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南方车站的聚会》观后感

观后感 2020-12-18


  胡歌第一次当电影男主,就给观众上了道硬菜。

  这道硬菜,就是《南方车站的聚会》。

  行不行,我说了不算,先看评分: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时候,豆瓣7.5;点映期间7.7,上升0.2;开画第一天,7.8,又涨了0.1。嗯,口碑稳了。

  问题是,胡歌怎么样?

  这几年的胡歌,虽然从未从江湖上消失,但围绕他的新闻,更多是绯闻、催婚、“心疼胡歌”,作品呢?《猎场》,口碑惨烈;《攀登者》,未如预期;《你好,之华》,他演的家暴男算给人留下印象,但只是配角。

  老胡人呢?有人说,胡歌是不是被高估了?

  碰上刁亦男的时候,他自己也迷茫,天天担心自己被换掉。他放弃了电视界现成的顶咖身份进入电影界来了场冒险,输不起是真的。

  好在,胡歌和电影,都没输。

  导演刁亦男在他名震柏林的《白日焰火》之后,再次以黑色犯罪电影带着观众进入武汉这座城市的筒子楼迷宫,以一种国产电影少见的城市暴力美学风格,去讲述了一场生命的困兽斗。

  而胡歌,就是那只困兽。

  电影大结局的时候,所有观众的心怦地一下,仿佛中了一枪。但也是那一刻,我心里明白:胡歌成了。

  而胡歌成了,电影也就成了。

  这一次,我管胡歌叫影帝,谁不服?

  把昆汀·塔伦蒂诺乐坏的刁亦男这次玩砸没?

  一场由电瓶车引发的血案,一个桂纶镁,让电影与《白日焰火》,一同构成了一个刁亦男导演的黑色电影宇宙。

  相比《白日焰火》,这次的故事其实更简单,就是一群偷电瓶车贼,为了重新划分地盘而举办的偷窃battle里,因为一场意外误杀了警察的团伙头目周泽农(胡歌饰演)的逃亡之旅。

  在他逃跑的过程中,得知自己的奖金被警方设置到了30万之后,便想方设法想让妻子举报自己而获得赏金,但由于妻子的逃避,最后是让陪泳女刘爱爱(桂纶镁饰)成为那个举报者。但这个看似简单的计划,却注定因为利益与人心充满各种变故......

  刁亦男这一次,玩得更大了。

  光影彻底是黑色电影式的,极其人为的布光,连暴力也被拍得如梦似幻,化作了一场视觉奇观。甚至连影片的音效都充满了一种魔幻感,仿佛来自日常,又如此出人意料。

  最终电影被打造成了近几年来国产片中个人风格最强烈、视听语言最突出,酒劲最足的电影。

  也还是第一次有电影,将武汉拍得如此性感。

  对啊,性感。

  那个阴雨连绵的武汉。潮湿的城中村筒子楼,各色霓虹灯牌闪烁,都在导演独特的运镜和光影设计下,变得流光溢彩。也只有在这样城市环境里,那极其绝妙而的猫鼠游戏,善恶不分明的故事、被困在过去和未来之间的困兽主角...

  如此迷幻而精彩。

  刁亦男似乎沉迷于武汉的影子。

  有一场逃亡戏是,胡歌一路画外的远处跑去,但镜头没有跟随他移动,而是将镜头对准了一面墙,我们就听见胡歌的脚步声越来越快,而他的影子却在原墙上被放得越来越大。那一刻,黑色电影的精髓都被挥洒在这个潮湿的暗夜中。

  武汉甚至成为刁亦男电影的另一个主角,便衣警察在一栋居民楼里抓捕男主那场戏,没有人不会对武汉充满魔幻现实感的筒子楼印象深刻。那就是我少年时住过的地方。

  城市成为导演的画布,暴力和血都是颜料。

  今年最独特的一场暴力动作戏,当属胡歌在逃避另一批黑帮团伙对他的追赶时,拿起身边的长柄雨伞直接捅过去,并按下了开伞按钮,然后血浆四溅,伞面瞬间鲜红。

  那是一种诡谲又异色的美。

  这种异色美甚至运用到了那场年度惊艳的船上的一场戏,桂纶镁饰演的刘爱爱在船上轻轻撩拨水面,画面静谧,气氛热烈,一男一女,沉溺湖面,悄无声息又一气呵成,原来戏还可以这么拍。

  刁亦男要的,就是这种极致感,命运如同湖面,一颗石子就可以激起无尽涟漪,所有角色都挣扎绝望,却在挣扎中绽放出缥缈的美丽。

  刁亦男在采访中也提到,影片中看似“魔幻现实”的城市郊区、陋巷景观,并非他们刻意设计,而是真实存在。不是他选择了城市,而是城市选择了他。

  他只是借用了武汉制作城市,去拍出霓虹灯、雨夜和阴影,去塑造了一群内心迷茫的人们的,南方车站的聚会。

  直到《美丽的梭罗河》歌声响起,那所有茫然又疯狂的追逐,绝望又决绝的求生,那些埋下的背叛与执迷的种子,都突然尘埃落定。

  刁亦男一直如此冷酷地讲述着这个故事,直到歌声响起的那一刻,透骨的寒意中,透出一丝温暖。

  影片在戛纳首映的时候,电影结束全场起立鼓掌,包括电影鬼才昆汀·塔伦蒂诺——他被无数影迷深爱着,其中有一个我们熟悉的名字——本片的主演,胡歌。

  电影演员胡歌的演技涅?

  电影无疑是一场罪犯的自我救赎。胡歌演的就是那个罪犯。

  很难演。

  胡歌的戏份很多,但台词算下来其实很少,表演需要极度内敛,但所有的角色都围绕着他转,整个故事围绕他展开,影片紧张刺激的氛围也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他。

  即使在大男主电影中,这个角色还是太吃重了。换个角度说,胡歌没演好的话,一群人肯定白忙活了。

  相信之前有不少人都对胡歌的出演抱有很大的质疑,即使是铁粉也不敢打包票说胡歌一定能演好,毕竟古装剧明星和犯罪片男主,有壁是一定的。

  但事实证明,胡歌破壁了。

  刁亦男说自己在选择胡歌时,看中的是他的气质“很干净,甚至有一点透明的感觉”,这让他扮演的原本是悍匪的角色,拥有了某种张力,以及不一样的想象空间。什么意思?

  因为导演要的,是不同于传统犯罪电影简单的黑白分明,电影是以犯罪者为第一视角展开的,观众理应憎恶一个罪犯,可是作为一个人,这个角色似乎又值得同情。这种暧昧的情感,正是来自胡歌。

  胡歌整部电影的表现,两个字:狼狈。

  一个字:丧。

  被兄弟背叛,被妻子嫌弃,被所有人追赶,在别人眼里,他的脸上写的就是:30万赏金。

  刁亦男形容这个角色是:一个在黑夜里潜伏的受伤的猛兽,是一个边缘的、具有攻击性的人物,但每个生命个体都有他温暖、光亮的一面,他也有自己道义上的坚持。

  整个过程,角色挣扎在各方的追赶和人性的救赎之中。

  最终胡歌完全靠演员的情绪、状态、肢体去完成了人物塑造。

  刁亦男曾经在说过自己对丹麦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的热爱,尤其是对《亡命驾驶》的推崇,某种意义上说,这次的胡歌,完成了一次瑞恩·高斯林《亡命驾驶》一般的角色演绎。

  胡歌表演中容易的部分,是他用不睡觉等极端做法,让自己在形象上更加贴合颓废且消瘦的周泽农。

  艰难的部分,则是让那张看似憔悴不堪的脸,最终承载了复杂的情感、强烈的冲突。

  导演说胡歌演的是一个死人,在他的眼睛里,是完全开不见希望的。

  但又不止。

  这是一次心存死志的困兽,求死,也是困兽。

  所以在那张疲惫的、沉默的脸上,我们依然能看到那种警惕、迷茫、彷徨和顽强的斗志。

  尤其是那场拔枪镜头中,举枪,怒视,又放下。

  几番挣扎。

  再抬起头,绝望、心酸、不甘、孤单一下全涌上来。

  胡歌演绎出一只困兽从求死到崩溃,从崩溃到平静的过程。

  这是电影演员胡歌成年的奠基礼。

  刁亦男选择了顺拍(即按照影片的时间顺序拍摄每场戏)这种不可思议的拍摄方式,为的就是让演员更好的进入到表演情绪当中,说白了,就是为了胡歌更好地进入角色当中。

  从结果看,胡歌没有辜负刁亦男。

  而胡歌的表演,又和桂纶镁的表演构成了某种强烈的化学反应,这个失足妇女冰冷又脆弱,她和胡歌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不是爱,只有诱惑吗?似乎也不是。

  或许,是一种试探与冒险。

  刁亦男的电影就是这样,他的主角总是绝望,无力去爱,当故事悄声落下帷幕,角色才明白,原来——

  人的命运是戛然而止的。

  胡歌演出了这种戛然而止的悲怆,而且,让观众学会温柔、带着同情心走近一个罪犯的内心,因为这个罪犯,首先是一个人。

  他的表演,配得上这个角色。

  被高估的偶像胡歌和被低估的演员胡歌

  但这一切并不容易。

  电影中,角色是以一种近乎自杀式的悲壮,将自己投向未知的黑夜。

  这其实很像是解下这个角色的胡歌,只不过周泽农是求死,胡歌是求变。但命运都是未知的。

  在此之前,胡歌几乎是人到中年几乎从头开始,但人们其实忽略了,类似的事情胡歌早就干过一次。

  即使没有那次车祸,胡歌也早就厌倦了古偶剧的同类型角色,演李逍遥很愉快,可是吃老本这件事会让他感觉无趣。

  所以他才会放弃了所有同类角色,跑去演话剧,跟闫妮拍“姐弟恋”的现实生活剧《生活启示录》,拍悬疑谍战题材的《伪装者》,还有都市职场剧《猎场》。

  在各种探索中,他遇到了《琅琊榜》。

  这个与胡歌人生无限契合的角色换成任何一个人来演,这部戏肯定也能成。

  但只有胡歌演,才有了独一无二的梅长苏。

  梅长苏成为胡歌在李逍遥以后又一个标志性角色,可是换个角度来说,再演梅长苏式的角色,又无趣了。

  可是电视界能演的都演了,拍电影呢?意味着放弃所有重新开始。

  迷茫中,他遇到了《南方车站的聚会》。

  胡歌甚至直白告诉导演,自己不自信。但会努力。

  他进组前先去体验了生活,学习方言,虽然学得马马虎虎,走街串巷观察市井在好几次被认出来后,他索性上网买了一套清洁工的保洁制服,乔装打扮上街体验生活。

  他把自己晒黑。再减肥,不睡觉,去接近角色。

  事实证明胡歌将自己的迷茫和角色的迷茫,都融入了武汉的夜雨和困兽犹斗的故事中,他将胡歌完全“藏”起来,又像一把利刃,不动声色插入观众心里。

  刁亦男说:“而且我觉得他为自己的未来打开了一扇门。他通过这次表演也会获得不一样的表演体验,我对他要求更多的是肢体的动作。它更多的是要求你给我一个姿态的极限,甚至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它会向一种超验的方向发展。那么这种东西其实是更高级的表演。”

  严格来说胡歌举例影帝级的表现还有距离,角色深度在某些时刻欠缺了。

  但我想他应该已经从偶像昆汀的抚掌大笑中收获了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电影演员胡歌不确定的未来。

  他曾经说:“周泽农就像一只风筝,风筝不属于天空,也不属于大地。对于整个世界来说,他格格不入。但是在生命结束的那一刻,你却可以顺着那条线,找到他真正牵挂的人,在他冷漠的外表下,感受到他温暖的地方。”

  那几段非常亮眼的表演,正是源自这里:他读懂了自己演的人物。

  而最终那种绝望的、犹如困兽之斗的情绪,也在观众心头久久萦绕不去。

  可别小看这一点。

  有的演员演了一辈子,我们只记住他的人设。

  有的演员呢,让我们记住了角色。

  刁亦男:“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周泽农。 ”

  时代在角色命运的湖面激起波澜,胡歌演出了那种众生感。

  遇见《南方车站的聚会》,是演员胡歌的幸运。

  而拥有胡歌,亦是电影的幸运。

  路演中胡歌说了一句话:我相信观众才能相信。

  胡歌还没有成为影帝,但这部电影和这句话,足以让他去往一个通往影帝的车站。

  车站就是这样,四面八方的人们踏上旅途,而未来是未知的。

  但踏上旅途的人,至少是上路了。

  胡歌是被高估了还是低估了?这个问题,就交给上路了的电影演员自己,用未来作答。

  老胡,你相信了,观众才会相信。

  2019《南方车站的聚会》观看体会

  在拍摄了《琅琊榜》、《伪装者》之后,胡歌有一段时间陷入了迷茫期,他希望尝试一些有突破的角色,让他有创作的冲动。这时候,他遇到了导演刁亦男,然后合作了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今天,这部影片公映,圆了胡歌一直以来的文艺片梦想,他终于拍摄了一部转型之作。

  “小火慢炖”找到新的表演方法

  胡歌记得当初是在上海的一家餐厅见到的导演刁亦男,之前刁亦男通过朋友找到他时,他还挺惊讶,自己一直在电视剧领域耕耘,现在有一个著名的文艺片导演找到他,“我有一点受宠若惊”。说起导演刁亦男为什么看上胡歌,是因为他家附近阿玛尼店面上的广告,胡歌俊朗帅气的形象让他眼前一亮。后来,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造型粗旷的胡歌,刁亦男觉得,这个演员身上具有不一样的两面性。

  这些年,胡歌拍摄电视剧,采用的都是急就章的演法,时间紧、强度大,无法好好准备角色,现在接拍电影后,他终于可以用六个月的时间,好好沉浸到角色里面去,“电视剧对演员表演是速成的,但电影像是小火慢炖,我希望通过拍电影可以去找到新的方法和感悟”。

  影片中,胡歌饰演的周泽农是一个通缉犯,他本来是盗车团伙中的头目,因为抢地盘卷入争斗,结果误杀了一名警察,不得不逃亡。期间,他的命运跟两个女人联系在一起。这是一个性格复杂的角色,在胡歌的心中,周泽农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男人,他最后的挣扎就是希望在被捕前能够拿到30万悬赏金,给老婆和孩子一点补偿。

  刚开始拍的时候,胡歌还有一些担心,怕自己达不到导演的要求,但导演刁亦男明确告诉他,“不会轻易放过他”。因为他要对作品负责,也要对胡歌的表演负责。

  胡歌首先在外形上让自己接近周泽农,他要去晒灯,让自己皮肤变得黝黑;要去减肥,让自己身材更加有肌肉和力量;还要去学武汉话;更重要的是,他需要走进周泽农的内心世界里去。有一次导演在现场问他,感觉怎么样?他很诚实地跟导演说,“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有压力”。但胡歌不会去刻意回避这些,因为这些负面情绪或者身体上的感受,和片中周泽农在逃亡过程中如同惊弓之鸟的心理状态是一样的,这正是人物所需要的内心不安感。

  一开始,胡歌认为周泽农是一个行为邋遢的男人,但在试装的时候,导演告诉他,其实周泽农对自己是有要求的,他的皮鞋是干净的,穿的是笔挺的西裤,还系着一条不错的皮带,头发也梳的干干净净。理解了这些,让胡歌更加理解了这个角色的内心世界,他并不是十恶不赦的人,至少对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他还是希望能负一些责任的。

  进组以后,导演就要求演员围读剧本,等到胡歌看完剧本,抬头一看导演,发现导演刁亦男泪流满面,他已完全沉浸在这个故事里。通过这些细节,他渐渐地理解了导演,也逐渐走近了角色。

  “达到极限”多了一份淡定

  影片中,周泽农开枪误杀警察的戏是这个人物性格的转折点。周泽农被一个拿枪的对手追杀,从省道堤坝上滚下来,落到一个水洼里,这场戏,胡歌拍得筋疲力尽,体力和精神都达到了极限。但也是这场戏,成为了胡歌片中表演的一个分水岭,“我觉得整个人就打开了,那个状态和周泽农是最接近的。”

  对胡歌来说,最难的部分就是说武汉话。剧组给他请了一个语言老师,他学过一阵后,自认为说得跟老师一样好,但老师却认为还不地道。有一天胡歌对老师说,我来教你说上海话吧,他想体验一下当老师的感受。角色互换后,胡歌很快明白,之前自己只注意说武汉话的节奏、语音和语调,却忽略了音高,找到这个窍门,之后在学习的过程中效率就高了很多。

  周泽农在片中有一场赤裸上身的戏,他中枪后,需要用绷带自我包扎。为了让角色看上去精瘦一点,胡歌在表演前很早就不喝水,这样腹部看起来干瘪一点。他尽量让自己处在一个憔悴、精疲力竭的状态里。

  很难得的是,影片采用顺拍的方式,胡歌之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剧组。这对演员的创作特别有帮助。因为从头到尾,演员的整个情绪是连贯的,完全不需要像之前的拍片为了接戏,不得不把自己的情绪断开,“当然,前提是有一个强大的投资方,能够允许我们这么任性地去创作”。

  周泽农作为盗车团伙的头目,自然少不了很多骑摩托车的戏,这一点完全难不倒胡歌,因为生活中他就是一个摩托车爱好者。第一次去制片人沈?的公司楼下拿纸质剧本,他就是骑了辆摩托车去的,沈?看到胡歌时还被吓了一跳,胡歌当时开玩笑说自己是来取快递的。“我觉得平时掌握一门技术,对拍戏还是有用的。因为好多演员都摔了,就我没摔”。

  影片是在武汉周围拍摄的,拍摄时正是高温天气,武汉的炎热让胡歌始终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里,让他几乎分不清现实与梦幻的界限。“我时而是我,时而又是周泽农”,他认为,这个故事就应该发生在武汉,如果去别的地方,就拍不出这样的感觉。拍完这个电影,所有人都说他变了,“我发现我好像比往常多了一份淡定,这是周泽农这个角色带给我的”。

  通过六个月的拍摄,胡歌觉得自己收获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快乐,“我又重新喜欢上表演这件事了!”

  2019《南方车站的聚会》观看心得

  “它具有太丰富的,影像的迷宫、人性的交错汇聚,何其迷人,何其不同。就像你会在这个片子里看见不认识的胡歌一样,这些主演的面孔跟群演混在一起,足够多义、足够暧昧。”导演郑大圣在观赏完同行作品后意犹未尽。

  今天,刁亦男执导的影片《南方车站的聚会》上映。之前,它有太多标签: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唯一一部华语电影,是刁亦男、桂纶镁、廖凡折桂柏林金熊奖后的再次合作,胡歌演员生涯首次担纲大银幕男主角的作品。加之万茜、黄觉等文艺片常客在片中担任“绿叶”,新片的“想看指数”表明:它或有可能成为又一部打通商业类型与作者表达从而“破圈”的电影,就如《白日焰火》那样。

  昨晚,新片在上海举行了点映式。人性的聚会就在影像的迷宫里正式开场。

  “夜的诗人”炮制出特殊气质,令影片取自现实又超越现实

  《南方车站的聚会》灵感源于真实的新闻事件,讲述了偷车团伙头目周泽农被重金悬赏下一路逃亡、一路艰难寻求自我救赎的故事。看似取自现实,影片揭面后却被发现其实超越了现实。

  一来,环境元素的更迭使得新作具有更浓郁的作者风格。2014年,《白日焰火》中犯罪类型与东北冷冽钢铁风交织,为人性的隐秘部分铺垫了戏剧背景。如今新片的故事发生地挪到潮湿的南方,几乎都在武汉湿漉漉的夜晚展开。从“白日”的北方,到“夜幕”的南方,环境本身已为故事蒙上一层幻境。二来,由于85%的戏份被安排在夜晚,光与影炮制的奇情被放大到极致,导演也由此被称为“夜的诗人”。比如夜幕下,艳俗而又时常故障的霓虹灯、狭窄弯曲而又时常泥泞的道路、仓促搭建于是又像毛坯又像草稿一般的建筑群落,似乎都在诉说着什么。又比如,白色的雨伞在昏黄路灯下炸开血之花,分明是艳丽的视觉,却指向森然的观感。

  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左衡复盘过新片的美学高光时刻。“昏暗的空地里,人们用霓虹灯般的艳丽和闪耀踏出时尚舞步;杀机陡现,便衣警察从人群脱颖而出,奔赴最后的沙场,高亮度舞鞋围猎黯淡无光的凶犯。”在他看来,“这个急速翻转的场景应被2019年中国电影的美学记录下来,它跨越了多个年代、多个情绪、多个艺术风格,而其顺滑的程度仿佛用指尖划过最高端旗舰手机的触摸屏。”

  如果说犯罪类型、人物心理的描摹等要素是新作与《白日焰火》的相似之处,那么由光与影“主动”洒落的细节,让《南方车站的聚会》具备了“每一刻都可能被颠覆”的本质。对于这样的影像叙事,导演自有用意:“我想表达的是生活的神秘、不安,这也是我内心的一种投射。”五年前,现实感十足的《白日焰火》成功打破了所谓文艺片的票房桎梏,取得破亿元的收入。现在,取自现实又超现实的“南方车站”能有多少观众缘,取决于多少人能走通光与影的迷宫。

  人来人往中,胡歌的角色完成对自我和人生的最后一块拼图

  廖凡饰演刑警队长,桂纶镁饰演“陪泳女”刘爱爱,万茜客串周泽农五年未见的妻子杨淑俊……演员表上,几乎清一色文艺片常客。多雨潮湿的天气、混乱而富有生机的旧小区、彪悍生猛的方言、小饭馆的馄饨和牛肉面……片子里,到处有着氤氲的人间烟火。所有的因素中,惟有胡歌,算是“新人”。

  刁亦男说,自己选胡歌,并不出于市场号召力,而是在恰当时候被恰到好处地打动了,“我在杂志上看到胡歌的照片,那张脸后面仿佛有很多故事,可能藏着一个非常叛逆的人”。胡歌亦说,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我一直在等一个好剧本、一个好角色”。

  片中,周泽农是野鹅塘湖区盗车团伙中的一个,沾上凶案沦为亡命之徒,还被悬赏了30万元。各路人怀揣着心事,在他身边来了又走了。此时,周泽农邂逅了刘爱爱,后者为其传话,联络上多年未见的妻子。于是,赏金的下落成为撕扯人性的利刃。对于这样一个在逃亡中绽放生命亮色的悲情人物,胡歌的理解是“一块拼图”。“他五年没回家了,但在知晓自己的命运后,他用36个小时给内心、家庭作了解答,完成了对自我和人生的最后一块拼图。”而周泽农与刘爱爱之间戒备、试探、暧昧混杂的情感,亦让人性光谱斑斓了不少。

  挑战这些复杂的边缘人,演员们付出了该有的努力。全体主演学方言,让那段时间的生活全部沉浸在武汉的气场里。胡歌不仅健身,让自己变“糙”,还经历了片子里肉眼可见的身体磨砺。他说,这些苦不算什么,因为“周泽农一路逃亡颠簸,他本身就是挣扎在生死间的人,如果连我都不信这种流离失所,观众又怎会相信”。导演亦采用了“不计成本”的顺拍、实拍,“我们几乎用了3000人群演,因为电影里涉及到了很多社会景观、群体生活,那是人来人往的世间本来面目”。

  2019《南方车站的聚会》观看感想

  拐子!

  在电影院里听到桂纶镁这样喊胡歌,我真是笑出了眼泪。

  是的,《南方车站的聚会》终于上映了!

  这部五月就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影片真是吊足了影迷的胃口,据报道北京时间5月19日凌晨,该片在戛纳进行首映后,导演及主演在现场接受了观众的热烈鼓掌与祝贺,各大媒体都给予这部影片高度评价。

  该片来源于真实新闻事件,讲述了在野鹅湖这个“三不管”的地区,一个在逃犯在被追捕的过程中寻求救赎、“搏命换赏金”的故事。

  纵观影片,导演通过揭示小人物的命运变化,透过夫妻、伴侣、兄弟以及朋友之间的情感纠葛、利益追逐来展现人性复杂以及人与社会的关系。导演用这一部夜戏颇多的影片拷问灵魂,用一个退无可退的小人物的命运来探究死亡。 

  《南方车站的聚会》好看!

  且不说,影片是曾经执导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的刁亦男导演,也不说有胡歌、廖凡、万茜、桂纶镁这一众有演技有颜值的人气演员参演,单单就说影片的拍摄地就足以让我倍感亲切,热泪盈眶。

  影片取景地在武汉,国内的所有城市都有自己的美誉,在众多纪录片里可以发现对于武汉这个城市的描述都用到这样一个词:江湖气质。

  大江大河大武汉,版图中心,北上京津、南下广深、西去巴蜀、东临江浙,交通枢纽要塞之地,引过客无数,但三言两语似乎也很难把这座城市说得清。

  刁亦男导演说:武汉是一座巨大的城市,码头文化伴随着工业化和城市文明的发展,带来了体量惊人的景观,所以我没怎么犹豫就决定在武汉拍。

  但实际观影过程中,却又发现影片中呈现的武汉与我们眼前熟悉的武汉有一定距离。导演把镜头对准的是城市边缘,混乱却鲜活的老旧城区, “这样的空间可以引领人物和故事,我把自己内心晦暗的一部分投入其中试图寻找慰藉”。  

  影片中的群演大都是武汉本地人,导演也要求所有演员都讲武汉方言。演员胡歌来自上海,吴侬软语,颇具情调和文艺趣味;演员桂纶镁来自台湾,轻柔婉转,叠字拖尾音里藏着撒娇和礼仪;演员廖凡和万茜都来自湖南,情感丰富又极为幽默。

  可武汉方言素来彪悍生猛,难啊。

  为此,他们都特地请了专业的语言老师,在台词上下苦功夫。

  据报道,桂纶镁在进剧组前就已经做好了功课,武汉话已经说得形似,而胡歌却发愁,因为怎么练都不能让老师和自己满意,后来他教老师上海话,老师陪他练武汉话,“相互折磨“;而廖凡被导演调侃说他学成了“黄陂话”。

  五月首映时,就有观众表示他在戛纳考核武汉话听力:在戛纳放映的电影,一般都只配英文或法文字幕,好不容易等来一部中文影片,却发现根本听不懂,还不如看英文字幕……  

  哭笑不得。武汉话到底有多魔性?

  先来几句试试。

  比如,“我服你了“,一个地道的武汉人会说”劳资信鸟你滴邪“;

  比如,“你想干嘛啦“,一个地道的武汉人会说”你想么昂撒“;

  看看,无论是敬佩、还是娇滴滴的一句话经武汉方言一表达竟然是杀气腾腾迎面而来。

  还比如,想想志玲姐姐喊“哥哥“,再听影片中桂纶镁喊胡歌“拐子”;还比如,要考试了,你担心地说“好着急啊”,一个地道的武汉伢会说“头都是大的,我书连摸都还?摸“。

  看看,无论是亲人朋友间的称呼还是情绪的宣泄经武汉方言一表达满满江湖气。

  据分析,武汉方言音节大都简短,顺口就来,而且发声靠后,所以像吼。可是武汉方言有江湖草莽的义气、也有惟楚有才的优雅,就像武汉的天气,夏天酷热难耐,冬天干冷刺骨,大热大冷之间成就武汉人直率果敢的个性、也渲染武汉方言夸张鲜活的气息。

  胡歌说:你替我老婆点我的水。

  万茜说:我真的是冒得办法,我不能克。

  桂纶镁说:你要是愿意,我阔以替她,你要是不愿意,我正们暂就走。

上一篇: 《红旗渠之归来仍是少年》观后感4篇 下一篇: 《红旗渠之归来仍是少年》观后感
相关文章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热点文章更多>>