凿,在此留下了悠久和苍老,王朝的背影犹如昨日黄花,早已浅淡看不到一丝背影,浩浩荡荡的历史之间,除了尘埃,仿佛再也留不下什么。只有天地间的那股正气,悠悠地传了千年。
        那开封府的城墙脚下,还依稀镌刻着大宋王朝纸醉金迷的印迹,在静静流淌的淮水河畔,还有谁在低吟着“故国应犹在”。在朝代更替之间,文人们治国齐家平天下的伟岸梦想依然是可昭日月,不变的是赤胆忠心。在那块高悬与公堂之上,书写着“清正廉明”四个大字的匾额之下,坐着的是脸黑如碳却心如白玉的包拯文正公,他的黑脸,早已被当作铁面无私的符号飘荡在中华大地上;伫立在岳阳楼上的希文兄,也承载着一代名臣的荣耀魂归地下;更不用说那虽未尽全功却戮力改革的王安石,他们的功绩毋庸赘言,后世早已评定。历史的江南,总有那么几个人在支撑着它 的脊背,用他们的铮铮铁骨,诠释着“忠义”二字。
                     尾声·风云际会
         翻开属于历史课本的沉重与光荣,江南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你看南水北调,洞庭的柔波将会温婉一方北国山水。耳畔耳际,再没有誓死北归的悲惨壮烈,而是追求更高更强的坚持不懈。姑苏的水中走出来的女子温柔依旧,只是多了些英姿飒爽的味道。江南的烟雨里再没有低声的吟哦,有的是朝气蓬勃与奋图强发。
          江南雨丝,淅淅沥沥,总有朦胧之感。宛若雾里看花,总是隔着一层若即似离的屏障。烟雨朦朦,或许就是这样的若即若离,才能让行吟的江南背影显得如此的清晰,尽管她渐行渐远!
        
 
          后记:我是很想去江南读书的,但是自己的自甘堕落使我与梦想失之交臂。或许命运就是如此,最想得到的往往是泡影,我只有无奈地转身,再看不到曾经在梦里百转千回的身影。
          谨以此文凭吊我的那个关于江南的梦想。
          再见了,曾在梦里萦回的你!  


上一页: 与房东一起过年 下一页: 落叶摇情
相关文章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