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丽川

尹丽川 尹丽川,1973年生于重庆,祖籍江苏,自由作家、诗人。毕业于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及法国ESEC电影学校。 出版有小说、诗歌合集《再舒服一些》。作品发表于《天涯》、《芙蓉》、《现场》、《北京文学》等,为70年代作家代言人。 2001年5月出版小说集《再舒服一些》,2002年出版长篇小说《贱人》, 2006年执导长片处女作《公园》,第二部作品《牛郎织女》今年在戛纳参加了“导演双周”的竞赛。

基本内容

   尹丽川,1973年生于重庆,祖籍江苏, 自由作家、诗人。毕业于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及法国ESEC电影学校。出版有小说、 诗歌合集《再舒服一些》。作品发表于《天涯》、 《芙蓉》、《现场》、《 北京文学》等,为70年代作家代言人。 2001年5月出版小说集《再舒服一些》,2002年出版长篇小说《贱人》,2006年执导长片处女作《公园》,第二部作品 《牛郎织女》今年在戛纳参加了“导演双周”的竞赛。

2016年3月尹丽川被提名为第14届华语文学传媒盛典年度诗人。

导演作品

2007《公园》

2008《牛郎织女》

2010《11度青春系列电影之——哎》

尹丽川

2011《与时尚同居》

部分诗作

老妇

我 

尹丽川(17张)

天天下楼买烟老太太和她的推车

天天呆在我经过的路上

推车是竹子做的,很旧

可以装垃圾,也可以装小孩

它是用来装垃圾、还是装小孩?

它一直是空的

我不知道

她是个奶奶、还是个拾破烂的

退休工人老张

他睁开眼,天花板上

有颗钉子,他看了十分钟。

他一睁开眼,就看见天花板上,那颗钉子

有十多年了吧。

十多年前,那颗钉子,在天花板上

不在他眼里。

那时他一睁开眼,就去上班,不,先上厕所

现在他不上班,不着急去厕所,所以他醒了

就盯盯钉子。钉子掉下来,掉进了左眼

左眼坏了,看不见钉子。右眼没坏

也看不见钉子。因为天花板上,没有了钉子

天花板上,有一个洞,就像他的左眼

是一个洞。所以天花板上的洞

他是用右眼看见的。他要看上老半天

闹钟才会响,天刚蒙蒙亮了

今天上午

“出来吃XX呀你丫的B被CAO烂了吧

我CAO你妈的B的…”

一个大妈在骂另一个大妈

很有女人味儿的,用着男性术语

这是女人骂街

被我第一次听见。刚才我躺在床上

迎来了新的一天。速递公司此刻

在砸门。一盒煽情的月饼掉出一张

网络经理的名片。时代都到了

这个地步,大妈您依旧

维护着尊严。我多想冲到窗边

对您说声FUCKYOU!您要理解

我的想象力还没出生

就被外国人带坏了。

“出门别忘了带B哟…”

缝缝补补又十年…

我真的是第一次听见…女人骂街

让我嫉恨…您丫是怎么学的中文…

一个女孩需要多少年

的经验和泪水,才能长成一个大妈

在下一个上午

爱情故事

你说今晚,让我呆在里面

多么舒服。它就该呆在你里面

它就是你的…

你叹口气说完,打起了呼噜

我整夜失眠。它在我体内

它不是我的。我多了个东西

我感到我多了个东西

我想到我多了个东西

只有这个东西…

我在清晨

叹了口气。你抽出你的东西

你拿走我多余的东西…

你不再回来。我的完整

被多余破坏。少了一件东西…

我的肉体,空出一块荒

尽管这不是我的东西

它也不再是你的东西

尽管你继续使用着它…

带着我的气味和温度…

孤零零地垂着,你又有什么办法…

你煞费苦心地安置

比如一个名叫妻子的洞

比如若干名叫小姐的洞

还有你的手指,以及未来情妇的嘴唇…

那也没什么用了…对你

它终归成了一件多余的物事…

失眠的夜,我已偷走它的体积

却没能留住它的重量。此后,

我空空荡荡,直到老去

2000/11/7

公平

当我看见一对壁人

手挽手走过,眼里有着

器皿的哀愁。

就像这世间,那些公平的事

合情合理的主张

青梅竹马的爱情

白白地流在地上

像那些营养丰富的精液

2000/9/15

城市小偷

抓一把去年的雪在手中

撮出一团黑泥后

空空如也。你找不到一颗石头踢

一路上只好手脚规矩

街面清扫得那么干净

快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了

公共汽车不再拥挤

你真不习惯,卖鞋子的大姐说:

你好。你也吃不惯

包子铺里卖的汉堡

操!这么多东西变了

也没人跟你说一声

大哥去越南做大生意

二哥当了龟头,三哥进了局子

四哥被车撞死,五哥回家种地

你没处去。1968,你生于此地

你是城市户口,你从小自力更生

你不骗不盗不奸淫,你比和尚更童贞

你经过警察,小心翼翼

可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

你的步子越来越慢,周围人呼啦拉地

穿过你身边。你坐了下来

在城市花园,栏杆硌得你屁股生疼

第一次,你怀疑起自己深爱的职业

没有人再需要你。你生不逢时

2000/9/30

干爹

小沈红旗阿斐和小尹

吃饭。小尹说明年她要生个孩子

红旗说那他当亲爹;红旗还说

那小沈当干爹。阿斐腼腆地笑了

正好像一个舅舅。小尹说

这样大伙儿就成了一家子

孩子他舅回了北理工

红旗推着自行车,小尹在一旁保持着距离

小沈帮小尹找车站,大步流星在前头

“在那儿吧?哦,不不不,等等,我去打探”

小沈迈开沉重的背影,干爹的慈祥

让我们热泪盈眶

干爹千叮万嘱,“好了,我走了,你们小心。”

“孩子他爹…”小尹对红旗一开口,忽然羞怯…

说来也怪。自从他们把我当成小尹

我就有了小尹的感觉。自从我们把小沈当作干爹

他就担起了干爹的责任。红旗像所有孩子他爹一样

沉默着。“孩子他娘…”刚牵起我的手…

“秋天到了么?”

“车来了…”

2000/9/13

情人

这时候,你过来

摸我、抱我、咬我的乳房

吃我、打我的耳光

都没用了

这时候,我们再怎样

都是在模仿,从前的我们

屋里很热,你都出汗了

我们很用劲儿。比从前更用劲儿。

除了老,谁也不能

把我们分开。这么快

我们就成了这个样子

2000/7/31

人物评价

“下半身”第一次聚会,我第二次见到尹丽川,此时她已是一头短发,因此我更容易从头到脚打量她。她的身材棒极了,“瘦得只剩下好身材”(轩辕轼轲语),是个美人儿,有“美女作家”的嫌疑;她衣着新潮,染发,有“新人类”的嫌疑。但她很爱笑,经常笑成一朵花似的,不像《芙蓉》照片上的那般“酷”, 我与她渐成好朋友,对她的了解就更深入一些,对她的人格魅力较之她的美貌更为欣赏。

她是一个“简单”的人,不故作姿态,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本色,纯正。你不用费力去讨好她,你只要以你的原汁原味去与她交往,不必掺杂多余的东西。过生日送她蛋糕,她会很高兴,她的高兴发自内心,从她的眼神中能看出来。去她家玩儿,她会给你倒水;会扔给你一包烟,爱抽便抽;会给你打开电视机,放个影碟什么的;会告诉你她家养了一只长得很肥的猫。她不会遮掩什么,她的性格中蕴含了很多超越男性的爽朗。如果你是一个猥琐的人,你见到她会脸红,有找道地缝钻进去的冲动。

她又是一个“复杂”的人,她的复杂体现在生活、身体、文字之间的既矛盾又统一的关系上。我相信她渴望稳定的生活,但身体中躁动的内心使得她往往处于极度情绪化的状态,这时候她的生活没法稳定,因此,她需要文字中的宣泄,需要在文字中找到平静的自己,从而让狂躁不安的心稳定下来。你没法对她做出任何预言,她随时都可能让你瞠目结舌,包括此时,我妄图对她做一个全面的认识,其实也有点不自量力。

这个世界,集美貌、才气、人格魅力于一身的女人并不多见,尹丽川做到了。

作品评价

如果你手头有这本书,你最好从封底看起,先看尹丽川的照片,想象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再看封底上的两段话:“这本书,收了2000这一年写下的文字,是一些想法,和更多没能写出来的想法,是我这一年和这一年之前的生活,以及别人的生活。它们都是虚构的,即使他们正在发生。‘凡是别人所遭受的,自己都要遭受。’我现在信这个,所以,这本书给大街上那些若无其事的人们。”你会发现,自己突然对尹丽川有兴趣了,突然有一口气读完这本书的冲动。接着看她的随笔、她的诗、她的小说,你会越来越兴奋,越来越对这本书爱不释手。同时,你会萌发“若此生不见此人,当枉活一辈子”的念头——无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我一直以为,女人写的随笔就是浅唱低吟,就是内心无聊充满自慰的倾诉。而尹丽川不是,她更多地把视线投放到自己之外,你看她的《给个游戏规则先》,看她的《煽情的年代煽情的理由》等等,你能深切感受到她骨子里的“刚”与“狠”,你肯定会“吓”一跳。即使她写那种贴近内心的随笔,也绝非一堆无聊、酸朽的文字,读读她的《再无耻一点》就知道。

我始终认为,尹丽川是一个天才的诗人,她那独特的语言风格、贴近肉体的叙事方式非她的天才而不能至,她没有模仿谁,也不刻意,写得看似很随便,却无不蕴含了她的非凡功力,这与她的本性息息相连。她的许多优秀诗作如《情人》、《退休工人老张》、《妈妈》等让人百读不厌。

尹丽川的才情和游刃有余的语言操作能力在她的小说中得以全面体现。从2000年1月份的《孙子找爸爸》到2000年9月份的《偷情》其写作风格的变化也着实让人惊讶,让人感觉她由一个富于想象的小姑娘忽然就变成了一个成熟、浑身魅力弥漫的女人。我想,这正是尹丽川身体内真实性情的体现,正如她在本书的最后一篇随笔《黑的变白或变不白》的结尾写道:“在我看来,之所以写作是一件个人的事,是因为写作时身处于一种为所欲为的状态。但因为我是凡夫俗子,从不想六根清静,独自修行,因此为所欲为仅仅作为一种状态,体现在文字中,将我所见、所闻、所嗅、所感、所想象、所捏造的‘欲’,我的‘欲’和他人的‘欲’,个体的‘欲’和无数的‘欲’,用文字为其所为。”

TAGS: 各职业人物 导演 当代诗人 文化人物 编剧
上一篇: 尹旭 下一篇: 尤里斯·伊文思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推荐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